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第四章

作者:跳跳鱼 小说: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6:47
免费提供更多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也没我们李家,你温语连个屁都也不是!”李桂英不不甘心被温语污辱,拣起地上的钞票,也冲温语大吼着。 温语懒得说理会这个疯婆娘,扛着行李箱,头也...温语懒得理睬这个疯婆娘,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掉。。...

  “没有我们李家,你温语连个屁都不是!”李桂英不甘心被温语侮辱,捡起地上的钞票,也冲温语怒吼着。

  温语懒得理睬这个疯婆娘,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掉。

  身后的家门“嘭”的一声关上,给她的婚姻上了死刑。

  雨还在下,伴随着雷电与狂风,温语漫无目的的闯进雨里,不知道能去哪里。

  嫁给李昌达后,她基本上断了和所有朋友的往来,李昌达不希望她有社交,不希望她把精力花在除了李家以外的人身上,温语因为爱他,把他的话当做圣旨,这也间接导致了她现在无处可去的境地。

  身无分文,就连酒店温语都去不了。

  行李箱划过满地的雨水,水痕浅淡,而又归于平静,温语坐在路边,看着撑伞离去的人,第一次彻悟,什么叫做,心死大于哀默。

  冰凉的雨水淋透了她,她冷的哆嗦,抱紧发颤的自己,却仍找不到一丝温度。

  她不想哭的,她知道哭泣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但她还是流泪了,泪水和雨水混合,不分你我,统统化作冰凉,在脸上化开。

  权衡了许久,温语最终还是决定,投奔娘家。

  不论如何,那都是她的家,即便住着她不想见到的人,但那座房子的主人,依然是她父亲。

  她是父亲的女儿,在她落魄到无家可归的时候,父亲一定会收留她的。

  也不知道黄婷回去了没有,她单身,一直住在温家,这时候,应该也回家了吧。

  温语不想看见她,但黄婷是温语继母的女儿,同一屋檐下,她们不可能不碰面。

  温语想好了各种各样恶毒的语言,等下见到黄婷,她一定不会嘴软。

  温家距离李家不远,但是下着瓢泼大雨,寸步难行,温语只有打车过去。

  出租车驶入裕泰小区,停在九号居民楼前,温语身无分文,只好让司机稍等,回去向父亲要车费。

  她敲响温家的大门,防盗门很快打开,对方看见她,吃了一惊,“姐……?”

  温语目不转睛的瞧着黄婷,她穿着家居服,带着耳机,很是舒适、幸福的样子。

  那一刻,愤怒冲昏了温语的脑袋,她撂下行李箱,疯狂地伸手,拉扯黄婷的头发,“贱人!凭什么我无家可归,饱受折磨,你却在我的家里享尽清福!你这个贱女人,毁掉别人婚姻的烂小三,你不配待在我家里,你应该下地狱!”

  陈春霞和温志远闻声赶来,望见温家门口的一幕,两个人都吓呆了。

  不知道黄婷是真的柔弱,还是装出来的,她基本没有反抗,仍由温语发疯了似的抓挠,只站在那里哭,哭声断断续续,抽抽噎噎,十分惹人怜惜。

  陈春霞也就是温语的继母,看见女儿被温语打成这样,心急如焚的冲过来拉架,“小语,有事好好说,你别动手打人,你妹妹今天在外面受了委屈,已经很可怜了,你这个做姐姐的不能欺负她!”

  “我欺负她?”温语高声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我哪有本事欺负她啊,她衣服一脱,不知有多少男人舔上来,我可不敢得罪她,人家连自己的姐夫都舍得勾引,这个世上,恐怕没有她不敢勾引的男人,说不准哪天,她连我爸都上了。”

  啪——

  温语话还没说完,突然面颊一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

  耳朵嗡嗡作响,视线也模模糊糊的,温语都怀疑自己被打成聋哑人了。

  是谁,用这么大的气力打她?

  这可是她温语的家,这所房子的主人,是她温语的亲生父亲。

  谁有那个本事打她?温志远一定会吃了她!

  而当温语抬起眼睛,模糊的视线定焦,她彻底的愣在了原地。

  只觉得通身冰凉,所有的信仰在一刹那间,支离破碎!

  她犹如一个破烂的布偶,之前是被人弄脏丢掉,现在是连身体里的棉花都被人掏走了,她徒有外表,我的灵魂,我的信仰,我曾经以为,值得我守候的东西,现在全都没了,灰飞烟灭。

  打得她几乎快成聋哑人的人,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温语含着泪水凝视他,温志远撞见温语的目光,神情有些不自然,最后挪开了眼,警告道,“不要乱说,你妹妹不是那种人!”

  温语的母亲死的早,父亲一手将她拉扯大,她很感激父亲对她的付出与栽培,这些年来,温语从未和他发生过口角,她敬重,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温语十八岁那年,温志远结识了陈春霞,陈春霞死了丈夫,单身多年,带着一个女儿,他们一见如故,决定结婚,温语当即就同意了,陈春霞进门那天,她花光所有的零用钱,给他们母女买了两块名牌手表当做见面礼。

  温语自认为,她是懂事而孝顺的女儿,只要父亲过的开心,她不会干涉他的任何决定,为了不让他为难,温语从十八岁开始,努力融入继母和继妹的世界,他们一直相处甚好,她把黄婷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却想不到,最亲近的人往往最致命。

  “爸,我没有乱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我不会欺骗你的!黄婷她真的勾引了我的丈夫,你看见门口的行李箱了吗?那是我的!我搬出李家了,我要和李昌达离婚,让黄婷收拾那个烂摊……”

  “姐,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污蔑我?”

  一道凄凉的声音打断了温语,声音的主人眼泪汪汪,声泪俱下,她头发散乱,脸上还挂着温语挠出的抓痕、掐痕,是黄婷。

  黄婷匍匐在陈春霞怀里,竟然信口开河,“姐,我当时真的只是路过那里,看见姐夫和一个女人车震,我就帮你捉奸,可能吓到姐夫了,他一不小心就断了,和他车震的女人也跑了,我只是跟姐夫上了救护车而已,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黄婷在说什么?什么没有发生?

  事到如今,证据确凿,她居然还敢抵赖!

  温语气得从地上跳起来,“黄婷,今天不打的你吐出真相,我就不叫温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