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第五章

作者:跳跳鱼 小说: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6:47
免费提供更多一夜终身:总裁宠甜而降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够了!”温语朝她冲过去的,却被温世杰拦下,他很是失落的望着温语,“小语!闹也要有个底线!你和小婷是一家人,何苦这么诬蔑她?” 诬蔑?! 她...温语大笑起来,笑的像个疯子,没人注意到她的眼里藏着泪水,藏着深深地绝望和悲戚,“爸,我是你的女儿,你的亲生女儿!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骗你!”。...

  “够了!”温语朝她冲过去,却被温志远拦住,他很是失望的看着温语,“小语!闹也要有个底线!你和小婷是一家人,何必这么污蔑她?”

  污蔑?!

  她的父亲,居然说她污蔑毁掉她婚姻的罪魁祸首。

  温语大笑起来,笑的像个疯子,没人注意到她的眼里藏着泪水,藏着深深地绝望和悲戚,“爸,我是你的女儿,你的亲生女儿!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可能骗你!”

  “小语。”温志远叹了口气,看温语的目光,遥远而陌生,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她,“自从你嫁入李家后,你就不再是我以前的乖女儿了,我们越来越疏离,你很久都不回家一趟,就连爸爸上次车祸住院,你都……”

  他欲言又止,很是失望,“可能在你心里,李家人是最重要的,这些年,是小婷陪在爸爸身边,她这个女儿,做的比你称职,她天性善良,为人乖巧,爸爸相信她,绝对不会做出有损温家颜面的事情。”

  “爸……”

  温语惊讶,目瞪口呆的望着她的父亲。

  她承认,嫁给李昌达的五年,她很少和娘家来往,但是一用空或者说,一得到婆婆的允许,她就会回来看望他们,李桂英和李昌达限制了她的人身自由,很多时候她身不由己,她以为父亲是理解她的,想不到……他一直耿耿于怀,还把黄婷,看的比她重要。

  原来现在,她连爸爸,都被黄婷抢走了。

  温语实在没有力气再去反驳什么,黄婷却顺着温志远的话音,再次可怜的指控,“爸,姐姐应该是被她的婆婆洗脑了,我好心送姐夫去医院,她婆婆却以为我和姐夫有染,痛打了我一顿,怎么就连姐姐也……呜呜,我真是无辜的,爸,妈,请你们相信我!”

  “婷儿,别哭了,妈妈当然相信你!”陈春霞掏出纸巾,心疼的给黄婷擦眼泪,温志华跟着附和,“爸也相信你!”

  真是完美,温馨,无可挑剔的一家三口!唯有她是外人!

  温语冷冷地笑,不想再看见这三个恶心的人,踩着虚浮的步子,来到门口,费力的托起地上的行李箱,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等,你干什么去?”她才走了两步,就被温志华叫住了。

  他语气不悦,满脸质疑的来到温语面前,温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他,“洗澡,睡觉!从今天起,我就住在温家,不走了。”

  她说这话时,故意看向陈春霞母女,她们抱在一起,脸都白了。

  她们的反应是正常的,以她现在的发疯程度,她随时随地,还有可能殴打黄婷,她们并不希望她留下,但这是她的家,只要温志远同意她留下,她们不敢多说什么!

  然而,温志华却夺过温语的行李箱,直接丢向门口,“你给我滚回去!现在这种时候,你不应该回来,而是该留在你丈夫身边,和他生死与共!”

  “爸,你有没有搞错?”温语惊呆了,声音颤抖着,“李昌达都做出这种事情了,我还怎么留在他的身边?”

  这个时候,身为父母,不是应该为自己的女儿讨公道吗?

  怎么温志华非但没给她讨公道,反而逼她回到李昌达的身边?

  他就这么想看着她被李家人压榨致死?

  他真是她亲爸吗?

  “小语啊,男人有时候犯点错是正常的,只要他肯悔改,肯回归家庭就好,我相信昌达领悟了教训,以后不会再犯了,你就原谅他一次吧,毕竟你也奔三了,以后再想嫁人,也有难度。”

  温语差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父亲居然让她原谅渣男,是害怕她嫁不出去,住在家里,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吗?

  温语从没觉得左心室如此寒冷过,她的父亲,把她当成了外人。

  “爸爸,如果我说,这次我回去了,我将万劫不复,你还会让我回去吗?”温语只问一句,也是最后一句。

  她期待她的父亲,能有一刻,为她这个女儿设身处地的考虑,然而,他只是淡淡地扭过头去,再次吐出让她心碎的话语,“回去吧,李家才是你的家,你的房间,我早已经给小婷住了,你就算是要回来,我们家也没有地方给你住了。”

  好一个没地方。

  温语硬生生的挤出一抹笑容,什么话也不说,转身跑到门口,狼狈的捡起行李箱。

  “姐,你就去照顾姐夫吧。”黄婷居然跑过来,帮她一起捡箱子,还苦口婆心的对她说,“反正姐夫在你心里是第一位的,从今往后,你就不要再回来了,先把姐夫照顾好。”

  温语红了眼睛,咬牙切齿,“黄婷,你没资格对我说这些!”

  “姐姐。”她却笑了,隐藏在发丝下的笑容,只有温语一个人看见,“我有没有资格,你现在不是很清楚吗?爸爸的心里只有我一个女儿,你说再多也没有用了。”

  这个贱人!

  温语气得伸手,想要打她,黄婷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的举动,眼疾手快的起身,踹了我一脚!

  她的力道不小,温语反应不及,被她踹出家门,滚到肮脏的楼梯口,而温家的大门,也嘭的一声关上了。

  她彻底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拖着行李到了楼下,司机还在等待。

  温语没有钱付车费,失魂落魄的走到车旁,想向司机道歉,张了张嘴,又无力的闭上。

  她是有骨气的女人,不习惯跟别人说对不起。

  “小姑娘,遇到伤心事了?”司机倒是没问她要车费,而是摇开车窗,关切的安慰道,“别难过,雨过总会天晴,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低谷的,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一程吧,看你怪可怜的,我也不要你车费了。”

  司机大叔给温语的关怀更让她伤心欲绝,原来,就连陌生人都比所谓的家人慷慨,她上了车,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窗外的雨,下的更大了,连绵不绝,吞噬天地万物。

  温语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哭到沙哑的声音,空洞洞的响起,“麻烦您,送我去最近的大型酒店。”

  她身上没钱,住不起酒店,但是大型酒店都有接待厅,她可以在里面待一会儿,等雨停了,再做打算。

  出租车很快停了下来,车窗外赫然矗立一座豪华的酒店。

  这座酒店装修不凡,外表是最华丽的金色,欧氏的风格,即使是连绵不歇的大雨,也依然难掩其贵气。

  这就是温语要找的地方。

  她向司机道了谢,拖着行李箱,冒着大雨,飞快地跑进酒店大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