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夜间捕鱼

乡途魅影 第1章 夜间捕鱼

作者:老非 小说:乡途魅影 更新时间:2020-11-22 19:46:33
夏日的夜晚。皓月当空,村子里了宁静下去。王宝来便下了床,从院子角落里拽出了一张鱼网,搭在肩上,朝着村东头的水库去了。这水库多年没人承包,却始终占据在村支书王怀仁亲侄皓月当空,村子里已经安静下来。王宝来便下了床,从院子角落里拖出了一张鱼网,搭在肩上,朝着村东头的水库去了。。...

乡途魅影

推荐指数:10分

《乡途魅影》在线阅读

夏夜。

皓月当空,村子里已经安静下来。王宝来便下了床,从院子角落里拖出了一张鱼网,搭在肩上,朝着村东头的水库去了。

这水库多年没人承包,却一直霸占在村支书王怀仁亲侄子王保中的手里,普通的村民吃不到一条鱼,也见不到半分钱。像王宝来这样的孤儿,那就更别想了。

白天库边人来人往,王宝来下不了手,只能夜间行动。

一气走了二里多地,王宝来来到了大坝上。整个水库风平浪静,放眼望去,不见一个人影儿。

王宝来心里窃喜,这么静的晚上,一网下去,不捞他个百十斤才怪呢,少说也够他半个月的开销了。

来到水边,王宝来脱掉了身上的大裤衩子,准备下网。

王宝来两脚刚刚踏进水里,就突然听到一阵汽车的马达声朝着水库的方向越来越响。接着王宝来就看见两道明光的车灯划破了夜空。

想跑是来不及了,王宝来赶紧拖了鱼网,抓了他的大裤衩子直接缩进了浓密的绵槐层里。

汽车就在大坝上面熄了火。

王宝来吓得大气不敢出,静静的听着坝上的动静。

不一会儿,车门开启,一男一女一边小声说着话,一边朝坝下走来。

“慢点儿,可别崴了脚。”男人在提醒着,声音极其柔和,仿佛非常关心的样子,那种腔调让王宝来听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明亮的月光下,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男子轻揽着一个女子的腰,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着他的前面而来。

王宝来当下就想,你们两个不会就在老子面前叉叉吧?

“这儿就很好,挺平的。”男子说。

声音好熟悉啊,王宝来再仔细一看,那人竟然是支书的儿子王保廉!

这王保廉大学毕业之后,非常顺利的考到了本县的公务员,现如今已经是县政府的秘书。前些日子刚结婚,娶的是县实验小学的一个美女老师叫李娟。因为他们结婚的时候,还在村里举行过比较低调的婚宴。王宝来见过,那女的挺漂亮的。

难道这小两口新婚不久,还没过热乎滋味儿,跑到这里来寻求刺激了?

王宝来扒拉开浓密的绵槐枝条向外看,从那绵槐的缝隙中,王宝来看到的那个女子竟然不像王保廉的老婆李娟!虽然他王宝来没那资格去喝这小两口儿的喜酒,但娶亲那天新媳妇下婚车那会儿,王宝来可是亲眼看过的,那李娟脸蛋俊俏,身材苗条。

而这个女人明显稍微丰满一些。模样也不太一样。

“芸,我给你脱吧。”王保廉说。

芸?这哪是王保廉的老婆?王宝来虽然没什么高深的文化,可字还是认得几个的,王保廉娶亲那天,红色的拱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李娟的名字,而这个女人的名字里却是有一个“芸”!

这个叫芸的女人是做什么的?

这不是在偷吗?王宝来心说,还是公家的人吃香啊,他这个小小的农民,这辈子也别想有这样的福分了!

王宝来没想到王保廉居然这么大胆,竟敢带着别的女人到了自家村里的水库里来洗澡!

王保廉那样说了之后,叫芸的女人没有没有拒绝,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让王保廉给解着身上的裙子。

她穿的是一条长裙,不过看料子好像很轻,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传说中的真丝了。

叫芸的女人有些羞涩,在王保廉给她脱衣服的时候,她还不时四下里张望着,像是担心有人看见。

王宝来躲在绵槐层里大气不敢出,眼睛却是死死的盯住了眼前两个人。这距离也太近了,放个屁都会被人听见。

就在王宝来目不转睛的注视中,王保廉把那个叫芸的女人脱得全身不着丝缕!

那女人的皮儿在那皎洁的月光之下更显白润,王宝来的认知中,最像刚刚扒了皮儿的熟鸡蛋!

当时王宝来就仿佛是一个饿坏了肚子的穷汉突然之间见到了一桌盛宴,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王保廉脱掉了自己的衬衫西裤,领带也解了下来,然后赤着脚,弯腰抱起了光溜溜的女人朝水里走去。

王保廉的动作很轻,可平静的水库还是有了哗哗的水声音。

王宝来感觉心脏都要跳到嗓子眼里了。

女人的头发也已经全部散开,向下垂着,如一挂黑色的瀑布。

待王保廉抱着女人走到没腰深的地方时,叫芸的女人又说:“不往里走了吧?我好害怕。”

女人垂着雪白修长的腿,两条藕臂却是紧紧的勾住了王保廉的脖子。

“不要紧的,有我呢,我水性好极了,你不知道,我可是从小就在这水边长大的。”

王宝来差点笑出声来,心说,王保廉啊王保廉,你吹牛也不带这么吹的吧?别人不知道,老子还不知道你吗?你不就会个狗屎刨吗?你小时候在这里洗澡,都不敢往深水里去,顶多在边上扎个猛子罢了。有种你现在抱着这个女人再往里走两米试试?淹不死你丫的!

不过王保廉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在芸刚说了那话之后,他就停了下来,然后放下了叫芸的女人,两人拥着亲吻起来。

看着那香艳的场面,王宝来已经没有任何逃跑的念头了,如果今晚不把这场大戏看完了,他这辈子都要跟自己过不去!

各种亲吻各种摸之后,两人就在那水里干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王宝来就听到了王保廉气喘吁吁的了。

“咱们到岸边上去吧。”王保廉停下来粗喘着说。

女人在王保廉的搀扶下,来到了靠近岸上的水边,此时这两人距离王宝来更近了,女人几乎是跪在水里,与王宝来面对着面!

王宝来心里骂道:“你们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吗?”

蹲在绵槐层里的王宝来屏住了呼吸,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生怕漏下了哪一个细节。

而就王宝来看得起劲时,只见王保廉身子突然一软,趴在了撅着屁股的女人身上,然后那重重的身子向旁边一滑,整个人重重的便扑通一声倒在了水里。

女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王宝来看得清楚,王保廉这是不行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