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你不能走

乡途魅影 第2章 你不能走

作者:老非 小说:乡途魅影 更新时间:2020-11-22
“从严律己,你咋了?”女人回过头来低声问了一句,她看见王从严律己了倒在了水中,还我以为他是在装样子恶作剧吓吓她呢。但是王从严律己却也没任何的回应,便女人回过了身子,赶快把可是王保廉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于是女人回过了身子,赶紧把王保廉从水里拉起来。借着水的浮力,一个女人拉一个男人还不算是多么吃力,可是如果想直接让他从水里站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乡途魅影

推荐指数:10分

《乡途魅影》在线阅读

“保廉,你咋了?”女人回过头来小声问了一句,她看到王保廉已经倒在了水中,还以为他是在装样子恶作剧吓唬她呢。

可是王保廉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于是女人回过了身子,赶紧把王保廉从水里拉起来。借着水的浮力,一个女人拉一个男人还不算是多么吃力,可是如果想直接让他从水里站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因为此时的王保廉没有半点反应。

“王秘书?你别吓我!王秘书?保廉?”女人一会儿喊王保廉的名字,一会儿叫他秘书,显然是越来越急了,接着就带出了哭腔儿。这女人显然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顿时束手无策了。

她下意识的直起了身子,朝四下里张望,刚才还怕被人看见了,而现在她倒是真希望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帮她一把。

王宝来心说,坏了,莫不是王保廉这狗东西真的过去了吧?他可是听说过有些男人就是死在女人肚子上的,这王保廉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吧?

但现在情况不明,他也不好冲出来,不然的话,这女人真得被他吓死。那可就是两条人命了。

“呜——王秘书!你到底咋了这是?你快醒醒啊!你别吓我了好不好?”女人这回真的哭出声来了。

躲在绵槐层里的王宝来也憋不住了,因为从女人的哭声以及刚才他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王保廉八成是真的不行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虽然今晚出来是偷鱼的,可现在遇到了这种事情,王宝来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他不再犹豫,直接从绵槐层里钻了出来。

“谁?”女人被突然冒出来的王宝来吓得直接扔下了王保廉而倒在了水里,她还以为是冒出个鬼来呢。

“他怎么了?”王宝来问道。

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去看身边这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他想知道,这王保廉到底是死还是活。

“他……他……突然就不行了!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女人似乎忘了自己是光着身子的,竟然丝毫都不知道躲避一下,哭着向王宝来诉说起来。

其实她所说的,正是王宝来所看到的,王宝来不再听女人唠叨,而是直接把王保廉从水里捞上来,将手放到了他的鼻子底下试了试,竟然没试到一点气息。

难道是断气了?借着月光,并不能观察到更具体的情况。

“拿手电来!”

“没有手电,对了,有手机。我去拿!”

女人光着屁股也不顾崴了脚,忍着脚底下的疼痛,一路小跑到了车上拿了手机,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

女人回来的时候,王宝来正在那里狠劲的掐着王保廉的人中。

可王保廉却死活没个反应。

这下王宝来也慌了,要知道,如果王保廉今晚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他也说不清楚了。

女人用手电照着,手指翻开了王保廉的眼皮,只能看到王保廉全是白眼球,就是传说中的死羊眼,一动不动。

王宝来掐了半天,王保廉也没醒过来。

“看样子是真不行了。”王宝来放下了王保廉就想走人。

可女人却一把拉住了他。

“兄弟,你千万不能走,你要为我作证啊,他可不是我杀的!”女人死死的拽住了王宝来的手。

那一瞬间,王宝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突然有了一种感慨,刚刚还在卿卿我我的一对鸳鸯,这转眼之间就要撇清关系了。

是呀,要是自己走了,那这个女人真的就说不清了,而且,即使他现在走得了,可过后这个女人一定会向警察说明当时还有一个男人在场的,他相信公安一旦查起来,他是绝对逃不掉的,到了那时候,说不定自己还真的被牵进了这个案子里拔不出来了。

“你想让我证明,他是在你身上累死的吗?”王宝来回过了头来不怀好意的看了这女人一眼。

在这明亮的月光底下,王宝来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的瑕疵,简直就是一块羊脂白玉。可这女人的心肠却让他不敢恭维。

人都是自私的,主要是为了自己着想,王宝来觉得还是得留下来。

“你指甲长,用力掐他的人中试试看。”

王宝来还不死心,他也就这一个法子对付昏过去的人了。

女人现在是拿了王保廉死马当作活马医,就按照王宝来的吩咐,用她那长长的指甲拼命的掐住了王保廉的人中。

果然,不到半分钟的工夫,王保廉突然就有了气息,同时嘴里吐出了一口粘痰。

“王秘书!你醒了?”看到王保廉终于醒转,女人喜极而泣。要知道,如果真的出了人命的话,不但是她的政治前途到此为止了,弄不好还会牵进刑事案子里去的。

此时这女人的心情难以描述。

看到王保廉吐出了那口粘痰来,王宝来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妈的,这小子算命大,还是被掐过来了。

女人用手机照一照王保廉的眼睛,那眼睛还是睁不大开,依旧是白眼球多,黑眼球少。

但好在那眼球能转动了。

“王保廉,你醒了吗?”王宝来也蹲下来问道。他确定王保廉活过来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那就不好说了。

王保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这两个人。

“你……是……谁?”王保廉盯着王宝来看了会儿,语速很慢的问道。那感觉好像是刚刚被人击晕了似的。

“我是你大爷!”王宝来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一个村的,就差从小光屁股一起长大了,竟然不认得老子是谁!

王保廉没有别的反应,而是慢慢将目光转向了女人:“你……是……谁?”

“我是曹芸乐啊,王秘书,你不认得我了吗?”女人急切的晃着王保廉问道。

“曹……乡长?”王保廉慢吞吞的问道。

“是我!我是曹副乡长!”女人兴奋得要哭了。因为王保廉总算是认出了她来。这说明至少王保廉神智还是清醒的。

王宝来当时晕了菜,心说,是曹副乡长?不就是今年刚刚上任副乡长的那个女硕士吗?还叫曹芸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