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借腿搓麻绳

乡途魅影 第5章 借腿搓麻绳

作者:老非 小说:乡途魅影 更新时间:2020-11-22 19:47:03
王宝来提着鱼网朝村里走,到了半路的斜坡上,便听见了身后汽车的声音。王从严律己的车子了追了上去。突然觉得到身后的车子进一步加快了速度,王宝来迅速躲到了路边站在一块高处望着突然感觉到身后的车子加快了速度,王宝来迅速躲到了路边站在一块高处看着冲过来的车子。。...

乡途魅影

推荐指数:10分

《乡途魅影》在线阅读

王宝来背着鱼网朝村里走,到了半路的斜坡上,便听到了身后汽车的声音。王保廉的车子已经追了上来。

突然感觉到身后的车子加快了速度,王宝来迅速躲到了路边站在一块高处看着冲过来的车子。

到了跟前,王保廉突然刹住了车子。

“王保廉,你不会想撞死我吧?”王宝来朝王保廉瞪了一眼,王保廉朝王宝来笑了笑,月光下依然可见他那洁白的牙齿。

“王宝来,你的命不值钱,我不会拿我的命跟你换的。就是想提醒你一句,别把今晚的事儿当成了威胁我王保廉的法宝。你得相信我王保廉的能力,我保证这水库明天就是你王宝来的!”

说完之后,王保廉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轰的一声向前窜去,扬起了一阵尘土。王宝来赶紧捂口鼻嘴,差点儿呛个半死。

第二天,王宝来没有急着去村委跟王怀仁要水库,既然王保廉说了那话,他王宝来就不怕他赖账。

直到下午五点多钟,王宝来这才浪浪荡荡的来到了村委会。

那里只有村长王怀仁跟妇女主任张月花两个人。

“这小子过来做什么?”隔着窗子,王怀仁就看到了进了村委大院的王宝来。

张月花也抬起头来朝外面望了一眼,正好看到王宝来嘴里叼着一根劣质烟卷晃荡过来。

“坏人叔,还忙哪?”王宝来一边往里走着一边大声说话。他故意把怀仁两个字唱一样的念成了“坏人”,平时这都习惯了。不过,村里也就王宝来一个人敢这么叫这村长,其他人只能背后里叫叫罢了,谁也不敢当面这样喊他。

“造你娘啊,我都是坏人了,你还是好种?”王怀仁在里面也回骂了一句。

“呵呵,老叔又计较了。你这胸怀不行啊!呵呵,其实你不知道,但凡是名字叫坏人的,其实心里都是好人呢。”王宝来让王怀仁骂了一句,一点也不觉得吃亏,他娘都不在了,让他骂去。

“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不会是请老叔吃饭的吧?”王怀仁打量着已经进了办公室的王宝来问道。今天儿子打电话嘱咐,想办法把那水库从王保中的手里彻底要回来,承包给王宝来,他的理由是,那水库在王保中的手里白费了,而给了王宝来,却可以充分利用起来。

王怀仁不清楚儿子跟王宝来有了什么交易,但他却很听儿子的话,因为儿子毕竟是在县政府里当秘书,眼界不一样,站得高,便看得远。所以,一大早的,王怀仁就把王保中叫了去,反复开导,恩威并用,软硬兼施的算是把那水库从侄子王保中的手里要了回来。

不过,让王怀仁不解的是,他作为一村之长,却从来都没有听王宝来说过要承包那水库的。而今天儿子王保廉说得那么急,这个王宝来却是不慌不忙的,就让他费解了。

“老叔神算啊,我还真就是过来请你吃饭的,今晚不会有事儿脱不开吧?”王宝来笑着掏出了他的草包烟递给了王怀仁一棵。王怀仁竟然接在了手里。他是想看看这个王宝来到底要干什么。

“饭局不是没有,就看你小子真诚不真诚了,你要是真心请老叔,那老叔也不能不给你这个面子不是?”王怀仁抽了一口王宝来的烟,差点儿呛死,他已经好几年不习惯抽这种劣质香烟了。

“有什么事儿吧?有事儿就直放屁。”王怀仁笑着说道。他心里已经猜到了事情,只是这饭不知道这小子舍不舍得请了,因为他知道,王宝来家里只有四面墙,盐都要吃不上了,还有什么钱请他吃饭?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请咱村委的吃个饭,对老叔也表示一下谢意。”王宝来不请自坐。

“什么谢意?”王怀仁心说,这事儿还没办呢,就来了谢意了?

“今春村里给我那几亩水淹地,我全都种上了水稻,至少我今年秋后不愁吃了呗,我不谢您能行吗?”

“就这事儿?我看你那水稻也打不了多少米吧?要是请一顿饭的话,你还有什么利钱?”王怀仁总觉得王宝来这顿饭请得蹊跷,至少不是为了那几亩水稻田。为了那水库倒是真。

可水库的事儿现在还没提啊。这倒是不太符合一般人的做事规律啊。

“做人不能光考虑利钱的事啊,老叔,村委这些人对我王宝来的照顾,我不能忘不是?今晚咱就去东楼村喝上两杯,你给约约人。”

“还真请?你小子是不是发了什么歪财了?中彩票了?”王怀仁笑问道。

“真请,我王宝来什么时候说过瞎话来着?张主任,一起去啊!”王宝来还朝张月花真诚的一笑。

“你这么盛情,我能不去吗?”

于是,半个小时的工夫,王怀仁就约了四五个村干部,开了村里的小面包,王宝来跟着一起上了车。

之所以信了王宝来请客,那是因为王怀仁知道,这小子要承包水库。不然,打死他都不会跟着去吃王宝来这顿饭的,他穷得尿血,哪有什么钱请客?

酒快要喝完的时候,王宝来去了柜台找老板结账。

“是村里吃饭,记个账吧。”王宝来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谁签字?”老板问。他认得王怀仁,不怀疑王宝来的话。

“我代签了吧,你还能逼着老爷子亲自签字?”说着王宝来就拿过了单子看了看,数目不差,就学着王怀仁的笔迹签了单。

“你居然模仿得这么像?”老板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王宝来。

“天天在老爷子身边,怎么不也得学着点儿,谢谢了。”王宝来没在这儿久留,签了单马上回到了房间。

“你算账了?”王怀仁不放心的问了一嘴。

“算了。老叔,一会儿别急着回村了,咱们去县城玩玩吧。”王宝来玩味的笑着说。那玩玩两个字里,包含了不知道多少王怀仁的期待。

“你小子还真是大方了这回。是想用糖衣炮弹轰我吧?”王怀仁有些喜出望外的笑道。,

“老叔,就你这身子骨,用得着糖衣炮弹吗?我准备用小姐的奶糖砸你。”王宝来坏笑着。

“你这么热情,我倒不好拒绝了,走,玩玩咱就玩玩。”

知道了接下来的活动内容之后,有几个村干部借口醉了要回去,而张月花跟王怀仁还有司机是必须要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