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八章?一碗孟婆汤

深夜乐园 第十八章?一碗孟婆汤

作者:大元宝 小说:深夜乐园 更新时间:2020-11-22 20:39:15
约摸过了有六七分钟,浴室里才闹腾下去,只余下男女双方呼哧呼哧,透着疲倦的重重呼吸的节奏声。 “弄完了?这么持久性,郑叔叔真特么很厉害!” 徐浪从沙发上坐了出来,挠了挠遭受痛苦的折磨的双耳。 又过了六...

深夜乐园

推荐指数:10分

《深夜乐园》在线阅读

约莫过了有五六分钟,浴室里才消停下来,只剩下男女双方呼哧呼哧,透着疲累的重重呼吸声。“完事了?这么持久,郑叔叔真特么厉害!”徐浪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挠了挠饱受煎熬的双耳。又过了六七分钟,浴室的门打开了。郑之炜光着身子,下半身裹着一条浴巾,嘴巴哼哼着小曲儿,从里面走了出来。“郑叔,晚上好!”徐浪从沙发那边站了起来,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我草!”这一声郑叔晚上好,差点没把郑之炜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本能的想大叫一声:抓贼,快来人啊!但突然想到,这里根本就不是他自己家,抓个鸡毛的贼?好在他看清了徐浪的面孔,确定不是什么入室盗窃的犯罪分子,才算稍稍冷静了下来,然后问道:“小浪?你怎么在这儿?”“我给邱叔送手包的,他之前落我那儿了。我看门没关,就进来了。”徐浪示意了一下手里的黑色手包。“你邱叔不在家啊……”郑之炜说道。徐浪点点头,说道:“嗯,我来之前不知道他不在家,不过现在看郑叔你……呃,也知道他不在家了!”言下之意,他要在家,郑叔你敢这样?话一出口,徐浪自己都没忍住,嘴角一咧,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更让郑之炜不自在了。郑之炜试探地问道:“进来很久了?”“呃……是有点久了,该听和不该听的,呃,都听到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郑叔!”徐浪摊了摊手,表示无奈。郑之炜急道:“小浪,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徐浪看他解释地如此艰难,抬了一下手,阻道:“郑叔,不解释了,我懂!”郑之炜:“我……”“郑之炜,你尬不尬?”浴室里,刘茹俨然已经知道了客厅里发生的一切,隔着玻璃门喊道:“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有必要解释吗?能不能换身衣服再出来聊?”“婶婶说的对,郑叔,要不你和婶婶先回屋换身衣服,我们再聊?”徐浪指了指郑之炜清洁溜溜的上半身,笑道:“我担心您着凉了!”说罢,重新坐回沙发上,背对着浴室的方向。“好,一会儿聊,一会儿聊。”郑之炜回过身拉起浴室里的刘茹,急匆匆地钻回了卧室。十分钟后。穿回白衬衫黑西裤的郑之炜,从卧室里走了出来,重新恢复了他开发区副主任往日的威严和仪态。至于刘茹小婶婶,在卧室里呆着,并没有出来。不出来就不出来吧,虽然刘茹婶婶长得轻熟出众,但毕竟之前浴室里的余音绕耳,时刻回荡在徐浪的脑海中。这会儿见面,尴尬的很。郑之炜坐下来之后,仿佛半个别墅主人似的,翘起二郎腿,从茶几的烟盒里抽出一颗烟来,递给了徐浪:“来一颗?”徐浪摆摆手,表示不抽。“咳咳咳……”郑之炜自己点起一颗烟,兴许是抽得有点猛了,被尼古丁狠狠呛了一口,连连咳嗽。两人就这么坐着,不知话头从何说起,一是无话,有些尴尬。等着郑之炜把手里抽剩的半颗香烟掐掉后,才开口问道:“邱培仁晚上带人去你那闹过了吧?”徐浪轻嗯一声,听郑之炜这么一问,他就知道他和邱培仁绝对不是地方企业家和辖区领导那么简单,不然他怎么知道邱培仁晚上带人去他那里砸场子?“你不用那么看着我,”郑之炜摆摆手,说道,“自从你父母失踪之后,邱培仁觊觎你们家游乐园的这块地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在区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徐浪皱眉反问一句:“那区里就这么看着,任凭他胡作非为,恶意侵占他人用地,不管吗?”“他如果敢强买强占,区里肯定要管!”郑之炜一板一眼地说道:“但是你们家借了他钱,这是事实,甭管他是怎么让你们欠上他的钱,这是人家的杨某,合乎法规。但如果你久久还不上,他告到法院去,是不是也要判你们家拿产业出来抵拍卖抵债?这种事,区里怎么管?”“但……”徐浪欲言又止,随后想想郑之炜说的也不无道理,借钱欠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个是事实,别说区里领导,就是找到市里领导也无济于事。“我跟你爸也算老朋友,你们家的遭遇我也表示同情,但有的事情,别说我不过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就算我是主任,也帮不了你。”郑之炜看着徐浪,幽幽说道:“好在你还争气,到现在为止还没丢掉你爸留下来的游乐园。不过你也叫我一声郑叔,今天凑巧咱爷俩碰上了,有句话我这个当叔叔的还是有必要跟你说上一说!”徐浪又是嗯了一声。郑之炜这番话说得看似肺腑,也很煽情,奈何徐浪对这种官油子不太感冒,当初他跟他老爸走动,也是因为他老爸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代表。不然为什么他老爸失踪不在了,他这个当叔叔的副主任,至今没露过脸呢?哪怕他之前被邱培仁欺负羞辱,也不见他出来说句公道话呢?有些人,看似多年至交,其实永远都只是泛泛之交。有些话,听似肺腑之言,实际上就是漂亮的场面话。甚至他相信,郑之炜这位副主任,愿意坐下来耐着性子跟他聊这么多,说这么多,并不是因为当年父亲的交情,而是因为他无意中来到邱家别墅,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声音。毕竟他和刘茹这不是什么见得了光的好事,郑之炜还是有所顾忌的。郑之炜又点起一颗烟。他悠悠抽了一口后,缓缓说道:“你们家的游乐园当年的确辉煌过,但如今却是日落下山,不复辉煌了,听叔一句劝,趁着现在邱培仁还能出个明明白白的价钱,你就卖了吧。这笔钱,还掉你们家欠下的债务外,剩下肯定还有多。你拿着剩下的这笔钱,哪怕是去市里上班,也好过死守着连门票都卖不出去的破游乐园要强吧?”如果换做没有得到深夜乐园系统之前,也许徐浪真会认真考虑郑之炜的建议,比较他对郑之炜没有敌意,以前跟他爸爸来往时,他还经常叫郑之炜一声郑叔!来自长辈的建议和劝告,多少都是善意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深夜乐园系统的出现,给了他强大的自信心,也完全改变了他未来对人生的规划。“谢谢郑叔的建议,不过我很想知道一件事。”徐浪问道:“为什么邱培仁就一定要得到我家的游乐园,确切地说,为什么一定要得到我家的这块地皮而后快呢?按理说,这个地皮所在的位置,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更不是区里即将开发的规划用地。我挺好奇的!”这个疑问其实这些天一直盘旋在徐浪的脑海中,但他相信邱培仁肯定不会告诉他。既然郑之炜是开发区的副主任,又跟邱培仁有往来,应该知道点内幕。“这个……”郑之炜言辞上的闪烁,更加让徐浪确信他知道内情。见郑之炜犹犹豫豫,徐浪忽然说道:“郑叔,你放心,今天我看到的和听到的,只要出了这个门,我就统统烂到肚子里!”“你!”郑之炜面色一滞。这哪里会听不出来徐浪是在要挟他啊。言下之意,要是不告诉他内情,他就跑去跟邱培仁告密,说他郑大主任和刘茹的私情呗!郑之炜左右权衡了一番之后,终于半遮半掩地说了出来:“其实这块地不是邱培仁想要,而是他的背后有个大老板,看上了你的乐园,一定要你家这块地!邱培仁只是帮他收地而已!”“哦?还有大老板?谁啊?”徐浪有些惊讶,没想到邱培仁的背后还有人。“东海市的房地产大亨潘雄图!你年纪轻,也许不认识,但你爸肯定认识!”郑之炜请求咳嗽了一下,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浪啊,我劝你还是赶紧趁着现在有价,就把游乐园卖掉吧。如果你不想经邱培仁的手,郑叔跟潘雄图也能搭上线,可以帮你……”“谢谢,不用!”不等郑之炜说完,徐浪已经果断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管是郑之炜想从中捞一票政绩呢,还是想拿他当做拜谒潘雄图潘大亨的敲门砖,他都不会考虑卖掉游乐园这个建议,以前不会,现在有了系统在手,更不会!至于幕后的真正推手——东海大亨潘雄图,既然如今已经浮出水面了,他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徐徐对付之了。他相信,只要有深夜乐园系统的帮助,假以时日,他肯定能保住父母留给他的这份唯一产业!未来的日子,绝对是一场硬仗!“郑叔,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了。”徐浪站了起来,把邱培仁的手包扔在了沙发上,对着卧室方向喊道:“刘茹婶婶,我把邱叔的手包放沙发上,你回头转交给他!”“好…好的。”卧室里,刘茹紧张慌乱应道。郑之炜突然也跟着站起,欲言又止道:“小浪啊,今天这事,你看,呵呵……”“郑叔,你放心吧,这事出了门,我就烂肚子里。”徐浪又眯起眼睛,笑了笑,说道:“再说了,邱培仁跟我势不两立,你睡了他老婆,咱俩就是战友!”噗通!卧室里有东西跌落在地上的声音。徐浪顿时反应过来,自己这话有歧义,说的好像他跟刘茹小婶婶也睡过似的,随机赶紧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说,刘茹小婶婶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嫁给邱培仁简直是白天鹅掉进了蛤蟆窝里。郑叔你才四十岁,又是离异单身,跟刘茹小婶婶正好天造地设一对璧人,我愿意成人之美,不会坏你们好事的。”郑之炜:“……”“走了,郑叔!”徐浪走到门口,又驻足停下,伸长着脖子对卧室方向又嚎了一嗓子:“婶婶,我走了!”“诶…好,常…常来啊,小浪!”卧室内,刘茹紧张的声音里,比刚才多了几分亲热。……离开了郑家别墅,开着皮卡出了杨树镇。等他回到深夜乐园,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回到办公室,徐浪第一时间在墙角的香炉里点起了三根香,然后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道:“欣欣,出来吃饭了。”“哎哟,老板回来了!”倏地,黄欣欣凭空飘荡了出来,闻着袅袅的燃香,一脸沉醉。徐浪由衷感谢道:“今晚辛苦你了,若没有你今晚掌控冥河之旅,我也惩治不了那些个混蛋,也不可能完成系统发布的随机任务-【惩罚入侵者】,又挣到了两万块的系统奖励!”“那你这么感谢人家呢?老板……”黄欣欣从香炉那边,飘逸地飞到徐浪的身边,搂着徐浪的脖子,脸颊贴脸颊地和徐浪不停地摩挲着。嘶……徐浪感受着她的贴面和宠溺。脑海中,不自觉地响起了刚才刘茹在浴室里的娇~喘低吟,诱人好听的爱的乐章。贱贱地,小腹升腾起一团火热。真是日了狗,他暗骂一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鬼给勾引得起了反应!他挣扎地躲了一下,“我当然不会忘记你的辛劳付出,我在网上给你订了一些高级香,估计这两天就到货了。”“嗯啊,还是老板对我最好。”黄欣欣在徐浪的脸颊亲了一下,又飘到香炉旁边继续吸食香火。看着黄欣欣风骚入骨的背影……呃,鬼影,徐浪有些费解,她作为一只女鬼,为什么跟自己身体的接触感这么真实呢?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里升起!不过瞬间又被他掐灭了!轰……突然,外面响起了雷声。紧接着,倾盆大雨不邀而至。哗啦啦的雨珠子,狂打在办公室的玻璃窗上,也打断了徐浪心中的那点小旖旎。下雨的夜晚,最适合睡觉。正准备去睡觉,咔咔——那台老爷机电脑,又自行启动了。“难道又出随机任务了?”他走到电脑面前。果不其然,老爷机启动完毕,一声——叮!系统界面,弹出一个消息框,一连串文字接踵而来:“任务名称:一碗孟婆汤”“任务要求:到孟婆庄讨要一碗孟婆汤,并且安全带回深夜乐园,时间限制,日出之前完成,否则任务失败。”“特别提示: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则无怖,孟婆汤,无忧茶,亡者喝汤,活人喝茶。”“任务奖励:未知。”“请问玩家徐浪,是否接受任务?”……徐浪看着这个任务,不由皱起了眉头,他不明白:“之前任务都是名称要求和奖励,这么这次突然出现了一个特别提示?还是一段像诗不像诗,像词不像词的文言文?还有这个任务奖励,居然写着未知。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奖励超级牛逼呢?”这个未知的奖励,貌似诱惑很大啊!他想也不想,直接选择了:“我接受!”很快,他的手机就非常及时地收到了一张超大像素的图片。徐浪摁住照片,不断地放大,找到了红点:“咦?这不就是离我这里最近的一个综合市场吗?”“现在两点多,日出应该是六点,只有三个多小时了……”徐浪看了看时间,虽然任务说明上写得很简单,但这个任务跟之前发布的任务格式不一样,他预感这个任务难度会很高。他突然把目光落在了墙角处,仍然一脸陶醉地吸食香火的黄欣欣身上,这不是有现成的帮手吗?于是问道:“欣欣,我接了个系统任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执行?”“老板,这不符合规矩,这是系统对你发布的任务。而且我的鬼体,是绝对不能离开深夜乐园的!”黄欣欣摇了摇头,直接就拒绝了。好吧,看来只能靠自己了!他稍稍整理了一下东西,便下了楼。他准备开皮卡车,出门去执行任务。但谁知道这一开局,就遇到了困难。车发动起来之后,油表显示快没油了,在这点油估计开出一公里,就歇菜了。刚才从杨树镇回来的路上有加油站,但忘了加油。“倒霉催的……”徐浪看着外面的大雨,还有闪电,心里有些无奈。如果有车的话,一切都水到渠成,到了地方,拿了孟婆汤就回来,多方便?现在只能放弃开车过去的想法了。十分钟之后,徐浪穿上雨靴,雨衣,雨伞,带着探照灯,手机,匕首,出发前往目的地。前往方式:徒步!……凌晨三点左右,徒步抵达照片上红点显示的综合市场位置附近。此时的街道上冷冷清清,几乎没人。徐浪一边撑着伞,一边低头看着手机里的地图。在综合市场兜兜转转了半天,又沿着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往前走了几百米。这一刻,他站着的位置,终于和手机地图标注点重叠了。就是这里了!徐浪抬头向周围扫视了一圈,在这大雨倾盆的夜里,破旧的街道上黑漆漆一片。“呼……”一阵冷风吹过,骤寒。他紧了紧雨衣衣领,可这阴风似乎能穿透胶质雨衣一般,让他冷得有些瑟瑟发抖!顺着地图上的箭头抬头看去,透过细密的雨雾,隐约看到一栋和周围街道上其他建筑完全不同,颇有些古朴恢宏的仿古小楼。小楼那弯曲而又高耸的飞檐弯角上,仿佛还系着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看不清,只能依稀看到那东西在风雨中摇曳着。在小楼的正面,一面黑底红漆的牌匾斜挂,上边赤红色的大字赫然写着——孟婆庄!徐浪咽了口唾沫,他总觉的这栋小楼特别突兀,虽然和其他房屋一样破旧,可这建筑风格相差得也太大了些吧?他缓步走到门口,侧着身子凑到门缝跟前往里一看,庄内燃着蜡烛,烛火摇曳,亮光昏黄,但能让徐浪看清里面的一切,庄内入眼处,全是穿着各种寿衣的纸扎人,以及花花绿绿的殡葬用品!“这是……寿衣店?”徐浪站在孟婆庄的门前,深呼吸了一下,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忐忑。他小时候参加过一个亲戚的葬礼,半夜被竖在门口的纸人给惊吓过。从那之后,他就很怵这种寿衣店,因为这种店内会有一些纸扎人,简直就是童年噩梦。徐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手臂敲响了店门。“咔擦……”就在店门被敲响的瞬间,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道细密分叉的紫红色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在紫红色一闪而逝的光亮映照下,徐浪眼前的破旧房门打开了……一位驼背,脸上满是皱纹的老妇,手提着纸扎的灯笼,静静地站在门后:“来者何人,深夜敲门,有何贵干?”“额……咳咳……深夜有雨,生怕着凉,故讨碗孟婆汤。”徐浪听到对方说话如此‘古代’,也学着电视剧里古人说话的方式说起话来,毕竟是系统安排的任务,入乡随俗嘛。“小伙子,你可知这里是何处?”老奶奶指了指树立在旁边的牌匾,上面写着‘孟婆庄’三个字。“我既来了,自然知道这是何处。”徐浪朝着老奶奶弯了弯身子,脸带笑容,“还请老人家送我一碗孟婆汤。”“你既清楚,为何还来?我这孟婆汤,活人喝不得。”老人的手往上一提,把灯笼往徐浪的脸上一贴,借着烛火之光打量徐浪,道:“你是活人,喝不得,喝不得!”听对方这话,徐浪知道来对地方了,也有孟婆汤,但就是不给!总不能一拳打翻这老妇,强抢吧?系统发布的任务,肯定不是这么完成的。他突然想到之前系统发布任务时的那条特别提示,他细细回忆了一下那段似诗又似歌的话,紧紧捏着雨伞柄,缓缓念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则无怖,孟婆汤,无忧茶,亡者喝汤,活人喝茶。”等他念罢,老妇突然说道:“跟我进来吧。”嗯?这特么难道是一段密码?就跟芝麻开门似的?还真蒙对了!徐浪跟着她进了寿衣店,呃不,确切地讲,叫孟婆庄!一进门,穿过摆满纸扎人和花花绿绿殡葬用品的前堂,跟着老妇走了一条甬道。走到甬道的尽头处,正陈列着一个穿着寿衣的女模特,乍一看,徐浪还是被吓了一跳。虽然不懂寿衣行当里的门道,粗粗看这寿衣的制式,他猜应该是清朝时期的。不过这假人模特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儿,令人作呕。也不知道着甬道里哪来的过堂风,呼的一下,径直把模特遮住脸颊的假发吹开,露出了模特深深的眼窝,徐浪看这眼窝里没有眼珠子,粗制滥造……再往眼窝下看,模特的嘴唇很薄很短,盖不住露出来的牙齿,两腮干瘪,宛若风干的腊肉。草泥马的……这不是假人模特,这是一具真正的尸体!!!徐浪腿一软,吓得当场就跪了!跪地的一刹那,徐浪的脸,跟这具干尸的肚子仅仅一寸之隔。他清清楚楚地看见,这干尸的肚皮在翻动,仿佛有些无数的虫卵在腹中涌动……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