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十章?一切皆幻象

深夜乐园 第二十章?一切皆幻象

作者:大元宝 小说:深夜乐园 更新时间:2020-11-22 20:39:15
“爹爹,你就要跑哪里去?” 不知道何时,羊角辫女孩又从屋里走了出,目光呆愣地望着徐浪。 她惨白的小手牵着一人,恰恰那个穿着寿衣的女尸! 女尸纹丝不动地杵在那儿,但是她眼窝里也没眼珠子...

深夜乐园

推荐指数:10分

《深夜乐园》在线阅读

“爹爹,你又要跑哪里去?”不知何时,羊角辫女孩又从屋里走了出来,目光呆滞地看着徐浪。她惨白的小手牵着一人,正是那个穿着寿衣的女尸!女尸纹丝不动地杵在那儿,虽然她眼窝里没有眼珠子,但徐浪总能感觉到,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徐浪:“……”这一家子怎么都神出鬼没的?“姑娘,我跟你说哈,我不是你爹,是你们认错了人。”徐浪尽量安抚着小姑娘,生怕再把里屋的老妇人引出来。“外婆说了,一会儿把你腌成肉,你就是我爹爹了。”女孩掰扯着手指,数道:“我有九个爹爹,你是第十个。”徐浪听罢,忍不住一阵恶寒,听她这意思,之前已经有九个活人被老妖婆腌成了干尸?擦……接这破任务,真特么的造了孽!女孩忽然歪着头,对牵着手的寿衣女尸说道:“娘,爹爹不愿意留下来!”“嘶……”寿衣女尸的脖子动了一下,只见她膝盖连弯都不带弯一下的,就朝着徐浪颤颤巍巍地走去,一边走着,一边干瘪的嘴唇翻动着,发出沙哑至极的声音:“你又不肯留家里,又不肯留家里,外面就比家里好?”“喂,你别过来!”徐浪害怕地往后退了退,退到墙角,无处可退。“留下来,留下来……”女尸依然故我,一步一颤,步步逼近!擦,拼了!徐浪身无长物,下意识地解下斜挎着的行军水壶,直接冲女尸用力掷了过去。砰!水壶精准无误地砸到了女尸的额头上,然后弹落在地。女尸毫发无损,一个铁皮水壶并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可就在这时,却听见女尸惨叫一声!紧接着,她额头处的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烂下去,额头…眼窝…脸颊…正快速腐烂着,露出森然白骨,女尸痛苦地捂着脸,继续痛苦地惨叫着。“嗯?”这突如其来的反转,让徐浪顿时看见了生机,她为什么会这样?他的目光落在地上躺着的行军水壶,发现壶塞已经脱落,壶中装着的孟婆汤洒落在地。明白了!是孟婆汤!孟婆汤能让她化尸腐烂!旋即,他箭步上前抄起地上的水壶,冲着女尸用力一抖落,将壶中的孟婆汤泼洒出去!“啊……”女尸连连惨叫。她身上被腌制过的皮肤,正在快速地被融化掉,露出了深深的白骨,徐浪能闻见浓郁的尸臭味,臭不可闻。但现在顾不了这么些了。眨眼之间,女尸露出的白骨也被孟婆汤腐蚀化解,也就持续了一两分钟,整个残肢白骨腐烂得连渣滓都不剩。就剩下她身上穿得那套寿衣,完整留在地上,还是那么的鲜艳,崭新得仿佛没穿过一般。“娘……娘……外婆,爹爹把我阿娘杀了……”羊角辫女孩双手抱头,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我的女儿!畜生,你又害我女儿!当初我就不同意她嫁给你,我就不同意啊……”老妇人从屋里冲了出来,看着院中早已化成一滩尸水的女儿,痛哭流涕起来。突然,她身上冒起浓浓的黑雾……黑雾越冒越大,最后将她和女孩都笼罩起来。“畜生,留下来一起死吧!我要烧死你这个畜牲……”老妇的一声声嘶吼,穿过滚滚升起的黑雾,环绕在整个院中。徐浪被眼前这一幕给看懵了!很快,他发现院里起火了。从里屋到外屋,再到各个屋,最后火舌卷连至整个后院。火势波及很快,瞬间就要把整个后院吞噬在火场之中。“外婆,我不想被烧死,呜呜呜……”“乖孙,死吧,死吧,你已经被烧过好几次了,不会疼的,外婆疼你。”重重黑雾下,浓烈火光中,老妇人绝望至疯癫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疯子!都是疯子!老子不跟你们疯,老子要活!徐浪趁着火舌还没卷到他身上,第一时间冲进了通往前面寿衣店铺的甬道里。眼下甬道中再也没有女尸拦路,他可以畅通无阻了。他冲入甬道,屏着一口气,一路跑,不要命地跑,跑到了寿衣店铺子,用力撞开店门,逃出了孟婆庄。他不敢停下脚步,更不敢回头看,跑到马路上,又跑了近百米,直到前面看见一个身穿环卫服的大叔,正在清理路边的垃圾桶,他才停住了脚步。“大叔,大叔……那边起火了!”徐浪抓住环卫工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道。环卫大叔看了眼徐浪指的方向,然后回头古怪地看着徐浪,皱眉道:“哪里起火了?小伙子,喝大了吧?”徐浪急道:“有个叫孟婆庄的店铺,后边整个院子都起火了,火光冲天,你看不到吗?”“看个锤子,你自己回过头好好看看,那边莫说火光冲天,连个路灯都莫得!”环卫大叔说道。徐浪将信将疑地回过头,定睛一看,刚才孟婆庄那个位置,果然一片黑漆漆。幻觉?“不过你说得这个孟婆庄,老汉在这一片扫了十几年的地,倒是知道的。”环卫大叔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个位置,以前的确有个店铺叫孟婆庄,专门卖香火蜡烛寿衣什么的。但是三年前的一个夜里,突然起了一场大火,把这一家老小全都烧死在店里了。我跟你说,那场火是真大啊,前前后后有几家店铺也被烧着了,后来听说那地方经常闹鬼,搞得人心惶惶的,大家也没心思做生意了,不久就全都搬走了。这不,整条街就荒废了下来,一荒废就是两三年。不然怎么连路灯坏了,都没人来修?”卧槽!徐浪听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自己今晚又算怎么档子事?又是跟冥河之旅一样的套路?所有的幻觉和幻象,都是系统安排的??“坏了,水壶……我的孟婆汤……”徐浪一摸腰间,斜跨的水壶刚才落在了现场,里面还有半壶的孟婆汤呢。费尽这么大的周折就是了取孟婆汤,如果带不回去,那今晚不是全白费了吗?这时,已是凌晨五点。天色渐亮。不似刚才那般泼墨如黑了。尤其是听环卫大叔讲完来龙去脉之后,徐浪的胆子也壮了不少。他觉得有必要再回一趟现场,看看水壶还在不在,总不能都把任务完成到这个份儿上了,不带回孟婆汤吧?随即,他再次返回了现场。进了刚才那条街后,徐浪发现,整条街上的店面都荒废了,不是玻璃门窗坏了,就是卷连门上贴着早已发黄的转让告示。他寻到孟婆庄的店铺位置,眼前就是一个普通的寿衣店,店面已经被烧得乌漆墨黑,根本不是之前来时看到的飞檐弯角的古朴小楼?他的行军水壶,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寿衣店铺的门口。徐浪记得,刚才行军水壶是落在后院的,怎么这会跑到店铺门口了,而且壶塞完全不缺。他捡起水壶,轻轻晃了晃,壶里还装着半壶的孟婆汤。如果说之前一切都是幻象的话,那孟婆汤怎么会出现在壶里呢?不该也随着幻象,烟消云散吗?这有点令人难以捉摸啊。想不通就不去想了,把行军水壶重新别回腰里,转身离去。现在离六点就剩一个小时了,不能再耽搁了,回去晚了交不上任务,又全白费了。转身之际,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微微趔趄,差点摔个狗啃泥。原来是一把油纸伞!怎么平白无故地出现一把油纸伞?徐浪看这油纸伞做工精细,而且焕然如新,也不是什么便宜的大路货,就这样弃在这破店废街上也有些糟践了。于是俯下身捡了起来,一并带了回去。随后出了老街,找了辆共享单车,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六点前回到了深夜乐园。他上楼回了办公室,把腰间水壶解下,放在电脑桌上,对着老爷机喊道:“喂,按时完成,交任务了!”老爷机没有反应,倒是黄欣欣突然从天花板的位置飘了下来,奇怪道:“老板,你回来就回来,怎么还带了两只鬼回来?”“欣欣啊,吓我一跳!啥?带…带什么?带鬼回来?”徐浪莫名其妙。黄欣欣指了指他带回办公室,撇在沙发上的油纸伞,道:“你自己把伞打开看看嘛,真是冤家。”徐浪走到沙发边上,拿起油纸伞请求打开,瞬间——两道黑烟从伞里飘了出来,像蒲公英似的,轻轻飘落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