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十三章 奖励翻倍

深夜乐园 第二十三章 奖励翻倍

作者:大元宝 小说:深夜乐园 更新时间:2020-11-22
“徐浪,有人在盯着我们!”秦小鹿低呼道。 邓有良会出现了? 徐浪心里一喜,急问着:“在哪里?” 秦小鹿用手一指,“就在你身后!” 徐浪立即后转身,强光手电一扫,昏黄的寿衣店...

深夜乐园

推荐指数:10分

《深夜乐园》在线阅读

“徐浪,有人在盯着我们!”秦小鹿惊叫道。邓有良出现了?徐浪心里一喜,急问道:“在哪里?”秦小鹿用手一指,“就在你身后!”徐浪当即转身,强光手电一扫,昏暗的寿衣店里骤然明亮了许多,店中货架上各种香烛元宝一目了然。顺着秦小鹿手指的方向,他定睛一看,微微有些失望。身后的确有人盯着他们,但只是个纸扎人!至于为什么秦小鹿觉得纸扎人在盯着他们,是因为这纸扎人的眼睛上抹了猩红色的颜料,在昏暗环境中下,像一双通红的眼睛瞪着人。徐浪宽慰道:“别紧张,不过是纸扎人而已。”秦小鹿上前一看,果然是个纸扎人,暗松一口气。但仔细一看这纸扎人,她却发现了异样,说道:“奇怪诶,这寿衣店铺都烧成这样了,怎么这纸扎人看起来就跟新扎的一样呢?”徐浪暗忖,系统君设定下的任务场景,千奇百怪,不足为奇。“咦?”又听秦小鹿惊叹一声,道:“这纸扎人的衣服居然是真的?不是纸做的!”“哦?是吗?”徐浪这下也感到有些好奇了,走了过去。秦小鹿一边摸着,一边说道:“这衣裳居然冰冰凉凉,柔顺丝滑,是丝绸制品呢。”“你倒是细心啊。”徐浪夸了她一句,说道,“我们继续往里进去看看。”说着,他转身,继续往前探索。但是走了几步,发现秦小鹿站在纸扎人那儿,一动不动,好像丢了魂似的。“秦警官?”徐浪轻轻叫了一声。“秦小鹿,走啊。”徐浪又叫了一声。但秦小鹿还是背对着徐浪,站在纸扎人那儿,纹丝不动。“干嘛呢?这纸扎人有什么好看的?”徐浪走回到秦小鹿身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但是这时他发现秦小鹿周身萦绕着丝丝黑气,黑气渐有成雾之势……紧接着,秦小鹿动了,浑然不理会徐浪,而是步履蹒跚地一步一步朝着寿衣店门外走去。嗯?徐浪一诧,暗道,她好像不是她自己?难道有什么东西强占着,控制着她的身体,企图借助她作为载体,逃离这间孟婆庄?“秦小鹿!”徐浪大步冲到秦小鹿跟前,抬手就要去抓秦小鹿的胳膊。秦小鹿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身体微微一侧就躲过了徐浪伸过去的手臂,嘴巴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嗬嗬”声。“别多管闲事!”秦小鹿停下脚步,漂亮的脸蛋突然扭曲起来,面色狰狞地瞪大着眼睛死死盯住徐浪,“多管闲事,让你死!”秦小鹿发出一声厉吼,挥舞着胳膊,朝着徐浪扑了上来。“秦小鹿!你醒醒!”徐浪双手十字一架,挡住了秦小鹿的双臂一挥,奈何此时秦小鹿仿佛天生巨力,连续几次捶打之下,徐浪彻底招架不住了。连连败退。他相信,此刻的秦小鹿,绝对是被鬼物附体了!不认得自己,狂性大发,还天生巨力,不是被鬼物附体还是什么?徐浪被逼退到了寿衣店的墙角,心里急转,眼下能在寿衣店中附体的鬼物,除了邓有良,绝对没有第二人!想起今天这趟过来的任务,他当即大喝一声:“邓有良!”一声暴喝,秦小鹿正攻击徐浪的双臂突然停摆了下来,在半空悬着。有反应,果然是他!徐浪暗喜,又喊道:“还记得你的妻子,你的女儿,你的岳母吗?邓有良!”“洁曼?我…我对不起你!”突然,“秦小鹿”口中发出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随后缓缓蹲下,双手抱着头,痛苦地喊道,“我不想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啊,好热,好痛!!!”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过后。秦小鹿像是虚脱了一般,整个人倒地。紧接地,徐浪发现她身上腾起一缕黑烟,渐渐地,虚渺的黑烟凝结成一道人影,最后化成一个人。他已经不算人,应该是一个鬼。他身着一件被烟火熏成黑落落的T恤,脚上还穿着拖鞋,他的身体若隐若现,仿佛被风一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散掉。徐浪能看清他的脸庞,正是相片上的男子,邓有良!“水,给我水,我好热,我好渴!”邓有良颤抖地伸出手,对徐浪求道:“求求你,给我一口水喝,火真的好大,烧得唔好难受!”徐浪猜到,邓有良作为人的一面,他的清醒意识还停留在那天晚上火灾现场。“水,求求你,救救我,给我水!”邓有良匍匐在地上,痛苦地向徐浪央求着。徐浪为难道:“大哥,我上哪儿给你找水去啊?”忽然,他一拍脑袋,不由得哑然失笑。任务不就是给他灌孟婆汤喝吗?孟婆汤可不就是水?这尼玛就像游戏NPC,在提醒我赶紧交任务啊!随即,他从背包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行军水壶,蹲在邓有良跟前,将他脖颈抬起,掰开嘴巴一股脑儿给丫灌了进去。孟婆汤果然有效。邓有良喝过之后,瞬间平静了下来。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这双眼睛里没有了之前的残暴,不甘,愧疚,反而如初生婴儿般,干净,纯真,对眼前的一切充满好奇。“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我......我是谁?”邓有良说着话,本想站起来,但谁知像一根羽毛似的,整个人轻轻飘了起来,悬浮在徐浪跟前。徐浪发现,他的身体较之刚才,又淡薄了许多,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呈透明状。他如实回道:“这里是孟婆庄,是你们家的寿衣店,你叫邓有良!”“孟婆庄?寿衣店?那是什么?”邓有良一脸茫然,摇头道:“邓有良又是谁?”徐浪苦笑着摊摊手,难怪都说一碗孟婆汤,忘却生前身后事,这邓有良的记忆好像一切都归零似的。邓有良:“时辰到了,我该走了。”徐浪问道:“去哪里?”邓有良:“去该去之地!”说着,邓有良的身体轻若鸿毛般,朝着店内一面烟熏火燎黑漆漆的墙壁,飘了过去。紧接着,墙壁竟然自动化成一口黑洞,就好像是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大门,将邓有良吸了进去!等徐浪跑过去看的时候,墙壁又恢复了原样,没有什么黑洞,更不见了邓有良。这就完事了?他走回秦小鹿躺在的地方,捡起地上的行军水壶,然后将秦小鹿一把抱了起来,走出了寿衣店。当他走出孟婆庄没几步,耳边突然那传来一阵轰隆声,只见连同孟婆庄在内的一排老旧门面房,轰然倒塌,瞬间坍塌成废墟……徐浪目瞪口呆:“靠,不至于吧?”这下动静有点大了,徐浪抱着还昏迷不醒的秦小鹿,赶紧离开了现场,出了老街。所幸,这是个荒废许久的地方,大半夜的也没什么人影。不过也苦了徐浪,他没开车过来,只能抱着秦小鹿一路小跑,又跑又走得,估计有三公里,才打到车。简直累成狗!秦小鹿还没醒,只能先把她带回自己的深夜乐园了。回到游乐园后,徐浪把秦小鹿放在办公楼一楼的一间休息室里。然后回到二楼房间里,在老爷机电脑前坐下,交任务!叮——系统提示音。紧接着,系统消息:“恭喜玩家徐浪,完成隐藏任务,随机任务奖励翻倍!”卧槽!奖励翻倍?徐浪鸡冻了!徐浪:“快,说出你的奖励,让老子好好爱你一次!”老爷机的系统屏幕上,几经闪烁再次弹出提示:“随机任务奖励:深夜乐园员工一名,附随机惊悚项目体验券X1。”徐浪一见,居然奖励员工一枚?那翻倍的话,不就是两名?美了美了!随即催促道:“还有翻倍奖励,别忘了。”叮——系统消息如约而至:“隐藏任务触发奖励翻倍,但是,员工具有唯一不可重复性,所以员工奖励不翻倍,随机惊悚项目体验券X2!”“卧槽尼玛……你是逗我呢吗?”徐浪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爷机,吐槽道:“员工具有唯一不可重性,不能翻倍,那你特么跟我说奖励翻倍干屁?”系统不再回应了。徐郎知道,又开始习惯性装死了。妈的,他屌任他屌,咱只能习惯就好,他打开深夜乐园APP里的物品列表,查看到系统奖励的这个员工,居然是那个之前在孟婆庄里的寿衣女尸。关于寿衣女尸的资料里,除了介绍她的情况之外,也简单介绍了孟婆庄大火,一家惨死的情况。原来她叫陈洁曼,是老妇人孟元梅的女儿,羊角辫女孩的妈妈。陈洁曼还是孟婆庄的首席设计师,专门为高级顾客设计裁剪最好的寿衣。而邓有良是他的丈夫,也是那场孟婆庄大火的元凶!原来当年孟婆庄寿衣店生意一向不错,尤其是陈洁曼设计的寿衣,是孟婆庄的一大特色。但后来这条街上,接连开了几家一样是卖香烛元宝纸钱,订制寿衣的店铺,孟婆庄的生意就受收到了影响。一向性格好强的陈洁曼为了能把其他家竞争下去,就从寿衣的材料下了功夫,她决定主攻富贵人家订制寿衣这块的客户群体,于是改用百分百纯丝的绸缎材质来制作寿衣。但谁知这个决定,却遭到啦丈夫邓有良的反对,邓有良认为,富贵寿衣这个客户群体有限,如果放弃大众市场,主攻小众市场,只会让孟婆庄越做越死。但是陈洁曼一向在店里拿主意说了算,她不顾邓有良的反对,一口气进了将近小十万的丝绸原料,继续大胆执行她自己的决策。当邓有良看到库房里堆满了陈洁曼高价采购来的丝绸之后,顿时心火怒放,晚饭约朋友喝酒发完牢骚之后,当晚回家就跟陈洁曼理论。喝了酒上头,自然容易引发口角,加上陈洁曼素来强势,最后两口子的口角升级成了厮打。扑打之间,不小心撞翻了桌子的一杯凉白开,导致插座短路,突然起火。孟婆庄内又是殡葬用品,都是易燃之物,再加上库房里又进了满满一堆的丝绸,也是易燃之物。着火之后,火势根本就控制不下来,一场熊熊大火,从前店烧到后院,一家四口全部葬身火海!……知道来龙去脉之后,徐浪忍不住一阵感慨,这死得也太冤枉了吧?一家人本就该有商有量,一家人本该就互相谦让。但陈洁曼和邓有良一家,却为了这点小事起争执,甚至动起手来,到头来反而误了一家人的性命,何必呢?徐浪颇有些唏嘘,在他看来,这场悲剧完全可以避免的!虽然任务完成了,奖励也拿到了,但是了解完他们这家的遭遇,徐浪的心情还是略有些沉重的。“老板完成任务啦!果然棒棒哒!”黄欣欣突然出现,从天花板出轻飘下来。徐浪一瞪眼:“舍得出现了?之前为了找帮忙你,就差放干人工湖的水,把你从里面捞出来了?”“讨厌,老板怎么把人家比喻成人工湖里的王八?”黄欣欣噘噘嘴,撒娇道,“人家也不是故意要躲着老板的。只是系统有规定,这个任务,不允许人家参与。你知道的,系统大人分分钟钟能让老娘魂飞魄散的!所以人家只能眼睁睁看着老板孤军奋战……”果然是系统在捣鬼。徐浪看着黄欣欣对系统的一脸敬畏,暗道,果然一切都没那么简单。“行了,你就别发骚发~浪了,鬼婆和鬼妹呢?”徐浪又问道。“老板你没听见吗?这祖孙俩,正跟新来的在杂物房里抱头痛哭呢!毕竟人家也算一家团员啦嘛!哭老惨了!”黄欣欣道。徐浪仔细一听,果然祖孙三代在嚎啕大哭。这鬼一哭起来,那就不是什么小动静了,不然怎么会有鬼哭狼嚎之说?“不好!秦小鹿还在一楼休息间!”徐浪一拍脑袋,因为祖孙三鬼所在的杂物房,跟秦小鹿休息的房间,就有一墙之隔!这三只鬼一起哭,隔壁的秦小鹿还能有好?当即,他拔腿就跑下了楼。果然,一楼杂物房外,已经是阴风嗖嗖,鬼哭狼嚎,听得格外瘆人。嘭!徐浪用力推开休息室的门,只见秦小鹿早已被吓醒,蹲在墙角边,双手抱着头,一见徐浪进来,顿觉来了大救星,哭着嗓子喊道:“徐浪,你可算来了!这是哪里啊,这声…声音咋回事啊?谁,谁在哭啊?好多人在哭啊!”这哪里还是那个英姿飒飒的秦警官啊?“咳咳,这里是我的乐园。不好意思啊!我正在调试新到的音响设备,你知道的,有些体验项目如果加上恐怖的声音,气氛和效果会更好。忘了你还一楼休息,吓到你了!”徐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就把责任推到了莫须有的新设备上,“这该死的设备,刚通上电就开始鬼哭狼嚎,研究半天了愣是关不掉!”“新设备?”秦小鹿哦了一声,突然问道:“我们不是在寿衣店吗?怎么又来你这游乐园了?”徐浪胡诌道:“你刚才被那个纸扎人吓晕过去了,我又不知道你家住哪儿,只能先带你回游乐园了。”“我被吓晕过去了?不可能吧?”秦小鹿质疑道:“我好像是在摸纸扎人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钻进了身体里,不对,也不是钻进来……”秦小鹿努力回忆着,但好像记忆点出现了断层。徐浪见状,趁机说道:“是的,那纸扎人里突然窜出一只老鼠来,跳在你手上,你吓得当场晕了过去,我靠,你是不知道你当时有多狼狈,我有点后悔忘了录视频,不然以后可以好好敲诈……”“你才狼狈不堪!”秦小鹿及时打断啦徐浪的话,问道:“真的没录视频?”徐浪知道秦小鹿这种暴力女警官很要面子,所以索性把话题引到这边来,好让她不去往别的方面细想。果然奏效。他摆摆手,笑道:“忘了录……”秦小鹿哼了一声,道:“你要敢录视频,你就死定了!”说着,脸颊有些发热,她的确害怕老鼠,听徐浪这么说,有点相信自己在寿衣店里被吓晕出丑了。不过很庆幸,就徐浪一人看到,不然被所里的同事们看见了,那就丢人丢大发了。“太晚了,你送我回家吧!”秦小鹿有点尴尬,加上时间有点晚了,提出要回家。“行。”徐浪带着她上了自己的皮卡,出了游乐园。徐浪开向杨树镇的方向,秦小鹿说道:“不回杨树镇派出所了,我家市区,锦城花园,知道吗”锦城花园?徐浪一怔,这太知道了!那可是东海市出了名的“富人区”啊!那地儿整个就是别墅群!住在里头的都是在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想到秦小鹿的家也在那儿。徐浪暗暗猜测道,看来秦警官这个小民警,也不是简单人啊!约莫开了有一个半小时的车,徐浪把秦小鹿送到了锦城花园的大门口。目送着徐浪的皮开摇摇晃晃远去,秦小鹿也是对今晚发生的这些事,既觉得费解,又觉得离奇,尤其是自己的记忆碎片,七零八碎的,甚至有几个时间点,都是断片的。真是奇奇怪怪的一个晚上。……徐浪从东海市区再回到深夜乐园,又是大半夜了。徐浪回到办公室,点起三炷香召来黄欣欣,让她把鬼婆、鬼妹、还有陈洁曼一家都带来办公室。他觉得随着深夜乐园鬼员工人数的增加,很有必要召开一次员工会议了!很快,三炷香就被四个鬼员工吸食得干干净净,化作香炉灰。游乐园的园长办公室里。徐浪一个人,外带四个阿飘,召开了第一次深夜乐园的员工大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