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孔颜

君妻 第一章 孔颜

作者:西木子 小说:君妻 更新时间:2021-11-24 15:29:21
现下早以立过了春,可天气丝毫也没回升的意思。连续几场大雨都是流行的时停,难辩晴日。究竟三月天了,轻晓就焰腾腾一轮红日,升腾着地皮上的水汽,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青草香与泥土的芬芳,使人分外的气爽。雍州府通州县座落在长安城八十里外,回塔离县百步之地“哎,这什么事呢!”一个着茜红罗衫的女子一手拿着巾子拭汗,另一手端着一个黑黄黄的土碗把弄着,口中抱怨道:“好不容易盼到放晴,就等着去慈恩寺看牡丹,偏被赶到这穷乡僻壤来!呸!还好意思叫众生平等!?”说着,忍不住口渴只好就着碗边啧了一口。。...

君妻

推荐指数:10分

《君妻》在线阅读

眼下早已立过了春,可天气丝毫没有回暖的意思。接连几场大雨都是时下时停,难辨晴日。到底三月天了,轻晓就焰腾腾一轮红日,蒸腾着地皮上的水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与泥土的芬芳,使人格外的气爽。京兆府大兴县坐落在长安城八十里外,回城离县百步之地有一座庵堂,本是极清幽的地方,但此刻上午巳时初,就有好些商贩在沿途搭起了小摊子、茅草棚,往来之人络绎不绝。这些人大都操京城口音,多是有几分见闻,靠庵堂山脚下的茅草棚里,三四个游客坐在棚头吃茶摆龙门阵。

“哎,这什么事呢!”一个着茜红罗衫的女子一手拿着巾子拭汗,另一手端着一个黑黄黄的土碗把弄着,口中抱怨道:“好不容易盼到放晴,就等着去慈恩寺看牡丹,偏被赶到这穷乡僻壤来!呸!还好意思叫众生平等!?”说着,忍不住口渴只好就着碗边啧了一口。

时人爱花,牡丹尤甚,故每到阳春三月,牡丹怒放时,世人皆趋之若骛。其中,牡丹以京师为贵,京师又以慈恩寺牡丹最负盛名。慈恩寺元果院牡丹,先于诸牡丹半月开,太真院牡丹,后诸牡丹半月开,京师人都以抢先赏之为傲。

一直默声瞅着那袭茜红罗衫的布衣女子听得冷声一笑,说道:“众生平等不过好听罢了!谁不知道士农工商,这商户最是低贱!”

着茜红罗衫的女子一看就是商户出身,一身簇新的罗质衫子,脖子上一根小指粗的金项圈,身边只跟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婢,便敢只身来此,也只有行止大胆的商家女了。不过又说回来,时下风气开放,说不准真有大家女子这般,不过今儿不比平常,若真是有些出身的,早去了虢国夫人在慈恩寺的赏花会,又岂会来这山间小庙看牡丹?

茶棚老板大半辈子都在底层讨生活,旁的不说,识人的本事倒是练就了几分,一听布衣女子话中机锋,便知布衣农家女嫉妒商家女衣饰奢华,遂心下略一嘀咕,就一副老神在在地打岔道:“这慈恩寺牡丹是好,可年年看有甚意思!?依老汉看,还是这里庵头的牡丹有看头哟!”

棚头的几人一听便竖起了耳朵。

十二年前,此地的庵堂本是一间乡里野庙,一老尼并两稚女,三人贫无巡门乞,得谷相共餐,堪与乞儿无异。不想忽而撞大运,一有恒产的女尼投奔,置地修庙,取名茅坪庵。日子久了,十里八乡的妇人也偶有来之,可到底偏僻无名,原以为就不温不火下去,哪知又撞大运,两年前庵头开出牡丹。要知京畿之地,种植牡丹成风,宫廷、府邸、官署、旅店、寺观等无处不种牡丹,可没哪处牡丹能先于慈恩寺牡丹开,这寂寂无名的茅坪庵当然也无法逾越,但也只仅仅晚了三天,却比旁处的牡丹早开了整整旬日!

这事如何不惊奇?如何不引得达官显贵一探究竟?

可就奇了怪了,算上今年,都第三年了,愣是没见到茅坪庵受达官显贵们的半点青睐,倒是在民间有了几分名气。要说这事不怪,却是没人相信,可平头老百姓一个,哪去找个中隐晦?

此时听茶棚老板这一番说来,倒像是知道一些内幕般,当下便不约而同的等茶棚老板说下去。

茜红罗衫女转怒为奇,率先问道:“有甚看头!?难道还能比虢国夫人的赏花会还厉害?”

茶棚老板见商家女息了怒火,对家棚里的人也投了注意,心中得意,啧啧两声,故弄玄虚道:“别说,这茅坪庵的牡丹倒真和虢国夫人有几分关系呢!”

对面的草棚子也是一家茶棚,俗话说同行相忌,可对面棚子与其说是茶棚,还不如说是一家民间“驿站”,也就是小马站,专供马料和马夫的茶水、吃食,与做游人精细生意的茶棚自是无甚相忌。既无利害,又是相熟,小马店老板说起话来也不忌个荤素,把三个大胡饼往棚头的桌上一送,抬头就吆呼道:“你个腌臜老货,少卖关子!”

茶棚老板被呼哧了也不着恼,笑眯眯的三角眼里精光一闪,眼睛就向对面棚头吃胡饼的一行人睃去。

只见棚头桌前坐着个人,约莫三十出头,头戴长脚罗幞头,身穿青布圆领袍衫,脚蹬短皂靴,穿着与常人无二,长得也只是端正。他此时眉目微敛,看不见神情,不过坐姿笔直,许是身材清瘦,这样一看很有几分文气。

着青袍,人文气,印象中不就是低品文吏的样子?

再看一旁跟着的四个人,都当壮年,个个膀宽腰圆,虎气生生,就是坐在这简陋的草棚子里,也透着一身似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气,加之身上皂衣抹额,一看就是行伍出身,又对青袍男子极为恭敬,哪还琢磨不出这五人关系?

茶棚老板心头得意,只道是外地的官宦子弟,外聘了四个佣兵出游,这类人官位虽不显,手头却最是松散,歇脚时若听到趣闻,觉得可听必有打赏。就是这次看差是个吝啬的,可无伤大雅的卖弄一番,不是也可添些茶棚人气?茶棚老板这头算盘拨得啪啪响,嘴里也绘声绘色的摆起来。

“衍圣公孔家,不用我多说吧,那可是天下文人心中的圣地!京城第一美人虢国夫人就是孔家的嫡出小姐!”茶棚老板说着一阵唏嘘,“哎!说起这位虢国夫人真是没话说,出身清贵,姿容绝色,不但知书达理,为人也最是和善,堪为天下女子表率!若不是孔家组训,不与皇家结亲,这虢国夫人就是做太子妃也使得!不过虢国夫人如今的夫婿,那也是一等一的!当今皇后娘娘的嫡亲外甥,定国公府的世子爷,真真的天之骄子啊!他五岁就被请封为世子,十七岁中状元,十八岁与虢国夫人成婚。”说着拍了下脑袋,“对了,十六岁那年,还有一首《晓生恨》名震京师,让多少文士弃笔从戎!这样的豪门贵子理当坐拥美人,可这位世子爷对虢国夫人却是极为衷情,夫妻二人夫唱妇随可是羡煞旁人,要知——”

“要知虢国夫人这个封号,就是世子爷以自身封赏为他夫人换来的!”茶棚老板话刚说到一半,小马店老板立马抢过话头,不耐烦道:“得了,定国公世子和虢国夫人琴瑟和鸣,这满京师的人谁不知道?还是快说这茅坪庵的牡丹和虢国夫人有甚关系!?”

被硬生抢了话头,茶棚老板心头一阵恼怒,他这不是为让外地的公子爷听个明白么?又眼见这一主四仆歇的差不多了,而他说了这一阵都没见青袍男子抬头看一眼,心里着急,也顾不得恼怒,连忙吆喝一声“这不是就要说了!”,便道:“世人都道,定国公世子和虢国夫人从小定亲,本是青梅竹马,又是才子佳人,可说是天作之合!可……唉!”正说着重重叹了口气,又似做贼般四下张望了一番,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据传,和定国公世子从小定亲的人,并不是虢国夫人,而是虢国夫人的嫡长姐,孔大小姐!”

话音刚落,就听一在此游玩的白衣庶人接口道:“孔大小姐,我倒是知道些。十多年前,刚满十四的孔大小姐,就有京城第一美人的美誉,又是孔家嫡出的千金小姐,那时候不知多少男儿为之倾倒,可惜孔大小姐自出生就定了亲,众人也只有感叹一番罢了,至于当时与孔大小姐订婚的可是定国公世子?我就不得而知了。还有那时我可根本没听过什么孔二小姐,也就是如今的虢国夫人一点儿姝名!”

“既然孔大小姐这样出众,为什么如今就没消息了?”布衣女子好奇道。

白衣庶人抬头望了望远在山头的茅坪庵,略估摸了一下脚程,这便转身进了茶棚,叫了一碗茶道:“红颜薄命呀!孔大小姐随父上任,路中遇袭被一位节度使的公子所救,孔大小姐姿容绝色,那位节度使的公子一见倾心,又因为救人有些肌肤之亲,这便遣派了媒人求娶。可孔大小姐已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如何看得上一个区区节度使的公子,自是不允婚事。又觉得受辱,不堪再嫁未婚夫,便出家做了姑子,还是女冠,我也不甚清楚!只记得孔大小姐遁入空门后在京城可是引得一片哗然,甚至有不少大家公子愿不计前嫌,明媒正娶孔大小姐。可孔大小姐从小受妇德教育,和时下女子可不相同,又怎会允嫁?如此一来,我等自然再难耳闻孔大小姐了。”

时下从一而终的贞洁观念不如前朝,且不说有一嫁再醮,人为不怪,就是今朝开国年间,都有公主与僧人苟且之事,这孔家大小姐又未被如何?就这样自断大好姻缘,如今销声匿迹岂不是活该?茜红罗衫女撇撇嘴,不屑道:“若真是如此,这孔大小姐还真是愚笨,为了甚名声,就让自己清苦一生!?哼,我看她现在肯定是悔不当初!”

女子觉得愚笨,男人却是喜欢这样冰清玉洁的美人,自己得不到的,便也不想旁人得到。白衣庶人是个中年男子,闻言便摇了摇头,一副不堪与之计较的模样道:“尔等俗人,岂知孔家大小姐这等气节?”

茜红罗衫女气得脸上涨红,茶棚老板不愿再起口舌,又听白衣庶人的话正好应证了他说的,看来他半真半假胡诌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心下不觉生了底气,开口就是一副千真万确的口吻,道:“这位客官说得正是。这茅坪庵怎么突然有了田地薄产,当年来此投奔的富尼十有八九就是孔家大小姐。你们看,如果不是孔家大小姐,谁能让一间破庙起死回生,又能种出堪比慈恩寺的牡丹?”说时见众人神色有几分信然,当下加重话料,胡诌道:“我可好几次看到定国公府的马车从这往来过!”

京师人大胆,不拘言论,只要不是反朝廷之言即可,又是在这偏僻之地,且只是捕风作影之言,自是怪罪不到他的头上。茶棚老板说罢心下也不惴,只待看青袍男子反应,看是否再道些话料,就见青袍男子霍然起身,凝眉扫来。

青袍男子身姿峻挺如松,身上更是透着久居上位者的肃穆之气。

茶棚老板一惊,此人绝非普通小吏,还是少惹为妙。

计较间,正要低头装作不知,只见青袍男子的随从扔来一两碎银,他当下见钱眼开,压下心中惧意,忙要扬声谢赏,就见主仆五人将马匹留在小马店,向茅坪庵走去。

青袍男子一行人确实出身行伍,尤其是随从四人,必是行军侦查好手,不过在茅坪庵打了一转,便探出这间庵堂的构建,直接带着青袍男子绕过众人,行至庵堂后山的小径处。

“颜儿!”正掩树灌遮蔽而行,就听一男子深情唤道。

颜儿!?

青袍男子薄唇微抿,驻足而立。

如果他没记错,这孔大小姐,闺名一个颜——孔颜!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