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1章寻找记忆

我追男神隔座山 第001章寻找记忆

作者:新初二 小说:我追男神隔座山 更新时间:2021-11-25 00:57:07
“小姐不见了!小姐不见了!”广陵薛府,小丫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奔走相告。“小姐她她……她不见了!”“哦。”薛家老仆人一脸淡定,说道,“新来的吧?”“嗯嗯嗯嗯!嗯?”老仆人笑了笑:“但...

“小姐不见了!小姐不见了!”

广陵薛府,小丫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奔走相告。

“小姐她她……她不见了!”

“哦。”薛家老仆人一脸淡定,说道,“新来的吧?”

“嗯嗯嗯嗯!嗯?”

老仆人笑了笑:“但凡在府里待上几年的,都会说小姐又……又不见了。”

小丫鬟:“又?”

“不用担心。”老仆人拍拍小丫鬟肩膀,“对外就说小姐醉心刺绣,这段时间不见客。”

小丫鬟:“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少则三四天,多则一年,哦!要是刺绣的借口用完了,咱们就说弹琴下棋,煮茶品茗,总之什么风雅说什么。”

“风雅”的薛家小姐——薛辛骑在小毛驴背上,慢哒哒出了广陵城,朝着上京方向去。

这三年里,她走遍了整个江南地区,这次出门目标确切,就是北上,顺便去京城走个亲戚。当然了,最主要的目标是看看能不能找回自己的记忆。

三年前,她被人绑架,醒来之后就失忆了,而且还伴随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薛辛总隐隐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出了广陵城,又走了将近一个月,傍晚时分,薛辛牵着小毛驴来到了永安镇。

彼时正直盛夏,黄昏的暑气没中午那般恣肆,但也蒸得人提不起精神。

永安镇的店小二平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一抬眼,就见到门口又来了一位客人。逆着光,看不清来着长相,但从身姿体态判断是个姑娘家,身材娇小,牵着一头小毛驴,腰间还挂着一把佩剑,大约是个走江湖的。

“客官里面请。”平安提口气迎上去,“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薛辛抬头瞧了一眼客栈的名字:喜来客栈。

平安迎着她往里走:“我带您先去登记,您要吃点什么?”

薛辛忽然停住脚步,凑近店小二,吸了吸鼻子。

“客,客官?”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动作弄得平安一头雾水。

薛辛笑了笑,在临近窗口的桌子旁坐下。

平安这才看清她的样貌,都说南方女子精巧灵秀,北方女子英气飒爽,这两句融合在这位姑娘身上正合适,她长相上白净又秀气,眉目间却透着一股子英气,让人不由心生几分好感。

薛辛兴致勃勃点了一大桌子菜。

“客官稍等,马上就来。”平安招呼完,转身就去传菜。

“等一下。”薛辛忽然喊住他。

“您还有什么吩咐?”

“先结账吧。”薛辛说着掏出一锭金元宝放在桌上。

一顿饭哪里用得着一锭金元宝?!平安看着那锭金元宝心中又是惊讶又是羡慕,还颇有些无语。这姑娘估计是初次行走江湖,连出门在外,财不外露都不知道,唉!

平安一边想着一边挪了挪身体,帮她挡住了那锭金子,免得被旁人觊觎。

“您现在就结账吗?”

薛辛将平安的小举动尽收眼底,眯眼一笑:“是啊。”

平安好心提醒:“客官,您别嫌我话多,您一个姑娘家行走江湖,以后吃住什么的还是用碎银子和铜板结账的好,金子太招眼了。”

薛辛单手托腮,很认同地笑了笑,张口说道:“可是你们这里没有刷卡的呀。”

“什……什么卡?”

“对啊……”薛辛也疑惑,“什么是刷卡来着?”

“不是您说的吗?”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薛辛经常遇到这种问题,不甚在意摆摆手,“总之剩下钱给你了。”

平安一愣,结结巴巴:“您说什么?!客官,您知道您这钱……值……值多少钱吗?”

“噗……”薛辛笑出声,背书一般,“一两黄金等于十两白银,十两白银等于十贯铜钱,十贯铜钱等于一万文铜钱。这锭金子也就是一个县令一个月的俸钱而已。”

还,而已!

“那,那,您还……”

“你就拿着吧,你现在不是很需要钱吗?”

平安一脸诧异,尊称都忘了用:“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鼻子眼睛告诉我的。”

眼睛?鼻子?平安抓头,一脸迷惑。

薛辛不急不忙分析道:“你看你,脸色发黄,眼底发青,是不是好久没睡了?”

平安讷讷点头,他是熬了好几个夜了。

“你身上有一股跌打药的味道,可你明显没有受外伤,所以,应该是你最近经常熬夜照顾受了外伤的人,染上了味道。而且,你身上还有淡淡的内服中草药的味儿……这说明三件事,要么那个受外的人伤得很重,需要内服药调养;要么就是你家里还有其他病人;最后一种可能,是你也病了,不过你脸色看起来无恙。所以是前两种,但不管哪一种,你都需要钱。”

平安从震惊中回神,忙不迭地点头,“是!是!姑娘说的都对!我娘前几日摔坏了腿!又不小心染上了风寒!”

“所以拿着吧。”薛辛把金子递给平安。

“这……我,我……我……姑娘……”平安一时间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紧紧攥手里的金子不停地道谢。

薛辛露齿一笑:“话说能上菜了吗?”

“好,好,好!您等着,马上来,马上来!”平安风风火火转身,刚走几步,又忽然折了回来。

“对了姑娘,在我们永安镇您可一定要记住一件事啊!”

“什么事?”

“千万不要接卫家人的对子!”

“哦?”

平安刚要解释,客栈外一阵喧哗!薛辛往外一瞧,街上几十个家仆打扮的壮汉手持武器,煞气冲天挡住娶亲队伍。

那新娘被从轿子里拽出来,盖头掉在地上被踩得一塌糊涂,头上的珠翠凤冠歪歪斜斜,几缕乱糟糟的头发披下,被流出来的眼泪糊在了脸颊上,妆都花了。

“你敢背着着老子嫁人!!老子让你嫁人!”扯着新娘不放的人,甩了那新娘一记大耳光,这人一脸横肉,本就是个粗蛮的长相,偏偏鼻子旁长了一个黄豆大的黑痦子,显得粗鲁又狡诈。

“这是谁啊?”薛辛问。

平安连连摇摇头:“卫六,卫家的大管家。”

卫六当众打了新娘子,围观的人敢怒不敢言。

“卫爷,您行行好,放了我们吧……”新娘子嘴角带血,一边微弱地挣扎着,一边泣不成声看着地上的新郎官。

新郎官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倒在地上,一身红艳艳的新郎服滚了一身泥污。

“你爹在赌坊输给老子,已经把你抵给我了!你今天还敢给我老子出嫁!信不信老子现在当街奸了你!再杀了这奸夫!”大庭广众,卫六说这话完全不觉羞耻,反而一副嚣张霸横模样。

新娘吓得瑟瑟发抖,整个人泡在眼泪里。

卫六走到奄奄一息的新郎官旁边:“老子的人你也敢娶!找死!”

“不要!”新娘子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只见卫六高高抬起脚,朝着新郎脑袋踩下去!这一脚下去,非死即残!有些胆小的百姓,已经捂上了眼。

“咚!”只听一声闷哼,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

卫六横空飞起,重重摔在地上!

众人纷纷看向挡在新郎前面的人,是个眉目清秀的小姑娘。

薛辛活动了一下肩膀,眉梢一挑。

卫六狼狈爬起来,恶狠狠瞪着她,大吼:“你是谁!”

“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薛辛!”

薛辛?这是谁?!根本没听过这号人,不过……她姓薛。

江南薛家,无人不知!

卫六多了一份心眼,吼道:“你……你跟薛家什么关系!?”

薛辛耸肩:“没关系。”

卫六闻言,登时像是被抢了地盘的鬣狗,毫无顾忌,龇牙咧嘴:“你知道这里这是谁家的地盘吗!知道老子谁吗?!”

薛辛歪着头,很配合地问:“谁的地盘呀?”

说起这个,卫六叉起腰,鼻孔直朝天:“臭丫头!听好了!这是我们老爷的地盘,我们老爷乃是当朝卫相爷的兄弟,卫如!”

“卫……如……啊……”薛辛拉着长腔,又忽然捂嘴,瞪圆眼睛像是被吓到了。

卫六见状得意洋洋:“臭丫头!知道厉害了吧!识相的就赶紧给本大爷跪下……”

“你们老爷这是要……谋、反、啊!”薛辛道。

周遭一阵哗然。

“你放屁!”卫六脸色大变。

薛辛煞有介事:“你刚才不是说,这是你们老爷的地盘吗?”

“那又如何!”

薛辛有板有眼道:“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里其实是皇帝的地盘,你们老爷敢跟皇帝争地盘,这不是谋反是什么?”

哦……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看到一向欺男霸女的卫六吃瘪,众人也津津有味。

卫六被薛辛的伶牙俐齿气得跳脚,气急败坏冲身边的家仆吼:“还不给我上!给我拿下那个臭丫头!”

一众家丁登时摩拳擦掌,扑向薛辛。

“住手。”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后响起,有点阴阴柔柔的调子,猛一下听不出男女。

薛辛回头,只见一人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长相也雌雄莫辨,虽然他穿了件月白长衫,但是薛辛直觉,这人穿上女装也定是倾国倾城,他手中摇着一柄银骨折扇,发丝随着扇风微扬,端得是斯文优雅,风流俊秀。

气势汹汹的家丁们听见这人的声音,立马停在原地不敢动,凶神恶煞的卫六也跟疯狗见了主子似得,立马摇起尾巴:“三公子,您,您怎么来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