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2章破庙遇险
卫盛惜系统自动忽视掉卫六,晃着折扇慢悠悠走到了薛辛身边,似笑非笑:“你明白自己上次不动手打的是谁家的家丁吗?”薛辛眉梢一挑:“你家的?”“很不错。”“因为呢?”“打狗也要看主人。”卫盛惜面带笑容,不紧不慢,“你打他们是在故意挑衅我卫家。”“因为呢?”“所以呢?”。...

卫盛惜自动忽略掉卫六,晃着折扇慢悠悠走到了薛辛身边,似笑非笑:“你知道自己刚才动手打的是谁家的家丁吗?”

薛辛眉梢一挑:“你家的?”

“不错。”

“所以呢?”

“打狗也要看主人。”卫盛惜面带微笑,不紧不慢,“你打他们就是在挑衅我卫家。”

“所以呢?”薛辛苦笑不得,朝卫盛惜勾勾手,“甭废话了,直接上吧。”

卫盛惜站在原地未动,一旁的卫六为表忠心,急忙挡在卫盛惜面前:“我们三公子不会武功!你敢伤他一根汗毛!我跟你拼命!”

“不会武功?”薛辛意味深长看向这位三公子。

“让开。”卫盛惜挥开卫六,望着薛辛,“我们卫家有一个对子,你敢不敢接?”

对子?薛辛脑中忽然闪过店小二的话“在我们永安镇千万不要接卫家的对子。”

“什么对子?”薛辛问道。

此时周遭看热闹的百姓一片骚动,店小二平安急得满头大汗,悄悄地对薛辛摆手!不要接!不要接!

对子很难吗?莫不是什么绝对?

薛辛对自己的学识有些心虚,又实在好奇:“你出!”

话音一落,不远处的平安如遭雷击,周遭百姓一片叹气声,甚至有人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薛辛,仿佛她接下来不是要接对子,而是要上刑场。

卫盛惜摇着折扇,不疾不徐:“听好了,我的对子是,阎王要你三更死。”

薛辛怀疑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

卫盛惜又道:“阎王要你三更死。”

薛辛嘴角微抽:“话说……我读书少,你也骗不了我,这能叫对子吗?”

“那你敢对出下一句吗?”

“有什么不敢的?阎王要你三更死……下一句就是……绝不留人到五更。”

“好。”卫盛惜啪的合上折扇,笑眯眯,“很好,对得非常好。”

“谢谢夸奖。”薛辛干笑两声,“不过我还是要说,你这不是对子。”

卫盛惜不置可否,冲她意味深长笑了笑,转身走了。

卫六凶恶又得意地看了薛辛一眼:“臭丫头!你死定了!”

薛辛:“??”

卫府一众人气势汹汹地来,气势汹汹地走。

薛辛看了看地上瑟瑟发抖的新娘和新郎,正想扶一把,平安冲了过来,把薛辛拉到没人的地方:“姑娘啊!你!你怎么就接了呢!”

“怎么了?”

“你赶快走吧!马上离开永安镇!千万不能让卫府的人找到你!你可以躲起来,以后永远不要来永安镇了……”平安越说越慌,都语无伦次了。

“深呼吸……冷静冷静……”薛辛拍了拍他肩膀,“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安吐出了一口浊气:“阎王叫你三更死!这是卫家催命符!你接了后面一句,他们就要派阎王九暗杀你!”

“阎王九?”薛辛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词儿,很恐怖吗?瞧把店小二吓的。

“什么阎王九?”

平安咽了咽唾沫,紧张兮兮看了看周遭。虽然只有他跟薛辛,但还是狠狠压低着声音:“阎王九是卫老爷手下的一帮高人!都是江湖上杀人不眨眼的刺客!他们平时保护卫老爷的安全,但是,只要是谁得罪了卫家,敢接下那句话,卫府就会就会出动阎王九,格杀勿论!”

“哦……”薛辛点点头,店小二说了这么多,说到底这就是个听从于卫家的暗杀组织啊。

薛辛淡定的反应让平安更为她着急:“你,你怎么就不害怕呢!”

薛辛搔了搔脸颊:“为什么要害怕呀?”

“那可是阎王九!”似乎觉得自己说的不够震慑薛辛,平安又补充道,“姑娘,我这么跟你说吧!一年前,有一个江湖侠客跟你一样,路过我们这里接了卫府的对子,然后当天晚上就死在破庙了!被阎王九的人砍头碎尸,尸体都没人样了了!就留下了一把断剑!所以,您赶紧逃吧!有多远逃多远!”

薛辛站着一动不不动,完全没有逃跑的意思:“卫家这么嚣张,你们这里的官老爷都不管的吗?”

“哪有什么官老爷!在永安镇,就是卫老爷说了算!”平安边说边催促着薛辛,“姑娘啊!你就快些逃吧!”

“不。”薛辛眉梢一扬,饶有兴趣:“我倒是想会一会阎王九。”

“姑娘!你怎么不听劝呢!我是为你好!”

“那谢谢你啦。”薛辛拍了拍平安的肩膀,“话说……你刚才说的那个江湖侠客……他被分尸的那个破庙,在什么方向?”

平安:“……”

城南,土地庙。一年前,一个侠客在这里被阎王九处以极刑,他死得太凄惨,以至于方圆几里仿佛都染上了血色怨怖,无人敢靠近。

薛辛扒开及腰的野草,找了半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果然是破、庙!

挡风遮雨的大门少了一扇,剩下的另一扇破旧不堪,摇摇欲坠挂着,看样子随时会掉下去。人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清里面,残破的土地像早已经看不出原型,破旧的供桌,桌子腿儿断了一条,歪歪斜斜摆着。

薛辛走进去,甩开自带的凉席,铺好,然后伸个大懒腰,躺下了。

正对着她脑袋的房顶上有个漏风大窟窿,夜风灌进来,呜呜作响,时而像孩童在哽咽时而又像老妪在长哭。

伴随着风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渐渐靠近声。

薛辛缓缓睁开眼,有些疑惑,听脚步声,来者不像是习武之人……

“姑娘!姑娘!”平安站在破庙外,小心翼翼扒着头往里看。

“店小哥?”薛辛站起身,“你怎来了?”

“你果然还是来这里了!”平安腿肚子发着抖,哆哆嗦嗦趴在门口不敢进来,“你胆……胆子怎么这么大!我都跟你说了,这里是……”

“那个侠客被砍头碎尸的地方。”薛辛道。

平安吓的一激灵:“不,不要说出来啊!”

薛辛不由笑出来:“既然这么害怕,就赶紧回家吧。”

平安摇着头:“我收了你这么多钱,不能眼睁睁看着你……”

“来了!”薛辛脸色微变。

“什,什么”平安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身后骤然传来一阵鸣响,一把长剑凌空刺来,携风带厉直刺平安脖颈要害!

完了!完了!完了!

平安本能地闭眼!

“当啷!”

等平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薛辛挡在他身前。

她手中执剑,看着漆黑的草丛,似笑非笑:“你们……也太不友好了。”

一瞬间,草丛冲出来八个人,齐刷刷都是男人,统一的斗篷黑风衣,他们身高胖瘦差不多,最诡异的是,这八个人长相竟然也很相似,都是细长细长的锥子脸,颧骨凸显,双眼凹陷,宛如一群盯着腐肉的秃鹫。

“臭丫头,说吧,你想怎么死。”其中一位开了口,声音嘶哑,嗓子像是被烟熏坏了似得。

薛辛问:“还能选的?”

“不错,你是想破腹挖心,还是砍头碎尸,还是剥皮抽筋。”

“这个嘛……”薛辛似乎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说道:“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能不能问你们一个问题啊?”

“……”

“你们就八个人,为什么要叫阎王九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