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章杀人嫌疑

我追男神隔座山 第004章杀人嫌疑

作者:新初二 小说:我追男神隔座山 更新时间:2021-11-25 00:57:08
“卫相啊……”那人语调不紧不慢,漫不经心的有些慵散,“那我要给他个面子。”阎王九一听,立刻精神出来,甚是会觉得自己威慑住了对方:“那你还不把我们放了!顺道把那个臭丫头杀了!也算你将功折………“噗!”话没说着就让一旁的少年踹踩在了脸上,“你也阎王九一听,立马精神起来,甚是觉得自己震慑住了对方:“那你还不把我们放了!顺便把那个臭丫头杀了!也算你将功折………。...

“卫相啊……”那人语调不紧不慢,漫不经心的有些慵懒,“那我要给他个面子。”

阎王九一听,立马精神起来,甚是觉得自己震慑住了对方:“那你还不把我们放了!顺便把那个臭丫头杀了!也算你将功折………

“噗!”话没说完就让一旁的少年一脚踩在了脸上,“你也配命令我家爷!”

少年声音轻轻脆脆,伴着夏风让人心旷神怡,但被他踩的阎王九就惨了,眼看整个脸都要被踩变形了。。

“星沈。”那人摆了摆手。

少年听话地收回脚,立马由发怒的小豹子变成了温顺的小猫咪。

“既然你们说,你们跟卫相有关系……”那人停顿了一下,似乎笑了笑,也似乎没有,只听他道:“那……就将你们送去衙门吧。”

送去衙门?这算什么处理方式?

“清霜,你去办吧。”那人说。

“是!”少年身旁另外一个人应了一声,带着阎王九的一行人离开了。

薛辛迈着雀跃的小步伐跑过去:“男神你好啊!”

那人看向薛辛:“什么?”

“我是说!恩公?对!恩公!”薛辛收起来自己那些奇奇怪怪的词语,笑眯眯看着对方。

那人道:“举手之劳而已。”

“那,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我姓萧,单名一个七。”

“萧七……”薛辛咂摸这么名字,她男神的名字也太……太好听了!

“男神……啊不,我是说,恩公,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啊?”薛辛追在对方身后。

“这位姑娘你等等。”那个叫星沈的少年截断薛辛的话,反问道,“你怎么一直在问我们爷啊?你又是谁啊?”

“我?!”薛辛激动地都忘了自我介绍,赶紧补上,“我姓薛,薛辛,广陵人。”

“广陵,姓薛?”星沈眯眼看着她。

薛辛则是一直看着萧七,问道:“恩公,你是哪里人士啊?”

“京都人士。”

薛辛毫不吃惊,萧七这一身贵气了,想来也是皇城里养大的。

“你们要去哪里?”薛辛又问。

萧七好脾气地一一回答她:“永安镇。”

“永安镇啊……这不巧了麻嘛!我也要去永安镇!不如我们一起呀!”薛辛兴致冲冲,早就将自己刚从永安镇出来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哦!对了!这么晚了,你们想好住哪里了吗?”

“还没有。”

“爷,我们不是……”星沈一张口,又忽然不往下说

薛辛笑了笑,拉过来平安,热情推荐道:“那要不要去他家店里住一晚啊?”

快被忽略没的平安,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我们客栈就在永安镇里,叫,叫喜来客栈。”

萧七轻轻颔首:“好啊。”

“那赶紧走吧!”薛辛再高兴不过,自告奋勇一举手,“我来带路吧,嘶……”

一抬手,肩膀一阵顿。

薛辛也是心大,刚才只顾着跟萧七套近乎,竟然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星沈。”萧七朝少年示意了一下。

星沈不情不愿站出来,递给薛辛递一个长颈白瓷瓶:“喏!最好的伤药买都买不到!!”

薛辛开开心心接下:“谢谢啊!”

星沈瞪了她一眼,嘟着嘴走回了萧七身后。

薛辛把人领到了客栈,然后……然后她整整一夜没睡。

前半夜跟阎王九斗法,惊险异常,她不可能睡。后半夜,她带着萧七住进了喜来客栈,不出意外失眠了,要问原因,那当然是因为隔壁住着萧七。

薛辛笑嘻嘻地抱着被子打滚!世上怎么有这么和她心意的男神啊。

萧七的一言一行,一动一静,都仿佛是按照薛辛的心意来的,那么切合,切合得仿佛早就命中注定!

“啊~~~~”想到男神在隔壁,薛辛忍不住想要尖叫,男神还给了她一瓶外伤药,贴心啊,有没有!

不过……兴奋冷却下来后,薛辛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男神成亲没有?他的年纪看着也不小,照现在人的成婚年龄看……她男神可能都是小孩他爹了……

不是吧!薛辛猛地坐起身!她男神要是有了家室,那她岂不是再没希望了!

不过……男神给人的感觉,好像还没成亲……

他到底是不是单身?!是?不是?这真是一个问题!

要是手里有花瓣,薛辛估计都要揪秃,她一会儿亢奋又一会儿忧心,上上下下,忐忐忑忑,这么硬生生地折腾了近乎一整夜。

“哎……哎……”

等到天将黎明的时候,薛辛的瞌睡虫不干了,终于揭竿而起,捏住了她的上下眼皮,强迫薛辛闭眼睡觉。

就在薛辛刚刚走到梦乡门口的功夫,猛地被惊醒了!瞌睡虫一哄而散!

她还没反应怎么过来,一群衙差已经踹门而进,齐齐刷刷冲进了她的屋子。

薛辛从床上坐起来,眨巴眨巴睡眼,不明所以。

她一个姑娘的的屋子里,齐刷刷站了七八个冷脸衙差,个个手持钢刀,煞气冲天!

“你们……”薛辛第一反应,先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的。

“不是做梦啊……”薛辛喃喃自语,懒洋洋伸了一个腰,伸到一半,又忽然顿住了,“你们是谁啊?要干嘛?”

领头的衙差长着一张四四方方的脸,拉得老长,脸色阴黑,语气冷硬:“快起来!跟我们回衙门!”

“衙门?”薛辛抓抓头,不知对方所谓。

“跟我们回衙门!”那领头衙差耐着性子,不耐烦重复一声。

薛辛很想问一句,“为什么?!”

“你杀人了!”

“我?!”

“不错!”

薛辛好奇又纳闷:“我杀谁了?!”

说着,薛辛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住手!”领头衙差黑脸更黑,转过头不看薛辛,“不,不知检点!”

“哈?”

“把衣服穿好!”那衙差说着转身往外走,“外面都是我们的人!你别想着逃跑!听见没有!”

领头衙差撂下话,率先转身出去了,其他衙差也纷纷跟了出去。

领头的衙差下令,几个衙差守在门外,几个守在薛辛房间的下面,防止她跳窗逃走。

薛辛揉了揉眼睛,眉梢轻轻扬起。

衙差守在薛辛房门外,房间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安静的有些诡异……

一个衙差贴着耳朵听了听,屋子里面当真没有任何响动。

“那丫头会不会从其他地方里逃走了?!”那衙差担心道。

领头的衙差闻言,神色一凛!想也不想,抬脚踹门,冲了进去!

“……”

薛辛慢悠悠从鼓起的被子爬出来,打着哈切:“啊?”

“你!你这是!”领头衙差的方形脸都要气成长方块了!

薛辛:“哦,哈哈……抱歉啊,抱歉,一时没忍住,睡了个回笼觉……”

“大胆!”

“恩!恩!”薛辛打着哈切,“我胆子还可以吧,不大不小。”

“你!你!你……”

“好!好!我知道了,马上马上!”薛辛挥手,“我这就起床。”

领头的衙差一摔门!气急败坏走了出来。

不一会儿,薛辛终于慢悠悠走了出来。

那领头的衙差立马给两旁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不由分说地给薛辛戴上了枷锁!

“喂!喂!”薛辛一头雾水,却也没有反抗。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薛辛实在不清楚对方要干嘛,哪有不分青红皂白地给人上枷锁的?

“我们现在以谋杀罪,逮捕你!”领头的说道。

薛辛眨眨眼:“谋杀?我谋杀谁了?”

领头衙差大声呵斥,企图恐吓住她:“还装蒜!”

“我还装葱呢!”薛辛不由一白眼,问道,“我到底谋杀谁了?”

“卫如,卫老爷!”那领头衙差狠狠瞪着薛辛,不像是在公事公办,反而像是跟薛辛有杀父之仇似的,“卫老爷难道不是你杀的!”

“卫如?”薛辛一下子记不得对方是谁,稍微在记忆里翻找了一会,恍然大悟,“啊!那个卫家的老爷!他死了?”

“就在昨夜被你杀死了!”

薛辛:“冤枉啊!我可什么都没做!”

领头的衙差面露凶狠:“哼!有人看见是你杀了卫老爷!”

“哈!”薛辛简直哭笑不得;“谁看见了?再说,我为什么要杀他?”

“这些话!你留着跟我们大人说吧!”领头的衙差直接让人带走薛辛。

“喂!喂!喂!”薛辛浑身是嘴都说不清,那领头的衙差根本不听她说话。薛辛削瘦的肩膀被上着枷锁,整个人被衙差拽着往前走!

众人气势浩荡,下了楼梯,穿过大堂,眼看薛辛就要被带出喜来客栈。

“慢着。”这时,二楼的扶梯口走出一个人。

薛辛听声音,立马眼前一亮。

男神!!是她男神!

“你们要把这位姑娘带到哪里?”萧七问。

薛辛直直看着他,根本挪不开眼睛,也不想挪。

她男神今天穿了一身银灰色广袖长袍,袖口领口处镶绣着金线流云纹,暗纹流锦,贵气盈盈,朗月清风。

“你,是何人?”一旁的领头衙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萧七,神色有些迟疑不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