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5章衙差逮捕

我追男神隔座山 第005章衙差逮捕

作者:新初二 小说:我追男神隔座山 更新时间:2021-11-25 00:57:08
许是萧七那身穿着装扮和四平八稳的调子都太不“平民”了,那当先的衙差一时间拿捏得当不许他的身份,因为先追问。萧七就跟平时像,不疾不徐地报了自己的名字。“萧七?!”当先衙差摸着下巴,好好的寻思了一下这个名字,太普普通通了,听都没听过。萧七从容不迫地走上楼萧七就跟平常一样,不疾不徐地报了自己的名字。。...

许是萧七那身穿着打扮以及四平八稳的调子都太不“平民”了,那领头的衙差一时间拿捏不准他的身份,所以先发问。

萧七就跟平常一样,不疾不徐地报了自己的名字。

“萧七?!”领头衙差摸着下巴,好好琢磨了一下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听都没听过。

萧七从容地走下楼来,又问:“你们为何要抓薛姑娘。”

听他说话,领头的衙差也不知怎么的,就下意识地回答道:“她昨晚杀了卫老爷,我们现在要将她带回去问罪……”说着说着,他忽的反应过来了,紧紧皱眉,神情复杂,他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镇住了,还一五一十回答问题……

领头衙差冲着萧七虎声虎气,尽量找回自的气势:“赶紧走开!要是再问东问西,阻碍我们办案!连你也抓!!”

“你动我家爷一根手指试试?”这时二楼走下来一个穿窄袖劲装的少年,薛辛认得他,好像是叫星沈来的,是男神身边的小侍卫。

星沈狠狠瞪着领头衙差,若不是小侍卫婴儿肥的小脸外加黑乎乎的眼圈,想必会很有气势。

“喂!”星沈慢吞吞走下楼,看看被枷锁铐起来的薛辛,又看向一众衙差。

“你们抓错人了,她不是凶手!”星沈说着走到了萧七身后,打了个哈切,抬手指了指薛辛,继续说道,“她昨晚不可能去杀人。”

“你怎么知道?”领头的衙差反问道。

星沈顶着黑眼圈,瞪了薛辛一眼,有些咬牙切齿:“因为昨晚她一直都在自己屋里!”

“唉?!你怎么知道?!”这话是薛辛自己问的。

衙差们齐刷刷看向星沈,目光如炬!你一个男的,怎么会知道一个女子一直在她自己的房中!?

除非……

“想什么呢!是小爷我的耳力好!!”星沈气冲冲瞪着那些衙差:“我就住在她隔壁,这破客栈墙皮这么薄,她昨天在自己屋里的一举一动,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呃……”

星沈横了薛辛一眼,他的那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就是对薛辛的控诉:“她昨天闹腾了大半宿,跟中邪了一样,一会儿嘟囔着是,一会嘟囔着不是,一会说娶了,一会说没娶!翻来覆去不睡觉!简直要烦死了!害得我也睡不着!”

“……”

“……”

领头衙差听完了,并没有放开薛辛意思,反而将矛头指向了星沈:“你说她昨天在房间,她就真在房间?我凭什么相信你?”

星沈气急,撸袖子想揍人:“我说你这人怎么不分好歹!我好心告诉你,你不去抓真的犯人,在这里纠缠做什么?!”

领头衙差也不好惹:“纠缠!我看纠缠的是你们!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准你跟这个人是同伙呢!”

“你……”星沈气得跳脚,“狗咬吕洞宾!”

那领头的衙差也在气头上,越发觉得自己说的很对,手一挥,命令道:“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我看谁敢!”星沈直接护在萧七面前。大有谁敢动他家主子一下,就让对方人头落地的架势!

衙差们见证,纷纷抽刀!直指萧七等人。

刀锋对剑气,对峙的气氛一时间紧绷起来!

“……”

“且慢。”这时,萧七打破僵持,对着星沈摆了摆手。

“我跟你走一趟。”说着,他抖了抖袖子,对着领头的衙差露出一丝微笑。

领头的衙差闻言收了佩刀,冷笑一声:“这还差不多!”

“走吧。”萧七道。

“慢着!”那领头的衙差很看不惯萧七那气定神闲的态度,说道,“来人,给他们都带上镣铐!”

带镣铐!?

星沈当时就炸毛了:“你们敢!谁要是……”

“等一下!”星沈的话还完的话就被人打断了,打断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薛辛。

从刚才到现在薛辛一直没开口,衙差还以为她是害怕了,老实了,结果……

薛辛一歪头,似笑非笑地看向身边的领头衙差:“你要给我男神……咳!我是说,你要给萧公子带镣铐?”

“对!”

“怕他们中途跑了?”

“不错!”

薛辛直接送对方一白眼,深吸了一口气,无语地看着领头衙差:“我说你啊……你自己什么功夫,什么内力,心里就没点ABCD数吗?人家萧公子身边的这个小侍卫,别看可可爱爱,咋咋呼呼的,可真动起手来,你以为你们的人挡得住吗?”

“你……”

“你说谁咋咋呼呼!”星沈打断领头衙差,要跟薛辛辩一辩!

薛辛不给他机会,继续对领头道:“莫说小侍卫,就连我……我刚才要是真的想逃,你觉得,你们拦得住我吗?”

领头衙差不屑一顾:“一介女流,你以为自己……”

“砰!”

话没说完,被一声巨响镇住了!

薛辛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还锁着她的枷锁,此时早已不见,只剩零零散散的“尸骸”,碎了一地。

周遭一片死寂……

领头的衙差看看一地粉碎的木屑,再看看薛辛,满脸错愕!

其他衙差再看薛辛,也已经换了眼神,要将这镶铁的实木枷锁震碎,靠的可不是单纯力气,而是内力!而薛辛的内力显然在他们所有人之上。

薛辛站定,她看向那个领头的捕快,歪头一笑:“这下,心里有数了吗?”

领头的衙差再也不提上枷锁上镣铐枷锁的事情,灰头土脸,带着薛辛和萧七一行人来到了县衙。

薛辛还没进去,就被里面传出的哭声弄得脚步一顿,她一头雾水,下意识看了看身旁的萧七。

萧七与薛辛对视了一眼,似乎也不解何故,眼神儿有些无辜。

男神,不要无意识卖萌啊!

薛辛忍着想小尖叫的冲动,跟着衙差走进了公堂。

一踏进公堂,薛辛就只觉得,白!满目的白啊!不大不小的县衙公堂上,挤着一排身着孝衣的女子,薛辛点着头数了数,总共三十个!

三十个……其中一大部分正在脸埋在白手帕哭哭啼啼中。梨花带雨的哭,默默流泪的哭,抽噎微哼的哭,娇弱无骨的哭……

“大人呢?”领头的衙差揉了揉嗡嗡响的耳朵,问一旁的衙役。

那衙役脸色复杂,无语地看了看众多哭哭啼啼的小娘子,小声说道:“大人被她们吵得心烦,先去后衙了。”

一旁的薛辛:她也想去后衙……

“是,是这个人杀了老爷!!”哭哭啼啼的小娘子中,不知是谁率先发现了薛辛,清亮地喊了一声,结果,那些正伤心的小娘子们顿时齐刷刷里面瞪向薛辛,动作一致。

“唉?”薛辛一时间有些定住,咽了咽唾沫,“你们是……”

“我们是老爷的侍妾!是你杀了我们老爷!”其中一个泼辣点儿的小娘子,一挽袖子,直接冲着薛辛招呼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