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家庭

书香贵女 第一章 家庭

作者:流晶瞳 小说:书香贵女 更新时间:2021-11-25 10:49:30
旭日东升,林府后园的一所小院又将迎来了早晨第几道朝阳。林若拙张开嘴巴双臂,任凭奶妈乔妈妈替她穿衣服。大丫鬟秋衫领着一群小丫鬟,分别为1端着铜盆、巾帕、香胰、竹盐,鱼贯而入。再次穿越三年,她早以养成了这种生活。前生缠绵缱绻病榻,今世身体健康。了足够多幸运的人。秋衫在铜穿越五年,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

书香贵女

推荐指数:10分

《书香贵女》在线阅读

旭日东升,林府后园的一所小院迎来了清晨第一道朝阳。林若拙张开双臂,任由奶妈乔妈妈替她穿衣。大丫鬟夏衣领着一群小丫鬟,分别端着铜盆、巾帕、香胰、竹盐,鱼贯而入。

穿越五年,她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

前生缠绵病榻,今生身体健康。已经足够幸运。

夏衣在铜盆中滴了两滴薄荷汁,热水氤氲化开。浸湿了松软布巾,拧的半干,细细替她擦净脸。

竹盐擦牙漱口,抹上香膏面脂。乔妈妈拿了梳头的云肩替她披上。坐到铜镜前,用玉梳从上梳至下,数满一百五十下。再给她结个垂髫髻,用两根缀了珍珠的丝带系住。又簪上两个绞丝赤金镶宝石花。

林若拙一动不动任她施为。看似对着菱花镜发呆,实则在想自己的心事。

昨夜的梦宛在眼前。梦中,祖父升了个什么参知政事的官。鬼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不过从周围恭喜一片的声音听来,说是正三品。正三品,应该是很高的品级了。

这梦来的没头没脑。她可以发誓。不管是上辈子的二十七年还是这辈子投胎后的六年,她从没听说过‘参知政事’这种高深的名词。绝对不是她原有记忆中的。那么,这词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大熙朝这种不在她上辈子天朝历史存在中的空间时代,又有没有‘参知政事’这样的官职?

一个没头没脑的梦,醒来就忘了也没什么。可从小到大,她时不时会做一些和身边人事有关,睡醒后记忆特别清晰的梦。而大部分的,都灵验了。

“姑娘,这会儿该给太太请安了。”夏衣边说边拿小菱花镜在她后脑勺照了照,梳妆镜中映出脑后整整齐齐的发髻。

“知道了。”林若拙的话很少。一来本身就是成年人,不会像小孩子一样话多,看什么都新奇。二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话题能和身边的丫鬟、奶妈聊上天。

这种反常于一般儿童的沉默寡言,居然还给她带来了一个“贞静、讷言”的好评。我去!林若拙真心想吐槽。这要换了现代社会,或者有个亲妈,早该怀疑自家孩子是不是得了自闭症。哪还有拿着反常当正常的?

没办法。老话说得好。没妈的孩子是根草。有后妈就有后爹的潮流,古今不衰。

林若拙的亲爹林二老爷,就当仁不让的赶着这股潮流,将‘后爹’一职发扬光大。对于自己的嫡长子,林若拙的亲哥林若谨,还过问几分。轮到这个女儿,就很有品位的玩起了家庭冷暴力。不打也不骂。官宦人家嘛,哪能那么粗俗。林家可是书香门第,最讲究个守礼。视若无睹就行了。能不见尽量不见,实在不行见了面也当成没看见。眼珠子都不带往嫡长女身上瞄一眼。反倒是对着庶女或是侄女儿关怀有加,慈眉善目。林若拙真心觉得幸亏是自己穿来了,要换个真儿童,不长成心理变态简直就是愧对渣爹的这番努力。

林二老爷对嫡长女这般反常的漠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娶了续弦的原因。原由嘛,感谢穿越。还是林若拙周岁以前听她祖母教训她爹才听来的。说起来,她就更鄙视渣爹了。这位在原配发妻即将临产时闹出个事端,身怀六甲的外室找上门来,跪求二太太给她肚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总之当时是各种混乱。亲妈动了胎气,疼了两天一夜才将林若拙生下来。接着就产后大出血去了。

林二老爷从此便不待见这闺女,说她生来克母。能不克母吗?统共一个黑锅,不是林若拙克母,难道还是林二老爷包养青楼女子为外室,娼妓肚子里有了林家骨肉,结果气死待产发妻不成?看见嫡长女一次就提醒一次他犯的错误,说什么也不能待见呀!

所以说,这位林二老爷不光品质败坏,自控能力差,还忒没担当。不敢面对错误,逃避责任。缺点简直数不胜数。林若拙都不用考察,就能断言自家亲爹成不了大事。如果大哥再天分平平,一旦祖父去世,家境衰败则是必然趋势。祖父大人,虽然您重男轻女的厉害,但还是请您多活几年吧。阿弥陀佛。

打扮妥帖,乔妈妈领着小丫头小福跟在林若拙身后,慢慢悠悠穿过跨院小门,去继母黄氏的正房请安。

走到抄手游廊下,远远的就看见前面已经有个比她略矮半头的女孩,带着丫鬟奶妈,正在廊下说话。

这位庶妹来的还真勤快,回回都比她早。为人也比她周圆,每回来请安都有意的和黄氏身边的丫鬟说几句闲话。一来二去,林二太太身边丫鬟对七姑娘林若菡的映像,绝对比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六姑娘林若拙要好上几分。

七姑娘林若菡就是当初那位闹上门外室生的女儿。生日只比她晚了一天。当然,这种真相只有少部分人知晓。名义上,七姑娘的母亲是齐姨娘。原本是祖母身边的丫鬟,据说在林若拙亲娘进门前就伺候她爹了。早年也夭折过一个孩子。之后再没怀孕,一心一意的养着七姑娘。当然,那位闹上门的外室,在林府中根本就没人提起。仿若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林若菡就是齐姨娘肚子里钻出来的。

林若拙觉得吧,渣爹这人其实很奇怪。要说因为当初那事闹的不待见她,怎么轮到林若菡这儿就没冷暴力待遇了呢?每回见了林若菡,虽称不上关怀有加,却也算和蔼可亲。简直就不科学!

后来,还是乔妈妈无意中道破天机。她道:“七姑娘那眉眼,生的和二老爷一模一样。哪比得上我们姑娘,脸盘子就像先头太太脸上翻下来的,将来也定是个美人。”

话虽然说的夸张了些。但至少确定了一件事,林若拙和生母长的很像。她就说嘛!难怪渣爹最不待见她。他大约恨不能这张相似的脸永远不出现在他眼前,就好像他从不曾愧对这张脸的主人,曾经的错误也从未发生过。

这种不可告人阴暗的心理,导致了林二老爷对待黄氏体贴备至。重新娶一位,重新开始新生活嘛!年轻人,谁不犯点错呢。浪子回头金不换呢!只要和黄氏作对举案齐眉的模范夫妻,谁还会不开眼的再拿年轻时的那点破事说嘴。

林若菡侧身对她福了福:“六姐姐。”

这位庶妹是典型性的古典美人长相,淡淡柳眉,长长凤眼。圆圆鹅蛋脸,樱桃红唇一点点。再大个几号,真个就和从仕女画上走下来的一般。

林若拙和她是不同类型的长相。饱满光洁的额头下,一双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下巴小巧精致。也很漂亮,却不符合文人欣赏的那种‘雅致、风流、柔弱’之美。再加上她经常发呆走神,甚少说话,童真天趣一点也无。难免有不讨喜之感。

“六姑娘,七姑娘来了。”小丫鬟瞅着两人互相见完礼,揭开帘子对房内。

“快进来。”黄氏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带着几分亲切。

姐妹二人鱼贯而入。林若拙走在最前方,身边的小丫鬟垂头低首,安静无声。黄氏治家,赏罚分明,也算是个人物了。

黄家也是京中书香门第。父亲为太常寺少卿。黄氏早年定过一门亲。可惜男方在娶亲之前得了病。男方家想赶着让黄氏嫁过来冲喜。黄家自然不肯,就推说女儿身体也不好,既然大家都病着,就缓缓吧。拖来拖去拖了一年多,男方终于没扛过去,一命呜呼嗝屁了。病中还挣扎着宠爱了一个丫头,好歹留了个遗腹子。不算断了香火。

黄家松了口气。后面的问题就来了。男方家恨极了黄氏,琢磨着如果不是她不肯早早嫁来,自家儿子怎么也能留个嫡子做后的。如今好好的嫡长孙却是婢生子,又无嫡母,长房一门至少二十年内撑不起来。越想越气。在外头说起黄氏,言词就不好听起来。渐渐的,京中还有了传言,又是说黄氏身体不好,是个病秧子。又是说她克夫。

很熟悉的手法是不是?可见相克一说不在真假,在于人心。人心总要为未知的,或者已知却不能接受的那些,找一个承担过错方。因为一旦没有过错方,错误就只能落到自家头上。而相克又是一个多么好的理由,神秘、未知、恐惧。因为未知而恐惧,因为恐惧而厌恶。很容易引起群众的共鸣。

黄氏的亲事就这么耽搁了下来。一拖拖到二十一。林二老爷成了鳏夫。黄大人明锐的发现了这一潜力股。赶紧上前抛出媚眼,两家眉来眼去一阵,媒人上门,说定亲事。一年半后黄氏进门。新婚一个月后就传来怀孕喜讯。一扫林家二房之前的晦气。不但林二老爷爱她入甚,就是林老太太也觉得黄氏命格兴旺。

黄氏现有生有两子。一个是三岁的林若信,一个上上个月刚过完周岁,取名林若慎。膝下无女,原配留下的嫡女也就碍不着她什么眼。采取放任态度,既不关心也不打压。衣食住行份例是多少就给多少,不克扣,也不多添。一切都按标准来。谁也说不出她半个不是。

林二老爷还有一个庶女,何姨娘所生的林若芜,今年五岁,家中排行第八。

另有一个陈姨娘,膝下无出。

三个儿子三个女儿三个姨娘。林若拙已经不下一万次的给渣爹定性:老种/马!

-------------------------------------------------------------------------------

终于上传新书了。拖了好久,一言难尽……亲们多多支持。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