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光亮与不灭

阿莱,阿莱 第三章 光亮与不灭

作者:钟棽 小说:阿莱,阿莱 更新时间:2021-11-25 22:18:28
“至此快快乐乐地苦度光阴。”——木心当吴静莱看见木心的那句话时,她会觉得非常相契合她现在的的状态,也没远虑也无近忧,每日上课时,和因奚闲聊侃地,形影不离,看她犯花痴,和无限循环地听她说聂淮生又怎么怎么了,真是就变为了也没感情的嗯嗯机器,这波已属有当吴静莱看到木心的那句话时,她觉得十分切合她现在的状态,没有远虑也无近忧,每天上课,和因奚聊天侃地,形影不离,看她犯花痴,以及无限循环地听她说聂淮生又怎么怎么了,简直就变成了没有感情的嗯嗯机器,这波实属有些分身乏术。可谁让人家是好姐妹儿呢,可得宠着呢。。...

阿莱,阿莱

推荐指数:10分

《阿莱,阿莱》在线阅读

“就此快快乐乐地苦度光阴。”——木心

当吴静莱看到木心的那句话时,她觉得十分切合她现在的状态,没有远虑也无近忧,每天上课,和因奚聊天侃地,形影不离,看她犯花痴,以及无限循环地听她说聂淮生又怎么怎么了,简直就变成了没有感情的嗯嗯机器,这波实属有些分身乏术。可谁让人家是好姐妹儿呢,可得宠着呢。

这不,周三有篮球联谊赛,班里的“那对儿”可是主力军。她“叫嚣”着要去加油助威,增长班级士气,静莱无奈地扶额:“想看聂淮生就直说!我还不知道你嘛。”她扑哧一笑,没反驳。

操场的人不少,下午三点的阳光明晃晃的,但不刺眼,静莱的目光四处搜寻,看到了那个人——小段。

原来阿莱已经默认喊段铭梵为小段了啊。穿着白色球服的他身形矫健,和队友配合默契,场上比分不相上下,观众们热情不减,可能是因为他们的颜值抗打,显得进球的姿势更为迷人。

中场休息,小段和替补队员换人,在休息台缓冲,擦汗的他看到了走过来的静莱:你居然来了啊,不是不喜欢人多吵闹的地方吗?她捏了捏手里的脉动,递给他,说:“我来凑个热闹,陪因奚过来瞧瞧,发现梵哥居然打得一手好球,可以啊你。”

小段接过了她的水,回了一句“谢谢阿莱啊”,还顺便婉拒了又来送水的其他女生。他的眼睛亮亮的,澄澈,干净,那双眼睛让人相信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不一会儿,段铭梵又上场了,与死党聂淮生就是最佳拍档,最终以58:52的分领先3班,场上的欢呼声久久未停息。因奚可没闲着,第一个冲上前去给聂淮生送水,聂淮生不忘揶揄她:“谢谢钟美女啊,亲自给我送水,小的我感激不尽,哎,我就是不喝,就是搞着耍。”

因奚被惹毛了,捏紧拳头锤他,和他厮打起来。旁边的阿莱和小段被逗乐了,阿莱去“劝架”,拉都拉不住。

就这样,嘻嘻闹闹着,欢快地,度过光阴。

段铭梵不知道的是,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庞早已映入了阿莱琥珀色的眼眸,烙进了她十六岁的记忆。这是在球场上发光的他,那光亮很耀眼,有着不灭的神奇魔力。阿莱,抓住这光源,向前,向前。

比赛结束后,他们赶回教室上化学课了。李老师可严厉了,学生们都不敢造次,而且专爱抽化学不好的人上台写化学公式,静莱就是遭殃的人,简直就是死亡化学课。她每次上化学课,默念N多遍不要抽我抽我,可每次都必被抽,会写的时候松口气,不会的时候也是实属尴尬啊......

好友在台下看着干着急,迫于老师的威严,也不敢提醒她。她多么想把用在英语上的聪明才智,分一半到理化生上面,可奈何老天爷关上了进入理科世界的大门,看来鱼和熊掌真的不可得兼啊。只能安慰自己,高二文理分科就好起来了,那才是静爷我的天下!

快放学的时候,文艺委员宣布最近学校要搞大型文娱活动,要参加的人踊跃报名,听到消息后的大家兴致盎然,有的人要借此大展风采。因奚凑过来问静莱参加吗,她摇摇头,憨笑:“幺妹儿你就放心大胆地往前冲吧,我是你忠实的观众,给你加油哦~~~”

因奚听到她的回答意料之中,便和班上的几个女生准备搞一支“惊艳四座”的舞蹈,说干就干,她们要开始筹备排练了。而静莱心里想的是,那他呢,他会参加吗?

今天轮到她和段铭梵值日,静莱擦黑板,顺口问扫地的他:“这次的文娱活动,你会上报节目吗?”

他挠了挠头:“看我心情吧,我如果报节目的话,大概会弹吉他,你想听吗?”

静莱听完心里一怔,是要弹给她听吗?她愣了愣,说:“白嫖不快乐吗?当然可以啊,我喜欢陈粒的歌。你会吗?”

他听完,得意挑眉:“幸亏我学吉他学的早,并且一直坚持到现在,弹陈粒的歌,小问题咯,阿莱你等着瞧吧!”

她羞怯一笑,“行啊,我等着呢。”

接下来的日子,要表演节目的人都在加紧排练。段铭梵那小子也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原来他把吉他背来了,偷偷把吉他藏在只有他和阿莱知道的教学楼顶楼的一处角落里面。一有空,他就会去练习乐谱。

聂淮生也忙着呢,他是街舞社的成员,每天放学后也在赶着练习街舞串烧。某天累得跟段铭梵吐槽:“儿豁嘛,这跳个舞啷个嘞个安,劳资快遭不住了,汇报表演那天,劳资要当迷倒全场女生的男人!”吴静莱没报节目,相对来说轻松些,就帮着给他们整理上课的笔记。

文娱活动演出开始了,大家兴高采烈的,有序进入观礼堂就座。领导们一如往常的长篇大论地发言,还进行了表彰大会。接下来是学生的狂欢现场了,节目一个比一个精彩,燃爆全场,学生们嗨得有点忘乎所以了,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为台上的同学喝彩捧场。

街舞串烧结束后,主持人接着报的节目是:接下来,请欣赏高一(1)班的同学——段铭梵,带来的单人吉他表演:《走马》陈粒

坐在第三排正中位置的吴静莱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啊,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走上台的他。蓝色的灯光洒在了他的身上,他侧坐着,试音调好,然后举起话筒,看着观众席的某某,轻启话语:谨以此歌,献给懂这首歌的你。

话音刚落,台下起哄声一片。阿莱的脸,都涨红了......

“窗外雨都停了,屋里灯还黑着,

数着你的冷漠,把玩着寂寞,

电话还没拨已经口渴,为你熬的夜都冷了,

数的羊都跑了......”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

你就在对岸等我勇敢,

你还是我的我的我的

你看……”

少年郎的嗓音低沉而又咬字清晰,没有刻意炫技而又全程用心地唱着这首歌,台下的阿莱看着他,不知怎么的,有了想要落泪的心情。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第一次有个男孩唱了她最喜欢的民谣女歌手的歌吗,还是因为他只为她唱这首歌的那份用心呢?

小段认真拨弄吉他弦的手,骨节分明。声声入耳,唱的每一句歌词都落在了她的心上。

小段,阿莱在心里暗自说:我就在对岸等你勇敢,一直都是。

但我是你的吗?答案呢。

少年额前的碎发有点长了,遮掩了他的眼睛,却减少了稚嫩感。深邃的眼眸,没有悲伤,似乎永远都是意气风发的样子。他唱完那首歌,最后挥挥手,离开了表演台,还不忘对台下的观众灿烂一笑,戏很多,还调皮地扮了个鬼脸。

阿莱就这样看着他,那是认真唱歌的他啊。可能,那个场景怎么都不会忘记了吧。

学校很人性化,遇到大型活动会发手机,准许同学们放松一会儿。活动结束后,她收到他的微信消息:“怎么样,梵哥我的唱歌功底和弹吉他技术不赖吧。”

她回:“是啊,恭喜你顺利演出完毕,小段唱得真棒呐。”他迅速回复:“阿莱这么官方的吗,谢谢你这么认真地敷衍我昂。”阿莱白了一眼,无语住了。

两个人互道晚安,这一天就结束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