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苹果与暗语

阿莱,阿莱 第五章 苹果与暗语

作者:钟棽 小说:阿莱,阿莱 更新时间:2021-11-25 22:18:29
山城的冬天里的话有雪,即使不做什么都很浪漫的吧。虽然,下大雪是很难得一见的,因为很多南方人对雪都有很深的执念。吴静莱指出不下大雪的十一月亦很尤其,有冬至节,圣诞节节,跨年,元旦节,她就期待……,会怎样地过这些节日呢?会有意外的惊喜吗?会和那个人一同跨年吗?将至期末考试临近期末,考试和作业都多了起来,大家好像没多余心思去玩儿什么的。冬至那天,静莱也没发觉多冷,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她搓搓手,哈着热气,继续做题。静莱的眼睫毛氤氲着水汽,扑闪扑闪的,紧抿的嘴唇粉嫩,皮肤白净,看起来像是有心事,身体也很柔弱的样子。。...

阿莱,阿莱

推荐指数:10分

《阿莱,阿莱》在线阅读

山城的冬天如果有雪,就算不做什么都很浪漫吧。但是,下雪是难得一见的,所以很多南方人对雪都有很深的执念。吴静莱认为不下雪的十二月亦很特别,有冬至,圣诞节,跨年,元旦,她开始期待,会怎样地过这些节日呢?会有惊喜吗?会和那个人一起跨年吗?

临近期末,考试和作业都多了起来,大家好像没多余心思去玩儿什么的。冬至那天,静莱也没发觉多冷,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她搓搓手,哈着热气,继续做题。静莱的眼睫毛氤氲着水汽,扑闪扑闪的,紧抿的嘴唇粉嫩,皮肤白净,看起来像是有心事,身体也很柔弱的样子。

这时候她突然有点想家了,想喝点羊肉汤啥的,虽然家里经常“不太平”,爸妈老是吵架,但是总归是庇佑她的地方。周六正常行课,大家都习以为常,也没必要怨天尤人。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多做一道题,高考多考一分,时代峰峻挑老公!”哈哈哈。她突然想起最近很忙,都没怎么关注她的爱豆了,发誓放寒假弥补冷落偶像的“过错”。

平安夜似乎给不起波澜的日子添上了色彩,大家开始互赠苹果和礼物。

平时普通又便宜的一个苹果到了这两天价格暴涨,但是他们认为买苹果好像又是必不可少的仪式感。因奚热情高涨,觉得一定要亲自选包装纸弄一个无敌精美的样式,拉着静莱跟她一起鼓捣,静莱对于手工这类的方面一窍不通,手忙脚乱,还是帮倒忙。

因奚嫌弃她,塞给她一个苹果,让她边吃边看着。静莱不用猜,都知道因奚是送给聂淮生的。她不好扫因奚的兴致,只是咬苹果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说:“我感觉聂淮生女生缘挺好的,来者不拒,不是你钟美女的菜吧?”谁知因奚来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

静莱默默啃她的苹果,没接话。

静莱书包里,其实藏有一个没包装的苹果,特意留的。她虽然对花里胡哨的包装不以为然,但是还是想把这个苹果给那个人,毕竟是过圣诞节啊,也是她在重庆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哥哥,明天是圣诞节哎,沃有苹果和糖果嘛,”说话的是一个乖萌的小妹妹,原来是段铭梵的妹妹—段希蕊。段铭梵捏捏她的脸,宠溺地说:“这么乖巧的小妹妹,怎么会没有礼物呢,哥哥知道的呢。”

段希蕊听完甜甜地笑了,然后离开他的卧室,上楼去睡觉觉了。

段铭梵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盒,这是另外给阿莱准备的,他还在想怎么给她,导致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第二天他洗漱,看到黑眼圈有点重,他只好带上黑框眼镜遮遮,不过显得好呆的样子。

这个点儿,家里的人都还在熟睡中,果然高中生就是苦逼,没有了睡懒觉的快乐。他轻手轻脚地上楼打开妹妹的房门,妹妹还在熟睡,把礼物放在她的床头,然后和在楼下等着的聂淮生去上学了。

圣诞节这天,静莱特意来得很早,趁着还没什么人来教室,眼疾手快地把书包里的苹果偷偷塞在了段铭梵的书桌里面。整洁的人确实不一样,书桌里的书摆放得整整齐齐,让人看了就心情舒适。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记着英语单词起来。

因奚还不进教室,她要守着把苹果当面给聂淮生,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涂了唇釉,卷了头发。虽然学校不让化妆这些,但是向来爱美的她当然会偷偷带唇釉等化妆品,在危险的边缘试探……

她等得有点着急了,眼尖的她终于看到走过来的聂淮生和段铭梵。她迅速把东西塞到聂淮生的手里,他一脸懵逼的样子,因奚没说什么,就羞得跑开了。

聂淮生后来才反应过来,“这幺妹儿有点意思啊!”他还不忘跟段铭梵得瑟,带点炫耀的意思。

段铭梵只是笑笑,一脸祝福兄弟的模样,现在的他只想补觉。他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了,准备拿书出来挡着补会儿觉,摸书的手停顿下来——是一个苹果。他有点好奇,但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猜到了这个苹果是阿莱给的。

他看了一眼在写写画画的阿莱,突然来精神了,读英语单词的声音都爽朗大声了起来,旁边的聂淮生有些莫名其妙,感觉他像个傻子。

要放学那会儿,段铭梵乐呵呵地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了,突然拍拍脑门:“我去,礼盒差点忘了给她了!”

他等了一会儿,看同学走得差不多了,把东西递给还在位置上做作业的阿莱,阿莱抬头看到是小段,两个人相视一笑,连谢谢都忘了说。

在窗口的聂淮生好像又知道了些什么……贱兮兮地“视奸”,吹口哨催促他,听到哨音的小段像犯错逃跑的孩子一溜烟就没影儿了……

这一天,就和平常一样过去了。洗漱完躺在床上的阿莱,脑袋里一直重复着小段中午在食堂跟她说的话:“阿莱,2015年最后一天,可以约你去解放碑跨年吗?”

她把被子蒙过头,紧张又期待,又希望那天快点到来。

元旦节到了,学校准许放了三天假,同学们都在讨论着怎么出去玩儿。12月31号的那天,静莱穿上了最喜欢的卡其色厚毛呢衣和黑色马丁靴,有一种恬淡和清冷的气质,没化妆的脸依然气色很足,可能是因为兴奋,她的脸颊绯红,颇有些“巧笑嫣然,顾盼生姿”的韵味。

今天的段铭梵起了个大早,在衣柜翻找衣服,试了好几套,都不是很满意,最后套了一件蓝色棉服和一条束脚休闲卫裤,跟妈妈说和同学出去玩儿就走了,当然他没说是女同学......

毕竟主动约了阿莱,当然得好好安排一下行程。段铭梵在学校门口接到阿莱以后,作为正宗重庆人带着她去磁器口古镇转悠了一圈,一路领她去宝轮寺深水井文昌宫等景点参观。

这川妹子很馋,不间断地吃磁器口的各色小吃,段铭梵用手机抓拍她吃东西的丑照,她也拍他,觉得这人偷拍丑照也太坏了。

两个人玩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一晃的都是晚上了。两个人都感觉走累了,最终还是挣扎着去古镇附近的地铁站乘坐一号线,他们挨着并排坐。阿莱是真累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的头无意识地往右边偏,慢慢地倒在了小段的肩膀上。

小段的身体一僵,完全不敢乱动,怕吵醒了她,就这样安静地让她靠着。大约一个小时后,轻轨到达解放碑,他喊醒了阿莱。阿莱揉揉眼睛,清醒过来,和他一起下站。

天色已晚,解放碑的每棵树都挂了彩灯,一条街灯火通明。整排的树上都挂满彩灯,她的脑海里满是火树银花这个词。阿莱惊讶于这明亮灯火带来的美,这一刻让她铭记于心,也庆幸和她一起看这景色的是小段。

小段内心里面感觉有什么在蠢蠢欲动,他突然好想牵她的手,但是忍住了,只是说了句:

“要合影纪念一下吗,这可是我和一个女孩子第一次那么晚还在外面待着嘞!”

她锤了一下他,“说得好像我不是一样!”趁着这气氛还没被破坏,他赶紧凑近她,抓拍了几张照片。

他们嬉闹着,解放碑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段铭梵让阿莱拽着他的衣服,防止走散。零点越来越临近,大家的呼声也越来越大———

“10,9,8,7,6,5,4,3,2,1......”

“新年快乐!!!”在场的人们高声呼喊,放了手中的各式各样的气球,成千上万的气球在夜空飞旋。声音嘈杂,段铭梵细心地捂住了阿莱的耳朵,小心翼翼地护住她,阿莱开心得手舞足蹈,段铭梵突然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气球都飞上了天,如此热闹的场景,大家许的愿望可以实现吗?那晚的阿莱悄悄许愿,希望下个跨年夜,下下个跨年夜,很久很久以后的跨年夜,都可以和小段一起过。

有点贪心了吗?老天爷,要听到她的愿望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