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其实他也很温情

我的以后只有你 第4章 其实他也很温情

作者:半壶茶 小说:我的以后只有你 更新时间:2021-01-14 13:23:43
骆诚越出的时候,看见的是周小敏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内心难免会觉得好气,他骆诚越不算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但起码也算个钻石王老五。怎么娶了这个小女人,倒像是逼良内心不免觉得好笑,他骆诚越不算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但至少也算是个钻石王老五。怎么娶了这个小女人,倒像是逼良为娼一样。。...

骆诚越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小敏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内心不免觉得好笑,他骆诚越不算炙手可热的青年才俊,但至少也算是个钻石王老五。怎么娶了这个小女人,倒像是逼良为娼一样。

拍了拍她,骆诚越十分自然的开口,“我送你回去?”

周小敏本想拒绝,才猛然想起自己已经没有家了。

面上一片颓然之色,淡淡开口,“不用了。”

周小敏眼底的神色自然是一点不落的落在骆诚越眼底,没有理会她的丧气,骆诚越打了一个电话,就招呼周小敏上车。

夜晚的S市很美,周小敏却一点都没有欣赏美景的意思,目光呆滞的看向窗外,不知不觉间,骆诚越的车子就已经停下了。

“你是自己下来还是要我抱你下来?”冷峻的男声响起,周小敏这才惊觉原来骆诚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车门,站到了自己面前。

“我自己下来就好了。”像一只惊慌失措的鸟儿,周小敏飞速的溜下副驾驶,动作迅速的就好像她面前站着的骆诚越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只是,等站稳之后,周小敏再次愣住了。

这里……不是她家吗?

不,准确来说,这个承载了周小敏二十几年快乐时光的地方,从昨天爸爸病倒开始,就不属于周家了。

擦了擦眼泪,周小敏努力将鼻涕泡吸进去,开口的语气十分不善,“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骆诚越没有说话,而是将一把钥匙递给了她。

熟悉的米老鼠钥匙扣,周小敏将其接过,眼中充满了诧异。

“送你的,我的妻子,怎么能连个像样的资产都没有?”骆诚越开口,语气听不到任何起伏。

周小敏的眼中忽然就放出光来,跑过去扑到大门口,刷开门禁,奔向别墅内部。

里面早就被搬走拍卖的家具,此刻正原封不动的躺在里面,连位置都没有变!

周小敏眼眶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谢谢你!”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只能一个劲的道谢。

骆诚越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变化,递过去一块手帕,淡淡开口,“收拾一下东西,准备走吧。”

“嗯?”周小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骆诚越不知道从何处取出一枚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轻声说道,“你是骆太太了。”

骆太太……周小敏抿了抿唇,点点头,飞速上楼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跟随骆诚越离开了别墅。

临上车前,看着坐在后排低着头的周小敏,骆诚越还是于心不忍,开口说了一句,“别墅划在了你的名下,算是婚前赠与财产,婚礼前你可以随时过来。但结婚之后,你就只能和我住在一起了。”

周小敏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毕竟骆诚越肯将周家别墅赎回来送给她,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她不敢再奢求什么,只求能保住和爸爸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只是,一想到婚后——周小敏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开口说道,“我怕我和……阿姨处不好。”

骆诚越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婆媳关系,开口解释,“我母亲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啊?”周小敏没想到自己一开口就触碰了对方的伤心事,立马开口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不知者无罪,他骆诚越的心眼还没有小到锱铢必较的程度。

想了想,骆诚越还是开口,“我有自己单独的公寓,每个周末会回骆家祖宅吃一顿饭。叔叔婶婶都很好相处,老爷子一直催着我结婚,应该会很喜欢你,你不必担心。”

周小敏眨了眨眼,这才明白骆诚越是在为自己宽心,咬了咬唇,再次说出口,“谢谢。”

骆诚越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礼貌却疏离的小女人,目光微沉。

骆诚越的公寓位置并不偏僻,在市中心,离S市最负盛名的亚欧商厦颇为相近,想来骆诚越也是个工作狂,不然也不会将自己的宅子选在这么商务的地方。

公寓不大,却干净整洁,两个人住刚刚好,周小敏进去环视了一圈,指着看上去并没有人住的一个小单间开口发问,“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骆诚越挑了挑眉,“你要和我分房住?”

这样的直白,瞬间令周小敏红了脸,“我……”

她和骆诚越已经领了证,按道理两人已经是法律名义上的夫妻了,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也无可厚非。但她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妥。

看出了她的娇羞,骆诚越嘴角勾起一抹笑,昨天晚上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小女人会害羞。

还是说,她只在那种时刻奔放?

想起今早白色床单上的小梅花,骆诚越的心情格外的好,难得率先松了口,“你想住就住吧。”

“谢——”周小敏的“谢”字还没有完全说出口,就在推开小单间的那一瞬间,吞了回去。

这明明就是书房!根本没有地方睡人!

“那个……我睡在哪?”纠结半响,周小敏还是决定开口问问。

“随便。”骆诚越的回答更简单。

拉着行李箱将公寓环视一圈,周小敏连个沙发都没有找到,瞬间急的她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时,已经换下衣服准备洗澡的骆诚越好心邀请她,“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目光穿过骆诚越身后的卧室,看着里面那睡三个人都有空余的大床,周小敏不禁觉得对方是故意的!

那是,他今天下午特意嘱咐秘书换掉了家里的所有家具,就是怕这个小女人认生。

周小敏咬咬牙,只能拉着行李箱不情不愿的走了进去。

她能怎么办?总不能真的睡地板吧?

看着周小敏垂头丧气的样子,骆诚越的心情莫名变得开朗起来,扯过睡衣,钻进浴室去洗澡了。

水声哗啦啦的响起,周小敏坐在卧室里唯一的家具——三个人睡还绰绰有余的大床上,心中渐渐有不安浮现。

骆诚越,不会想和自己……那个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