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我的非常态首席》第4章
解磊聂天然小说名字叫作《我的非常态首席》,提供更多解磊聂天然是哪部小说,解磊聂天然是什么小说。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解磊聂天然节选:解磊这样拌嘴了几句,上次索绕在心头的那份酸楚貌似一下子无影无踪了,聂天然再次振奋人心了…...

解磊聂天然小说名字叫做《我的非常态首席》,这里提供解磊聂天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精选:说也奇怪,和解磊这样斗嘴了几句,刚才萦绕在心头的那份酸楚倒是一下子无影无踪了,聂天然重新振奋了起来充满了斗志。她从来都不是娇小姐,也不会悲春伤秋,她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在这社会上有立足之地,不用被别人看不起,更不用去顾虑别人的看法。招待所里的被子带着一股阴冷,窗缝里都有寒气渗入,她躲在里面瑟缩了一个晚上,决定第二天去找个地下室住住,好歹她自己的被褥比这个暖和。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聂天然有点鼻塞,一口气喝了两大杯水,斗志…

说也奇怪,和解磊这样斗嘴了几句,刚才萦绕在心头的那份酸楚倒是一下子无影无踪了,聂天然重新振奋了起来充满了斗志。她从来都不是娇小姐,也不会悲春伤秋,她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在这社会上有立足之地,不用被别人看不起,更不用去顾虑别人的看法。

招待所里的被子带着一股阴冷,窗缝里都有寒气渗入,她躲在里面瑟缩了一个晚上,决定第二天去找个地下室住住,好歹她自己的被褥比这个暖和。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聂天然有点鼻塞,一口气喝了两大杯水,斗志昂扬地上班去了。

这阵子策划部十分忙碌,光棍节、圣诞节、元旦……一个接着一个,加上酒店自己的活动,大伙儿都忙得脚不沾地,眼看着元旦就要到了,这个节日一过,大家就可以稍微松懈一下。

聂天然虽然打定主意辞职,但她对工作向来认真负责,不想酒店因为自己的离职遭受什么损失,还是要把接踵而至的春节和情人节的策划弄好了再走。

春节侧重亲情和家人团聚,大部分策划已经在年夜饭预订时公开,现在只是做个收尾就可以了,情人节则是每一年酒店的重头戏,侧重爱情和浪漫唯美,聂天然已经把大致的方案都定了下来,也开始着手筹备,只是有几个关键的地方总觉得没什么新意,只好暂时放弃了思考,准备到处走走,让脑子休息一下。

刚走出办公室,策划部的几个小年轻就叫了起来:“聂经理你看,我们酒店上头条了。”

聂天然走过去一瞧,的确,今天的都市周刊上头版头条就是“香格酒店集团荣获国际酒店行业卓越奖”,副标题是H市“香格度假村荣获国际白金五星称号”。

头条下面就是解磊的一篇专访,照片里的解磊人模狗样的,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挥动着高尔夫球杆,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发际,让人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解总好帅!”

“解总笑得好温柔!”

“解总有没有女朋友啊?”

“小丫头春心萌动了?”

“哪有啊,我只要解总这样对我笑一笑就好了。”

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说着,聂天然忍不住想要打碎她们的幻想:“你们别被他的表象骗了,这人恶劣得很。”

小姑娘们闻言立刻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聂经理你是指什么啊?”

“他**,换女朋友就好像换衣服。”聂天然毫不留情地说。

“高富帅**很正常啊,难道还是矮矬穷一天换一个?”小徐毫不在意地说。

“对,阅尽千帆,最后溺水只取一瓢饮,想想都很浪漫。”搞文字策划的小秦双眼冒着粉红的泡泡。

聂天然简直没法和这几个小年轻无法沟通,不过还是不死心地继续黑解磊:“他是个绣花枕头,纨绔子弟,顶着一张高富帅的皮。”

“聂经理不会吧?你瞧我们酒店的荣誉,不就是他的功劳吗?”小王挥了挥手里的周刊。

“这关他什么事?这是酒店这么多年积累的成果。”聂天然哼了一声,“有秦总的一份功劳,有你的一份功劳,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和一个一年才出现几趟的空降兵有什么联系。”

小徐掩着嘴乐了:“聂经理,你好像看不惯他。”

“聂经理,其实我觉得解总对你挺特别的。”小秦唯恐天下不乱来凑热闹,“他总会让你去汇报工作,别的经理可没这个待遇。”

聂天然忍不住想笑,拍了拍小秦的肩膀:“你这是言情小说看太多了,他只不过是想……”

她一下子住了口,虽然她知道解磊让她去汇报工作是为了恶心她,可这事用不着在这些小姑娘面前提。

幸好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小秦接了起来,不一会儿挂了电话,打了个响指得意地说:“我说解总对你另眼相看吧,聂经理,快去解总的办公室,哪天高升了可别忘记我们这些同甘共苦的妹子!”

聂天然压根儿不想去,又不好直接拒绝,随口说:“我去工程部对接一下元旦活动的事情,很急,帮我和总裁办说一声我过会儿再上去。”

聂天然在工程部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元旦策划的细节,又在酒店的小花园里坐了一会儿,天气虽然很冷,不过空气却难得的新鲜。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香格大酒店背靠宝山这座天然氧吧,还拥有一块自己的绿地,这奢华简直人神共愤。

这座花园和酒店一样,出自M国著名设计师之手,小小的空间硬是被他设计得层次感十足,每次聂天然在在这里,仰望着香格大酒店三十六层的高度,总会有很多灵感。她喜欢这个环境,喜欢这家酒店,这三年里,她工作得很愉快,一想到就要离开,心里有那么一点淡淡的忧伤。

走了一圈,她琢磨着解磊应该快下班了,这才往总裁室去了。

总裁办在三十五楼,而解磊的办公室则在三十六楼,和总统套房一起占据了一层楼,据说楼顶还有私人停机坪和游泳池,实在奢侈。

电梯门一开,解磊那豪华的办公室就在眼前,聂天然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便推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办公室空无一人,聂天然怔了一下,忽然觉得不妙,想要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解磊从暗门里走了出来,上身赤裸着,下身围着一块浴巾,手里正拿着一块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珠。

聂天然想要气定神闲,可她的血液却不受她的控制地往脸上涌去,哆嗦着说:“你你你怎么又这样?”

“都被你看过了,还害羞个什么劲?”解磊漫不经心地走到她身旁,亮了一下胳膊上的肱二头肌,自恋地问,“怎么样?有没有男人比我的身材好?”

他的皮肤是小麦色,带着一股阳光的气息,肌肉也很结实,充满了男性的力量,聂天然不敢再看,只得闭上眼睛说:“现在是上班时间,又不是健美比赛,你快把衣服穿上。”

她的睫毛微颤,两颊通红,双唇微翕,浑身上下那若有似无的傲气不翼而飞,解磊看着看着,莫名其妙地觉得喉咙有些发干,低声说:“聂天然,你还记不记得以前……”

“不记得了。”聂天然飞快地回答,后退了几步,终于睁开了眼睛。

解磊的喉咙僵住了,半晌才挑了挑嘴角,半带戏谑半带恶意地说:“你都被我看光了,我当然要回报你了,虽然晚了好几年。”

聂天然尖叫了一声,劈头盖脸地捶了过来:“你还敢提!流氓!变态!”

这力气就好像替解磊在掸灰,解磊面不改色地受了两拳,笑嘻嘻地说:“呦,看了还不够,你还要摸吗?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聂天然比不过他无耻,只好逃一样地出了他的办公室,两部电梯一部在一楼,半天也不见上来,另一部则是总裁室专用,她无乘坐权限,深怕解磊追出来,只好往旁边一拐,跑到安全楼道里去了。

她靠在墙壁上,忍不住撸了撸自己的头发,在心里骂自己:聂天然啊聂天然,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胆小!明明是他变态你逃个什么劲儿啊!

楼道里空无一人,寂静得有些可怕,聂天然闭上眼睛,思绪忽然便飘到了那遥远的从前:如果那次痛经没有碰到解磊……如果解磊没那么恶劣地欺骗她……如果解磊没有去国外……

高中时的聂天然是耀眼的,她的成绩优秀,尤其是语文,拿过好几次全国作文竞赛的金奖,算得上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她和好友穆冉,一个是才女,一个是美女,两个人形影不离。

解磊是坐在她们俩后座的,吃喝玩乐无所不精,玩世不恭成天没个正形,学习门门红灯笼,被老师划在放养的一群人里。

其实当时他们的关系还可以,每次考试,只要她和穆冉的身体稍稍往旁边侧一侧,解磊就能不挂红灯笼,为此,解磊拿了无数好吃好玩的来贿赂她和穆冉,穆冉家条件好,对此不屑一顾,而她却半点也不想让人看出她的家境,大部分都面不改色地拒绝,只除了一套精装本的四大名著。

是的,聂天然不想让人知道她的家庭,她讨厌那些或是同情或是嘲笑的目光,除了穆冉,没人知道,才女的背后有那么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高二快结束那年,徐爱娣托了好多关系,花了五六万的赞助费,让聂臻进了一所重点小学,为之付出的代价是家里每天都是咸菜酱萝卜,还逼着聂天然去申请贫困生减免学费。

父亲是国企员工,母亲是出纳,都有正当工作,家里还有个二胎的弟弟,聂天然怎么有脸去和人抢贫困生的名额?那一阵子聂天然困窘极了,连卫生巾都没钱买,只好用那种老式的卫生纸折成垫子用。

她的月经很不规则,痛经也很厉害,那种老式的卫生纸很粗糙,也很容易渗出来,有次语文课上了一半,聂天然就忍不住了,强撑着告假去厕所换。

她几乎是挣扎着挪到了厕所,靠在薄薄的壁板上,腹部一抽一抽地痛,下身血流如注,裤子上都染红了,她看着看着,没来由地就哭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哭得这么伤心,小时候,她还能不甘心地追问妈妈为什么喜欢弟弟,还会靠耍赖和哭泣来吸引大人的目光;长大了,她却再也没有犯过傻,她知道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更好,才能不让母亲看不起,才能脱离这样压抑的生活。

她哭得天昏地暗,偶尔一抬头才发现,和男厕所相邻的那座墙上,趴着一个男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