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我的非常态首席》第8章
王展翅腾飞徐爱娣小说名字叫作《我的非常态首席》,提供更多我的非常态首席王展翅腾飞徐爱娣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我的非常态首席王展翅腾飞徐爱娣比较完整版。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王展翅腾飞徐爱娣摘选:王展翅腾飞,是个率直的北方汉子,三十刚也才,平常和聂天…...

王腾飞徐爱娣小说名字叫做《我的非常态首席》,这里提供王腾飞徐爱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精选:迎新跨年活动最后圆满结束,聂天然和几个经理一直呆到了凌晨一点,这才回去休息。几个人一起走出酒店的时候,工程部的王经理说要送聂天然。王经理叫王腾飞,是个爽直的北方汉子,三十刚出头,平时和聂天然的私交一直不错,这次的事情,让聂天然感到十分意外,被欺骗的滋味怎么都不好受,她婉拒了他的好意。只是王腾飞并没有气馁,开口就道歉:“聂经理,对不起,这事不是我有意要瞒你,秦总说了,不能让你知道,你会不舒服,而且,我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

迎新跨年活动最后圆满结束,聂天然和几个经理一直呆到了凌晨一点,这才回去休息。几个人一起走出酒店的时候,工程部的王经理说要送聂天然。

王经理叫王腾飞,是个爽直的北方汉子,三十刚出头,平时和聂天然的私交一直不错,这次的事情,让聂天然感到十分意外,被欺骗的滋味怎么都不好受,她婉拒了他的好意。

只是王腾飞并没有气馁,开口就道歉:“聂经理,对不起,这事不是我有意要瞒你,秦总说了,不能让你知道,你会不舒服,而且,我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聂天然有些好笑,可能在他们眼里,她的不顾大局让人不屑。“没什么,都是打工的,总得奉命行事。”

“你不生气了吧?”王腾飞看了看她的脸色。

聂天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大度地说:“放心吧,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王腾飞松了一口气:“那你明天有空吗?我请你吃饭赔罪。”

“心领了,我明天有事。”聂天然再次婉拒。

王腾飞看起来有点失望,朝四下看看,再次小声说:“聂经理,你要小心啊。”

聂天然有点莫名其妙:“小心什么?”

王腾飞凑了过来:“我听说了,秦总和解总两个人不和,秦总是解总叔叔那派的,你今天可大大扫了秦总的面子……。”

聂天然怔了一下,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觉得秦海观不错,浑身没有一点商人的铜臭味,儒雅温润,和酒店的风格浑然天成,怎么也没法把他和一个挟私泄愤的小人联系在一起。

“我知道了,多谢你。”聂天然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没兴趣去知道上层的隐私,反正她快走了,再报复也报复不到哪里去。

“还有……”王腾飞欲言又止。

聂天然奇怪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还是不是男人啦?”

王腾飞的脸都涨红了:“那个解总没对你做什么吧?”

聂天然终于回过神来,又好气又好笑:“就因为他例会的时候解决了灵潜寺的事情,你们就瞎琢磨上了?”

王腾飞松了一口气,却又叮嘱说:“你还是小心点,有人亲耳听到了,他在办公室里说对你有兴趣,这种富家子看起来虽然光鲜,内里是怎么样的谁知道,你别被他一时迷惑……”

他的声音一下子停住了,尴尬地看着大门,期期艾艾地冲着里面打招呼:“解总……你好。”

聂天然一瞧,解磊穿着一件黄色的羽绒短上衣,还是半敞着衣襟,露出里面的米色小格子衬衣,一条深咖色的磨毛牛仔裤恰到好处的包裹着他长腿,他的出现,好像为这沉沉的夜色抹上了一层靓丽的色彩。

不得不否认,这个男人虽然像个骚包的雄孔雀,可是,他的确有骚包的本钱。

“你怎么还在这里?”聂天然脱口而出,她可不认为,解磊是为了关心活动而留到了现在。

解磊扫了王腾飞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忽然脱下自己的羽绒外套,不由分说地披在了聂天然的身上,深情款款地对着她说:“当然是等你了,这么晚了,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家?”

王腾飞惊呆了,看看解磊,又看看聂天然,忽然垂下头来,嗫嚅着说:“那我……我先走了。”

“哎,王经理你别走啊……”聂天然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气得差点没炸了。

解磊不屑地看着她:“这么一个傻大个有什么好的?聂天然你不会傻到没看出来他喜欢你吧?你的眼光怎么越来越差了?”

“看不看出来关你什么事?解磊,难道你以为你是什么菁英不成?他王腾飞虽然学历低、职位低、收入低,可人家凭本事吃饭,有一技之长,乐于助人,比你这么一个眼高手低,每天只仗着家里有钱乱得瑟的富二代好了不知道千倍百倍,你有什么好看不起别人的?”聂天然的胸脯急剧地起伏着,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苗。

解磊沉默了片刻:“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是又怎么样?你有本事开除我啊!”聂天然傲然地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他。

解磊忽然嘲讽地笑了笑:“聂天然,你别借着王腾飞来贬低我,我听出你话里的意思了,你是觉得你比我强了千倍百倍吧?可你觉得你比我强,你逃什么?你每天折腾着想辞职想开除想躲着我,到底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你自己?”

聂天然呆了呆,想要反唇相讥,却一时找不到话说。她在任何人面前都能做到不亢不卑,不妄自菲薄,也不傲然自得,可自从解磊出现后,她好像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狼狈,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不想去深究,不过,她很确定一件事情,碰到解磊是她倒了八辈子的霉,高中的时候是,现在也是。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迎向解磊的目光,语气淡然:“我谁都没看不起,我只知道,我们俩两看两相厌,保持距离是最明确的做法。你刚才的行为太幼稚了,就算你想败坏我的名声,也用不着搭上你自己。”

解磊好笑地看着她:“你太天真了,这就是败坏你的名声?你要不要试试什么叫败坏名声?”

说着,他往前一步逼近了聂天然,聂天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门前的柱子上,顿觉不妙:“你想干什么?”

解磊的双手掠过她的肩膀支在柱子上,把她困在怀里,低下了头略带邪恶地看着她,舔了舔嘴唇:“和女人在一起还能干什么?”

解磊的脸离她只不过一两寸的距离,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脸庞,那双桃花眼尾细长轻挑,弯得好像月牙,挠着人的心脏。那曾经被埋进心底的久远记忆忽然跳了出来,曾经,那个少年也是这样坏笑着,朝着她俯身下来……

她的眼底一下子有些发酸,用力一推,同时脚尖狠狠地碾在了解磊的皮鞋上,解磊吃痛,一下子松开了手。

还没等解磊反应过来,聂天然便狼狈地朝着马路上逃去,眨眼就没了身影。

旋转门又开了,江寄白和应许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解磊气得发白的脸,江寄白忍不住打趣说:“怎么,没把人留下来?解磊你的魅力退步了。”

“你没说我们要帮她庆祝吗?”应许看起来很遗憾,“她这个活动策划得很赞,你们酒店情人节有啥安排?这回我得找个情人一起来,和你们太无趣了。”

解磊哼了一声:“我压根儿还没来得及说她就跑了。”

“又欺负人家了吧?”应许白了他一眼,“幼稚的男人,有你后悔的时候。”

江寄白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来:“解磊啊解磊,你不是说要好好折磨她吗?我怎么看都是她在折磨你啊?”

半明半暗的路灯下,解磊的脸看起来有几分莫测高深,好半晌他才从薄唇中吐出几个字来:“聂天然,你给我等着!”

第二天是元旦,聂天然总算美美地睡了一个懒觉,一直到下午两点才被电话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地拿起来一看,忽然愣住了:居然是徐爱娣打来的。

徐爱娣主动给她打的电话屈指可数,聂天然有些振奋,迫不及待地接通了手机。

“怎么才开机?”徐爱娣的声音淡淡的。

“昨天酒店迎新活动,通宵加班了。”聂天然解释说。

“注意身体,”徐爱娣叮嘱了一句,言归正传,“听说你们酒店里很多大人物来住,你认不认识?”

聂天然刚刚扬起的嘴角僵住了,半晌才说:“妈,我又不是客房部的,怎么会认识。”

“那你们酒店的老板呢?认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徐爱娣又问。

“老板的事情我哪里会知道?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聂天然苦笑着说。

“不就是你弟弟那个体育特长生的事情,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徐爱娣毫不客气地说,“你不是Z大毕业的吗?认不认识那里招生办的?”

“不认识。”聂天然压根儿不想管这个闲事,聂臻在徐爱娣的娇宠下长大,成绩一塌糊涂,原本考个大专院校体育专业就好了,偏偏心气还高,非得去重点大学的体育专业,这不是自己折腾自己吗?

徐爱娣放软了声调说:“天然,这可是关系到你弟弟一辈子的事情,聂家可就这么一根独苗了,他要是有出息了,你不也可以减轻点负担吗?”

聂天然的心一点点地凉了下来,徐爱娣所谓的负担很简单,就是她以后要负责聂臻的生活,要负责替聂臻找工作、取媳妇、买房子,要是聂臻过不好,她也别想过得好。

“妈,你就为了这事找我吗?”聂天然觉得自己这阵子有点脆弱,居然还会为了徐爱娣的偏执而伤心。

“怎么,你现在翅膀硬了,家里的事情都不管了?就连你舅舅舅妈都在四处托人,钱都花了不少了,可你居然一点都不上心,还有做姐姐的样子吗?”徐爱娣有点疾言厉色了起来。

“我明白了,我去问问吧,能帮我一定帮,可要是找不到人,我也没办法。”聂天然淡淡地说。

挂了电话,聂天然睡意全无,瞪着天花板看了半天,终于还是起了床,打算去Z大留校的同学那里去打探一下消息。

聂天然的这个同学也是当时的学霸之一,名叫杜枚,书香门第,古文造诣很高,走的是研究型的线路,最终考上了本校古汉语的研究生,毕业后直接留校。

两个人好久没见了,在学校外的咖啡店里喝了下午茶,杜枚在学校里算是个新人,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助教,幸好她人比较热心,立刻就找几个朋友了解了情况,朋友在电话里都说这个体育特招生原本文化课的分数就很低,不够分数线的,肯定没法走后门,上了分数线的,倒是可以去走走关系,不过要是成绩刚过分数线却想十拿九稳,估计得花不少钱。

喝完下午茶,杜枚有事先走了,聂天然看看时间还早,就到了校园里随便逛了起来。Z大的校园位于宝山山腰,风景秀丽,绿树成荫,聂天然很久没来学校了,看着那古老的校舍,幽静的小路,还有身旁不时走过的那些青春逼人的学子们,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慨。

前面的体育馆里忽然一下涌出来了好些个人,众星捧月的围着一个人,一边笑闹着,一边走了过来。

这应该是学校的社团活动,聂天然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往旁边让了让,那群人眼看着走了过去,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停了下来,不到片刻,有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冲着聂天然招了招手:“聂小姐,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