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我的非常态首席》第9章
纪青墨解磊小说名字叫作《我的非常态首席》,提供更多我的非常态首席,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深度阅读。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纪青墨解磊摘选:纪青墨吗?纪青墨和身旁的人低声耳语了片刻,那群大学生们嘻笑了劈头盖脸,又暧昧不明地看了看聂天然,不一…...

纪青墨解磊小说名字叫做《我的非常态首席》,这里提供纪青墨解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我的非常态首席小说精选:聂天然又惊又喜,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好运气,眼前这个人温文润雅,眉目清朗,不正是纪青墨吗?纪青墨和身旁的人耳语了片刻,那群大学生们嬉笑了一通,又暧昧地看了看聂天然,不一会儿便散去了。“我曾做过Z大的有声有色社团的负责人,这回应现任团长的邀请,过来和他们搞了个见面会。”纪青墨穿了一身休闲服,神态悠然,一边说一边信步走了过来,好像想和她长谈的架势,这让聂天然有点紧张了起来,期期艾艾地挤出了一句话来:“我……你………

聂天然又惊又喜,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好运气,眼前这个人温文润雅,眉目清朗,不正是纪青墨吗?

纪青墨和身旁的人耳语了片刻,那群大学生们嬉笑了一通,又暧昧地看了看聂天然,不一会儿便散去了。

“我曾做过Z大的有声有色社团的负责人,这回应现任团长的邀请,过来和他们搞了个见面会。”纪青墨穿了一身休闲服,神态悠然,一边说一边信步走了过来,好像想和她长谈的架势,这让聂天然有点紧张了起来,期期艾艾地挤出了一句话来:“我……你……吃饭了吗……”

她忍不住想掐自己一下,现在是下午四点,问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太蠢了。从前还在在宿舍的时候,青墨的八卦是卧谈会的标配,明明有很多话想问,可见了真人,却这么嘴拙。

纪青墨笑了,那温润的笑容好像墨入纸笺,缓缓地渲染了开来,晕成了一幅水墨江南,真是人如其名,聂天然有点晕眩,胸口忽然好像揣了一只小兔,怦怦地乱跳了起来。

“聂小姐这是想请我吃饭吗?”纪青墨略带笑意地问。

这会不会运气太好了!聂天然简直想仰天长笑,她努力控制着嘴角的弧度,深怕把纪青墨吓跑了:“可以吗?我知道学校旁边有家餐厅,里面的特色菜还不错。”

纪青墨看了看手表,遗憾地说:“等会台里还有点事,时间可能凑不上。”

聂天然立刻接口:“没事没事,你正事要紧。”

“不好意思,不如下次有空了我请你。”纪青墨歉然说着,从包里取出了一张碟,“这个送你,上面有我的签名。”

聂天然接过来一看,是他配音的有声小说《何处青春不飞花》,这篇小说是他网配的代表作,许多人就是因为他在里面配音的男主角而爱上了他,有声小说的受众比较小,可工作室推出了这篇小说的纪念版CD后,居然被抢购一空,他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聂天然如获至宝,连声道谢,纪青墨又说:“过两天我有个CC活动,也算是一个粉丝听友会,都是一些聊天、访谈什么的,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来参加。”

说着,他从笔记本里扯下一张纸来,就着CD在上面写了CC号码:“能告诉我你的号码吗?到时候可以发点资料给你看。”

“CC我不太上,不过那天我一定会来!”聂天然飞快地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和手机号,“我从大学开始就喜欢你。”

“今天不会是特意跟着我来的吧?”纪青墨打趣说。

“没有没有,我托人来学校办个事。”聂天然赶紧澄清,她只是纯粹地喜欢青墨的声音,可不想让人误会成是那种疯狂的粉丝。

“办好了吗?”纪青墨关切地问,很自然地和她一起肩并肩沿着小径往外走去。

这样纪青墨实在是太出乎聂天然的意料,亲切风趣,简直为她这些年的仰慕添上了一层斑斓的色彩。

“没呢,可能会有点困难,我弟弟不肯好好读书,却还一直想着进名校,想要报考Z大的体育特招生,”聂天然叹了一口气,“我妈宠得他要命,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想帮他摘下来。”

纪青墨的嘴角不着痕迹地轻挑了一下:“我看你和解磊很熟,为什么不去拜托他呢?”

聂天然连连摇头:“我和他只不过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没什么熟不熟的,对了,上次你和他在吵架吗?他这个人超级恶劣,又狡诈又小气,你不用搭理他就好。”

纪青墨怔了一下,失笑道:“这么坦荡荡地说老板的坏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聂天然耸了耸肩:“实话实说,传到他耳朵里我也不怕。”

“那看来我们是一条战壕里的了,我也很讨厌他,他……太咄咄逼人了,”纪青墨停顿了片刻,旋即歉然地笑了笑,“瞧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对了,你弟弟的事,我在学校里有几个熟人,下次有空的时候帮你问问。”

两个人一路聊得挺投机,最后在校门口挥手告别,聂天然手里拽着那张碟片兴奋得快飘起来了,当即便跑去了穆冉家里,拖着她足足把这两次偶遇讲了一个小时,把纪青墨夸成了一朵花,顺便在舒云逸黑得锅底般的脸色下,蹭了一顿晚饭。

过了元旦,年前那根绷紧的弦好像一下子松了,聂天然有点懒洋洋了起来,策划部里的几个也有点散漫,聊起了下个月的假期,胆子大的小徐还来探听年终奖什么时候发,能发多少。

“聂经理你去问问解总嘛,来点内幕消息。”小秦腆着脸说。

“我可没这本事。”聂天然漫不经心地应道。

“肯定有,以我的经验,咱们这里就数聂经理最对解总的眼,”小秦据说有一双善于发现奸情的眼睛,“还记得上个月底我们这里新装了空调不?”

策划部这里是整个大酒店的副楼,设施比较陈旧,空调制热效果非常差,策划部的小姑娘娇滴滴的,都各自带了取暖器。

上个月底不知怎的,酒店忽然调拨了经费,把整个副楼的中央空调全更换了,为此策划部还配合着放了半天假。

“那天放假的时候我拉了东西,过来取的时候发现解总在聂经理的办公室,”小秦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凑到了聂天然的耳边。

聂天然愣了一下:“他到我办公室干什么?”

“在检测,说是聂经理你怕冷,手都起冻疮了,得把你的办公室弄得暖烘烘的。”小秦忍着兴奋说,“解总让我保密,聂经理你可千万别告诉解总我告诉你了。”

聂天然的脑袋晕了一下,立刻三步并做两步跑回了办公室,她才不相信解磊会这么好心,骗骗小秦这个小姑娘还差不多。

把办公室里都翻了一遍,重要的东西都在,没发现什么异常,聂天然坐在椅子上使劲地想自己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会落到解磊的手里……

想了半天,聂天然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放弃了,转而琢磨起自己辞职的事情,她反思了一下上次的辞职,觉得主要是毁在自己太过冲动,首先,不该故意拿了一份半文言文的辞职信去戳解磊的痛处,要知道,当初他最烂的就是文言文,一见那篇文情并茂的辞职信,还不得在心里更嫉恨?其次,解磊提出赌约时,她就该当没听见,这年头自尊心值什么钱?趁早离开这个变态才是正理。

这次说什么都得换个策略,要是再硬着来,按照解磊的无耻程度,指不定把她的年终奖都扣光了,所以,这个时机要找好,得趁着这变态心情好的时候,和他讲讲道理,说不定还能从违约金里省点折扣下来,留着当明年的生活费。

下班的时候,她特意和总裁办的人来了个偶遇,侧面探听了一下解磊的动向,angel掩着嘴直乐,把这两天解磊的行程兜了个底朝天:“解总明天去S市开股东会,后天回来参加一个商会酒会……心情啊……心情好像不太好……我也不知道……行,什么时候他心情好了我知会你一声……”

有了angel做后盾,聂天然觉得自己成功的几率大大提高,一高兴,她下班到菜场去转了一圈,准备做几个菜犒劳一下自己。

公寓里的小厨房锅碗瓢盆倒是一应俱全,聂天然炖了一小锅冬瓜排骨汤,炒了四季豆,还有一盆酸辣土豆丝,刚把菜端上桌,门铃就响了。

“谁啊?”聂天然手里还拿着铲子,扬声问道。

“外卖。”外面有个声音含糊着回答。

聂天然纳闷地去开门:“我没叫……”

门刚开了个口,聂天然便看清楚了门外的人,她一下子用脚抵住了门,恼怒地说:“怎么是你!你怎么又骗人不打草稿!”

解磊挤进来半边身子,也不用力,只是嬉皮笑脸地看着她:“我找你有事。”

“有什么事等明天上班了再说,我现在要休息。”聂天然拿手里的铲子敲他。

解磊轻而易举地就夺过了铲子:“明天我要回S市,没空,好了是正事,你别婆婆妈妈的,都不象你了。”

聂天然想不出来解磊会有什么正事,不过她刚刚定下了策略,不能和解磊拧着来,只好不甘不愿地打开了门把他放了进来。

解磊一见桌上的菜,立刻自来熟一样地拉开了凳子,拿了聂天然的筷子就去夹酸辣土豆丝:“呦,看不出来你居然还会烧菜,帮我盛碗饭,正好肚子饿了。”

“我只烧了一个人的。”聂天然瞪了他一眼。

解磊在兜里掏了掏,在桌上拍了一张卡:“那你去下面买点饭来。”

聂天然气得直喘粗气,半晌才沉着脸到了厨房盛了两碗饭来:她多烧了一点原本想留着当明天的早饭。

吃饭的时候,解磊更是恶劣,聂天然夹什么,他就抢什么,一块排骨,聂天然都放到嘴边了,却被他一筷子夹走狼吞虎咽地吃进肚子里,无耻地说是蘸了美人的口水更香。

聂天然拼命在肚子里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念了半个小时的“忍”字,才把这顿饭吃完。

等她把厨房收拾干净,出来一看,解磊正象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翻出了一包她买的脆皮兰花豆,正嚼得来劲呢。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