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这真的是个误会
晚上后,洛城,动车站外,人潮汹涌,接送上学的出租车停的四处都是。萧何随意上了一辆车,报出柳依依的家庭住址,二十来岁的司机挺热忱,启动后车子就和他搭好了话。但萧何万众归心萧何随意上了一辆车,报出柳依依的家庭住址,三十来岁的司机挺热情,启动车子就和他搭起了话。。...

一天之后,洛城,动车站外,人潮涌动,接送的出租车停的到处都是。

萧何随意上了一辆车,报出柳依依的家庭住址,三十来岁的司机挺热情,启动车子就和他搭起了话。

但萧何归心似箭,有一茬没一茬的应答,听进去的就只有不少老城区要拆迁的事。

大约半个时辰,目的地到了。

萧何算清车钱下车,环顾四周 ,禁不住有些感慨。

六年,洛城的变化天翻地覆,摩天大楼春笋一样拔地而起,他几乎都要认不出来了,也就这边参差不齐的平房挤在一起,还有些从前的味道,不过,聊天时司机提过这一带马上也要拆迁,融入大都市之中。

这样的改变明明是好现象 ,意味着脱贫,进步,城市化,不过萧何心里总有些莫名的惆怅。

柳依依目前应该是带着孩子一起生活,萧何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的屋子,忽然有点疑惑。

柳依依信里只说自己遇见了麻烦,具体什么麻烦没说,萧何猜是缺钱用,不过现在冷静下来细想,应该并不只是钱的原因。

柳依依孤儿寡母虽然生活困难,不过忍忍还是能过去的,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只有想活着,政府就绝对不会让你饿死。

以柳依依要强的半死,连借一根笔都要给别人写欠条的个性,不是活不下去,压根不可能找他求助。

也就是说,柳依依可能遇见了其他自己没办法解决的麻烦…

萧何心情顿时沉重了一些,想到柳依依孤儿寡母无助的样子,他就要就受到良心的谴责。

近了房子,上到二层,202室就在左侧。

房间外有个鞋架,上面摆着一双小巧的粉色童鞋,虽然旧的有些泛黄,不过洗的十分干净。

房门是木质的,上面的漆都有些剥落,并且有点怪异。

门有被擦拭过的痕迹,但只到萧何胸口,再往上一抹手就黑了些。擦门为什么只擦一半?萧何纳闷了一小会,注意力回到正常的地方。

一门之隔,他却觉得一道深渊挡在自己前面。

见到了柳依依,他应该说什么呢?小丫头能不能接受他?会不会恨他?

一下子想到了一大堆的东西,八尺高的萧何在一对孤儿寡母面前胆怯了,鼓起勇气才轻轻敲响房门。

没反应,再敲几下,一道软糯的声音传了出来:“叔叔,你找谁呀?”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萧何猛然一个激灵,如遭雷击一般,大脑瞬间清空,世界仿佛都清静了,只留下那道软糯声音在耳畔回荡,顿觉世界有些梦幻,这就是我女儿吗?就是我和依依的孩子吗?

“叔叔,你有事吗?”房间里,小丫头的声音有些谨慎。

萧何回过神,想起女儿可能正透过猫眼观察,尽力在冷酷惯了的脸上挤出温柔的笑容,“有,我是来找你妈妈的。”

小丫头马上回应:“麻麻不在,叔叔还是改天再来吧。”

萧何忙表示:“没事,我可以等,先帮叔叔开门好吗?”

小丫头的声音消失了一会儿,“嘛嘛说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

萧何很想直接来一句我是你爹,不过柳依依不在,说了这丫头也不可能信,所以他干脆在楼梯口坐下,回头喊道:“没关系,那叔叔就在门口等。”

小丫头的声音没了,屋子里传出来回跑动的声音。

萧何靠在走廊的扶手上,想啊,那个小丫头长什么样呢?肯定很可爱吧,毕竟是他和依依的女儿,见到他肯定很开心吧,说不定会激动的扑到他怀里。

小丫头的声音似乎带着治愈的力量,萧何这几天的烦闷,顿时一扫而空。

八尺高的汉子,和个孩子一样傻笑,弄得下楼买菜的阿姨以为他是变态。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萧何一喜,站起来,有些紧张的嘀咕,“肯定是依依回来了。”

跑上来的人的确是一个美女,但和柳依依的弱质纤纤不同,给人干练,清爽的感觉,而最重要的是,她穿着一身警察制服...

“警察,请和我走一趟。”

女警一脸冷漠出示证件,立刻又有两个年轻的男警从下面小跑着上来。

“不是,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萧何无语。

女警上下打量萧何,撇了撇嘴,吩咐两个男警看好,上前两步敲响房门:“小妹妹,姐姐是警察,把门打开好吗。”

门开了,只见一个把褪色白衬当裙子穿的可爱小萝莉站在门口的小板凳上。

萧何一阵激动,看见女儿高兴的紧,正打算说些什么慷慨陈词,就听见了如下对话。

“小妹妹,坏人是不是他?”

“对,就是这个怪蜀粟,他们老是欺负麻麻。”

啊?

萧何傻了。

自己的亲闺女,把自己当成欺负老婆的坏人,还报警了...

这会萧何的脸估计能和锅底比一比黑了。

不过,一看见门口带着粉色发箍,浑身透露空灵清秀之感,正有些得意看着自己的瓷娃娃,他不仅生不起气,反而有点开心。

这是他和女儿见的第一面,虽然说好像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满脸温柔的女警嘱咐完小丫头一些事情,转过身子,瞬间又变成了冰山美女,二话不说咔嚓把萧何扣起来,拉上警车。

临走,小丫头站在楼梯口,朝着萧何吐了吐舌头。

萧何哭笑不得。

不过在警车上,萧何回想小丫头说过的话,却觉得有些奇怪。

“对,就是这个怪蜀粟,他们老是欺负麻麻。”

难道说,最近经常有人上门找柳依依的麻烦?念及于此,不觉有些愤怒,手铐被拉的咔咔作响,后座看着萧何的男警给吓了一跳,按住他连忙警告:“不准乱动!袭警罪加一等。”

萧何八尺高的个儿,浑身的肌肉充满爆发性,看上去,这手铐还真有点小了。

“警察同志别激动,其实,你们误会了。”萧何冷静下来,赔笑道。

前座,女警冷冰冰的声音响起:“狡辩的话和你的律师去说,如果不想我把你手打断,最好老实一点。”

萧何欲哭无泪。

这,真的误会,天大的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