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求医

战少追妻三十六计 第2章 求医

作者:秦桑 小说:战少追妻三十六计 更新时间:2021-02-23 14:20:44
战西城猛然捏住她的下巴,沙哑的声线都恍若结了霜,“胡言乱语!”郁南安说不出话,只眼里漫出讥笑的笑意。战西城转而蓝可韵,目光和缓,“苏苏在楼上短暂休息?”蓝可韵了恢战西城转向蓝可韵,目光缓和,“苏苏在楼上休息?”。...

战西城猛地捏住她的下巴,低沉的声线都仿若结了霜,“胡言乱语!”

郁南安说不出话,只眼里溢出讥讽的笑意。

战西城转向蓝可韵,目光缓和,“苏苏在楼上休息?”

蓝可韵已经恢复一副温柔可亲的样子,此时正目露担忧看着两人,“是啊,刚刚南安回来大吵大叫,我也是担心苏苏被吵醒,你知道的,苏苏为了从前那件事一直身体不好,精神也……唉。”

此话一出,战西城的手用力了几分,掐的郁南安生疼。

“那蓝姨,我把她带出去,辛苦蓝姨照顾好苏苏,我晚点再来接她。”

蓝可韵点了点头,战西城几乎是拖着郁南安走出了门。

女人的手像是猫爪一般在他健壮的手臂上抓挠,战西城在车前停了步,松开手。

“我已经警告过你,别再来骚扰你姐姐!”

郁南安捂着被拉扯痛的脸颊,“骚扰?我不过是来看看我爸爸,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骚扰郁苏苏?”

战西城恍若没有看见她的情绪,从口袋里抽出手帕,好像碰她是件多么肮脏的事情。

郁南安扫一眼他慢条斯理的动作,冷蔑的笑声溢了出来,“这就嫌脏了?那战少这层皮岂不是三年前就该剥下来扔到消毒水里好好洗洗?”

“战少,难道没人告诉你,做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吗?”

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他疯狂的不顾她一遍遍求饶要她的时候,怎么没有看见他半点嫌弃?

她的话显然激怒了战西城。

战西气极反笑,一把将郁南安像沙包一样扔上车,阴沉着一张脸砰的一声关上车门,一句话都不说,绷着下巴,眼神森寒的握着方向盘,脚下狠狠一踩冲了出去。

郁南安害怕了,手忙脚乱系安全带,“战西城,你疯了吗?停车停车!”

战西城充耳不闻,郁南安心脏都麻痹了,一张脸因为恐惧早就变得惨白。

“不是找死吗?这就怕了?”战西城偏头,冷笑着看她。

郁南安紧紧抓着门把手,大口大口喘/息,“你想干什么?战西城,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跟你死在一起,我恨你,如果有下辈子,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是吗?那恐怕由不得你。”男人淡淡的,清冷的声音宛如幽灵般缓缓响起,“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滚出京城。否则……”

吱——

车子骤然停下,他一双深沉如墨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的脸,“就从这里跳下去,无论死活,你我再不相干。”

郁南安这才惊觉这是一处荒郊野外,而战西城指着的不远处正是京城最有名的绝命崖。

崖高两千多米,摔下去不死都难。

他笃定她不敢,也不会。

郁南安突然笑了,明媚的眼睛直直看着战西城,“整整十年,战西城,就算你不喜欢我,就算你厌恶我,也不至于羞辱我十年还不够,连我的命都想要吧?”

“我做错了什么?不就是脑子进水爱过你吗?”

“战西城,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从来没有遇上你。”

战西城瞳孔微缩,心绪烦躁,尤其对上郁南安失望冷冽的眼神。

“对,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所以,我帮你倒回正轨。”他咬牙。

郁南安继续笑:“战少所谓的倒回正轨就是杀掉我?就因为你们看我不爽,所以我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了?”

“离开京城,我给你一条活路。”

听听,多么伟大的施舍。

她以为自己再不会因为这个男人心痛了,三年前被设计和他上了床,直接被丢上飞机扔到国外的时候就发誓要忘掉他,可如今心上的痛却还再再提醒她的天真。

对上男人冷酷阴狠的视线,她毅然决然下车,“战西城,记住你的话,从今以后,无论死活,我跟你都再不相干。”

夕阳染红了天际,战西城就那么看着郁南安决绝的背影,一步一步走向崖边。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下巴也崩得僵直的,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身体随着她影子越来越小,整个人都僵住了。

“郁南安!!!”慌张而暴怒。

郁南安站在悬崖边,脚还没有踏出去,整个人就被巨大的力道扯了回来,回头,正对上战西城满眼的震怒。

她先是愣了下,旋即轻笑,“从此以后,两不相干。”

战西城没想过她竟真的敢!

这不知死活的女人……他喉咙像被卡了根刺,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的手缓缓收了回来,再不看她淡漠的眸,冷冷转身,上车,在她的视线里绝尘而去。

郁南安最后是靠着双腿走回去的,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妈妈。”睡梦中的女孩儿扭了扭小身子,下意识朝身边温暖的怀抱挤了挤,莹白可爱的小胳膊搂住了郁南安的脖子。

女儿软软糯糯的声音落在郁南安心上,她低头,在她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妈妈在,宝宝乖乖睡。”

第二天一早,郁南安把女儿交给阿姨,简单整理下就离开了医院。

打了车,她拨出一个号码,可是对方没有接通。

她看着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继续拨号。

不知道多少次以后,对方终于接听了,她还没有开口,冰冷的声音不耐烦的传来,“郁小姐,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正在休假,不接受任何咨询。而且我的病人已经排到明年了,你另请高明吧。”

郁南安知道这样死缠烂打很不招人喜欢,可为了北北,她不得不试试。

“温医生,我知道您很忙,可我女儿才两岁,我真的不忍心她未来几十年都是在黑暗里度过。您就当是可怜一个做母亲的心情,我……”

嘟嘟,嘟嘟。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已经不耐烦的切断了。

郁南安不放弃,直接堵到了温医生下塌的酒店,安静的坐在大厅里,白净纤细的手指紧张的搅在一起,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电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