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炎帝宫

蚩尤二 第1章、炎帝宫

作者:二意者 小说:蚩尤二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4:21
代。以上参照元朝游遍的《开拓演义》,不需要太认真地,没必要性纠结了。小说肯定也不是历史。  要说炎帝朝也是神农朝传位八世,由榆罔帝当政。太平无事了一千年,到这里人心了渐渐地地散了。  榆罔帝龙颜大唇,相貌堂堂,慈眉善目。看相貌颇有祖先炎帝神农氏的模样,可五龙朝后还有二十二个朝代,才是有巢氏、燧人氏、庖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轩辕氏等为主要权利中心的朝代。以上参考明朝周游的《开辟演义》,不用太认真,没必要纠结。小说肯定不是历史。。...

蚩尤二

推荐指数:10分

《蚩尤二》在线阅读

  第一卷、成长

  第1章、炎帝宫

  中国历史用俗话说,是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盘古不用说了,可三皇五帝是谁,版本就多了。我也不想多说,直白地说,三皇就是天皇、地皇、人皇,这是三个连续传承的时代。而五帝则是龙氏五兄弟治世的时代,这五兄弟由长至幼分别称作皇伯、皇仲、皇叔、皇季、皇少。

  五龙朝后还有二十二个朝代,才是有巢氏、燧人氏、庖牺氏、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轩辕氏等为主要权利中心的朝代。以上参考明朝周游的《开辟演义》,不用太认真,没必要纠结。小说肯定不是历史。

  话说炎帝朝也就是神农朝传位八世,由榆罔帝执政。太平了五百年,到这里人心已经渐渐地散了。

  榆罔帝龙颜大唇,相貌堂堂,慈眉善目。看相貌颇有祖先神农氏的模样,可却是个心思散乱没啥主意的人。

  空桑(曲阜)的朝堂上,年青的武将之首少颢(hao),还在满腔忠义的慷慨陈词,榆罔帝已经坐不住了。

  三日洗头,五日沐浴。榆罔的身上有些痒,心里算了算,今天是第四天了,明天才该洗澡,可是今天就想洗呀。

  少颢不是个不知进退的人,可今天他不说不行了,一帮子大臣联合起来,要参他身为左将军,却维护不了炎帝宫的威严,在诸多事情上缩头缩脑畏手畏脚,以致神州许多地方道德崩坏恶性事件不断发生。

  可是少颢也冤啊,他的奏章说的都是这些事,可都石沉大海了。少颢也在朝堂上启奏,可榆罔根本不愿意听这些,总是不等少颢把开头说出来,榆罔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少颢今天狠了心,坚持要把问题说出来:“……好些国家已经多年没给炎帝宫朝贡了。三苗国早已有了对朝廷命官下蛊的例子。尤为猖獗的兜獾国、九黎国和有房国,不但公然戏耍天朝要员,还囚禁了朝廷的使者,这已经是公开造反了。甚至有熊国,竟然要打出清君侧的旗号,要出兵讨伐天朝。如果我们继续听之任之,不采取果断措施的话,万王之王的炎帝宫威信何在?还有一些地方天象异常灾难频仍……。”

  “嗯,咳咳。”榆罔的身上痒,喉咙也痒了。他的咳嗽打断了少颢的话,也把自己不想再听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少颢本来就是涨着胆子强谏,被榆罔的咳嗽打断,突然没了坚持到底的勇气,犹豫了一下,低头说出了结束语:“一切全凭圣帝裁决。”

  那些大臣再反对自己,自己也没办法了。他们不敢说榆罔不爱听的话,却要把自己放到火上烤,对于这些不公正,有什么办法呢?

  少颢出身于忠心耿耿的武将世家,又是少太傅推荐的,榆罔根本就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何况他所陈奏的都是实情。

  “嗯嗯,”榆罔帝又清了清嗓子,“少颢将军所奏,尽皆交付大太傅处理。唉,往世圣帝大多垂拱而治,却天下清平万民感戴,怎么到了朕这里,却这么多理不清的麻烦呢?上天不公啊。”

  做为万王之王的炎帝宫,本来的形象是上天的代言人,应该教化民众敬天信天的,可做为圣帝的榆罔却说出疑天的话来,虽是随口无意之语,但也看得出这榆罔的奇葩之处了。

  群臣之中没有人指责榆罔帝对天不敬,他们心下都是酸酸的,天下有乱象他们知道,但今天少颢所说,他们还是有一些不知道的,这让他们心中很是惊疑。榆罔虽有诸般不智之处,总归是个慈祥的好人,对属下臣子多有照顾。在他们的心中,榆罔就是一个好圣帝。原来圣天子治下出了这么多烦心事,他们的同情心立刻放到了榆罔的身上。

  一句无意中说出的上天不公,无意中博得了好多的同情心,也让少颢的心结打开了。圣帝都这般无奈,自己的委屈实在是不算什么了。

  榆罔把眼光看向赤诵子:“大太傅,说说你的想法可好?”

  榆罔朝有两大太傅,是亲兄弟两个,哥哥赤诵子,弟弟赤松子。为了区别两位,就分别称为大太傅和少太傅。太傅就是圣帝之师。

  大太傅又身担司雨师的职务,对天象很有研究,也对朝堂之事多有掌控,对榆罔帝的帮助极大。而少太傅的控火术独步天下,只是不大打理朝堂之事。

  大太傅行事介乎正邪之间,权谋之术烂熟于胸,天下万国君臣,不怕榆罔帝的人不少,但不怕赤诵子的不多。很多人私下里称他为奸佞之臣。

  赤诵子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姬水公孙氏一家子很活跃啊。他们从姬水搬到有熊,建立了有熊国,号称轩辕有熊。要清君侧?想清理谁?不管他要清理谁,有本事尽管来清理。他不是爱搬家吗,让他搬到北方来,离帝都近一些,要清理谁也不用跑远路了。我看板泉那个地方不错,轩辕有熊是圣帝的妻弟,就把板泉送给他建国吧。另外的事,我要联合神女宫和西昆仑,我们一同走一趟,看看天下谁还敢无礼。至于那些天灾……。”

  大太傅刚说到这里,传官的喊声从宫门处一层层地传了进来:“昆仑圣使人青大人觐见——!”

  榆罔帝振奋了一下,立即用很少用的干脆吐出四个字:“恭迎贵使。”

  不多时,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人不急不缓地进了光明殿,让人觉得一团道骨仙风迎面而来。

  榆罔帝竟然离座拱手:“一别几十载,人青仙使依然英俊如昔,令人羡慕啊。”

  说起来人青使者的地位在炎帝之下,榆罔本不该离座相迎,但一来这个时代的社会,除了人类等级森严一些,礼法方面并不如后世苛严。二来榆罔帝本身就有些奇葩,许多事情根本不管别人的看法。

  “万王之王炎帝宫,世外神族女娲皇。若论威仪肃天下,昆仑仙主西王母。”

  这支流传在市井村巷的儿歌,正是这个时期神州统治者的写照。

  神农氏炎帝宫是世俗之主,女娲族娲皇宫则是神州的精神领袖,而昆仑山西王母是有着强大惩罚力量的标志。

  中国很早就有的三权分治,比民主的希腊早的太多了。

  神州(古中国名)子民,拥戴的是炎帝宫,爱戴的是娲皇宫,敬戴的是西昆仑。

  炎帝宫的人当然知道西王母座下的三青鸟,差不多天下有些权势的人都知道,三青鸟是王母的三位使者。

  三青鸟因为各有一件可以让人变化成青鸟的仙衣而得名,他们是天青、地青、人青。天青管虚空中的生命和事物,地青管附着星球的生命和事物,人青鸟则统领一切,既是王母的参谋,又是法力顶级的大将,哪里有大事就往哪里去,简直就是世界救火车,不仅为西昆仑赢得了巨大的声誉,本人也极受世人尊敬。

  人青进了炎帝宫,礼仪过后就是一句让人出乎意料的话:“尊敬的炎帝陛下,可否让本使后宫一观?”

  榆罔是个不知所谓的人,只知应该尊重西昆仑,顺口就答应了。谁进后宫是皇家的私事,臣子们见炎帝答应,也就顺势退朝各行其事。

  这后宫内室的规矩,中国历史上变化很多。有些时期,很流行夫妻一同招待尊贵的客人。在春秋时期,有一个做客的豪杰,在酒席上见主人的夫人美貌,竟然立即杀夫夺妻。自此妇人避客的规矩才固定了下来。

  榆罔帝的妻子听沃,得知人青使者要见她,只好挺着大肚子来见。

  要说榆罔奇葩,还真没话说,人类从怀孕到生产,正常的都是十个月的时间,而这圣后听沃,居然怀孕一年三个月了,还没有临产的动静。

  解释一下本文相关:农业与医药之神,也就是神农朝的始祖神农氏,其母亲被尊为少典,妻子被称为听沃。这少典和听沃,应该是如同后世太后皇后一样的尊称。本书以故事为主,尽量不解释这类学术问题。

  人青与听沃见礼之后,凝视了一会儿圣后的便便大腹,便对榆罔和作陪的赤诵子说:“请移步清净之处说话,还请圣后回避。”

  榆罔、赤诵子和人青三人来到无人之处,人青沉吟了一会儿说:“圣帝和大太傅,可曾听到神州流传的偈语?”

  人青的举动有些神秘,让榆罔有些不知所措,赤诵子只好接口说:“尊使有话还请直说。”

  人青叹了口气,才缓缓地说:“偈语是这样的:‘木生火五谷丰,火生土起刀兵。圣子生起妖雾,圣人出天下哭。’”

  赤诵子的脸色连连变化,显然是很吃惊,他想了会儿才问:“这是世界大事的预言吗?”

  人青沉重地点了点头。

  赤诵子慢慢分析道:“木生火显然是指女娲朝将天下禅让给神农氏。现在流行起这首偈语,是圣朝更替的时候到了吗?这五百年的江山是不是短了些?如果这真是世事预言,战争要来了吗?”

  人青看着赤诵子痛惜又不愿相信的神态,虽然不愿意但仍然坚定地指出了重点:“请注意圣子生这一句。”

  赤诵子本来捻着胡须心情烦乱地思考着,听了人青这句话,脸色突然大变,惊骇中连扯掉了胡须都不知道:“你说什么?圣子生?你说听沃圣后腹中的胎儿?不对不对,乡村俚语怎么可以相信?这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我不相信!谁敢对圣子不利,谁就是我们炎帝宫的敌人!”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