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神家巫家仙家

蚩尤二 第2章、神家巫家仙家

作者:二意者 小说:蚩尤二 更新时间:2021-02-23
的孩子来的。西王母秘密宣他,说有一个要和仙家对着干的大能者,要新生命在人间。经过各方殚精竭虑的推演,判定那大能者了成胎于炎帝宫听沃的腹中,迅速就得新生命了。因为秘令人青,不论如何要铲除这个胎儿。  人青接这个命令也真发了愁,别看炎帝宫现在的有人青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两人,心思电转之后,再一次发出了一个同样的请求:“请再让我看看听沃。我刚才看的不太仔细,或许是我看错了。”。...

蚩尤二

推荐指数:10分

《蚩尤二》在线阅读

  第2章、神家巫家仙家

  赤诵子的坚决感染了榆罔,他也表态:“民间庶人,十几岁就成婚生子。三十余岁就可称爷做祖。我今年三十多岁,只有三个女儿,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男儿。仅凭道听途说就要对我的孩儿不利吗?江山可以不要,谁也不能害我的孩儿。”

  人青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两人,心思电转之后,再一次发出了一个同样的请求:“请再让我看看听沃。我刚才看的不太仔细,或许是我看错了。”

  人青是专门为了听沃腹中的孩子来的。西王母秘密宣他,说有一个要和仙家作对的大能者,要降生在人间。经过多方殚精竭虑的推演,认定那大能者已经成胎于炎帝宫听沃的腹中,很快就要降生了。所以密令人青,无论如何要除掉这个胎儿。

  人青接到这个命令着实发了愁,别看炎帝宫现在有了势微的迹象,人们慢慢地自觉或不自觉地在忽视这个权利中心,但炎帝宫依然仁慈天下,实力也还是人世间的顶级。若论用药驱蛊,炎帝宫本来就是祖宗。要说武力,虽然整体上当然是西昆仑厉害,可炎帝宫也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别说炎帝宫暗地里的武力储备,单说那两个太傅,人青就感觉自己不容易解决。

  西王母当然估算了炎帝宫的实力,所以她的命令里,有“无论如何”四个字。这表示了对这次行动的决心,也暗示人青,对于此事,西昆仑不惜和炎帝宫翻脸成仇。

  对于人青的二次请求,炎帝宫没有拒绝的道理。但赤诵子抢到了通传的任务,主动要求自己去请听沃。

  榆罔虽然不太聪敏,也能猜出赤诵子要布置什么了,人青当然更能想的到,但是无法阻止。

  赤诵子身形如电,竟然在帝宫中施展起陆地飞腾术,一忽儿就到了弟弟赤松子的住处。

  赤松子住在宫中一个偏僻的院落里,正在修习祝融氏的伺灶术,他的身体虚坐在离地三寸的空中,两手各自虚抓着一个火球,身上也隐隐约约地散发着火光。听到敲门的声音和哥哥的招呼,就收起功法,回应了一声,便起身开了门。

  赤松子因为生性淡泊致志修行,所以就挑了僻静处安身。而哥哥赤诵子为报炎帝宫的知遇之恩,就住在勤政殿和光明殿两个常常议事的大殿之间。

  “恭喜弟弟,伺灶功又上层楼,现在是第六层了吧?”赤诵子看到赤松子身上还未完全隐去的光明,欣喜地贺了一句。

  赤松子给哥哥行了礼:“刚进第六层,可想进第七层可太难了。”

  赤诵子:“凡是划分九层的功法,进第七层都是关键性的高难度,慢慢来吧,不能心急。我这次是求援来了。”他没时间多说,简明扼要地说了人青到来的事。

  赤松子哼了一声:“炎帝宫现在是有些把握不住九州了,但这是一些势力暗地里操纵造成的。看来人青这次是来者不善啊。正好娲皇宫的使者也住在这里还没走,我们先听听她的意思再做决断,怎么样?”

  赤诵子:“我也正有此意。若是娲皇宫这个大势力站在我们这边,想那西昆仑也不至于敢把圣子怎么样。”

  兄弟俩边说边用上了陆腾术,几个闪身就到了炎帝宫中的娲皇使馆。

  这时的九州天下,以女性为主要统治力量的国族还是不少的,三大统治中心有两个是以女性为领袖的。这并不是说这样的国族就一定是母系社会,当然这时的母性社会也有,不过早就不是主流了。自从女娲朝确定了婚礼制度,九州就基本结束了只知有母不知其父的时期了。

  娲皇宫的主人都是女子,派来的使者也是个女子。这女子名叫玄鸟,是九天族的首领。九天族是隶属于娲皇宫的铁杆拱卫者。

  玄鸟娇美的容貌中,飘逸着飒爽的英气,但她手里拉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把她的英气抵消了不少,反倒浓郁的母性辉光,让人感觉到玄鸟慈爱的一面。

  玄鸟听了太傅兄弟俩的来意,踌躇了一下才说:“其实,人青来你们炎帝宫之前,先去了我们娲皇宫,说的和在这里说的差不多。娲皇回答他四个字:‘顺其自然’。然后就派我到这里了解情况了。”

  “‘顺其自然’的意思,就是不打算插手这件事,要静观其变了?”二太傅有些失望地询问。

  不等玄鸟回答,大太傅立即接口道:“不是这样的。娲皇‘顺其自然’的意思是,西昆仑做西昆仑的,娲皇宫做娲皇宫的。如果人青做的过分,娲皇宫自然不会怕了西王母。玄鸟尊使,娲皇娘娘的意思就是这样的,对吧?”

  二太傅和玄鸟当下说不出话了,心里对大太傅佩服的不得了。含含糊糊的四个字,让大太傅这样一解释,娲皇宫就完全站到炎帝宫这一边了。

  玄鸟也不能反驳说不对,毕竟自己也没有完全把握女皇的意思。大太傅这样说,也是有一些道理的。

  伏羲女娲朝,都是神家的,其以前的朝代也大多是神族做统治者。后来神农氏对人类的贡献太大,神族也发现人心在逐渐沦落,心智越来越复杂的人民不好教化了,才把神族的女婿神农氏推上了统治地位。而神农氏却原本是巫家的。

  而西昆仑是仙家的,在初代娲皇女娲娘娘和共工大战之后,才来到这个世界。随着娲皇宫的隐退,炎帝宫只是专心致志地发展民生,这才凸显出西昆仑武力的强大。

  但仙家人只修肉体长生,在道德上简直没什么标准,行事多凭心意,生活多贪享乐,在情谊上根本不能和人民接近。要不是西王母强令弟子们下山历练做好事,还有派人青到处联络感情,估计有智慧的没人愿意搭理这帮自私自利的家伙。

  能进西昆仑的人并不多,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西昆仑里的生活情景,还是传了出来。这些仙人和修真者,每日除了修炼,大多在做赌博游戏或男女之事,或者说,赌博和男女之事也是修炼的一部分。

  有关西王母的传说,版本也是形形色色,竟然有电视剧说她是玉皇大帝的老婆。其实,她的丈夫叫东王公,小说等文艺作品里面渲染的神神秘秘的男女双修之类的法术,就是他们流传出来的。哦,再多说一句,我们赌博用的骰子,就是西王母发明的。

  沉浸在长生不老和色赌之中的仙人,总要派人到人间来示好,只是为了多招徒弟这么简单吗?对此,娲皇宫和炎帝宫并不是没有警惕。

  对于有着正统神训的娲皇宫和炎帝宫来说,谁统治天下不太要紧,关键是要领着人们走正路,让人们正直善良地过完一生就是正路。仙界乱战的消息掖藏不住,自私自利的仙人不适合做九州的统治者。

  面对智计百出的大太傅,玄鸟勉强地笑了笑:“大太傅果然是九州一等一的智者。我这次来,也是希望人青不要太过分才好。”

  又是一句囫囵话。大太傅赶紧得寸进尺:“外面的谣言,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什么‘圣子生,起妖雾。’就算起了妖雾又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灭的妖魔鬼怪还少吗?‘圣人生天下哭’又怎么了?圣人仓颉造字,圣人神农氏出生,不都伴随着神鬼哭号吗?不管怎么样,谁也不能害我们的圣子。”

  玄鸟微微点头:“任他仙家再怎么骄横,也不能对炎帝宫的男孩不利,那不是显得我们九州没能人了嘛。娲皇宫和炎帝宫到底还是一家人,我们虽说是来看看,能帮忙还是要帮忙的。”

  两个太傅连忙表示感谢,玄鸟手里拉着的小女孩,却嘻嘻地笑了起来:“阿妈你好没主意哦,人家几句话就把你绑到人家的战车上了。”

  现场当时一片哑口无言,就连二位太傅这样的智者,也受了一惊。这女孩人虽小,智慧却是极高,大太傅竭力促成的局面,这孩子一句话就点破了。

  楞过神二位太傅,赶紧向玄鸟和小女孩都施了一礼,并询问女孩的来历。

  玄鸟也反应了过来,脸色微红地训斥女孩:“女女又欺负阿妈,在别人面前就不给点儿体面。”扭过脸来对二位太傅介绍:“这是我的女儿,叫玄女,略微有些小聪明,是女皇娘娘叫她跟过来的。”

  “原来是小尊使,见过玄女使者。”二位太傅再次和小女孩见礼。能被女皇娘娘指派过来,一定有过人之处,何况方才已经见识了这女孩的智慧了。

  玄女也笑嘻嘻地还礼:“传说二位太傅冷漠傲慢,我看也挺亲切的嘛。你们是前辈,该我先施礼的,你们以后就不要先给我见礼了,免得人家说我不懂事。”

  大太傅浑身都是机灵,赶紧掏出一块美玉递过去:“玄女既然认我们两个长辈,那我们就只好拿个见面礼了,一点小心意,侄女不要嫌弃才好。”

  玄女大大方方地接过美玉:“呵呵,这是射姑玉,不仅温润美艳,而且天生有灵力,最适合给女子做佩玉了。多谢大太傅。”谢完后就扭头向着赤松子,“二太傅,你有见面礼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