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计杀圣子

蚩尤二 第3章、计杀圣子

作者:二意者 小说:蚩尤二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4:22
己一摇一晃的走到远处,拿着玉埙呜呜呀呀呀地吹了出来,不多时又从身上摸出一卷乐谱,旁若无人地研究出来。  玄鸟轻轻欠了一下身:“啊贻笑大方了,我们太失礼了了。”  二太傅急忙说:“青丘天真烂漫又聪颖极其,今后必非常人,我们昨天结个善缘,是极好二太傅给玄女的也是玉,一个玉器,也是乐器,叫埙,是一种吹奏乐器。玉石做的就叫玉埙。。...

蚩尤二

推荐指数:10分

《蚩尤二》在线阅读

  第3章、计杀圣子

  “有,有。”二太傅笑的呵呵的,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很招人喜欢,身为炎帝宫的太傅,身上不缺拿得出手的东西。

  二太傅给玄女的也是玉,一个玉器,也是乐器,叫埙,是一种吹奏乐器。玉石做的就叫玉埙。

  玄女很高兴地接到手里:“这是大皇叔姜鼓做的吧?真的太精致了。早听说三个皇叔发明好多新奇的东西,炎帝宫真是太好了。哦,我去一边儿玩一会儿,你们大人谈正事吧,我小孩子就不打扰了。”说着自己摇摇摆摆的走到远处,拿着玉埙呜呜耶耶地吹了起来,不多时又从身上掏出一卷乐谱,旁若无人地研究起来。

  玄鸟微微欠了一下身:“真是贻笑大方了,我们太失礼了。”

  二太傅赶忙说:“玄女天真烂漫又聪慧异常,将来必非常人,我们今天结个善缘,是极好的事。”

  大太傅也对玄鸟的歉意不以为意:“此女性情天然,又聪敏好学,将来长成之后,或许我们求她帮助之处少不了。既然娲皇宫主能派她来帮你,她一定帮娲皇娘娘解决过一些问题,才有意让她来帮我们解决眼前这个难题。”

  玄鸟微笑了一下:“什么都瞒不了太傅。我这次来也确实左右为难,到底会有什么结果,大概要看这小丫头的心意了。”

  两位太傅没有责怪娲皇宫,要把这么大的事让一个三岁小丫头来决定。

  上古时期的灵童不少,行事每每出人意料又能中肯地解决问题,让人赞叹不已。二太傅生来也是灵童,神农氏是神童。现在仅两位太傅知道的,眼前这玄女是一个,还有有熊国皇帝的儿子公孙轩辕,以及南方身毒国的世嘉太子,和西拉国都有生下来就说人话的灵异婴儿。

  二位太傅虽然有心多结交一下这个伶俐的小玄女,但人青还在宫里等着,时间长了怕出什么变故,榆罔肯定对付不了人青,所以显得有些焦急。

  好在玄女只是摆弄了一小会儿玉埙,就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你们大人的事商量好了吗?我现在想去看看那个还没出生的小弟弟。”

  大太傅立即堆起满脸的笑意:“我们正等着你这小祖宗发号施令呢,只要这次的事能圆满解决,你喜欢音乐,我就满世界给你找乐谱,想看炎帝宫的发明创造,我就领你去姜鼓、姜延、姜殳三位皇叔的府上,让你看个够。”

  炎帝族姓姜,黄帝族姓姬,这类小知识好像不用解释。

  小小的玄女忽然变成小大人似的,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这次的事,还真不好办。西昆仑若没有下定某种决心,人青是不会满世界兴风作浪的。他在娲皇宫就说,应该趁早除掉这个将来要祸害天下的圣子。”

  两位太傅当时就铁青了脸,屈辱中带着无奈,赤诵子去通知听沃,赤松子领着玄鸟母女去了养心殿。

  养心殿里,榆罔、人青和玄鸟寒暄过后,大太傅也同听沃一起走了进来。

  人青眯眼看着听沃的大腹不说话,两位太傅紧张地戒备着,只要人青有什么话语或动作,就立即反击。话来话反击,动手就用武力反击。

  养心殿里的气氛极其紧张,或许一声轻咳,都能引发一场战斗。

  人青盯着看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嗯,上次是我看错了,听沃娘娘的胎气纯正无邪,是个正直的好男儿。我被流言迷惑,没细看就给圣子妄下断语,真是罪过,我给大家道歉。”

  两位太傅一个护住听沃,一个护住榆罔,仍是一副戒备的神色,不为人青的言语所动。

  玄鸟想说什么,可看看依然冷静观察现场的玄女,立即忍住了想调节气氛的想法。

  只有榆罔大咧咧地松了口气:“是误会就好,是误会就好。尊使远道而来,目的也是为了天下安宁,朕当设宴款待……。”

  大太傅冷冷地打断了天子的圣口御言:“不必了。西昆仑的地位没有炎帝宫高,连娲皇宫的地位也比西昆仑高多了。圣天子没必要亲自设宴招待一个小小的使者。这个小使来到炎帝宫搅风搅雨,我们不予治罪,已经是法外开恩了。我们是万王之王的炎帝宫,陛下是圣天子,可以礼贤下士,不可以礼贤下人。这般不知上下尊卑的下人,还是赶紧请出去的好。”

  现场除了榆罔,都是深知人心之辈。越是责任重大的人,心机越是深沉,大太傅根本就对人青放不下心,留下他说不定就会又有什么幺蛾子,赶紧赶走了干净。

  榆罔一点儿也不以大太傅的话为忤逆,接口就对人青说:“你确实让我们生气了。大太傅叫你走,你就快走吧。”

  人青的脸色变了几变,做为人人敬仰的西昆仑三大使臣之一,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居然被像撵狗一样往外撵。他强忍住动手的冲动,忽然干笑两声:“早听说大太傅可以凌驾于圣天子之上,果然是事传有因。大太傅骂我是小人,骂得好。我就做小人了,你又如何?今日且由得你嚣张,但你要想想,你们这外强中干的炎帝宫,能承受得住我们东西昆仑的怒火吗?”话说到这里,倏然化作一只青鸟,冲出宫殿飞向了青天深处。

  大家都知道西昆仑是西王母的,而东昆仑则是东王公的。

  养心殿里的人各怀心事,默然不的做声。一直观察听沃胎儿的小玄女,忽然叫了起来:“不对,胎儿受到攻击了,这殿里不对,有什么阵法在攻击听沃娘娘的胎儿。哦,我知道了,这是清静阵,竟然这样用,真是歹毒。大家快找出布阵的东西,毁了它破掉这个阵法,先不要移动听沃娘娘。”小玄女一边叫喊,一边两手不停地挥出,一些玉符随着她手上的力道,纷纷飘向听沃的身周。

  大家随着玄女的喊叫早忙乱了起来,二太傅施展出一层薄薄的火雾,将榆罔罩在其中。大太傅施出类似的水雾,罩住听沃。但两人用出的护罩都没有被攻击的反应,倒是玄女撒出的玉符,在听沃娘娘背后不远的空处,不断地破碎落地。

  大家都看到了,听沃娘娘的腹部,涌出一层薄雾般的金色光辉,大家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胎儿在用法力保护自己。有这样能力的胎儿,往低了说也是灵童,甚至更多的可能是神童。

  大家的心中百感交集,炎帝宫要有神童出世了,但这是胎儿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才会出现的事情。先不说受到了什么伤害,就是在胎儿期这样无可奈何地运用法力,本身就一个了不得的大损失。这样的天纵之才,很可能会因此变成弱智或痴呆,更甚者就是魂断形消,胎死腹中了。

  所谓的清静阵,是修道人在入关修行时,防止魔怪捣乱的一种阵法。这种阵攻击性并不强,主要是防御灵物的骚扰。但若把防御的力量集中到某一处空间,那一处就会被阵法的力量控制,所在的灵物必然会受到极大的伤害,防御阵也就变成了攻击阵,普通的灵物根本承受不了有意识这样布置的伤害。人的心魂和灵物近似,虽然通常比普通灵物强大,但胎儿的心魂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

  用清静阵改造成攻击心魂的阵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隐蔽。普通的攻击阵,人若身处其间,几乎立即就能感觉到森森然的危险。而清静阵首先能给人以清爽的感觉。再说这样的清静阵只在某一小区域寻机攻击相对弱小的心灵,对强大的心魂则避而不问,所以人们很难察觉到它的存在。

  在大家心念电转中,玄鸟逆着玉符破碎的方向,很快地找到了放置在橱柜里的阵盘,并且封锁了它。

  神秘的东西失去了神秘性,也就没了让人紧张的性能。

  但让人们更大紧张来了。听沃脸色蜡黄紧捂腹部惨叫起来:“肚子,疼,疼,疼死我了!”

  这是要临产了。炎帝宫里的人大多都有医药知识,胎儿刚被攻击就要临产,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好在在这个医学大家庭里,听沃要临产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慌乱,接生婆都是早就准备好的。

  一场变故下来,总算可以告一个段落。玄鸟母女回使馆去了。打发了一些不相干的人,两位太傅和榆罔凑在一起偷偷地开小会。

  榆罔恨恨地骂:“朕的大公主还在西昆仑学道呢,王八蛋一点儿面子也不讲,心太黑了,真不是东西。”

  见二位太傅都不接他的腔,也不顾两位在想什么心事,接着问:“你们能不能看出,我的孩儿咋样了?”

  榆罔就是什么都学不好,才做的圣王。他的兄弟们都有技艺在身,不肯做这个没乐趣的圣王。就是家传的医学,榆罔也是懵懵懂懂的,胎儿怎么样,他看不出来。

  “唉,我看这样吧,”大太傅叹了口气,那模样就是和二太傅商量,让榆罔听听而已,因为他要说的和榆罔要问的根本不搭界,“西昆仑这次也算是明火执仗了,咱们还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因为咱们打不过他们仙人。但是不打也不行,这次再不打,就真的弱爆了,以后什么阿猫阿狗的都会想着冲咱们咬两口的。”

  二太傅接口说:“打是要打,我们要选择怎么打,既要让我们显得不窝囊,又不要大打,免得引起大战争而不可收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