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鱼目混珠

蚩尤二 第4章、鱼目混珠

作者:二意者 小说:蚩尤二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4:23
说,说着说着,问题问题的办法就有了。  大丞相面无表情:“你仙家也不是要干涉人间的事吗?我让凡人们已不再理睬你,看你除了什么幺蛾子?”  榆罔听出了,三位丞相这是定了报复西昆仑的办法了。表示他也没什么意见,圣子的安危才是他现下唯一的挂记:“二太傅点头接着说:“我们先拆他们的庙,出一口恶气。把那些铁杆信徒抓一批,如果西昆仑不来谈判,我们就把那些信徒充作奴隶。看以后谁还敢亲近仙家?”。...

蚩尤二

推荐指数:10分

《蚩尤二》在线阅读

  第4章、鱼目混珠

  大太傅冷笑了一声:“人青跑了,我们抓不住。西昆仑戒备森严,我们也去不了。但俗话说的好,跑得了道士跑不了庙。仙家为了广收信徒,在九州大地建了不少庙宇,我们抓不住他们的人,还拆不了他们的庙吗?”

  二太傅点头接着说:“我们先拆他们的庙,出一口恶气。把那些铁杆信徒抓一批,如果西昆仑不来谈判,我们就把那些信徒充作奴隶。看以后谁还敢亲近仙家?”

  这就是两兄弟讨论问题的方式,只管随口说,说着说着,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有了。

  大太傅面无表情:“你仙家不是要插手人间的事吗?我让凡人们不再理会你,看你还有什么幺蛾子?”

  榆罔听出来了,两位太傅这是定下报复西昆仑的办法了。对此他没有什么意见,圣子的安危才是他眼下最大的记挂:“二位太傅,我的孩儿现在怎么样了?”

  大太傅低下眼眉不看榆罔,沉痛地说:“圣子死了。”

  二太傅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哥哥的意思:“请圣天子节哀。圣子被西昆仑暗害,已经归天。请圣天子将此事晓谕天下,我们不会和西昆仑善罢甘休。哼,西昆仑没了道义,看他还如何在九州嚣张。”

  榆罔的脑子本来就懒,这下根本意会不了二位太傅的意思了:“怎么回事?怎么,怎么圣子会死?我虽然不太通医理,可,可看听沃,不像是大凶的样子啊?”

  大太傅冷笑:“事到如今,圣子不死也得死。仙家人心思卑鄙又坚忍,认准了的事,不达目的死不甘休,我们凡人根本无法与之相斗。如果圣子不死,炎帝宫永无宁日都是好的,仙家若狠心灭掉炎帝宫,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榆罔这次接口很快,“我是近四十岁的人了,只有三个女儿,好容易上天见怜。让听沃怀了男孩,还是个神童。是不是神童不要紧,是不是圣子也不要紧,炎帝宫没了有什么了不起,我只要这个孩子。仙家再来欺负我,我就把炎帝宫和圣王的位子都给他们,我只要这个孩子。”

  这神农朝八世炎帝,几乎都对帝位不太在意。榆罔虽然心里不太透亮,在这件事上,倒颇有先人的风度。

  大太傅对这个笨学生也是无可奈何,和二太傅用了个眼色,两人坚定了瞒住榆罔的计划。二太傅冲着门外叫道:“少颢,你进来。”

  门外早围了一群文臣武将,少颢也在其中。炎帝宫出了大乱子,群臣虽然不知就里,但好奇心和责任感让他们及时聚在这里等候差遣。

  少颢急忙走了进来,给榆罔和二位太傅行礼。说起来少颢也是二太傅的弟子,大太傅也教诲了他跟多知识,也算是榆罔的师弟了。

  二位太傅对少颢很放心,这是个少年老成的好苗子。二太傅也不话:“你在这里陪伴圣上,好生宽慰,不可让圣上过度悲伤。我们有些急事要办,等我们回来你方可离开养心殿。”

  言下的意思,就是不让榆罔离开这里。少颢也是玲珑心,立即明白了。而榆罔根本察觉不到这些,太傅让少颢在这里陪伴自己,很正常的事。

  两位太傅出了养心殿,对围在这里的大臣们简要说了人青害圣子的事,然后将举丧和报复之事安排下去,文臣武将们各个领命,分头行事不提。

  太傅哥俩一边往后宫走一边商议,还有个纠结是,圣子肯定是要偷走的,但这事究竟瞒不瞒听沃,真是个大问题。

  如果连听沃都瞒,这孩子恐怕永远也不能堂堂正正地回到炎帝宫了。如果不瞒,女人的嘴可不让人放心,万一走漏了风声,如何承受仙家的打击?

  走到了听沃的圣后宫门口,两人也商议出了个眉目。主要是随机应变,如果听沃爱孩子的心坚定,又能把事情看明白,就不用隐瞒她了。如果听沃也像榆罔一样不顾大局,就只好瞒住她。等将来圣子若有能和仙家对抗的能力,再想办法让他认祖归宗。

  事情既已商定,剩下的就是行动了。大太傅长身而起,施展陆腾术很快离开了炎帝宫。而二太傅则守住圣后宫,静心倾听里面的动静。

  且说大太傅,离开炎帝宫后,速度却是有增无减,离开空桑大城,就向偏远的村寨飞驰。

  他要去偷婴儿,最好是刚出生的婴儿,以便鱼目混珠,让即将出生的圣子存活下去。当然他也会善待丢失了孩子的家庭。人站到一定的高位,舍卒保帅是常用的手段,残忍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形容词罢了。

  这时期空桑一带的民俗,是谁家有了丧事,就在门口挂白布。若是有了结婚生子这样的喜事,就在门口挂红布。所以辨认谁家有女人要临盆了,并不太难。结婚会有亲朋好友街坊邻里的参与,很是热闹。而生孩子的人家虽然也挂红布,但是没有凑热闹的,都是等到孩子百日后,才会庆贺。

  大太傅来到一个偏僻的山村,停下身形观察了一番。这村人口不少,有四家挂红布的,只有一家是结婚的,另三家都是生孩子。

  炎帝朝农耕渔猎医学格物大发展,自然带来了人口的兴旺。神州地域广阔物产丰富,只要没有大的战争或天灾,勤劳善良的人们就会把日子弄得红红火火。

  印度古代对数字的概念比较模糊,动辄说某国有百亿人口。但此时的神州,有几十亿人口并不算太过夸张。

  再啰嗦几句有关国名的事。因为黄帝称圣以前,国人都认为是治世的是神人,所以这片广袤的土地就称为神州。伏羲以前是把天下划为十二洲的,伏羲帝将十二洲改成了九州。后来十二洲和九州变换了多次,到帝舜称圣又确定九州后,治水的禹王也认为九州比十二洲合理,此后才没有变更过。所以神州是正式国名,九州只是代称。至于中华,是轩辕黄帝起的国名。

  大太傅正观察三个要生孩子的家庭,忽然有一家里面传出哭声。大太傅的心头宽了一下,这应该是这家人产出死婴了。

  大太傅本来是抱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心态来办这件事的。把别人家的婴儿买下弄死,来救自家的孩子,确实有伤阴德。若是恰好有人家生产了死婴,用来换取圣子的性命,那就是机缘凑巧,无妨天和了。

  大太傅换上民装,大摇大摆地进了那传出哭声的家庭,他的气势岂是等闲,不怒自威中自是让普通人生出敬仰。事情果然如同赤诵子的猜测,这家人真的是产出了死婴。

  事情很顺利,大太傅化装买走死婴扬长而去,不辞劳苦地返回炎帝宫。

  而这时,听沃已经顺利产出圣子,二太傅已经将圣子连同接生婆奶娘丫鬟保姆等人,凡是听沃生产时在场的人,都强行藏匿了起来。

  听沃产后虚弱,睡了一小觉,醒来时,大太傅已经带着死婴回来了。

  听沃醒来不见了伺候自己生产的人,可怪的是两位太傅竟然也在产房,自然有些想不通,这太不合常理了:“二位太傅怎么在这里?我的孩儿呢?”

  大太傅想想还是不妥:“请娘娘屏退左右说话。”

  两位太傅为炎帝朝忠心耿耿鞠躬尽瘁,听沃当然看在眼里,没有多想就净了房。

  大太傅下狠心要再试探一下听沃:“娘娘节哀,圣子已经死了。”

  听沃楞了一会儿,惊疑不定地问道:“刚生下时好好的,也不哭也不闹,居然还能说话,问我伏羲帝还在不在世。我说伏羲帝爷依然在世,他微笑着就睡着了。宫人抱走去洗涤,我也就小寐片刻,孩子怎么会死?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你们快抱孩子来,我要看孩子!”平时温文雅尔的圣后,险些就要歇斯底里了。

  有关伏羲帝的传说,是他一直到大禹治水时还活跃着,甚至春秋战国时还有他存在的影子。

  大太傅恭谨地退出房间,不多时捧着一个襁褓进来:“圣皇圣后正值当年,再产麟儿不是难事,还请保重,千万节哀。”说着将襁褓中的婴儿放在听沃的身边。

  听沃一看就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孩子,还没来得及发作,一阵清风拂过,婴儿忽然不见了。

  房间的角落里,传来人青的声音:“真的死了吗?在仙家专门炼制的阵盘之下,胎儿怎么可能存活?嗯,确实是死了。可圣后刚才说,生下来居然是活的,还能说话,还问伏羲帝在不在世,真是个不一般的孩子。这可蹊跷了,按道理这孩子是该胎死腹中的,怎么活着生下来了?或许孩儿的心魂强大,阵盘对他的作用小了一些,没有当时致死,然后又熬不过阵盘的后作用,洗澡过水之后死了?”

  人青说话后已经显露了身形,独自站在角落里自说自话,根本没把炎帝宫当做一回事。两位太傅惊怒交加,头发都站立起来了。还说什么,打吧。兄弟俩一左一右,提起功力就向人青冲去。

  人青轻笑一声,抬手就把抢来的死婴扔了出去:“这可是圣子,接好别摔了。”

  扔的方向是大太傅,赤诵子赶忙小心翼翼地接下。他必须对这死婴恭敬一些,演戏就得演到好。人青太狡猾了,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个回马枪,险些坏了兄弟俩的精心筹划。这人青肯定是用武力留不下的,能骗走他最好。

  唉,用上网通不是断网就是老掉线,服务质量和态度都差劲的不行,人家还霸占着这里,别的网线还按不进来,真让人没脾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