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为圣子而战

蚩尤二 第5章、为圣子而战

作者:二意者 小说:蚩尤二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4:23
是伏羲帝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三位丞相都是呲目欲裂,大丞相轻轻地放下自己死婴,须发皆张遥指人青:“你真是是不明白人情理性的畜生!咱们出了空桑再打,我要跟你分个高低死活。”  人青一点也不在乎丞相的愤怒的:“回去就回去,这炎帝宫美轮美奂,拆了有些可人青邪眼看着大太傅对死婴的恭谨神态,一边招架二太傅的攻击,一边轻蔑地嘲讽:“一个死婴用得着那么小心吗?大太傅你是在演戏吧?注意别演过头了啊。不是我们仙家要欺负你们炎帝宫,你们只不过是俗世之主,我们昆仑可是天上仙界的豪门,欺负你们是看得起你们,再不知好歹,就是伏羲帝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蚩尤二

推荐指数:10分

《蚩尤二》在线阅读

  第5章、为圣子而战

  急求编辑大大,我的书上传后,为什么没有段落了?请告诉我原因,快把这事解决。密密麻麻的好难看,我都不好意思让人看了。

  人青邪眼看着大太傅对死婴的恭谨神态,一边招架二太傅的攻击,一边轻蔑地嘲讽:“一个死婴用得着那么小心吗?大太傅你是在演戏吧?注意别演过头了啊。不是我们仙家要欺负你们炎帝宫,你们只不过是俗世之主,我们昆仑可是天上仙界的豪门,欺负你们是看得起你们,再不知好歹,就是伏羲帝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两位太傅都是呲目欲裂,大太傅轻轻放下死婴,须发皆张遥指人青:“你简直就是不通人情理性的畜生!咱们出了空桑再打,我要跟你分个高低死活。”

  人青毫不在意太傅的愤怒:“出去就出去,这炎帝宫美轮美奂,拆了有些可惜。你们说去哪里吧。”

  二太傅接口道:“我们去微山泽。”

  人青想了一下:“微山泽就微山泽,我也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打架。要想大太傅借微山泽的水气赢我,那是不可能的。”说完扭头就出了炎帝宫。

  没有写错,在圣后宫里扭头就出了偌大的炎帝宫,形容人青飞的非常快。快有快的想法,他这是赶时间安排后手去了。

  微山泽就是后来的微山湖,水丰草美山清水秀,一片片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随风摇曳,如同在明媚的江河大地上铺了一块锦绣,让人从心底赞叹天工的精美杰作。

  太傅二人率先用几根芦苇充做垫脚,用功力驾驭着来到一个无人的岛上,提起功力准备大战人青。

  人青是可以飞翔的,他优雅地落在二位太傅的不远处,随手捡起一个野鸭蛋闻了闻:“这东西和鸡蛋差不多,却有一股子淡淡的腥气,肯定没有鸡蛋好吃。”

  大太傅对人青目中无人的做派没有办法:“别装模作样了。赶快动手,我若不死,炎帝宫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做呢。”

  人青却给了大太傅一个安静的手势,皱着眉仍然摆弄手里的野鸭蛋:“怪异了,这东西怎么放不进戒指里呢?我记得鸡蛋是可以放进去的呀。大太傅稍安勿躁,我弄明白了这个再和你们打。”

  人青说的戒指是储物戒指,炎帝宫也有几只,都是西昆仑送的。但炎帝宫可以制作储物袋,所以太傅是明白空间法器的道理的。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大太傅也不客气,直接就骂上了:“你简直就是个棒槌!(一直狂风骤雨电闪雷鸣,实在不敢写了,赶紧关电脑。——没想到雷雨也能持续一个白天,只好后半夜开始码字)空间法宝不能存放有生命气息的东西,这是常识。你往戒指里放熟鸡蛋当然可以,这生鸭蛋当然放不进去,何况这鸭蛋里的小鸭就要出壳了。”

  人青依然是迷惑不解的神色:“你怎么知道这里面的小鸭要出壳了?”

  大太傅又骂:“笨蛋!刚才没听到蛋里有小鸭叫吗?以你的耳力,不会以为是另外的小鸭子叫吧。”

  大太傅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发了一下愣。二太傅立即接口:“不对,这家伙在磨蹭时间。”

  大太傅吃了一惊,立即怒道:“人青,你耍什么阴谋?”

  人青得意地一笑:“你们弄个死婴想骗谁?要随便耍个小计谋就能在我这里蒙混过关,那我还是人青吗?老百姓都知道‘炎帝既生,赤气冲天。’你们还想藏住新生的圣子?很佩服你们的手笔啊,为了隐瞒,竟然可以为一个村野死婴做国丧。”

  炎帝八世,除了神农氏出生时,有天雨粟,赤气冲天,神鬼夜哭,九井自穿的现象外,其后代就只剩下赤气冲天的异象了。

  大太傅给圣子找替身,没顾上留意这异象。二太傅当然看到了,这是以为这冲天赤气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消失的,没想到这圣子的赤气能保持这么长时间。

  二太傅叹了一口气:“这人青能飞天又能隐身,圣子的事还真瞒不住了。”

  大太傅心中暗暗吃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你假意不愿毁坏炎帝宫的建筑,和我们来这里打架,其实另外安排了人,在炎帝宫对付圣子?”

  人青笑着晃了晃头:“人青是一个组织,号称人青门,隶属西昆仑。我们虽然没你们炎帝宫的人多,但个个都是精英。我想,他们掳走圣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大太傅骂道:“卑鄙无耻!”两团清濛濛的雾气出现,一团在大太傅身上凝聚,一团围在人青的身周。

  人青大笑:“凭你们兄弟俩的能力,能奈我何?”刚要提功力破去大太傅的水气围攻,突然一皱眉,“卑鄙,你们偷袭我!”

  大太傅也大声笑道:“炎帝宫的药学,岂是你这个自高自大的小人能明白的。”身上的水汽幻做一条大龙,咆哮着向人青冲去。

  而二太傅也凝出一道火龙,凶猛地扑向人青。

  二太傅在到了这里之后,马上不动声色地在这里撒出了一种药物——失落迷情。这是一种极其细小的药粉,无色无味地漂浮在空气之中,吸到他的人,神志和功力都会大打折扣。太傅兄弟当然给自己用了解药,丝毫不受影响。

  人青来到这里不是没有戒备,只是没想到炎帝宫的药物神奇到这种地步,竟然可以让成了仙体的他,神志受损功力锐减。

  如果不是神志受损而不知,也不会过早地承认自己在炎帝宫埋下了后手。现在他浑身酸软,困的眼皮乱打架。这是战斗中,眼皮睁不开还怎么打?如果不是战斗中,自己会不会立即睡下?

  如果两个太傅停下手来,自己岂不是在睡梦中就做了俘虏?人青越想越心惊,猛地燃烧了一小股精血,喷出一口鲜血,让自己的精神一振,同时撒出一道大盾,这是他的防御法器。

  水火二龙正好撞在大盾上。大盾还没有来得及获得人青的功力支持,就受到两道巨大力量的打击,登时消散,又变成小盾回到人青的体内。

  大盾并没有完全抵消掉两股力量,剩余的力量撞在人青身上,登时打的他冲天而起,鬓发散乱衣衫破碎,再加上喷出的鲜血溅在脸上身上,狰狞狼狈的样子让人都认不出是那个风淡云轻的人青了。

  燃烧精血是要损耗寿命的,但可以立即增加功力,或者解除自身不利状态等等,而人青这次燃烧精血,只是为了逃跑。大太傅说的对,自己确实有些自高自大了,近百年往来穿梭于神州大地未逢对手,还以为炎帝宫也不过如此。两位太傅的功力确实在自己之下,但一个照面下来,自己只剩下逃跑的份儿了。

  这一击也是两位太傅尽力而发,微山泽上当即风生水起涛浪排空,在这惊天的威势中,人青已经变成了青鸟,冲天而去。

  太傅兄弟无法追击。大太傅恨恨地吐了一口吐沫:“便宜这混蛋了。”

  二太傅:“神农药学连神人都是佩服的,这仙家不知厉害,估计以后就不会这么嚣张了。咱们赶紧回去,虽然给玄鸟和少颢留下了严密防守的信息,如果对手来的太多太强,也怕他们疏中有漏。”二人立即回程不题。

  且说这人青也不是一昧地自高自大,这次安排的事情,还是谨慎有余的。

  这次他把人青门的高手都带来了,共十一个人。六个在炎帝宫外叫阵,吸引宫中的高手。余下五个,三人潜入宫中有赤气的地方,去杀圣子。剩下两个做机动,哪里紧急就接应哪里。

  这个新生的圣子有些奇怪,以前的圣子都生赤气,不过都是一会儿就消散了。可这圣子的赤气都过了一夜了,还是强势不消,大白天的也能看清。

  这样两位太傅的计划就完全没了意义,现在炎帝宫甚至空桑城里的人都知道,圣子还活着,那道冲天的赤气之下,就是圣子所在之处。

  人青门的高手,不过是一群等级高一点儿的修真者。人青门的仙人不过人青一个,等级也不高,不过能唬住凡人罢了。天地的规则,是不允许能力悬殊太大的生命体同在一个世界的。

  少颢领着军中的强者,挡住六个修真者没有问题,但为将在谋,他并不急于消灭这些挑衅者,炎帝宫和圣子的安危,才是他最大的责任。

  人青虽然已经很小心了,但先入之见还是让他自大了。他以为凡人根本没有能力和仙家争斗,但炎帝宫里的一些人,已经不在凡人的范畴里了。何况还有玄鸟母女,已经看不下去人青的作为,决定要帮炎帝宫了。

  虽然少颢已经小心谨慎了,但潜入宫中的三人,其中一个可以隐身。

  玄鸟经过搏斗制服了两个潜入者,刚松口气,赤气所在的房间忽然一声巨响,坍塌了。

  能看到那个位置的人都向那里看去,烟尘笼罩中,赤气消失不见了。

  这圣子还没出生,就有人害他性命,出生到现在几乎就没有安宁。而且都是凶险至极的灭顶之灾,这孩子的命数也太多灾多难了。

  赤气消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自然消失。这种出生时的异象,只是大能者气运的泄露,红光的大概意思是其人志气高昂斗志旺盛。不管如何,生来异象在多,最多七天后还的和常人一样,生下来会说话的也不会说了,身上有光芒或有异纹的,也消失不见了。

  第二种可能就是圣子死了,一个婴儿,再神奇也是个娇弱的小生命罢了,坚固的房子都在爆炸中塌落了,里面的婴儿怎么能存活?圣子死了,红光当然会消失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