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她快撑不过去了
“你醒了?”宁夕刚睁开眼睛眼,耳旁响了的是个很陌生男人的声音。鼻尖索绕着一股呛鼻的消毒水味,再次提醒着她这是在医院,宁夕下意识手抚上肚子——“你的孩子没事儿,”身穿白大鼻尖萦绕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着她这是在医院,宁夕下意识手抚上肚子——。...

“你醒了?”

宁夕刚刚睁开眼,耳旁响起的就是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鼻尖萦绕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提醒着她这是在医院,宁夕下意识手抚上肚子——

“你的孩子没事,”身着白大褂的医生翻动着手里的病例,顺手推了一把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冷漠而又疏离,“不过你要是再不注意,孩子不保是迟早的事。”

宁夕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觉得头痛的厉害,撑着从床上坐起来,房里的冷气打的有点低,宁夕打了个寒颤:“谢谢你医生。”

温世有些意外地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眉眼间一片寡淡萧瑟,他哦了一声:“醒了就去缴费,昨天你来的匆忙,费用还是我帮你垫的。”

宁夕有些窘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身无分文,就连昨天上车之前的小行李箱都不见了。

“微信还是支付宝,现金我也可以。”年轻医生又推了一把眼镜,倒是毫不客气。

他这么坦坦荡荡,倒叫宁夕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羞红了脸。

在一种诡异而又沉默的气氛中,温世这个慢半拍的终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手抵在镜框上,一挑眉,道破了这份尴尬:“没钱?”

她不是没钱,毕竟穆英旭说好了要给她四年的青春补偿,明明白白的五千万,宁夕苦笑一声,摇摇头。

穆英旭办事向来牢靠,估计现在钱已经打到了她的账户上了吧。

“我转给你吧,一共多少。”宁夕慢吞吞地掏出手机,委实不是她故意,而且身子发虚,加上一整天没吃东西,实在提不起半点力气。

温世掏出付款码,递过去。

“叮”的一声,手机乍然响起,上面那个红圈圈清楚摆明了一个事实——余额不足。

温世又推了一把眼镜,饶是厚脸皮如他,此时也不忍心再戳破了。

宁夕温温吞吞,看向手机,无意识握紧,头一次感受到人生的绝望。

“抱歉,”宁夕下床,握紧了手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出门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不同于往日,这次接电话的竟然是宁沐而不是穆英旭,听见那边传来熟悉的一道声,宁夕猛的打了个寒颤,剩下的话又被咽了下去。

那头的女声很是温柔,似乎不讶异电话这头的人半晌没答话,宁夕觉得自己如鲠在喉,当场没有哽咽出声。

不过一天而已,她恍恍惚惚的在心里发问,宁沐就已经住进了穆家。

“喂?”女声再一次轻柔的响起,让宁夕想到她那张艳丽的面孔,与这道声音格格不入,“宁夕,有什么事吗?”

记忆里宁沐还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她说过话。

卡在喉头的话语兜兜转转,最终还是问出了口:“穆英旭说给我的那五千万,还……没有打来。”

说到最后她似乎有些难堪,顺带着声音都低了下去。

“哈?”宁沐似乎有些好笑,反问,“不是已经打给你了吗?”

宁夕有些搞不懂她的意思,好像想表达的又不是这种,她愣了愣,那句“我没有收到”还没有问出口,又听见一声轻嗤。

带着嘲讽,裹挟着夏日余温的寒意向她袭来。

“宁夕,你当然不会收到那笔钱啦,”宁沐的声音依旧那么温柔,却与她本人格格不入,“因为那笔钱,你永远都收不到的。”

“阿旭让我把这笔钱打给你,可是咱们亲姐妹,你不分我我不分你,再说了,你占了阿旭四年,我总要讨点利息过来。”

宁夕急了:“可是四年前明明是你……”

“嘘,”宁沐骤然打断她,“宁夕,阿旭爱我,我说什么他都信,他不爱你,你就是说千万遍的真话,也是假的。”

说完,不等她回复,那边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再打过去时,已是忙音。

宁沐拉黑了她。

宁夕说不出现在自己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冷,从骨子里沿着骨缝脊梁背慢慢一路爬上来的寒意,将她整个人从里到外,平白无故浇了一桶凉水。

温世打来门,走了出来。

他微微耸肩,抱歉一笑:“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听见的。”

想了想,似乎觉得这样有点不对,他又说:“医药费是小事,医者仁心,也不用给我了。”

宁夕没说话,对方说的对,她确实没有钱给了,她浑身上下所有的钱加起来不过三百六十一块一毛再加两个钢镚。

四年,跟着挥金如土住着千万豪宅的穆英旭,只换来了这些。

外加一个孩子。

至于那五千万,她也不想去纠结了,和宁沐纠结,最后吃亏的也只是自己。

再回神,那个医生已经不见了。

宁夕没脸再待下去,想着日后要是有钱一定要找到这好心的医生还给他,转身去了病房收拾了所剩无几的东西便走了。

三百块钱她花三百租了个最便宜的单间,押一付一,还有六十一块钱买了几包方便面,最后在入睡时将最后的三十七块压在了枕头下。

睡惯了软香温玉的枕头软床,此时睡在坚硬的木板上的宁夕不见得有多好受,她突然想到了没有嫁给穆英旭那些年,宁家对她不好,饱一顿饥一顿,也不是没有这么差的环境。

只不过当时她撑的过来,现在却撑不过了。

享受过最好的东西,又怎么会甘之如始愿意来这种地方受罪呢?

想到这里,胃部一阵翻涌,宁夕跌跌撞撞从床上爬起来,将胃里所剩无几的面条尽数吐了出来。

狭窄的房间里弥漫开来逼仄而又难闻的味道。

宁夕爬在垃圾桶旁,模模糊糊的想着这样不行。

钱会用光,房子也会被收回,可她已经没有穆英旭了。

她不是穆太太了。

可是她还有孩子。

宁夕悲哀的想起这个事实。

所以当她看见穆英旭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寡淡的脸上几乎也没有出现什么诧异。

经理拿了瓶酒硬塞进她怀里,陪着笑,话却像刀子威胁:“宁夕,这可都是大人物,惹怒了一个,有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夕淡淡然接过那瓶酒,正好对上穆英旭那双似笑非笑的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