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男友APP
“让对方不明白你是谁怎么样。”陆美琳说的话让他有些无语。“你现在的满大街去去问问,看一看有谁不明白我幻歌的名字。”陆正阳一撩额前的刘海,从桌下的箱子里摸出了一盒牛奶,“你现在满大街去问问,看看有谁不知道我幻歌的名字。”陆天泽一撩额前的刘海,从桌下的箱子里摸出了一盒牛奶,慢吞吞的将开口撕开,倒在桌上的杯子里。。...

“让对方不知道你是谁怎么样。”陆海泽说的话让他有些无语。

“你现在满大街去问问,看看有谁不知道我幻歌的名字。”陆天泽一撩额前的刘海,从桌下的箱子里摸出了一盒牛奶,慢吞吞的将开口撕开,倒在桌上的杯子里。

陆海泽叹了口气,“别老跟我拿你的艺名说事儿。”

“女人什么的,最烦人了。”陆天泽一仰头,慢慢的喝着杯中的牛奶,微微眯了眼睛,眼角一枚泪痣如同在泛光。“你自己不想找,又推到我身上。”

“你可以试着先接触一下,就像我说的,对方不会知道你是谁的。”

“什么东西啊。”陆天泽眉头微皱,眼神飘忽不定的望向远处,如同要盯在他哥身上一样。

陆海泽听见他的回复之后,心情不错的牵动了唇角,“后天送到你面前就知道了。”

“成吧。”陆天泽按了按额角,“后天我赶血月红尘的宣传通告,到时候送到电视台吧。”

“嗯。”陆海泽表示知道了之后,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他们平时也没什么好说的啊,还不挂电话。陆天泽有些不耐烦的按了按眉心。

“最近你还好吧。”陆海泽顿了数秒,终于问了出来,“爸妈挺想你的,抽时间回趟家吧。”

“说的跟你有时间回去一样。”陆天泽撇了撇嘴,“没事儿我就挂了。”

听着电话另一边传来的忙音,陆海泽无奈的摇了摇头,多少人想跟他多聊几句都没有办法,就是他家弟弟没事最爱干的就是挂了他电话。

也不知道天泽有没有时间能玩游戏。

陆天泽挂了电话之后随意将手机扔到了桌面上,哼着歌去厨房倒腾吃的去了,身为一个被陆家宠坏了的小少爷,难为他没有长歪。

两天假期很快过去了,陆天泽底子好,从来不用往脸上一层层糊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别人忙忙碌碌的化妆的时候,他就坐在化妆室里,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转着椅子。

“幻歌,有你的东西。”同剧组的秦海拿着一个小皮箱往他这边走过来,陆天泽微微抬了眼看过去,“就放桌子上吧,谢了。”

特意在这里等着就为了这么一个东西,陆天泽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以幻歌之名出道,具体背景除了暗处那些老家伙没人能查得到,陆家又不管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儿,也没什么不上道的人会将他背景抖落出来,所以他的真正身份知道的人并不多。

不好的一点是也没什么特殊待遇。

他是很喜欢演戏,可惜目前火的是歌和人,他演戏实在没什么演技。

陆天泽拎起箱子出了化妆室,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按了密码打开了箱子,里面就是一个手机,静静的躺在箱底。

陆天泽抿了抿唇,按了开机键。

界面简洁的过分,只有一个软件,机器人男友APP终端。

这什么鬼。

陆天泽皱了皱眉,摸出自己的手机给陆海泽一个电话打过去,“你这给我送来的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对方这么回答他,“目前软件刚上测试平台,还没有那么多选择。”

陆天泽按进去,看着里面提示的消息,多少明白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你这就是给小姑娘玩的养成游戏,每个安装软件的人对应一个客户终端,储存对方教的东西是吧,你给我这个就是能让我直接切到别人的客户终端里,然后跟对方聊天儿?”听着陆天泽带着不可置信的声音,陆海泽毫无知觉的嗯了一声。

“哥,你脑子有病?”陆天泽按断电话,眼睛微微眯起,真是闲的无聊了,他低声嘟囔了一声,到底还是将手机放到了口袋里。

沈茉澜正在卸载自己手机里的软件。

把当初跟戴以安有关的软件卸载的一干二净,不管是自己当初忽悠对方装的,还是对方忽悠自己装的,沈茉澜全都一视同仁,看着自己手机空下来的内存,沈茉澜默默戳开软件商店。

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想坑死自己的。沈茉澜伸手捂脸,根本什么软件都剩不下来了好么,要不是拨号和短信不能卸载的话,现在肯定也都被自己给删了,别的不说,信息和照片现在已经被她删的一干二净了,通讯录里面找到戴以安名字,果断拉黑再删除。

这个人也真是过分。

她说了分手之后毛线的回复都没给自己。

沈茉澜在床上翻了个身,她脆弱的床板作了好大一声嘎吱。

“小可爱,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何悠悠压低的嗓音从对铺传来,沈茉澜咬了咬唇瓣委屈道,“我不是故意的。”她这个床板自己总喜欢作妖,说起来她真的一脸无辜。

“嘘,快别玩你那手机了,早点儿睡吧。”何悠悠一秒给她按了暂停键。

沈茉澜乖乖关机睡觉。

还是明天有了WIFI再考虑安什么软件丰富她手机的界面吧。

……

“幻歌,幻歌~~”当陆天泽带着一张遮住半张脸的银色面具出现在舞台上的时候,整个现场都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陆天泽一个人的专辑发布会。

周边炸开嗷嗷的尖叫声,陆天泽瞄了一眼总导演微微发黑的脸色,完了,看来和这个导演又没有下次合作的机会了。

什么时候这些女人能不是因为颜和歌来追他的节目了就好了。陆天泽微微皱眉,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事实证明这些人虽然是为了看他来的,但是他能安抚下来的人并不多。少有的几个冷静的也被身边咋呼的一帮带的非理智起来。

所以说,女人真的是讨人厌又麻烦的生物。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右耳的耳钉,这个动作表示他已经相当不耐烦了。

出乎他预料的,刚刚还叫喊喧天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身为幻歌迷妹的这堆粉丝很清楚的知道,自家偶像的这个小动作代表着对方很想摔麦离开了,见证了几场视频的众人自然不会继续喧哗下去。

陆天泽看着现场安静下来反而更加憋闷了,而且还不好发泄。

好容易挨完了整个宣传,已经将近凌晨了,陆天泽去化妆间卸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揉乱自己的头发,整个人制造了一股颓废的感觉,一副半张脸那么大的墨镜架到了鼻梁上。没有更多的伪装,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从电视台走了出来。

楼下一直等着的一票粉丝愣是一个认出他的人都没有。

毕竟,幻歌是整个娱乐圈出了名鸡毛的歌手,洁癖加强迫症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但谁让他是自家爱豆呢。

这个架着墨镜出来的人虽然气场也很强大,看着也很帅的感觉,但是自己爱豆是绝对不能忍受自己头发像鸡窝一样,衣服上一堆褶皱的。

所以陆天泽丝毫体贴这帮在楼下蹲点儿的粉丝的自觉都没有,微微勾了唇角,直接从人群之中挤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