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就她了

厉少的闪婚爱妻 第1章 就她了

作者:叮叮当当 小说:厉少的闪婚爱妻 更新时间:2021-04-08 16:10:26
夜色深邃。幽暗中,一双柔腻手臂紧紧地攀上他的脖子,让他严禁不低下头,下一刹,滚烫的吻印在他紧抿的唇上。正襟危坐的男人额上青筋暴起,呼吸的节奏喘息声,浓眉紧蹙,整个人压抑而克黑暗中,一双温软手臂紧紧攀上他的脖子,让他不得不低头,下一瞬,滚烫的吻印在他紧抿的唇上。。...

夜色深沉。

黑暗中,一双温软手臂紧紧攀上他的脖子,让他不得不低头,下一瞬,滚烫的吻印在他紧抿的唇上。

正襟危坐的男人额上青筋暴起,呼吸粗重,浓眉紧蹙,整个人压抑而克制。

“嗯……”

没得到回应,她似有些不满,重重在他下唇咬了口,旋即挤进他怀里,手臂用力想将人推倒——

男人呼吸一滞,瞳孔骤然紧缩。

下一瞬,他索性不再克制,手臂用力将人扣进怀里。

他深深记住了女孩身上清甜诱人的气息……

*

“boss,您要找的人就在下面……”

记忆被打断,暗色灯光中,坐在宽倚沙发上的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轮廓深邃的俊脸来,眸色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气氛骤然紧绷,宋轶额角有些汗,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弯下腰,恭谨的把手里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她的资料。”

为首的是一张女孩的照片,厉泽宴视线在那张精致小脸上停顿了瞬,问:“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查清楚了,是巧合,那晚顾小姐去参加同学聚会,又恰巧撞上楚少给您……”

宋轶有点说不下去了。

这楚少也是奇葩,好歹是洛城响当当的公子哥之一,和自家老板也是从小的交情,竟然……

厉泽宴眯起眸子,不置可否,“楚丞呢?”

“楚少已经出国了,说是去旅游,临走前还给您留下了话……”宋轶欲言又止。

“原话,说什么?”

楚少啊,您就自求多福吧您呐。

宋轶咬咬牙,眼一闭,语速极快道:“他说他真不是故意的,那瓶加了料的酒原本是他自己要喝的,结果一时疏忽送给了您,他也是之后才想起来的,让您别计较。”

“他还说您年纪也不小了还……还是童子鸡一个多跌面儿啊,没见外边流言都传成什么样了吗?您喝了也好,他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帮了您了。”

话音落,包间内一片寂静。

宋轶抹了把冷汗,心说自己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啊,这楚少也真是,走了还不忘霍霍别人。

“把人给我逮回来,就说我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厉泽宴勾唇,似笑非笑道。

欠收拾的东西。

还好,不是灭他口,宋轶松了口气,正要再说些什么,耳边突然响起激昂的鼓点声。

咚,咚——

鼓声像是敲击在人的心头上,踩着特定的韵味节奏,一下比一下激昂,澎湃,让人热血沸腾。

厉泽宴不由自主看过去。

楼下,灯光昏暗。

一袭亮色缓缓出现在舞台上,黑色抹胸,点缀着细小亮片的浅色长裙开叉到大腿,露出若隐若现的白皙美腿,赤着脚,纤细脚踝上的一串铃铛随着鼓点的律动声起伏作响,让人不自觉入了迷。

乐声最高处,舞台上的人骤然一个干净利落的下腰动作作为结束,引得众人鼓掌叫好。

厉泽宴的视线落在她盈盈一握的白皙小腰上。

够软的。

妖精似的。

他心想。

“说来也巧。”宋轶不着痕迹往台下一扫,“这顾小姐和秦家还有点关系,她是不被秦继业承认的继女。”

厉泽宴扫了眼手里资料,玩味笑了。

“就她了。”

*

“嗷嗷!真他娘的好看,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一舞结束,无视众人的热切欢呼,顾清欢躬身致谢,回到后台卸了妆,露出一张清丽精致却略显苍白的小脸来。

手机震动声突兀响起。

来自医院的电话——“你,你说什么?醒……醒了?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她浑身激动到颤抖着,再顾不上满身的疲惫,急匆匆往外赶,出了后台却突然被人拦住。

“清欢啊,这是你今天的工资。”大腹便便的酒吧经理递过来一个红包。

“谢谢。”清欢伸手去拿,却被他错开。

“累了吧?瞧着小脸白的。”男人凑近她,满脸猥琐的笑。

清欢皱眉,不着痕迹后退一步,“我还有事,请让开。”

“不着急,和我聊聊这么样?我看你舞跳的挺好的,专业的吧。”说完,他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毛爷爷递过去,笑的殷切,“看你这一天天的也挺累的,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比如……”

咸猪手朝清欢腰上搂去,“懂了吧?女孩子家家的还是得有人疼才好。”

“哦。”淡淡应了声,清欢镇定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呲牙,笑的露出颊边的小酒窝。

“忘了说,跳舞是我的兴趣,我正职学医的。”

“擅长人体解剖。”

见男人身体瞬间僵硬,她笑吟吟问:“还有事吗?”

“没,没事。”男人面色青白交错,转身就走。

“把钱留下。”

须臾,清欢看着对方颠颠离开的背影,淡定收起刀,捡起被那人扔在地上的红包,掏出票子一张一张数。

这可是她辛辛苦苦赚的,一分都不能少。

嗒,嗒,脚步声传来。

清欢抬头,就见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缓步而来,剑眉,墨眸,鼻梁高挺,嘴唇削薄,线条完美似天工雕琢,英俊的无可挑剔。

站定,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她。

“顾清欢?”

音色低哑磁性,性感的要命。

顾清欢的身子瞬间僵直。

“怎么,不认识了?”厉泽宴问。

怎么可能不认识?

三天前她去参加毕业聚会,喝的有点多,然后……走错房间可以理解,但她怎么就主动把人给推了呢。

天知道当她醒过来,理智回归时那种操蛋的感觉,虽然她这辈子都没可能有那玩意。

压下心底突然涌上来的窘迫和心虚,顾清欢记挂着刚才的电话,于是牙一咬,也不狡辩,直截了当道:“对不起,那天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厉泽宴皱眉。

顾清欢紧绷着小脸,“我可以赔偿。”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