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婚前协议书?!
云景别墅。座落于洛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突显着它独一无二的财富和地位,却清欢这时却丝毫也没去欣赏豪宅的心情,不是深陷了对人生的怀疑中。良久,她捻起面前的纸条,看向坐落于洛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彰显着它独一无二的财富和地位,然而清欢此时却丝毫没有欣赏豪宅的心情,而是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中。。...

云景别墅。

坐落于洛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彰显着它独一无二的财富和地位,然而清欢此时却丝毫没有欣赏豪宅的心情,而是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中。

良久,她捻起面前的纸条,看向对面男人,“厉先生,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一个亿的欠条?!

奶奶的,她是睡了一座金山吗?

“怎么,你觉得我不值这个价钱?”厉泽宴懒懒靠在沙发背上,漆黑眸子微眯,似笑非笑问。

男人目光深邃,冷厉幽暗,透着股高高在上的强大气场,莫名让人想起蓄势待发的凶兽。

清欢立马识趣摇头,“……也没有,就是觉得稍稍有些贵。”

“一点点。”

精致清丽的女孩子抬手,掐着尾指露出一小截粉嫩柔软的指腹,眼睛瞪着圆溜溜的,闪着澄澈星光,复又露出小小笑弧。

“厉先生哈,看在咱们这么有缘的份上,打个折呗,就……一万好啦。”

“咳。”

旁边宋轶想笑又不敢,以手掩唇轻咳出声,一亿打折到一万?

也是很厉害了。

“顾小姐,看来你眼光确实不太好。”男人眸子微眯,语气沉冷,“再给你一次机会,考虑好了再说。”

“那……一万一?”清欢眨了眨眼,小声试探道。

男人声音冷沉沉的,一个厉眼抛过来,“再啰嗦,十个亿。”

顾清欢浑身一抖,立马闭嘴了,然而一想到要在这张上亿的欠条上签字,她就觉得手里的笔有千斤重似的,怎么也提不起来。

一亿啊,把她切片了也赔不起。

“不想签?也行。”男人随手扔过去一份文件,“二选一,就看你怎么选了。”

顾清欢低头瞧过去,瞬间瞪大了眼。

首页纸张上黑体加粗的五个大字特别醒目——《婚前协议书》。

清欢:?!

“厉先生……”

厉泽宴起身,居高临下的睨她,“想好了再说话,我会帮你还清你父亲留下的所有外债,并支付你爷爷的医药费,直到他康复或死亡为止。”

“被要债的追上门,唾骂侮辱,恶言相向,甚至亲人也为了保护自己而身受重伤,这样的场面我想你应该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吧。”

男人潇洒离开,留给她的只是唇角那一丝笃定又冷嘲的弧度。

清欢瞬间变了脸色,手指无意识攥紧。

不愧是厉泽宴,一出手就抓住了她的弱点。

曾经,爷爷为了保护她被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昏迷数年之久的事是她心底最深的疼。

……

清欢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厉宅的,只觉得脑袋昏沉,呼吸急促,一个恍惚间突然摔到在地。

眼前灯光大亮。

急促刹车声突兀响起,然后是男人低低的咒骂声,“卧槽!”

这可是厉宅的地盘,谁这么不要命敢在这儿碰瓷?好在这车子性能好,刹车及时,要不然他还不得摊上人命官司啊……

楚丞心惊肉跳想着,赶忙下车,正要骂人却看见路中间的是个女孩。

年纪不大,长发纤腰,清丽小美人,即使神色恍惚发丝凌乱也透着一股别样的美,他瞬间缓了语气,“美女,你没事吧?”

清欢恍惚回神,抬起头,“你撞人了,赔偿五万。”

这还真是个碰瓷的?

楚丞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她,几秒钟后突然邪气一笑,肆意飞扬,“你跟着我怎么样,一个月50万。”

清欢淡淡收回目光,也不说话,站起来就往外走。

“哎,你要不再考虑一下,我给你一个月100万!”

脚步顿住。

清欢回头,突然勾唇笑了,颊边梨涡若隐若现,“真想包养我?”见男人点头,她认真道:“一个月一亿怎么样?”

楚丞:“……”

莫不是脑子瓦特了?

清欢转身就走,只语气凉凉的,“没钱莫装逼,小心遭雷劈,这是出门不被人揍的基本规则,懂?”

楚丞愣住,好一会儿又勾起了唇,好有个性的小妞,就是这脑子不太好使,可惜了。

将车子驶进厉宅,他刚进门就嚷嚷起来,“听说你给我准备了份大礼,是什么?”

“真难为你还敢回来。”厉泽宴抬头,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

“我已经和楚姨提了,她知道你同意考虑人生大事后非常高兴,准备一天给你安排十场相亲,目前为止已经排到一个月以后了,怎么样,高兴吗?”

顿时,楚丞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僵直不动了。

早知道他死也不回国了好嘛。

“厉哥,厉总,厉老大,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哪怕派我去非洲挖矿也行啊……”

别墅上空,鬼哭狼嚎似的声音足足盘旋了半个小时。

厉泽宴正襟危坐,充耳不闻。

楚丞泄气了,往沙发上一摊,“你自己被逼婚就算了,怎么还折腾起我来了。”他愤愤不平着,突然又问:“你那边的事都解决了?”

“放心,很快了。”厉泽宴低头瞧了眼手里的文件,眸底闪过一丝厉光。

他讨厌那些在他背后蠢蠢欲动的臭虫,想在他婚事上插上一脚,经过他厉泽宴的同意了吗?

见他这模样,楚丞也笑了,“那厉伯伯岂不是得气的跳脚?”

“由不得他。”

……

回到家时,家门大敞。

难道是追债的人又上门了?

不对,还不到还钱的日子,她皱起眉,进门后小脸却突然一冷,“你怎么来了?”

闻言,端坐在沙发上的美妇抬起头,露出一张与清欢三分相似的面容来,只她看起来更为美艳,此时皱着眉,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妈。”

妈?

清欢扯了扯嘴角,有些讽刺,这大概是对这个字眼最大的侮辱。

“秦夫人,我这儿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你!”蒋琬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缓了语气,“清欢啊,我知道你对我有些误会,这些以后我会和你慢慢解释的,你先回答我,我让你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

“事?什么事?把我卖给一个年级足以当我父亲的男人吗?”清欢语气讥讽。

“秦夫人,你这豪门夫人当的还挺别致的,都干起拉皮条的行当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