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打碎一亿花瓶 
曾刻意隐瞒的伤疤,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神秘面纱在众人面前。不在场之人莫不吃惊,他们讥讽地望着余星儿。韩天麟眼神里也闪现出一丝难以捉摸不透的光芒。“呵呵。”没想起余星儿突然笑了。在场之人无不惊讶,他们讥笑地看着余星儿。。...

曾经隐瞒的伤疤,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揭开在众人面前。

在场之人无不惊讶,他们讥笑地看着余星儿。

韩天麟眼神里也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光芒。

“呵呵。”没想到余星儿突然笑了。

她扫了一眼尹方仪,轻飘飘地说道:“你对我的谣言还真是一清二楚,没想到尹小姐还是我的一位黑粉呢。”

“根本就不是谣言,你为什么不承认?”尹方仪说:“还有谁是你的粉丝?你那辣眼睛的黄色直播我才不稀罕看!”

“尹小姐对我语言羞辱,上窜下跳跟个猴子似的……”余星儿不紧不慢的说:“有点教养的都能看出来,此时此刻咱们俩谁比较辣眼睛。”

“余星儿你!”

“闭嘴。”韩天麟突然开了口。

韩天麟维护着余星儿,这让韩家人都很吃惊。

“你俩跟我来书房。”韩父明显不想继续观看这场丢人的表演。

就当余星儿经过尹方仪身边的时候,尹方仪突然伸脚要绊倒她。

“幼稚!”余星儿眼疾手快的扶住身旁的桌子,免遭一个大马趴。

桌子上的那个靛蓝色花瓶却受到余力波及,转呀转呀转。

在众目睽睽之下,花瓶“哐啷”一声转到了地上,华丽丽地粉身碎骨……

“这个女人竟然将伯父最珍爱的花瓶打碎了!”尹方仪再度惊叫上线。

“这花瓶可是古董元瓷!大哥托人从英国拍卖会一亿拍得的!”韩天麟的二叔弯腰捡起那瓷器碎片,无限惋惜。

余星儿无辜且尴尬地看着韩天麟:“他说的是真的吗?”

韩天麟用眼神告知:"是的,你死定了。"

韩父握着拐杖的手冒出了青筋,余星儿觉得他是在极力隐忍着想把她脑袋敲掉的冲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的道歉值多少钱?把你卖掉都赔不起!”尹方仪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既然这么珍贵,为啥不找个玻璃罩罩把它围起来?

随随便便把一亿花瓶放到桌子上迎风招展……知不知道现在让我很困扰?

余星儿觉得地上破碎的不是花瓶,而是她那个贫穷且不坚强的心……

“来人,把这个女人带下去!”韩父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

等等!带下去……是带哪去?

余星儿抗拒道,不会是想把我的肾脏剜了抵钱吧?

五大三粗的仆人们上来就抓住了余星儿的肩膀。

“虽然你们家有钱,但绝对不是法外之地!我可是一个大网红,粉丝过万!”

“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的粉丝会替我报仇的!”

键盘侠网暴警告,就问你们怕不怕!

余星儿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她实在不想惨死在豪门之中。

“等一等!”

韩文昊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他凑到了余星儿身边,小声说:“妈咪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爷爷你看,这花瓶碎片上好像有几个字。”韩文昊弯腰举起地上的一片碎瓷,天真的i念道:"madeinchina."

“什么?有这等事!”韩家二叔拿着那瓷片仔细观看。

果然不错。

元代的花瓶内部竟然却印着“中国制造”的英文!

如果不是今日意外打破,这价值一个亿的赝品不知道要摆到什么时候。

一向爱好收藏的古董行家韩父,竟然失了手。

“原来是假的。”余星儿长舒一口气,是不是意味着她不用痛失肾脏偿债了?

“中国……制造……”韩父看着这亮瞎眼的烫金大Logo,嘴唇颤抖的像吃了强劲跳跳糖。

突然心脏一紧,捂住心口直直栽倒在众人面前。

“来人啊!快请顾医生来!老爷心脏病又发作了!”

韩家众人顿时乱做一团。

“瞧你干的好事!”韩天麟经过余星儿身边,冷冷地说。

“我……”

余星儿觉得自己今晚上就不该来韩家,上门赶着当背锅侠可还行?

很快,韩氏家族的私人医生顾凌云到达这里。

在他的救助下,韩父终于脱离危险。

“还好给韩伯父及时服用了药物,这会儿他正在休息……”顾凌云从韩父的房间里出来,吩咐众人不要去打扰。

“都是你这个女人啊!我看你想害死韩伯父!”尹方仪在一旁跳脚。

“怎么回事?”顾凌云听闻后,挑起长眉望着站在一旁的余星儿。

这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我不小心让韩老爷受到了刺|激……”余星儿说:“很抱歉。”

“一句抱歉就想把所有事情推干净了?”韩天麟从走廊走来,抬起下巴,高傲地俯视着余星儿。

“虽然那花瓶是假的,但是也是我们韩家真金白银买回来的。”韩天麟腹黑且霸道的说:“我说它值一个亿,它就值一个亿。”

“所以啊……”韩天麟冷笑的看着逐渐惶恐的余星儿,说:“你还是得赔!”

花瓶被证明是个假货,他不仅不拿着发票去找拍卖行理论,反而赖到了余星儿的身上。

简直就是个无赖啊!

“你怎么不说我还帮你免费鉴宝了呢?”余星儿心里默默竖起小拇指。

“我可拿不出一个亿……”

"五千万。"韩天麟不容分说地盯着余星儿。

五千万?!

余星儿嘴角抽搐,这简直就是讹诈啊!

顾凌云在一旁也大概听懂了事情的原委。

这时,韩天麟让助手杰尼拿来了一份赔偿合同。

白纸黑字,让余星儿明白了,韩天麟绝对不是开玩笑。

“因为乙方的过失,打破甲方价值一亿的古董花瓶,经过双方洽谈,甲方同意乙方偿付五千万,在一个月限期之内,若乙方未能偿还清楚欠款,甲方将对乙方提起|诉讼。”余星儿逐字读完合同内容,明白了意思。

不赔,是要坐牢的!

“韩天麟,你够狠!”余星儿恨恨地拿过笔在合同上签名。

力气大到简直要把纸张戳烂。

“做错事,当然要付出代价。”韩天麟面无表情地看着余星儿。

这份合同,不过是捉弄余星儿而已,因为就在今晚韩天麟发现余星儿是个不错的解闷对象。

“妈咪,你放心,我会帮你的!”韩文昊拉了拉余星儿的衣袖,带她去到自己的房间。

在余星儿走后,顾凌云支开了所有人,单独对韩天麟说:“你最近的身体怎么样?”

“老样子,没出过什么大事。”韩天麟说。

“你要时刻注意爱惜自己的身体,否则出了大事就晚了。”

韩天麟却不以为意。

顾凌云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个黑色腕表交给韩天麟。

“这是监测心跳的手环,你要时刻带着,若心跳超过每分钟100次,不舒服的时候,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或者去医院。”

“嗯。”韩天麟接过了心跳手环。

他自出生起就继承了父亲的先天性心脏病,情感不能过于起伏,也无法去做激烈运动。

韩氏集团的继承人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病秧子……

当然这是个不为人知的商业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