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真相

不负流年心向晚 第2章 真相

作者:拾光吟画 小说:不负流年心向晚 更新时间:2021-05-01 15:47:45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季晚歌形单影只的走在马路上,看起来分外的孤寂,落寂。有些话,是说给旁人听得。而有些话,有些伤,仅有当事人才明白。季晚歌的三年的青春喂了狗,满腔有些话,是说给旁人听得。而有些话,有些伤,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季晚歌形单影只的走在马路上,显得格外的寂寥,落寞。

有些话,是说给旁人听得。而有些话,有些伤,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季晚歌的五年的青春喂了狗,满腔真心也喂了狗,她想,她这一生或将不会再对任何男人动心。

从陆家到季家有五公里,季晚歌不紧不慢的冒着大雨回去,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等她浑身湿透的出现在季家客厅,心心念念着等下要在母亲季琳的怀抱里痛哭一场,再泡一个热水澡之际,视线里出现了令她背脊发麻的一幕。

那个疼爱她,给予她无数宠爱的母亲此刻就倒在血泊当中,虽然伤的很重但明显是个活人。可是她方圆五米之内站了好些个人,却没有一个人为她叫救护车。

“妈……”

季晚歌的声音先于她的行为,她几乎是一路小跑过去,蹲下来不顾那满地的鲜血将季琳紧紧抱在怀里。

季琳的呼吸已经分外微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季晚歌这么抱着她,她艰难的张了张唇瓣,好半晌才说出几个字来:“晚儿,你要……要守住季……”家。

季琳的话都没有说完,就失去了全部的生命特征。

季晚歌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掉,连带着开口的嗓音都低沉黯哑的不行:“妈,我答应你。”

话音落下,季晚歌将季琳平缓的放到地上,站起身视线阴冷的扫过在场的众人。她一个字都没说,客厅内的氛围却蓦的低沉了好几个度。

这可是人命官司,谁敢沾惹?

那些个佣人望着季晚歌看了几秒,连连后退,似是想要撇清跟这件事情的关系。

佣人们后退,季晚歌的父亲向云天和他身边的女人就显得格外突兀了。

这个女人季晚歌见过,是木雪晴的母亲木霏霏。

只是……这木霏霏怎么会出现在季家,还跟她的父亲在一起?

“爸,她是谁?”季晚歌虽然在跟向云天说话,可实际上她的目光一秒都没移开过木霏霏的脸:“你为什么不给妈叫救护车?”

“她是我的朋友。”说着向云天话音一顿,片刻后补充道:“你回来的时候我们也刚看到你妈摔倒了,没来得及……”

向云天话都没说完,季晚歌突然语调凌厉打断了他:“你撒谎。你们根本就是故意不叫救护车,你们这是蓄意谋杀。”

向云天本来还打算好声好气的跟季晚歌说话,然后随便找个理由把她打发了就是,没想到季晚歌如此不识抬举。

顿时,他也没有装模作样的兴致了。

季琳已死,这季家是他囊中之物,他从此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脸色。

“季晚歌,你放肆。我是你的父亲,有你这么跟父亲说话的女儿?”

一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妻子死却不相救的人,简直连禽兽都不如。他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人夫。

季晚歌恶狠狠的瞪着向云天,没作声。

她不说话,向云天可要说,他冷哼了两声:“你说我们故意不叫救护车,你有证据吗?有谁能证明?如果没有,你最好就不要胡言乱语,诽谤他人可是要吃官司的。”

季晚歌叫了向云天二十多年的爸爸,她自认为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之外最了解他的人,没想到到头来她竟是从未了解过他。

这个心狠手辣,完全不顾夫妻情意,父女情意的男人,她陌生的仿若从未认识过。

“爸爸,你……”

向云天知道季晚歌想说什么,但他完全没有兴趣听。

一个贱女人生的种,他不屑于要。

“季晚歌你给我听清楚了,从这一刻我不再认你这个女儿。”说话间,向云天对着一众佣人使了个眼色:“愣着做什么?请这位小姐出去。”

整个季家早已被向云天掌控死,他下了命令佣人纷纷上前,连轰带赶的就把季晚歌给撵了出去。

随着季家豪宅的大门在季晚歌的面前重重关上之际,她已经分不清脸上流着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大雨滂沱中,一道靓丽的身影缓缓走来,虽然雨伞遮住了她的上半身,但季晚歌依稀看得出来那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由远至近,整个人逐渐在季晚歌的视线里清晰起来。她定睛一看,不是木雪晴又是谁?

“是你,你来干什么?”

季晚歌的声音格外黯哑,木雪晴听入耳畔后不禁冷笑:“曾经号称被上帝吻过的嗓子,如今竟然也这么不堪入耳了,真是好笑。”

被嘲笑,季晚歌不在意。她只想知道木雪晴来干什么,她和木霏霏跟向云天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问你来干什么?”

木雪晴挑了挑眉,一张漂亮的脸上写满了惊讶:“怎么,你不知道吗?我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呀。”

同父异母的姐姐?

所以母亲之所以会死的这么突然,是因为……

真相太过于残忍,季晚歌都不敢往下想了。

她本能的摇摇头:“不,不是的,你你一定是在骗我。”

“季晚歌,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骗你?”说着木雪晴话音一顿,几秒后又笑的极致讽刺的继续出声:“我发给你的视频你收到了吗?怎么样,看到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翻云覆雨的感觉,是不是很开心?”

木雪晴其他的话季晚歌本能的忽视了,她死死地盯着那张脸:“发视频的人是你?木雪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既然早就知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你为什么还要跟陆向东搞在一起?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木雪晴低喃了一遍季晚歌的话,似是听到了什么很可笑的笑话一般:“季晚歌,我早就说过,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

“哦,对了,我和向东有一双儿女的事情,你知道吗?其实……当初向东和你结婚的主意,还是我出的呢。”

“季晚歌,你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可怜透了。哈哈哈……”

“……”

木雪晴什么时候进去的季家,季晚歌已经记不清了。她怔怔的站在雨里,泪水雨水交织在一起。

本以为和陆向东的婚姻只是失败了,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是骗局,就是谎言,她好似是那跳梁小丑,从头到尾就是个莫大的笑话……

季晚歌的两条腿不受控制朝着马路中央走去,想要一了百了的冲动前所未有的浓郁。

雨,越下越大。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在一辆车疾驰而过之际,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了水洼里。

与此同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开了过来,停稳。

身着黑色西装的司机从车上下来,先是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季晚歌,后才走过去将后座的门打开,毕恭毕敬的对着车厢内的人道:“先生,是那位小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