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逍遥黑道》第007章 推拖拉机

逍遥黑道 《逍遥黑道》第007章 推拖拉机

作者:梧桐阅读 小说:逍遥黑道 更新时间:2021-06-10 10:36:16
赵斐张晓勇小说名字叫作《消遥黑道》,提供更多赵斐张晓勇小说目录,赵斐张晓勇小说全集目录。消遥黑道小说赵斐张晓勇摘选:赵斐扶着的张晓勇脑门淌下鲜血来。“芳芳,你们扶小张回家去,他们是找我的。”赵斐把张晓勇交到同事王芳。王…...

逍遥黑道

推荐指数:10分

《逍遥黑道》在线阅读

赵斐张晓勇小说名字叫做《逍遥黑道》,这里提供赵斐张晓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逍遥黑道小说精选: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张晓勇感觉脑袋一晕向后倒去,旁边两个女生一起尖叫。饭店老板掀起门帘瞧,两个过路的也停下来观看。路灯下,同来的长毛青年挥着棍子对路人叫:“不管你们的事,走开走开。”“流血了流血了!”林小雅惊叫,看到赵斐扶着的张晓勇脑门流下鲜血来。“芳芳,你们扶小张回去,他们是找我的。”赵斐把张晓勇交给同事王芳。王芳扶住张晓勇,林小雅连忙掏手绢给他按住伤口。不料张晓勇晃了晃站直了,大声骂:“狗日的敢打我,看老子不打扁你!”“还…

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张晓勇感觉脑袋一晕向后倒去,旁边两个女生一起尖叫。

饭店老板掀起门帘瞧,两个过路的也停下来观看。路灯下,同来的长毛青年挥着棍子对路人叫:“不管你们的事,走开走开。”

“流血了流血了!”林小雅惊叫,看到赵斐扶着的张晓勇脑门流下鲜血来。

“芳芳,你们扶小张回去,他们是找我的。”赵斐把张晓勇交给同事王芳。

王芳扶住张晓勇,林小雅连忙掏手绢给他按住伤口。不料张晓勇晃了晃站直了,大声骂:“狗日的敢打我,看老子不打扁你!”

“还敢骂,打,连他一块打!”三个青年抡棍子上前。

赵斐心中一惊,对方三个都拿着木方子,看来今天要吃亏,妈的,这情况不得不拼了。

他看到鸡冠头当先冲向自己,所举的是一条椅子腿,在昏黄的路灯光亮下“缓缓”打来。赵斐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已经具备了异能,注意看运动物体时那物体的速度是缓慢的。于是心下一宽,从容出手拔开对方右腕,右拳猛击对方面部。

“哎哟——”鸡冠头一棍子打偏,随即鼻子中拳又酸又疼,一屁股蹲地上,鼻子热辣辣的流出血来。

这边张晓勇又挨了一棍子,两个女生大叫:“哎哎,你们为什么打人,讲不讲理……”

长毛青年再次打向空手格挡的张晓勇,突然,手腕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同时左眼中拳,仰倒在地眼冒金星,刚爬起来,又被张晓勇一脚踢倒。他呼叫同伙,这才发现两个同伙都倒在大路上痛苦地哼哼。

“叫你打我的头!叫你打!”张晓勇捡起地上棍子敲打鸡冠头,鸡冠头青年两手抱头叫:“别打别打,不敢了,哎哟哎哟……”抱头鼠蹿。

“算了晓勇,”赵斐拉住发恨的张晓勇说,“你头还流血,快上医院去!”两个女孩子如梦初醒,她们没看清楚三个流氓是怎么倒下的。

“打他们也不轻了,走吧。”两个女孩劝说,拉着大声叫骂的张晓勇往镇卫生院走。

赵斐想起梁玉薇说过,撬窗事件当天有个长毛青年到计生站转悠。于是他拿棍子指着坐在地上的长毛问:“喂,计生站半夜撬窗户的是不是你?”

“是又怎么样?”长毛揉着乌青的眼睛,倔强地说,“哥们儿有两下子,不过在我们桃花镇,你以后小心点。”

“我靠,地痞呵。”赵斐举棍作出要打的姿势,长毛赶紧捂住了头。赵斐笑了,吃下那蝉猴打架水平提高了心里高兴,他拿棍子敲敲长毛的脑袋说,“想打架可以来找我,但是别欺负女生,否则……别怪我不讲政策。”

第二天上班,全机关都知道了昨晚打架的事情,义务宣传员正是亲历现场的两个女同志。

同事们见了赵斐都说:“看不出来哈,小赵还挺有两下子。”

“不是不是,三个地痞都是晓勇打趴下的。”赵斐把张晓勇如何以一敌三、欲血奋战编造了一番,引得女同事都对张晓勇刮目相看,大有美女爱英雄之势。

张晓勇默认了赵斐给他编的英勇事迹,摸摸头上网罩下的白纱布,觉得这就是一枚军功章,虽然疼,但光荣啊!他把赵斐请到宿舍说:“赵哥,没看出来你练过武功,太厉害了,教我几招吧,我给你当徒弟。”

“别别,我没练过什么,是那三个菜鸟不中用。”赵斐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能打架,一定是经常打架的,那样爸妈知道了会生气的,于是婉言拒绝。

这天中午,李华强又开车来找梁玉薇,赖在宿舍里硬话软话说个没完没了。梁玉薇正在着急的时候,赵斐唱着歌晃进来,一顿冷嘲热讽把李华强打发走了。

“你怎么才过来呀?李华强叨叨个没完,我想走他拦着门,还……”梁玉薇说着眼圈红了。

“他、他动手了?”赵斐皱眉问,心想敢动手非剁他指头不可。

“没有,还好你来了。”梁玉薇感激的目光中夹了些幽怨,望望赵斐低下头。

赵斐心里骂,奶奶的李华强,改天得修理一下。看到梁玉薇一脸烦恼与无奈,赵斐凑上前抱拳说:“小弟护驾来迟,万望薇姐恕罪,来,罚个脑嘣。”说着把头伸到梁玉薇面前,其实是想借机闻一下她身上的香气。

“去,你也欺负我!”梁玉薇推开赵斐脑袋,无奈地笑了。

“你该买个手机,有事了给我打电话。我不能老守着你,那样你上海那位会吃醋的。”

梁玉薇听他提起上海那位,心里一阵酸楚,想起男友在QQ里也说她应该买个手机,可是现在没钱。上大学时有一个的,坏了,现在老爸生她的气又不给钱。

话分两头。李华强又被赵斐搅了局,非常气恼。中午他请镇长肖浩泰和计生站的牛副镇长吃饭,在桃花镇最好的桃仙酒店,喝得是自备的“剑南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华强拿牙签剔着牙说:“肖镇长,你们机关有个叫赵斐的,那小子挺扯蛋,听说是个临时工,咱镇政府怎么召收这样的人?”

肖浩泰因为赵斐偷看他的风流事也讨厌赵斐,于是说:“那小子是王书记召来的,素质很差。哦、华强,他跟你有过节?”

“也没啥过节。不过,这小子骚扰我女朋友,就是小薇,梁玉薇。”

“梁玉薇是你女朋友?好哇,**有眼光!呵呵,那小妮子长的水灵灵的,跟电影明星似的,那小屁股……”

“哦肖镇长,点支烟。”牛副镇长递一支香烟给肖浩泰,他发现李大公子听肖浩泰的浪话不高兴了,连忙递烟打断,说,“玉薇不亏是大学生,工作能力很强。啊,赵斐一个临时工,他烂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可能的事。”

“肖镇长,一个临时工嘛,辞退算了。”李华强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是王书记召来的人,这个,我回头给王书记说说这小子的表现,迟到早退,对了,听说昨儿晚上还跟村民打架。”

牛副镇长早听说了赵斐偷看肖浩泰的事情,他抽了一口烟,眯着金鱼眼说道:“肖镇长,赶走一个临时工不难,可是他走了,你整谁去?”

“对对,让他永远在我手下,不信整不死他。”肖浩泰想起赵斐那天对他大胆顶撞,于是恨声说,并且习惯性地一拍桌子,不料跟前一杯刚倒满的热茶翻了,开水哗啦倾入肖浩泰裤裆,烫得他跳起来哇哇叫……

这天晚上,赵斐想去桃花村的赌庄玩一把。因为他想买个东西,缺钱。他让史胖子(前文交待过这个胖子,是王书记司机,爱跟赵斐说笑)带他去,因为史胖子是本村人,熟悉村上的赌场。

史胖子说:“就你的水平在咱机关哄哄小娘儿们还行,到村上去赌,不把裤子输掉才怪。”

“史哥,我只是想长长见识,下注小一点,输也输不了多少。”赵斐微笑着说。

史胖子正要去玩,就带赵斐去了。二人踏着夜色,来到村北小胡同里一户人家。胡同很深,史胖子说这条胡同解放前全是一家地主的房宅。这家的院门窄小,进门过道黑洞洞的,里面是破旧的蓝砖平房,木方格小窗、木板门,十分寒酸。可史胖子说,这是桃花村最热闹的赌庄。

前院比较安静,又穿过一个窄窄过道进入里面第二座院子,四面房里都亮着灯,屋里传来赌徒们的吆喝声。进去一瞧,是一群闲汉在掷色子(骰子)。另一边围着一圈人,中间四人在推牌九。这两样赵斐都不干,他想干“推拖拉机”。

史胖子说南屋是打扑克的,然后他去北屋打麻将去了。

赵斐来到南屋,屋里亮着两盏灯泡,八九个男人分了两堆在玩,烟草味与脚臭味混和着十分呛人。他忍着臭气烘烘站着看了一会儿,都是三张牌比大小,跟在机关史胖子玩过的玩法一样。当一个人输了钱离开时,赵斐打个招呼加入赌局。

十元垫底,起牌之后可以随意下注,不封顶。“推拖拉机”这种游戏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就过了八圈,赵斐输了五十元。不过,这八圈里他表面上说笑着,暗中圆珠笔从衬衣袖口落入手心,在双王、A、K、Q、J背面点了不同的记号,这套把戏他已经驾轻就熟了。

凭着神奇的眼力能看到常人看不清的圆珠笔小点,赵斐把握战局十圈九胜,已经赢了七百多。他又起到一手好牌,三张K。

四个赌家顶了三圈,桌上已有一百二十元,有一家加注二十,一家退出,又顶两圈,桌上已是二百四十。又一家加注到三十,一家退出,只剩下赵斐和一个瘦子了。

赵斐跟了三十,对方拍下五十元。双方早都把牌合拢按到桌上,赵斐记得刚起牌时他细看过对方牌背面,好象是QKA,他就跟了五十,不料对方又下一百大钞。赵斐看对方两眼放光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不禁担心起来,心想,双王我是留心了,他没有的,难道他是三个A?我看错了?

PS:各位大大看了请点下收藏---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