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逆天邪皇》第7章 让我们的尸骨为他铺路
华天小说名字叫作《无敌邪皇》,提供更多华天小说目录,华天小说全集目录。无敌邪皇小说华天节选:华天紧紧地攥着手中的地图,脚步越发快,快速的奔向前方离去,摔倒了再次站出来,即便是摔得再痛,他也要咬着牙站出来! “让我们的…...

逆天邪皇

推荐指数:10分

《逆天邪皇》在线阅读

华天小说名字叫做《逆天邪皇》,这里提供华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逆天邪皇小说精选:沉静的明月城在今夜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三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望着前方一道道神虹暴掠而来,疾风如电,迅速的停留在他们的面前,站在最前面的正是虚崖掌教。 “华家,残杀苍云宗长老与弟子,我等前来讨伐!”虚崖掌教身穿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气质超凡,仙风道骨,却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苍云宗,好手段啊,想不到居然能够隐藏的这么久,不过你们想要夺取地图,这辈子都是不可能了!”华宇脚踏血色小剑,望着虚崖掌教冷笑一声,头悬铜镜,紫色光华…

沉静的明月城在今夜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三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中,望着前方一道道神虹暴掠而来,疾风如电,迅速的停留在他们的面前,站在最前面的正是虚崖掌教。

“华家,残杀苍云宗长老与弟子,我等前来讨伐!”虚崖掌教身穿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气质超凡,仙风道骨,却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

“苍云宗,好手段啊,想不到居然能够隐藏的这么久,不过你们想要夺取地图,这辈子都是不可能了!”华宇脚踏血色小剑,望着虚崖掌教冷笑一声,头悬铜镜,紫色光华微微闪耀,雾气朦胧。

“绝对不能够放过华府的任何一人,尤其是他的第三个儿子!”虚崖掌教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寒芒,拂尘舞动,脚踏法宝的弟子们都是应声飞向四面八方,但是突然间一股强横的神力波动扩散开来,金光耀满天,如同一轮金色曜日冉冉升起。

轰!

华宇的身上缭绕着金色光焰,血气如潮,身背后的华荣华岳同样如此,如同三头血龙从脊椎再到天灵盖升腾而起,三龙升天,压塌虚空,这是华家当年遗留下来的秘法,破碎境界而暂时获得力量!

后果就是死亡!

“爹无法给予你们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但是华家男儿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华宇轻声一语。

“哈哈哈,父亲无需担心,我们三人的意志,还有着喜小弟继承,让他走的更远,跑得更快,让我们的尸骨为他铺路!”

华宇热泪盈眶,头顶上的铜镜暴射出一道金色光华,横扫而出,如同一头金色苍龙扑杀向四面八方,苍云宗的弟子皆是纷纷的被轰成了肉泥,天空上洒落血雨!

“你们找死!”虚崖掌教道喝一声,恍若有着道家禅唱,震动着整座明月城!

……

黑暗的通道之中,冰冷安静,华天紧紧攥着手中的地图,脚步越来越快,快速的奔向前方而去,跌倒了再度站起来,即使是摔得再痛,他也要咬着牙站起来!

“让我们的尸骨为他铺路……”

“呜呜呜!大哥,二哥,爹爹!”听见这道声音的华天终于是承受不住的痛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但是脚步却一点都不能够的停下来,仿佛有人正在背后推着他,不断的咳出鲜血!

身后传来沉重的轰鸣声,一座巨石坠落下来,将他身后的通道完全的隔绝了,哭声凄厉而悲痛,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染红了自己的衣服,正在慢慢的渗透入衣服之内,那枚令牌也是逐渐的散发出淡淡的光华。

……

华府后院,虚崖掌教以及身边的三位长老都是看着被削去双腿的华宇父子三人,依旧是靠着大腿骨的站立着,不断的颤抖着,但是脸上却浮现出如负释重的笑容。

“哭吧,孩子,如若人生之中不哭泣的话,那么你的这辈子都会显得特别的平凡,而你将会不平凡。”华宇大笑一声,五指并拢,深深的插入自己的丹田,虚崖掌教数人皆是面容惊变!

轰隆!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响彻而起,整座华府被一股紫色光华瞬间笼罩,顷刻间便是被夷为平地,而虚崖掌教他们都是悬浮在半空中,其中一位长老更是断去一臂,鲜血流淌。

“给我抓住华家第三子,全力搜索!”

虚崖掌教的怒喝声在黑夜中特别恐怖,此时此刻的华天已经是离开了明月城,搭乘着小船顺着大河漂流下去,即使是现在的苍云宗都不会相信他已经是数百里之外。

……

痛苦,黑暗,剧痛重重情绪正在侵入脑海,顿时间的睁开眼睛,快速的翻动起来,周围漆黑一片,没有任何一丝亮光,华天发现到自己趴在小河边,浑身湿漉漉,衣服染血。

“父亲!大哥!二哥!”华天双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脑袋,低声的痛哭起来,紧紧的咬住下唇,鲜血不断地低落下去,他仿佛能够看到自己的兄长和父亲被苍云宗残杀的场景,让他的双眸不断的瞪大起来,血丝在瞳孔中蔓延,情绪波动太大,一直的咳出鲜血。

“我一定要复仇!苍云宗,我绝对会回来报仇的!”华天挣扎的在地上站起来,双眸中流露出深邃的杀意,血海深仇,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够在哭泣了,父亲和兄长的意志他将会继承下去,他要好好的活下去!

华天站在小河边,大概是被大河冲到这边来,抬头看向即将天明的夜空,遥远的天边有着神虹在飞动,他知道自己的脚步绝对不能够停止下来,不然的话,他将没有存活下去的机会。

迅速的遁入山林之中,他一路上茹毛饮血,风餐露宿,为了能够活得下去,他啃树皮,咬树根,拼命的让自己咽下去,距离明月城越来越远,离开养他育他的地方。

少年充满仇恨的背影中带着无比的孤寂,他的双眸逐渐的冷漠下来,当初的稚嫩与纯真被磨得一点不剩,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好似一具没有任何情感的尸体,行尸走肉,失去了目标。

砰!

就在他行走了好久之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走了多长的路,终究是无法支撑的昏倒过去,躺在一片峡谷的缝隙之中,这里人迹罕见,干燥无比。

此时贴身藏好令牌缓慢的化作点点流光融入他的脑海之中,一丝道韵缓慢流转,完全的进入了他的体内,这是华家当年老祖得到的东西,却是从来无人能够使用过,就算是滴入鲜血同样如此。

晨光降临,如同万物之气般的笼罩在整片森林之中,华天同样是慢慢的转醒过来,见到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丝变化,盘坐起来,许久以来的僵尸脸终于是浮现出了一丝变化,他闭上眼睛就能够看见脑海中悬浮着一枚令牌,三个字流入他的心中。

乾坤令!

“乾坤令……这是什么东西?”华天念着三个字喃喃自语,随即想起了这是老祖从秘境中带出来的东西,能够连老祖身为一方大能都能够如此的倾心,必定是绝世宝贝!

可是华天带着一种激动的心情想要驱动它,但他彻底的失望了,它就像是永远的居住在脑海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让华天痛苦的怒锤地面,他到底要怎么办才好,身为废骨的他,要怎么为亲人复仇!?

乾坤令没有任何的表示,只要是闭上眼睛一想就能够看到,它不知道是什么天材地宝炼制而成,流转着丝丝白色雾气,道韵天生,如大道三千。

披星戴月,风尘仆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到什么地方,但是只要能够远远的离开明月城,他才能够有存活下去的几率,他为了能够活下去,什么东西都要吃。

在他自己的计算之中,已经是过去十天时间了,他大约走了数千里的路程,几乎可以说是跨越了将近半个赤炎皇朝,已经是跟明月城脱离非常遥远的距离了,让他都是能够松下一口气了。

轰!

突然间这个时候的华天听见前方有着打斗的声音,现在的他污头垢面,衣服破破烂烂,黑发干枯分叉,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乞丐,但是身手倒是非常的敏捷,如同一头猿猴在山林中攀爬,快速的往前方而去,刚刚落地便是被一股劲风掀飞出去。

“药老头,你最好将你的‘玄龟壳’交出来,不然的话,我能够让你活生生的痛死过去。”华天急忙的抓住两旁的树干,只见到前方百米处的竹林中,两道身影遥遥对立,其中一道身影已经是受到伤势。

“你个老杂毛,养这些杂碎能够做什么,怪不得被人唤作蛇魔!”药老头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穿紫袍,鹤发童颜,双眸绽放出银色光辉,如闪电流转,却是有着丝丝黑气正在脸上流窜。

他的对面是一位身穿奇异装束的老头子,身穿白金纱衣,脑袋更是用白巾缠绕起来,手持权杖,流转着丝丝邪异的神力波动,权杖是由两条蛇交织而成,一青一红,不断的吐着蛇芯。

“既然你还想要打的话,我就成全你。”蛇魔轻轻震动手中的双蛇权杖,乌光缭绕,周围四面八方不断地用来大大小小的蛇,都是得到两条蛇王的召唤而来,他腰间上的黑色小葫芦被他取了下来。

抛向天空,迎风暴涨,葫芦塞子打开而来,只见到一道黑色长河化作悬挂的瀑布垂落,竹林正在缓慢的黯淡下去,仿佛生命精华被吞噬了一样,就连药老头都是面色一变。

“竟然含有一丝黄泉水,你这是从什么地方取到的!”药老头虽说是在询问,但是张口吐出一道银尺,两指长,两指宽,通体银光绽放,点点光辉洒落,将他包围在内,将黑色长河隔绝在外。

“天圣山脉中意外得到的,既然你不想要交出来,那么我只能够将你杀死再说了!”蛇魔双眸爆射寒光,驱动着黑色葫芦迅速放大,黑色长河卷起惊涛骇浪,如同海神之怒,将方圆数百米之内覆盖在内,隐约间能够看到缕缕生命精气弥漫在天地间。

“那我也要跟你拖下去!”药老头眼神闪烁着阴狠,银尺暴涨,银光闪烁,丈许大小,银色光辉照耀着周围一片明亮,好似一道银龙飞舞而出,拍向蛇魔而去!

蛇魔见到银龙飞舞,急忙驱动着黑色葫芦的黑色长河卷向银龙,却是被一道银色刃芒**开来,银龙舞动躯体,抽击在蛇魔的身上,而蕴含一丝黄泉水的黑色长河瞬间的淹没了药老头的躯体,彼此双方皆是中招了!

就算是华天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修士之间的战斗,法宝飞舞,他也没有想到两人损伤,是否该下去捡便宜,但是过了一会,倒在地上的蛇魔缓缓的爬了起来,嘴角流出一缕鲜血。

“如果不是我刚才即使的躲过致命伤,可能就真的是跟你一同下去都说不定。”蛇魔的脸上浮现出阴险的笑容,缓慢的走向前方而去,准备搜刮药老头身上的东西。

躲在远处的华天更是惊出一身冷汗,刚才自己还好没有傻愣愣的走出去,不然的话,他也是成为一具尸体的躺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