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逆天邪皇》第4章 地图

逆天邪皇 《逆天邪皇》第4章 地图

作者:梧桐阅读 小说:逆天邪皇 更新时间:2021-07-22 11:14:39
华天华岳小说名字叫作《无敌邪皇》,提供更多华天华岳是哪部小说,华天华岳是什么小说。无敌邪皇小说华天华岳节选:华天给拉了出来,看见他身上的伤势,几道血气从天灵盖冲天而起,雄浑的气血是一种深深地的压制。 “二哥,真的对不起,…...

逆天邪皇

推荐指数:10分

《逆天邪皇》在线阅读

华天华岳小说名字叫做《逆天邪皇》,这里提供华天华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逆天邪皇小说精选:氛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寂静的可怕,来人轻轻的将地面中的华天给拉了起来,见到他身上的伤势,一道血气从天灵盖冲天而起,雄浑的气血就是一种深深的压制。 “二哥,对不起,我没能够保护家族的产业……”华天见到来者是自己的二哥,华岳,羞愧的低下脑袋,自己无法保护家族产业,根本就像是蛀虫一样,但是拼命的忍住不流泪,紧咬着牙。 “不怕,二哥就在这里,刚才谁打得你,我就敢杀了他!” 华岳感觉到自己的弟弟双臂已经是被紫金锤给镇压的扭曲起来,但…

氛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寂静的可怕,来人轻轻的将地面中的华天给拉了起来,见到他身上的伤势,一道血气从天灵盖冲天而起,雄浑的气血就是一种深深的压制。

“二哥,对不起,我没能够保护家族的产业……”华天见到来者是自己的二哥,华岳,羞愧的低下脑袋,自己无法保护家族产业,根本就像是蛀虫一样,但是拼命的忍住不流泪,紧咬着牙。

“不怕,二哥就在这里,刚才谁打得你,我就敢杀了他!”

华岳感觉到自己的弟弟双臂已经是被紫金锤给镇压的扭曲起来,但是华天依旧是没有喊出一声‘疼’,安心的抚慰着他。

通灵期和驱物期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加上手臂已经是扭曲,剧痛瞬间的入侵华天的魂魄,整个人昏倒在华岳的身上,华岳抱住华天,兄弟之间的感情自然不用说。

“你是何人,竟然敢阻扰苍云宗办事,想死吗!”田震感觉到华岳身体上散发开来的气血,澎湃无比,不过只要是搬出苍云宗的名号,明月城之内绝对没人敢反抗。

“敢伤我弟弟,今日怎可饶你?”

华岳转过身来,怀中抱着华天,面容带着邪魅的微笑,白衣胜雪,面白如玉,刚开口便流露出了一种霸道的气质,他一旦是笑的越邪,代表着心里更加愤怒。

田震面色铁青,一怒之下,驱动着远处的紫金锤,化作紫色流光的落在他的手中,抛向华岳的头顶,暴涨开来,重重的沉落下来,如一轮紫色大日,璀璨夺目。

周围的围观群众都是立刻的退开,尖叫着互相推嚷,这可是真正能够驱动法宝的修士,到时候爆发出来的灵气波及到,必定是死亡无数,因为普通人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铿锵!

一道血色光华从华岳的口中吐出,这是一柄小剑,通体鲜红如血,流转着淡淡光芒,在他的驱动之下化作十二道血剑,缠绕在紫金锤之上,火花四溅,金铁交接的声音不断响起。

一紫一红在半空中互相交融,灵气波动,紫金锤在十二血剑的围攻下节节败退,田震的额头上更是浮现出汗水,因为他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修为,还是法宝的品阶。

法宝分为上中下三个品阶,最常见的莫过于法器,融合许多天材地宝熔炼而成的宝器,最后才是最为珍贵的灵器,宝器和灵器在明月城是绝对看不见的,因为实在是太稀有了。

田震的紫金锤是下品法器,而华岳的十二血剑是中品法器,而且华岳的修为是驱物期大圆满,几乎是只差临门一脚便是能够踏入法力期,那才是真正的修士世界了。

“你究竟是何人,居然要阻扰苍云宗办事,不如彼此结束,将你手中的那个人交给我!”田震还不知道华岳的身份,灵气驱动着紫金锤不断地格挡在自己的周围,好似垂落了紫色天幕,将其保护在里面。

“我不要……”华岳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邪魅的笑容,如同一位邪恶的痞子头头,双眸流转着点点光华,十二血剑仿佛化作血色长河贯穿而出,血华邪异,似十二重浪涛狠狠的撞击在紫金锤上,在田震的目光之中,紫金锤被斩成了数十块的掉落在地上。

田震的心中可是心痛不已啊,这可是他步入驱物期之后长老送他的第一件法宝,别人还没有呢,就这样的被人给毁了,愤恨的直视着华岳,但是他转瞬间便是出现在他的面前,巴掌抽了过来,直接把他给抽飞出去,如同沙包一般的飞在半空中,在地面上滑行数十米之后才停了下来。

“带着你的人滚吧,要不然我可是要下杀手了。”华岳张口一吸,十二血剑融为一体,收入他的体内而去,邪笑的望着瘫坐在地上的杂徒,轻轻开口道。

顿时间把他们给吓得屎尿齐流,扛起青年和田震便是迅速的离开明月城,华岳也是迅速的离开坊市,朝着家里而去,现在急需的就是治疗华天。

“天啊!我居然能够有幸的看到修士在斗法啊,真的是太震撼了,但是我不能够成为修士。”

“你以为想要修炼那么简单吗?没听见那个少年说,华家小少爷是废骨,那是不能够修炼的。”

“看样子明月城是要变天了,华家打伤苍云宗的弟子,我们还是自求多福,不要波及到我们。”

等到双方离开之后,坊市就像是炸开锅了一样,剧烈的讨论起来了。

……

厢房之内,檀香飘绕,淡淡香雾弥漫,华天躺在大床上,身体上有着淡淡的药香味飘荡,他的双手已经是恢复原状了,不过缠着白色的纱布,小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痛楚,双眸立刻睁开。

“我怎么回到家里来了……”华天原本想要自己坐起来的,却是发现双手还不能够摆出太大的动作,痛得他嘴角一抽,冷汗从额头上涌现出来,就是不喊出声,默默地忍受着。

记忆如同潮水般的涌入脑海,他终于是记忆起当时的情况了,无力的躺在床上,眼角默默的流下眼泪,他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心里非常的不甘,连自己家里的产业都是不能够好好的保护,只能够怪自己的天赋不好。

“呜呜……”华天直接将自己的脸朝着枕头沉下去,里面发出非常小声的哭声,他不怕痛苦,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变得更痛苦,让他拥有能够保护家人的力量,他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只是未到伤心处。

砰砰砰……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华天也是立刻的止住自己的哭声,在枕头上胡乱的将眼泪擦在布上,喊了一声,只见到华荣走了进来,身材高大,英武之气随着散发,气血磅礴,好似一座燃烧的火炉。

“大哥,对不起……”华天见到是自己的大哥,低下脑袋的小声道。

“哈哈哈,只要你没事就好了,东西没有了没事,但是只要是人还在,那就没有关系了。”华荣听见自己弟弟细蚊般的声音,大笑起来,声若洪钟,隆隆作响。

“父亲找我们有事情,能够走吗?”华荣看到华天通红的眼睛和湿润的枕头,眼中的宠溺越加深厚,微微一笑,他并没有拆穿华天的状况,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华天重重的点着脑袋,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代表着自己没有事情,华荣大笑一声,两人肩并肩的一同走到后院的聚星楼,不过这一次进入的是第四层。

华天还从来没有进入过聚星楼第四层和第五层,父亲也没有禁止过他不能够进入,只是他没有兴趣,而当他步入第四层的阁楼,天地之间的灵气仿佛比起外面越加的浓厚。

地板呈现深红色,地面上摆放着蒲团,正中央立着一座石碑,淡淡光华缭绕四周,一股莫名的灵气正在从里面蔓延出来。

二哥华岳和父亲华宇盘坐在蒲团上,正在静静的等待着两人的到来,华宇眉如卧蚕,面白无须,盘坐如山似岳,看向华天的双臂时,双眸之中好似有着滔天杀意涌现,不过被他隐藏得很好,没有表现出来。

“爹,我……”华天看向华宇的时候更是将脑袋低的更低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华宇打断了。

“无碍,只要你没事就好。”华宇在华天的面前就是一位慈父,在华岳和华荣面前是严肃的父亲,因为他们两人都是享受过母爱,而华天在出生的时候,母亲便是逝去,从小没有过母亲的华天,缺少了许多关怀。

“爹,大哥二哥,我跟你们说啊,苍云宗的那些弟子一定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当时那个驱物期的少年说,地图在什么地方,可能是看上我们家的东西了。”华天也是忽然想起了当时田震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立刻说道。

地图二字在父子三人的心中响起,三人的躯体都是统统一颤,华荣华岳两人的呼吸更是变得沉重起来,而首先冷静下来的是华宇,伸手压了压,示意所有人都坐下。

“我知道你的心中有疑惑的地方,现在我就讲给你听。”华宇话音刚落,一指点出,一道蓝色光华暴射而出,落在石碑的上面,顿时间石碑绽放出朦朦胧胧的灰色光辉,如同一层薄膜的将周围覆盖,好似能够屏蔽说话被外人所窃听。

灰色的圆阵在石碑的表面上缓缓的转动起来,弥漫着一种迷蒙神光,这让华天都是感觉到很是惊异,他没有见识过这些东西。

这是阵法,阵法分为‘困人’‘杀敌’‘镇压’‘聚灵’重重特殊的效果,然而并不是所有修士都能够掌握阵法,因为需要一定的天赋才能够布置。

“就是这件东西。”华宇见到隔音阵释放开来了,也是翻手拿出一张奇怪的纸张,说是纸张又是有些不同,流转着神秘的光辉,好似转动着金属般的光泽,看起来并不是普通的地图那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