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铁杵磨成绣花针?

大唐李白传 第二章 铁杵磨成绣花针?

作者:二流诗人 小说:大唐李白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16:43:01
  读书人,当心存天下百姓,这是李白从小就懂得的道理,现在从一布衣百姓口中道出,着实让李白心中五味杂陈。  “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待到老王头彻底的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大唐李白传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李白传》在线阅读

  读书人,当心存天下百姓,这是李白从小就懂得的道理,现在从一布衣百姓口中道出,着实让李白心中五味杂陈。

  “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待到老王头彻底的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李白自言自语说道。

  刚才短短的昏厥李白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现在,他都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感受着自己稚嫩而朝气蓬勃的身体,李白只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实在是太神奇了!

  “我现在是李白了,大唐李白!”想想还觉得有点小激动呢……

  现在是唐玄宗开元元年,即公元713年,大唐李白出生在武则天长安元年,即公元701年,那么自己现在才12岁!

  这大唐李白虽然自幼聪明伶俐,但十二岁的总角年华也不免好玩调皮,竟是趁着老师去如厕的时候偷偷溜到山中戏耍,见这溪水清澈便下水戏耍,不想这溪水冰凉异常,玩耍一段时间之后只觉四肢麻木……(结局不言而喻,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孩子不应该独自戏水-_-)

  如果把一个人比作一台精密运算的电脑,那么身体就是电脑的硬件部分,灵魂就是这台电脑的操作系统。溺水之后的大唐小李白只剩下了硬件……

  明远湖底,当李白触及那湖底的一轮明月之时,他就暂时失去了意识……

  现在的情况是,明远湖李白的灵魂入主大唐小李白的身体,就好像把操作系统移植到另一套硬件之上。李白拥有了大唐小李白的记忆,就好像操作系统读取硬件中储存的信息一般。

  李白知道现在自己的家住在绵州昌隆县青莲乡——一个是昌隆县青莲乡,一个是四川省江油市,身为一个江油市人,李白不可能不知道江油市就是唐代昌隆县青莲乡的所在地。重合的地点,重合的名字,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李白心中又是一惊,倘若自己没有如此‘巧合’的接手大唐小李白的‘硬件’,那么后世还能在课本中看到大唐李白的诗词么?

  一代诗仙就此夭折,还是说自己的到来冥冥中自有天定?

  这是一种时空中的巧合还是那命运中的时间回环?细思极恐,李白索性就不再多想。

  沿着溪流,李白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中一首歌的旋律不由自主的回响起来:

  要是能重来,我要学李白,至少我还能写写诗来澎湃,逗逗女孩……

  “嚯嚯……”

  金属与石胎摩擦的声音传入耳畔,顺着声源寻去,李白见一头发花白白衫蓝裙的老妇坐于溪畔的青石之上,手持一半尺长的金属圆柱体在脚边的一块顽石之上来回推顶,时不时用手淋上几缕溪水。

  铁杵磨成绣花针?

  原来真有此事!李白饶有兴致的走上前去,做这大唐李白就是好,随便散个步都能创造历史教材,是小学几年级来着?李白记不清了,就听语文老师讲那铁杵磨成绣花针的故事,当时美丽的语文老师还拿自己的名字调侃呢!“阿姨……”刚一开口,李白就及时的闭上嘴巴,毕竟现在自己也是唐朝的人了,是不能在说这些奇怪的称呼了,“老人家!您这是在做什么?”

  见眼前一袭白衫的俊俏少年来到跟前,那老妇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右手擦拭着额头上细微的汗珠:“呵呵,家里没有缝衣服的绣花针用了,老身打算将这铁杵磨做绣花针使唤。”

  嗨呀!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李白心中高兴,但是嘴上还是明知故问道:“老人家,这铁杵长不止半尺,粗不止1寸,能磨成绣花针么?”

  “当然能,只要磨这铁杵,它就会一天天变细变短,老身每天都磨,还怕磨不成绣花针么?”

  “老人家,您的意思是: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对么?”

  “对,对,对,哎呀,一看娃娃你就是个读书人,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墨水香呢!”老妇心里相当高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绣花针,你看看,这读书人说的话听起来就是比自己说的有道理!

  李白眼珠溜溜的一转,显得古灵精怪,这老妇在这磨着铁杵着实是有些奇怪,“老人家,您这铁杵原来是做什么用的呢?”

  “这铁杵么,是家中用来舂米、捣衣的器件。”已经缓了口气,老妇手上又开始动作,嚯嚯的声音再次想起。

  “老人家,您家中是有两杆铁杵么?”

  “家中只有这一杆。”

  “那您将这铁杵磨做了绣花针以后用什么东西来捣衣舂米呢?”这就是破绽!李白心中好不得意,是时候发挥出他福尔摩斯白的特有气质了。

  “哦?对啊,以后我用什么来捣衣舂米呢?”老妇虽然摆出一副迷惑的表情,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

  “老人家,您为什么不把这铁杵拿到乡里的集市上去换些绣花针呢?”这铁杵分量不轻,想必换一支绣花针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啊,我为什么不去集市上换些绣花针呢?”老妇脸上的的迷惑更甚,但是手上的推顶却更快了。

  “老人家,您怎么还不停手呢?”李白觉得这老妇的反应好生奇怪,明明觉得自己的话有道理,但是手上的功夫却并未慢些半分。

  “老人家,您这样磨要磨到什么年月啊?”

  “老人家,您这样磨不累么?”

  “……”

  “我有的是时间来磨它,用不着你多管闲事。”这老妇也觉得奇怪,今天好像着了魔一般,脑海中想要将这铁杵磨成绣花针的念头竟挥之不去,在加上眼前这少年一直问东问西问个没完,心中升起了丝丝不满:“去,去,去,你这孩儿,怎么如此多问?天色不早了,速速回家去吧!”

  见那老妇心生不满,李白悻悻的继续踏上了归家的路途。

  待到李白走远,那老妇口中仍念念有词:“奇怪,为什么我非要在这磨这铁杵呢?”

  从老妇那告辞,李白心中也甚是不解,那老妇明明已经听取了自己的意见,为什么好像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

  奇怪,真是奇怪,莫非这件事也是冥冥中早有天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