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李白,李太白

大唐李白传 第三章 李白,李太白

作者:二流诗人 小说:大唐李白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16:43:02
受着浓浓的关切,李白不由得内心一阵热流:“回去了,福伯!”这一句说出内心豪无违和感感,的确融入其中现在的的生活所以也比想像中简单的了。  “昨天这是去哪耍了?”福伯随后朝大堂忘了几眼,接着将李白拦在门口,神秘的兮兮的说:“上午血莲草堂的郭老师去过了,把头发花白身着灰色布衣的福伯赶忙迎上前来,“少爷,你回来了!”,脸上是和蔼慈祥的笑容,他在李府呆了数十载了,膝下无子,平日里对李白是视若己出,照顾无微不至。。...

大唐李白传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李白传》在线阅读

  傍晚时分,青莲乡升起了阵阵炊烟,李府的大堂已经燃起了点点柔和橙光,李白走进了家门。

  头发花白身着灰色布衣的福伯赶忙迎上前来,“少爷,你回来了!”,脸上是和蔼慈祥的笑容,他在李府呆了数十载了,膝下无子,平日里对李白是视若己出,照顾无微不至。

  有了小李白的记忆之后,李白是知道福伯的,但是在真正回到家中之前,李白心里是陌生的熟悉感,他还担心自己是否可以胜任现在的角色,此刻看着眼前这可亲的老人,感受着浓浓的关切,李白不由内心一阵热流:“回来了,福伯!”这一句说出内心毫无违和感,看来融入现在的生活应该也比想象中简单了。

  “今天这是去哪耍了?”福伯先是朝大堂忘了一眼,然后将李白拦在门口,神秘兮兮的说:“下午青莲草堂的郭老师来过了,把你偷偷跑出去的事情已经告诉了老爷和夫人。”

  “啊~?”郭老师,就是李白在草堂的郭书明老师了,根据以往的逃学经验和郭老师稍显迂腐的性格来看,此刻自己在父母眼中定是一个不学好玩的顽童形象,搞不好还要被父亲李客家法伺候。李白觉得自己冤啊,自己在学校里一直是遵纪守法,乖巧懂事的三好学生,这刚来大唐怎么就赶上逃学这档子事了呢?“谢谢福伯提醒。”李白还是感谢福伯给自己通风报信,要不然自己待会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

  “待会你好好给老爷夫人认错,唉,”福伯叹了口气,“老爷一向对你期望甚高,这次恐怕你还是难免皮肉之苦了。”

  “嘶~”李白倒吸了口冷气,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回想起来现在屁股都觉得疼,父亲李客下手也真够狠的,自己真的是亲生的么?

  “唉,少爷以后还是应当用心苦读少些贪玩才是。”想到李白被打的画面,福伯也是一阵心疼,好像这棍子是抽在自己亲生儿子身上一样,“待会老奴在一旁给你求求情。”

  李白还来不及道谢,只见屋中一剑眉倒竖,面容俊逸的青衫中年健步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一白衫红裙的女子,那女子青丝束挽,眉同翠羽,身材修长,散发着突厥族特有的魅力。

  那中年男子自然就是李白的父亲李客,而那美妇就是李白的母亲月秋歌了,李白迎上前去:“父亲,母亲。”

  “唉!”李客看着面前的李白,一声叹息之中带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之后就保持着沉默。

  李客的沉默反倒没有让李白感到高兴,沉默可能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沉默也可能说明父亲对于自己是彻底的失望了。

  “太白,你回来了。”月秋歌倒是没有李客那般沮丧,几步来到李白跟前为李白打理着衣裳,“太白,你的衣服怎么湿淋淋的?”

  李白内心一合计,这真相是万万不可说出的,现在自己不是大唐李白又是何人?念及此,李白道:“孩儿在溪中洗澡,衣物不小心也落在了水中。”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李白相信如果自己说出了真相指不定会被认为是中了邪。

  “你这孩子,逃学出去玩耍也就是了,怎么还要独自去溪中戏耍呢?”月秋歌边说便拉着李白朝内屋走去,“前些日子张三家的孩儿就在溪中溺水了,唉,可怜的孩子。以后不许独自到溪中戏耍了,听到了没?”

  虽然语气有点凶悍,但是李白从母亲月秋歌口中听到的是浓浓的关切,这样的告诫李白听过,一如与自己时空相隔的母亲冯氏一样,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健康茁壮的成长。

  念及此,李白开始怀念与自己相隔千年时光的亲人,我的亲人们,你们还好么?‘唉!’李白内心独自叹了一声,这辈子自己还有回去的可能么?

  来到了卧房,母亲月秋歌从木箱中拿出一套浣洗好的衣裳递给李白:“快换上吧,穿着湿衣裳容易着凉!换好了咱就开始吃饭。”

  还是一套白衫,散发着沐浴阳光后的清香,李白将衣服捧在手上站在原地也不做动作。

  “怎么不赶快换上?”

  面对母亲的疑问,李白内心尴尬,虽然他现在是十二岁的李白,但是当着母亲月秋歌的面换衣服他还是拒绝的。“母亲,您能不能先去大堂,我随后就到……”

  “呵呵,娘亲什么没见过?今天怎么知道害臊了?”月秋歌掩面轻笑,但还是朝门口走去,“好,好,我的太白长大了,知道害臊了。”

  “呼~”李白长出了一口气,以大唐李白的身份,被自己的母亲给看了也就无所谓了,但是潜意识中李白还是觉得保守一些比较好。

  换上干净的衣服,李白来到了大堂,一张方桌上已经摆好了晚上的菜肴——一大碗米饭,一碗鸭脚羹(即葵菜汤,唐代葵叶又称鸭脚,故得名。),一盘煮豆芽,一条清蒸鱼。父母都已经就坐,没有看到福伯等人的身影,李白知道福伯和其他几个仆人有他们吃饭的地方。

  本来已经感觉饥肠辘辘的李白入了座,但是看到依旧板着个脸的父亲李白瞬间食欲大减。

  出生在四川江油的李白吃惯了香、麻、咸、辣,面对着眼前不是一般清淡的菜肴不由叫苦连连,整天吃这些,何时是个头啊!?

  匆忙吃了一些垫肚子,待到父母吃好,李白就琢磨着请辞,在这面对着一直板着个脸的父亲李客可给他愁坏了:“父亲,母亲,孩儿吃好了,如若没有什么事,就先行回房休息了。”

  李客依旧没有回应,但是李白得到了母亲月秋歌的首肯,便起身准备回房。

  “站住!”

  刚走到门口,还没迈出门槛,李白便被叫停了脚步:“不知父亲有何吩咐?”回过头来看到依旧面色阴沉的父亲李客,李白知道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逃学这个事必然要有个了结,李白真想告诉父亲李客,这学真不是我逃的啊,以后我不逃了还不成嘛?但是自己逃学已是铁证如山,容不得他狡辩。

  李客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儿李白,内心一度在质疑:莫非是自己对这孩子的要求太高了?莫非这孩儿不是个读书的料?唉,也罢也罢,人各有命,如若这孩子实在不喜读书就随他去罢!

  “你,随我来。”虽说内心已经准备好妥协,李客还是打算再做最后一次的尝试。

  李白跟在李客的身后出了大堂,先是右转,然后来到了后院,走向了供奉着先辈铭牌的灵堂,父亲带自己来这干嘛?

  嘎吱一声,李客推开了灵堂的木门,率先走了进去,在旁边的香案上取下三根香火点上,朝着铭牌拜了三拜,将香火插到名牌前的香坛。

  “跪下!”

  李客背对李白负手而立,李白遵循父亲的指令跪在堂前,看不到李客脸上的表情,也许父亲脸上免不了有些失望吧?

  “你可知道你如何得名?”

  “孩儿不知。”呃,气氛有些沉重,没想到诗仙李白小时候也有这种被训的时候?

  李客转过身来,看着李白说:“长安元年(即公元701年),在你出生的那天晚上,为父抬眼观看星象,发现那长庚星格外璀璨明亮,群星莫能与之争光。”回忆起李白出生的那个晚上,李客的表情才有所缓和,“片刻之后此星竟径向庭院坠落而来,为父正焦急不已,却见那长庚星化作了一缕白光透入产房。‘哇,哇……’随后我就听到了你来到人世的第一声哭喊,你们母子平安,我也就放心了。事后,你那母亲告诉我在生你的半昏半醒模糊间梦见太白金星扑落到她的怀中,我才知道当晚所见并非子虚乌有之事。”

  “这太白金星就是长庚星,为父当即决定给你取名李白,字太白。”

  李白,李太白,这样的名号由来未免太惊奇了一些罢?!

  李白又觉得父亲李客没有编故事骗自己的理由,加上自己跨越了千年的时空来到此地更加让李白觉得没有什么是自己不能相信的。

  自己出生时天有异象让李白脑中瞬间浮现了一个很黄很暴力的场面:传闻汉高祖刘邦出生时也是天有异象——刘邦并非其父母的亲生骨肉,当年其母刘氏做完农活后在野外的大湖边上小憩,春风浮动下不由做起了春梦,在梦中与一英俊潇洒的神仙哥哥共赴巫山云雨。继而天空中雷电交加,天昏地暗,刘邦的父亲见刘氏未归,担忧之下便来到湖边寻找,竟然看见其妻刘氏在与一只蛟龙交合!回家之后,刘氏便怀上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刘邦。

  难道这也是真的?李白内心震惊而凌乱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