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家族往事

大唐李白传 第四章 家族往事

作者:二流诗人 小说:大唐李白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16:43:03
一副妥协与不甘心模样,整体表现出的那种伤感感让李白心疼,虽然一时之间之间李白又不明白如何宽慰,没办法深邃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你推知我们祖上是何其人物?”  “孩儿不知道。”李白望着灵堂供奉香火的铭牌,这些铭牌里的每一个年岁都要超过2自己,也是说这里边的李白可以肯定的是至今为止在这幅身躯之上都没有表现出太白真仙的一丁点气息,所以太白真仙转世应该不成立的吧?否则也不会有太白溺水自己穿越时空而来之事发生了。现在面前的李客是一副妥协与不甘模样,表现出的那种失落感让李白心痛,但是一时之间李白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深沉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大唐李白传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李白传》在线阅读

  “为父以为你是那天上的太白真仙坠落凡尘,现在看来即便你真是那太白真仙转世,也受困于这肉体凡胎了。为父一直期望你能重振祖辈门风,唉,“李客又是一声长叹:”也罢,也罢,可能是为父的要求太高了一些,你本就是一总角之年的好玩孩童。”

  李白可以肯定的是至今为止在这幅身躯之上都没有表现出太白真仙的一丁点气息,所以太白真仙转世应该不成立的吧?否则也不会有太白溺水自己穿越时空而来之事发生了。现在面前的李客是一副妥协与不甘模样,表现出的那种失落感让李白心痛,但是一时之间李白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深沉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你可知我们祖上是何等人物?”

  “孩儿不知。”李白看着灵堂供奉的铭牌,这些铭牌里的每一个年岁都要超过自己,也就是说这里边的每一个先辈,李白都不曾见过。

  “我们李氏一脉,源远流长。早在古秦王朝,先辈李信便以率军击败燕太子丹之功名震中原,被秦王封以仆射之职。到了汉武帝时期,先辈李广也因抗击匈奴之功成为一代名将。”

  自己的祖上是飞将军李广?这李广乃是陇西成纪人……“父亲,您说我们是祖上是飞将军李广,那我们就是陇西成纪一脉。这大唐李氏也是陇西成纪李氏一脉,那我们岂不是君王宗室人员?”

  看着眼前的懵懂少年李客不禁感慨:君王宗室?那又如何?在权力的斗争中即便是自家宗室反目成仇互相残害的例子还少么?“即便我们是同出一脉,此事也休要同外人提起,免得落得一个乱认宗室的欺君之罪。”

  “父亲,孩儿不懂您的意思。”父亲李客一直想要重振祖辈门风,而他们李氏和大唐李氏同属一脉,只要认祖归宗,这门风不就恢复了?甚至是更上一层楼了。

  “口说无凭,我们的宗谱早就不知遗落何处,要如何证明我们的宗室身份?何况你曾祖父在武则天垂拱四年(即公元688年)随越王李贞起兵倒戈,后越王兵败自杀,由此我们落得个反逆的罪名。那一年我十七岁,随族人被流放丰州。武则天长寿二年(即公元693年),你祖父不堪劳役流放之苦便带领家人逃到了碎叶城。”李客的眼中满是回忆之色,这是一段他不曾对外人谈起的记忆,“边陲的生活清苦,你祖父,你祖父他终于还是没有挺住,郁郁而亡,临终前他告诉我,有朝一日,一定要重返中原,重振门风!”

  透过朦胧的灯光,李白看到父亲李客眼角闪烁着晶莹的光亮,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祖父的郁郁而终一定给李客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心理创伤。

  李客知道是自己失态了,先是转过身去,暗自抹去眼角的泪滴,然后拉起跪在地上的李白,来到庭院中的石凳上坐定。李白终于出了一口气,虽然儿时也有过下跪给父母认错的经历,但是现在的这具孱弱童体,实在是经不住跪那么多时间。

  坐定之后,李客又继续讲述着自己的家族往事:“圣厉二年(公元699年),我外出办事不想遭遇匈奴小队流兵,形势危急,本以为我将面临终身为奴的悲惨困境,这时候你母亲出现了,连同她的四位兄长慷慨出手相助。”

  哎呀呀,不得了啊,李白心中炸开了锅,父亲李客是生的潇洒俊逸,没想到与母亲的相遇过程竟是一个美女救英雄的羞羞故事,遂忍不住道:“母亲真是神武非凡啊!”

  谈到自己的俊俏媳妇,李客也显得相当自豪得意,丝毫没有作为一名大丈夫而被女子营救的羞耻感:“你那母亲十六岁时便被成为碎叶之绮丽花朵,出落的是貌美如花,婷婷玉立,她那四位兄长,也是碎叶赫赫有名的突厥族勇士。那日相遇之后我与你母亲一见钟情,数月后喜结连理,然后就有了你。”

  李白心中鄙夷,自己那母亲月秋歌的确是貌美如花,散发着诱人的异域风情,父亲李客说的倒是好听,什么一见钟情,事情定然不是如此,指定是父亲李客死缠烂打,才最终抱得美人归。不过要说自己这父亲李客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要不然也定不能赢得母亲的芳心。

  “神龙元年(即公元705年),皇太子李显连同宰相张柬之发动神龙政变,终结大周,复辟李唐。大唐复辟,是普天同庆的好事,中宗复出后遂大赦天下。为父知道大赦的消息后欣喜不已,不由想起你祖父的遗训,重返中原,重振门风!遂决定变卖家产,举家回归中原,这一路是跋山涉水,日夜兼程。”

  那是李白三岁时发生的事情,现在已经记不得了。中原?这绵州昌隆县可不属于中原的范畴啊?李白知道这回归中原之事想必是遇到了什么变故。

  “唉!”果不其然,李客一声长叹,继续道:“不想为父来去到那中原才得知反逆者不在赦免之列,于是便来到这绵州投奔亲友,安家青莲。”

  李白听得是津津有味,这些都是自己的记忆中不曾晓得的家族往事,想必这也是父亲李客第一次对自己提起。

  “为父年龄大了,又戴有反逆之名,要重振门风已是无望。“李客几年已经四十有二,在他得知反逆者不得重返中原之时,他就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自己儿子身上,”我早已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现在你知道为父为何一直以来对你要求严格了吧。之前为父不与你提起这些往事是因为你年纪太小,现在你年纪稍长,但却十分好玩,屡次逃课,今日那青莲草堂的郭书明先生已经是来家门告状了!”

  李白低下了自己的头,就像小学一年级逃课时被父母知道后训斥他时一样。虽然庆幸这一次李客没有对他使用棍棒教育,但是言语之间李白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期望的重量。但是现在的李白已经不是往日的李白,他知道自己不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儿童,他知道自己需要但当:“父亲,孩儿知道错了,以后孩儿定当用心读书。”

  “如此甚好!”李客知道自己再动用武力逼迫李白读书不会再起作用,他将家族往事娓娓道出就是想要让李白自己觉悟,如今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夜已经深了,来到大唐的第一个夜晚,李白久久无法入眠。

  虽然仅仅是短短几个时辰的接触,他就感受到了李客在他身上寄托的希望,而这种希望是现在的他无法辜负的。不仅仅如此,现在李白开始后悔自己在后世的学校中为何没有好好背诵诗歌了,自己现在是大唐李白了,那可是诗仙啊,要是自己写不出来诗,要是自己不能闯出一番名堂,那么李白这个名字会不会在历史的洪流中早早被遗忘?自己岂不是成了历史和文化的罪人?从今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才是啊!

  李白还想念后世他的家人,自己独自来到大唐,可以说得到的父母的关爱丝毫没有减少,但是自己后世的父母呢?他们岂不是要承受丧子之痛?一想到他们伤心欲绝的模样,李白就心如刀割。自己有没有回到后世的可能性?如果自己能够回去,这大唐李白不就从历史的洪河中除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