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他来自中国
“他在找寻一个叫做中国的地方,从诸多细节可以看出,我们有理由产生怀疑这是一座未知神国,就像传说中的拉莱耶。”会议室内烟雾袅绕,投影仪射线刺破幽暗,点亮一张张眉头深锁的凝重脸庞。“中国?拉莱耶?”“小组的建议是?”“鉴于目标还未展示出主动直接攻击性,我们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投影仪射线划破黑暗,照亮一张张眉头紧锁的凝重脸庞。。...

“他在寻找一个叫作中国的地方,从诸多细节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一座未知神国,就像传说中的拉莱耶。”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投影仪射线划破黑暗,照亮一张张眉头紧锁的凝重脸庞。

“中国?拉莱耶?”

“小组的建议是?”

“鉴于目标尚未展现出主动攻击性,我们建议派遣谈判专家,在不激怒目标的前提下尝试沟通,为下一步行动提供更精准情报。”

“从监控中,我们注意到目标对亚裔存在一定好感,所以我们建议谈判专家最好为亚裔成员。”

“亚裔吗?站点好像有一名实习心理专家。”

……

……

宁修远茫然坐在街边长椅上,嗅着熟悉的汽车尾气,脸色苍白如金纸,活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远古活尸。

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彻底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这个世界上,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给予希望,又残忍剥夺。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数月之前,他还生活在地球上,一次夜班穿过因停电而陷入黑暗的科创园之后,莫名走入一个工业刚刚启蒙的新世界。

他穿越了。

相较于文学小说中穿越者的浪漫。

他的穿越经历,简直令人崩溃。

外貌的差异,语言的不通,服饰的诡诞,令他犹如一个鬼妬神憎的怪胎,饱受排斥质疑目光。

他都不知是怎么熬过刚刚穿越的那几个小时。

他能活下来,还多亏了黎明神教牧师的收留。

让他成为教堂的守灯人。

说通俗点,就是维护教堂蜡烛不灭的杂役。

这个不起眼的工作,犹如工作本身,照亮他如坠深渊的处境。

他开始努力学习当地语言文字,试图融入其中,同时寻找穿越原因,看看能否重新回到地球。

不想,一个漆黑如墨的夜晚,他提着马灯前往大教堂,准备检查更换蜡烛时,又一次走进了黑暗。

透过水晶灯罩的烛光,勉强照亮周围三尺世界。

等到眼前豁然一亮时,他出现在眼前这个车水马龙的世界。

耸立的大厦、闪耀的霓虹、刺耳的胎噪、还有那滚滚人潮,刺激得他心跳如鼓,大脑一片空白!

在短暂失神之后,他抛下马灯,激动冲入都市,寻找亚裔面孔,试图寻求中国大使馆帮助,回到祖国,回到家乡。

但诡异再次纠缠住了他。

他找到的亚裔听得懂中文,但他们却根本不知道中国的存在。

——这里不是地球!!!

“你好,我可以坐在旁边吗?”

一声甜甜的招呼声,打断了宁修远的绝望。

他茫然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年约二十七八,长相甜美,身穿白色长裙的亚裔女孩,巧笑嫣然的指了指他旁边空位。

宁修远神色恍惚的点了点头,移开目光。

“我叫纪紫君,你呢,你怎么称呼?”女孩坐下之后,单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语气轻松问道。

宁修远恍若未闻,目光出神的看着远处高楼大厦。

“你看起来很伤心呢,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哦!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呢!”

纪紫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放松。

只是溱湿一片的后背,暴露了她的高度紧张和恐惧的事实。

天可怜见,作为一名刚刚毕业的应用心理硕士,再优秀的毕业成绩和论文数量,在一位可以制造恐怖异常的人形物面前,也如泡沫般一戳就破。

没人知道,他随手丢下的水晶马灯,制造了何等恐怖的独立空间。

更因为其难以特性,被暂列Keter级。

看介绍情况的老员工欲言又止模样,纪紫君严重怀疑这Keter级都有可能是安慰她的等级。

她现在过来谈判,既是为了安抚眼前这位神秘人;

也是为了借他之手水晶马灯。

“你帮不了我。”

宁修远摇了摇头,眸光灰败,死气沉沉。

“我……”

话到嘴边,纪紫君心中蓦然生出一股明悟,一旦她说错话,打破眼前这位神秘存在仅存得希望之火,对方极有可能彻底失控。

一盏马灯,已经如此恐怖。

作为马灯之主,若是失控,岂不是能达到Thaumiel级?

所以她必须得斟酌每一句话!

她的专业告诉她,她现在需要做的,是给予对方希望,哪怕是毫无希望的希望。

“我们知道很多地方……”

【你要干什么,纪紫君?】

【不要泄露异常信息!】

【不要打扰她,她现在身处第一线,有资格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判断和选择。】

隐藏在纪紫君耳洞中的微型耳机,传来聒噪之声,那是指挥部的争吵。

此时纪紫君宛若未闻,小心斟酌每一个词汇,缓声道:

“我们知道很多地方,地狱、拉莱耶、镜像雾都,乃至过去和未来,并且还在不停发现新世界,给我们一点时间,或许我们就能帮你找到中国,你可以耐心等待一下吗?”

“?”

一颗心近乎坠入深渊的宁修远,瞳孔骤缩,蓦然扭头看向身旁女孩。

地狱?拉莱耶?镜像雾都?

这、这都哪跟哪?

她是神经病吗?

不,不对,我既然能横跨三个世界,这世间还有什么荒谬不能接受?

刹那间,宁修远眼睛亮了起来。

“好。”

宁修远声音嘶哑的应道,如坠深渊的灵魂,蓦然被人拉住。

“谢谢你的信任!”

那一声“好”,令纪紫君激动得都要哭了,她的选择是对的。

她成功安抚住了一名潜在的Thaumiel级人形物。

“还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

等等,她怎么知道我在寻找家乡?

她在监视我!

“阿瑟斯。”

心神稍缓的宁修远,理智尽数回归,他谨慎的道出黎明神教牧师给他取的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阿瑟斯先生。”纪紫君大眼睛眯了起来。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宁修远回道。

“对了,您可以收回您的马灯吗?”纪紫君小心翼翼的恳请道,脆弱小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嗯?”

“它、它正在毁灭我们的世界。”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