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失控的水晶马灯
马灯耸立在巷口盲道上,制式古朴厚重,通体紫铜打造出,外罩水晶灯罩,仔细看去,还能看见手工制作精细打磨痕迹。其内盛着淡黄色油脂,粗燥的灯芯,静静地持续燃烧着,散发出着朦朦胧胧光芒。想来也是很奇怪。这马灯光芒形若实质,不但难以和路灯光芒水乳交融,在烛光边缘更和路灯分出边界其内盛着淡黄色油脂,粗糙的灯芯,静静燃烧着,散发着朦胧光芒。。...

马灯矗立在巷口盲道上,制式古朴,通体紫铜打造,外罩水晶灯罩,仔细看去,还能看到手工打磨痕迹。

其内盛着淡黄色油脂,粗糙的灯芯,静静燃烧着,散发着朦胧光芒。

说来也是奇怪。

这马灯光芒形如实质,不仅无法和路灯光芒水乳交融,在烛光边缘更和路灯分出边界。

一边是路灯炽白光芒;

一边是马灯油黄烛火。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淡黄色泡泡!

关键是,泡泡还在膨胀扩张,目前已经笼罩半条长街,预计最多四天时间就能笼罩整座城市。

此时,这里早已被官方借口“道路塌陷,引起天然气管道破裂”为由,封锁起来。

周围民众更是尽数疏散。

围在外面的,只有在拼命布置各种探测装置、以及后手的基金会战术反应成员。

“先生怎么称呼?我叫大卫,能跟我具体说说这里的情况吗?我是老人,规矩都懂,给我几句忠告也行,毕竟我挡在你们之前,不是么?”

年约三十,满脸胡子拉碴,身穿橘色制服的D级人员555427,觍着脸,眼露几分哀求的看着押解他的战术反应成员。

他的话,显然经过精心琢磨,听得那战术反应成员扭过头来。

“啊——”

“那、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一声急促尖叫,蓦然将大卫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失声尖叫的,乃是一名年约二十来岁,准备进入光照范围的D级人员。

此时,他满脸惊恐,手指颤抖的指着马灯方向。

在大卫惊鸿一瞥中,只见马灯周围豁然闪过一道黑色掠影。

虽然仅仅是一抹余光所见,但那翻腾的触手和密密麻麻的眼球,依旧疯狂亵渎着人类审美,冲击着理性浇筑的三观。

渗人鬼祟的吠叫,隐隐从光照中传来,令人望之胆寒,灵魂惊悸。

大卫刚刚建设好的心理准备,在看到那违背人伦的可憎形象之时,霎时泄去大半。

惊恐得连连后退数步!

直到感受到顶在后腰的枪口,才勉强止住脚步。

“不要,我不要进去,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刚刚发出尖叫的D级人员,惊恐得瘫坐在地,向战术反应人员求饶。

但战术反应成员对此毫不理会。

他们直接将其控制住,在其脖颈扎入一支神秘药剂。

随着药剂推入身体,D级人员剧烈挣扎动作,迅速缓和起来。

当一名战术成员在他耳边低语几句,激活催眠模因之后,他更是茫然接过一柄战术匕首,自刺双眼,然后顶着血肉模糊的窟窿,表情呆滞的走进马灯光照范围。

‘抹掉视觉吗?’

作为一名老鸟的大卫,看着这残忍一幕,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边观察着测试者,一边思考其中逻辑考量,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此时,那名D级人员在靠近时空马灯五米范围时,原本呆滞面孔突兀露出恐惧之色。

脚步更是放缓下来。

在催眠效果下,他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最终还是倔强的向马灯走去。

但越走,他表情越恐惧,越扭曲,最终在迈出两步,靠近三米范围时,突兀僵立当场。

“咯咯咯——”

虽然失去双眼,但他的灵魂似乎依旧看到难以承受的可憎画面,双手拼命抓挠着脖颈,以至于声带都随之崩溃,只能勉强发出咯咯声,宣泄着恐惧。

“噗通!”

仅仅一个呼吸,他便轰然仰躺在地,陷入昏厥,或死亡。

从空中俯瞰而去,数十具尸体仰躺在马灯周围,构成一朵妖艳绚烂的尸身花瓣。

“到你了!”

耳旁传来的声音,令大卫浑身一个激灵。

“穿上它!”

哐当一声,一个金属箱子在大卫面前打开,露出一件十分精致的机械制服。

见到制服的大卫,目露三分惊喜,相对比刚刚那自刺双眼的D级人员,他的境遇似乎要好多了。

“555427,你很聪明,你其实大可不必自称大卫,暗示你是一名活生生的人类,以换取我们的同情,你的过往经历,足以让我们给予优待。”

“看看马灯周围,发现了什么?半径三米之内,比狗舔还要干净,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没人能抵达那里,包括怪物,甚至子弹。”

“这是绝对斥外护具,理论上可以防御一切打击,只要你能冲进三米之内,打翻马灯,或者将这块布盖在上面,你或许就能活下来。”

押解大卫的战术成员,勾着大卫肩膀,指着远处马灯,低声解释着。

大卫沉默听着,心中生出无数疑惑。

但他不敢问,因为问了也没用,D级人员不是人,只是消耗品。

“还有,你看到的怪物,不是内心恐惧投影,就是被恐惧吸引而来,看到刚刚那个人没?他被阉割了恐惧,所以没有怪物袭击他。这是一支强力镇静剂,如果你看到怪物,记住,立即自我注射,它或许可以救你一命。”

战术成员说着,又给大卫塞了一支无针注射器,并拍了拍他的肩膀。

“去吧!”

大卫死死抓住无针注射器,脸色煞白的点了点头。

——他没有退路,转身必死,向前还有一丝存活的可能。

在穿戴好绝对斥外护具,勉强做好心理建设后,大卫深深吸了一口气,两股战战地向淡黄色光圈中走去。

随着他踏入黄色光晕中,视野陡然模糊起来,好像一头闯入水晶灯罩之中。

原本清晰可见的街道,宛如罩上了一层毛玻璃,模糊而抽象。

耳边更是安静下来,再也听不到战术反应成员来回奔走的嘈杂声,呼喝声。

与此同时,大卫也惊讶发现,在马灯不同方向,同时有数名D级人员踏入淡黄色光圈之中。

他们有的背对倒行;

有的头戴夜视仪;

有的拎着枪械武器;

还有的提着青铜马灯……

通过各种方法,各个方向,向马灯缓缓靠近。

场面诡谲、荒谬、离奇、古怪,宛如百鬼夜行,阴兵借道。

对此,大卫已经见怪不怪,在这个该死的神秘机构中,他见过比这还要诡谲的事情。

不!

大卫思绪尚未展开,倏尔怒目恣裂,一脸骇然。

他惊恐看到无数足以填满灵魂承受阈值上限的触手,透过黑暗,射向所有参与收容行动的D级人员。

“啊——怪物——”

“哒哒哒!”

刺眼的火光,伴随着惊恐惨叫,扬起漫天血雾。

那是怪物对所有D级人员的虐杀!

“呼哧……”

大卫眼眶欲裂,根本不敢再看遭袭D级人员的惨状,牙龈咬碎,疯狂向水晶马灯冲去。

近了!

视野中的水晶马灯越来越清晰,他甚至能看到青铜骨架上古朴花纹。

他发疯的伸手抓向马灯。

“嗡——”

便在这时,一股难以描述的音鸣,宛如实质钢钉插入他的耳膜,疯狂搅动他的灵魂,将他的恐惧统统翻出。

空气中亦漂浮起若有若无的恶臭,好似腐烂发酵万年的尸身,钻入他的鼻腔。

难以抑制的恐惧,疯狂冲刷侵蚀着他的意志!

在刺鼻恶臭越发浓烈难以忍受之时,他的后背突然感到一阵温热和潮湿。

充满血丝眼球滚动,他看到一根难以描述的粘稠触手,越过他的肩膀,缠绕住他的脖颈,蓦然收紧。

“啵啵啵……”

一连串怪异声响中,触手表面挤出一颗颗眼球,倒映着他的面庞。

令人如坠冰窟,灵魂惊悸。

“咯咯——”

大卫只觉得浑身骨头都在生锈,发出咯咯声,身体更是不堪重负,从七窍中流出鲜血。

“幻觉!幻觉!都是幻觉!”

如坠深渊的绝望,蒙住大卫的灵魂。

他疯狂自我催眠着,仅存的一丝理智,蓦然将死死抓在手里的无针注射器,扎入脖颈。

一抹微不可查的刺痛,冲击着他的神经末梢,好像针刺。

怪物没有消失!

大卫瞳孔放大,无数念头肆虐脑海,狰狞了他的面庞。

怪物为什么没有消失?

镇静剂还未生效?

不对!

他们在骗我!

是了,如果镇静剂有效,为什么不提前注射?

该死!

无尽惊恐充塞大卫内心,爬满眼球的触手,已经扼住他的脖子,将他疯狂向后拖拽。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马灯周围的尸体,全部呈光线放射状!

惊恐欲绝的他,只能发疯的抓向水晶马灯。

因为他深知,只有收容眼前这马灯,他才有可能争取到最后生机。

不不不不——

充满血丝的眼球几欲挤出眼眶,大卫惊恐发现,他伸出的手臂,消失了。

“透明”好似瘟疫,沿着他的胳膊,蔓延至胸膛,最终覆盖全身。

【看看马灯周围,发现了什么?半径三米之内,比狗舔还要干净,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没人能抵达那里,包括怪物,甚至子弹。】

战术成员的话,从大卫心中浮现,但带来的却是无尽绝望。

“救我!救我!我不想死!”

大卫发疯咆哮着,然而声音从喉咙中挤出,却成了嘶哑的咯咯声,宛如九幽地狱传来的低哝。

“为什么骗我?为什么让我送死?”

“妈妈——妈妈——”

“我错了,我再也不犯罪了,我不杀人了,我再也不杀人了!救我救我!”

“神啊,我赎罪,我赎罪!”

如果大卫还有实体,此时的他,定然涕泗横流,悔不当初;

若悔意能化为海水,也定然足以淹没这条长街。

可惜,他的身体逐渐透明,后悔更无法化为海水,不过,在意识快要消失的刹那间,上天似乎听到了他的忏悔。

谁?!

意识近乎崩溃的大卫,忽然震惊的瞪大眼睛。

一截手臂突兀从身旁探出,举重若轻的探入绝对“透明”领域,轻轻握住马灯提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