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是他?
孕育出着不可名状可怕的水晶马灯,居然被人轻松靠近了收容所了?亲身体验经历过过马灯之可怕的大卫,在这一刻,如遭雷击,呆若泥塑!极致吃惊的情绪,更有甚者将他的未知的恐惧无助通通压回灵魂深处。他瞳孔再放大,戄然转头,循着手臂看去。——抬头一看一名脸色略显惨白的黑发黑瞳更年轻男他瞳孔放大,戄然扭头,循着手臂看去。。...

孕育着不可名状恐怖的水晶马灯,竟然被人轻松靠近收容了?

亲身经历过马灯之恐怖的大卫,在这一刻,如遭雷击,呆若泥塑!

极致惊讶的情绪,甚至将他的恐惧绝望统统压回灵魂深处。

他瞳孔放大,戄然扭头,循着手臂看去。

——只见一名脸色略显苍白的黑发黑瞳年轻男子,抿着薄唇,轻轻提起马灯。

他是谁?

D级人员?

无尽疑惑盘亘在大卫心头,心中更是长长舒了一口气。

因为在这神秘男子触碰到马灯的那一刻,搅拌他灵魂的惊悚和恐怖,蓦然消失。

换言之,他得救了。

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幸福,令大卫激动得无以言表。

殊不知,生出这种感觉的岂止他一人?

不远处,纪紫君瞪大眼睛,脸上尽是未消的惊悸和残留的恐惧,显得十分精彩。

在她眼中,阿瑟斯手提马灯,站在路口,面对漆黑如墨的深巷,似要照亮前路。

因为背对众人,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在他脚下,一具具D级人员尸体,四散仰躺,宛如一朵枯黄鸢尾,尸身上凝固的扭曲和骇怯,是恐怖不愿离去的印记。

豆大烛光,照亮他半边衣角,光晕和路灯水乳交融,不见殊异,不见边界。

隐藏在黑暗中的可憎怪物,不知是烛光照射不到的缘故?还是惊惧于马灯之主阿瑟斯?

再也没有出现。

这让阿瑟斯看起来就像是邪教首领,神秘,恐怖,血腥,絶殊离俗。

“我们得救了吗?”

纪紫君轻声呢喃,内心不知该憎恶阿瑟斯带来的灾难?还是庆幸灾难已经被收容?

这一幕,也通过无数卫星、无人机、街头监控、乃至特殊收容物传入基金会高层眼中。

令无数人松了一口气。

【康德赛博士说的没错,时空马灯事件,阿瑟斯才是主体,马灯仅仅是他的附庸,或者说武器!该死,这混账又在暗示我收容物武器化……】

【又一名人形收容物啊,万幸能够沟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通知情报科尽快搜集关于中国信息,阿瑟斯必须得安抚住。】

【各部门注意,绝对斥外护具监控信号并未消失,D级人员555427疑似转化为收容物,请尽快收容。】

“哒哒哒……”

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一支伪装成当地警卫的机动特遣队冲了进来。

他们迅速控制现场,黑黝黝的枪口指向现场所有人员。

这时,纪紫君也得到总部命令,连忙将心中万般情绪压下,小心翼翼垫着脚尖,穿过满地横尸,走到宁修远面前。

“阿瑟斯先生,非常感谢您的配合,现场还需要清理打扫,如不嫌弃,可否移步基金会,详谈寻找中国计划?”

宁修远扫了一眼满地横七竖八,不知是躺尸,还是尸体的人群?轻轻点了点头。

没人知道,在他面瘫表情下,内心的惊疑不定愈发浓烈。

——这难不成是一桩恶作剧?

纪紫君见状大喜,连忙恭请宁修远走向一边,此时那里早有一辆黑色商务车静静等候。

宁修远抬脚走向商务车。

自始至终,他都没注意到不远处身体完全透明化的大卫。

或者说,下车时,他也曾惊鸿一瞥见尚未完全透明化的大卫,只是在车门打开的刹那间,大卫消失了,他以为自己那一瞥是车窗玻璃倒影错觉。

……

……

坐进车里,宁修远扭头看向窗外,神色平静,来自异域时空的水晶马灯,轻轻握在手中,置于膝侧。

微弱烛火,摇曳着,缥缈着,燃烧着……

散发出不属于人间的光芒。

宛如宁修远此时纷杂肆意的念头,充满困惑、茫然、以及对未知的恐惧!

纪紫君找上他,说他的马灯正在毁灭世界时,他内心深处第一反应就是:

——这姑娘还真是神经病啊?

难怪会说什么地狱、拉莱耶、镜像雾都。

不过,当一辆高级商务轿车在眼前停下时,宁修远心中又迟疑起来,神经病怎么开得都是好车?

最终他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他的经历早已无法用常理度之,那么再出现超乎常理之事,也并非没有可能。

然而当他抵达目的地时,眼前景象却令他一脸茫然。

他看到了什么?

马灯周围,人群宛如光线,横七竖八,躺绽大地。

一个个肢体扭曲、表情惊悚,宛如最诡吊的行为艺术、又或整蛊综艺。

尤其是那凝固在脸上的惊悚神情,令人望之生惧,内心发毛。

如果仅有一二人也就罢了,偏偏目之所极,皆是如此。

若这是行为艺术,举办方上哪找这么多的奥斯卡小金人参演?

若不是,这里发生了什么?

他们究竟是死是活?

这一切真的是他丢下的水晶马灯造成的?

无穷无尽的困惑,在宁修远心中滋生、酝酿、发酵。

横穿三个世界的离奇经历,令他惊疑不定之余,也暗暗提起警惕之心。

现在他只能少说多看多听,摸清情况,伺机而动。

绚丽霓虹透过车窗,斑斓了宁修远的神情,一如他此时斑斓诡谲的内心。

不知过了多久,商务车驶入一片掩映在绿海环抱、门扉上印着“NERC”的建筑群中。

……

在车辆驶入的刹那间,这片建筑群地下第六层一间标准安全人形收容单元内,一名身穿黑袍,戴着中世纪鸟嘴面具之人,豁然抬起面庞。

鸟嘴面具水晶薄片所覆盖的眼眶处,一双病态双眼蓦然充满血丝和疯狂。

“瘟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瘟疫!该死,他会毁了这个世界!我必须得做点什么,对,我得杀死他,然后治愈他!”

声落,他将手中柳叶刀狠狠扎入眼前牛尸心脏,闭合的牛眸豁然睁开,露出空洞眼眸。

【收容代号:疫医。】

【表现特征:疫医为人形实体,外形类似中世纪鸟嘴医生,面具与服装乃是生长于疫医身体的一部分,X光扫描显示,其鸟嘴面具由颅骨生长而出,类似于昆虫外骨骼。】

【收容等级:Euclid。】

【收容描述:疫医会对感染“瘟疫”的一切人类产生敌意,并试图将其杀死,然后治愈。治愈过程为使用随身携带的医疗包中器具,将受害者尸体改造为充满活性的丧尸类生物。目前并不清楚疫医所感知的“瘟疫”为何物?大多数情况下,疫医愿意与基金会合作。】

【收容措施:疫医为可沟通人形收容物,每两周需要提供一具动物尸体供其研究,在其感知到瘟疫陷入狂暴状态时,可使用薰衣草对其施以镇静作用,予以控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