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比刘明达强

中医许阳 第四章 比刘明达强

作者:唐甲甲 小说:中医许阳 更新时间:2022-05-15 02:40:36
后世的刘明达教授去过许阳他们中医大学开讲座。那个热闹的场面啊,能坐两千人的大礼堂被他们中医学生坐的满满地当当网的,过道上都是人,许阳就坐在过道上,连上来讨教的机会都也没。但是听刘明达教授的一次讲座,啊受益非浅啊。有这么多官方头衔的中医专家,大都都是那个热闹啊,能坐两千人的大礼堂被他们中医学生坐的满满当当的,过道上都是人,许阳就坐在过道上,连上去请教的机会都没有。。...

中医许阳

推荐指数:10分

《中医许阳》在线阅读

后世的刘明达教授去过许阳他们中医大学开讲座。

那个热闹啊,能坐两千人的大礼堂被他们中医学生坐的满满当当的,过道上都是人,许阳就坐在过道上,连上去请教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听刘明达教授的一次讲座,真是获益匪浅啊。

有这么多官方头衔的中医专家,大多都是研究中医或者中医药的学者,他并不一定会治病。但是刘明达教授可不一样,他真正的临床大家。

中医界人士都说刘明达教授是年纪不够,所以现在只能评全国名中医。

等再过些年,他肯定能得官方给中医最高的荣誉称号了,三部委联合颁发的每四年举办一届的,每一届只选三十人的“国医大师”。

许阳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个牛到天上去的人物,现在居然就坐在自己身边,还跟自己成为了同期医生?

其实许阳没想到的是,他刚刚还干了一件更牛逼的事情。

刘明达也有点懵,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许阳老是盯着他看。

钱老对许阳道:“许阳同志,跟我过来吧,我们要开始诊治了。”

“是。”许阳忙答应一声,跟上了钱老。出会议室前,他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刘明达。

哎?为什么是心有余悸?

……

路上,钱老走在前面,许阳跟在后面,他手揣在口袋里面一直在掐自己的肉,要不是疼痛及时反馈到他脑子里面,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在幻觉中。

可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就是真的!

他身上器官所感受到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就是真的!

许阳心慢慢定了下来,而惊喜也在迅速充斥着他整个心脏。

钱老在前面慢慢走着,钱老现在也八十二了,身体不如原来了,他走路速度并不快。他想了想,停下脚步问道:“许阳,你的理论基础怎么样?”

“还……行……”许阳稍稍犹豫了一下,他也就理论还行了。

钱老微微颔首:“那我考考你,你知道妇人月经产生的机理吗?”

许阳赶紧振奋一下精神,道:“《素问.上古天真论》云:‘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因此,月经的产生是因为肾气盛,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脏腑、气血、经络协调作用于胞宫,胞宫则定期藏泄,因此有月事。”

钱老又问:“何为太冲脉,何为任脉?”

许阳回道:“太冲脉即冲脉,冲为血海,起于胞中,上至于头,与诸阳经相通,下至于足,与足三阴经相会,且与足阳明胃经交汇于气街穴,与足少阴肾经相并,为十二经气血汇聚之要冲,能广聚脏腑气血,下注胞宫,化为月经,是月经之本。”

“任脉为阴脉之海,亦是起于胞中,主一身之阴,总司人体精、血、津、液,为人体任养之本而主胞胎。只有任脉之气通,胞宫才得以**充养,经孕如常。”

钱老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又问:“若是妇人血证,崩漏急症当以何方治之?”

许阳答道:“常用方有独参汤,生脉散,清热固经汤,失笑散,举元散,胶艾汤等等,若治急症,当武火急煎,随煎随服,以防患者亡血厥脱。治病须先辩证,若气虚则重用参芪,以补气固摄血液。”

“若血虚,则加阿胶、阿骨胶、旱莲草等养血止血;若是血热则加仙鹤草、茜草、大蓟、地榆凉血止血;若是血寒者,则加艾叶炭、炮姜、补骨脂温经止血。”

“血瘀者,则加蒲黄、血竭、益母草、三七祛瘀止血;若是出血量多者则宜加煅龙骨、煅牡蛎、海螵鞘、赤石脂固涩止血。”

“且,救急之法,最快不过针刺。可针刺子宫、三阴交、断红、中极、血海、太溪、关元、阴陵泉等穴止血。取耳针:取子宫、卵巢、肾上腺、心、肝、脾等穴,留针十五至二十分钟。”

说完之后,许阳缓缓吐出一口气,理论他还是很纯熟的,若是让他上临床,除非是那种简单明确的单一病症,若是复杂的合病,他能当场跪在这儿。

钱老微微颔首,他原本还以为许阳基础差的不得了,现在看看还是可以的嘛。哪儿就是最短的一块板了,这小子是谦虚吗?他含笑点点头:“理论基础还算扎实。”

“嗯……比刘明达强一点……”钱老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许阳顿时不走了。

钱老往前走了两步,见许阳没跟上来,他疑惑地转过头,却见许阳怔在原地,不停地往体内吸气。

钱老大惑不解:“许阳,你这是在干什么?”

许阳道:“缓一缓,感觉有点膨胀……”

“啊?”钱老一愣,然后他摇摇头:“赶紧跟上来吧。”

“是。”

钱老觉得这个新来的年轻医生有点奇奇怪怪的,他摇了摇头,带着许阳进了诊室。

钱老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对许阳道:“搬条凳子坐我旁边,一会儿你先诊断。”

“是。”许阳听话地去搬了条凳子过来,坐在了钱老旁边。

很快,就有患者敲门了。

“请进。”

一个女患者捂着肚子就进来了。

钱老提醒许阳:“妇人病的诊治,一定要清楚心脾肝肾与冲任二脉和胞宫的关系,除了四诊辩证之外,也要注意经、带、乳、产、孕等情况,尤要注意四诊合参,不可偏废。坐吧,开始吧。”

女患者走进来,坐在了老式木桌的前面。

许阳有些紧张。

这个女患者是来治痛经的。

他一边询问,一边记录患者的情况“21岁,未婚,诊见心烦,急躁,恶心欲吐,口干,经前小腹胀痛,连带腰部酸痛,经血滞涩不畅有紫黑色血块,血块下后痛稍减,乳胀疼胸协涨闷疼痛。”

许阳对女患者道:“伸出舌头我看一下,舌头翘上去。”

许阳有些疑惑,皱起了眉头,在病案上记录:“舌质红?”

许阳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单一病症,他对钱老道:“应该气滞血瘀,舌质应该是红,证见肝郁,肝郁则气滞,少腹胀痛亦是气滞所致,经前疼痛多为实证。患者心烦急躁,应是肝郁化火,上扰清明。且肝火横逆犯胃,致肝胃不和,胃气上逆,所以有恶心欲吐之症。”

“且乳部的头系于肝,房系与胃,乳部胸部经期胀痛,亦是肝郁气滞导致的。气滞而血瘀,不通则痛,瘀阻冲任,经血不畅,故经血滞涩且有紫黑色血块。亦导致小腹胀痛,连累腰部酸痛,血块落下痛减。”

“《傅青主女科》云:‘经欲行而肝不应,则抑拂其气而痛生。’证有虚实,气滞为实证,实则泻之,应当疏肝解郁,气机通达,自然诸症皆消……”

钱老看他,皱眉道:“完了?”

许阳心中惴惴:“完了吧?”

钱老问:“脉诊呢,病是在表还是在里啊?好家伙,四诊合参,你把最重要的脉诊给忘了?你倒是真不怕辩证错了!”

许阳嗫嚅道:“我没忘……”

钱老道:“那你倒是诊脉啊。”

许阳一脸悻悻然,硬着头皮对女患者道:“手伸出,我诊一下脉。”

女患者伸手。

许阳定好寸关尺三部,开始诊起脉来。

半晌后,钱老问道:“怎么样?”

“嘶……”许阳硬着头皮道:“跳的蛮有力。”

听到这话,钱老差点没坐稳,忍不住吐槽道:“你这脉诊跟弹棉花的学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