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他是太监?
四月末的天变幻莫测,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下一秒,一朵云飘来,便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水啪嗒啪嗒地急速掉落。南嘉本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雨柱就从天上直泻...

四月末的天变幻莫测,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下一秒,一朵云飘来,便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水啪嗒啪嗒地急速掉落。

南嘉本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雨柱就从天上直泻而下。

昌黎赶紧伸手挡在南嘉的头上帮她挡着雨:“公主,快回房间。”

南嘉小跑着回到房间,宫女晓芬拿出一身新的衣服:“公主沐浴更衣吧”

“好”南嘉跟着宫女去沐浴

昌黎挥手让太监应绘去准备一杯姜茶

等南嘉沐浴完昌黎就端着碗走上前:“公主喝杯姜茶吧,暖暖身子。”

南嘉低头,秀气的鼻子翕动,她嗅了嗅然后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一步:“本宫不喝,它太难闻了。”

昌黎笑着耐心地跟她讲道理:“公主,淋雨后很容易得风寒的,而姜茶可以预防风寒。所以为了身体着想,您还是喝一杯吧。”

求生生在一旁幽幽道:“南南,我劝你还是屈服吧。凡人的身体很脆弱的,很容易生病,去世!”

南嘉的愣了一下,她轻声问道:“墨厌也是吗?很容易死吗?”

南嘉眼神有些失落,她不敢想那么强大的墨厌会去世,毕竟去世这个词对于活在神界的他们太过于遥远。

虽然这是凡人的世界,但是主子那么厉害的人身体素质也是超出普通的凡人的不会轻易去世。只是求生生才不会告诉南嘉。求生生点了点头肯定道:“是的,所以南南你得‘多多呵护’他!”

南嘉握紧自己的小拳头,双眼坚定。她一定会好好保护墨厌的,不让他早死!

南嘉上前一步,拿过昌黎捧着的碗闭着眼睛将姜汤喝净。

喝完以后她问道:“墨厌回屋了吗?”

昌黎点了点头:“刚刚正屋那边有声音,奴婢想是督主已经回屋了。”

南嘉紧接着追问道:“姜汤还有吗?”

“有的”

“盛一碗放进饭盒中,我本宫去给墨厌带过去。”

南嘉这话将昌黎吓坏了,她想起督主的阴冷的样子手都在抖:“公主,您别去了。您小心督主伤害到您。而且外面雨那么大,您就在屋里歇着吧。”

“按照本宫的吩咐做”南嘉不想和昌黎解释

宫里所有人都惧怕墨厌,估计也没有人会去给他送姜汤,那只能自己去送。

昌黎纠结地看着公主,公主一脸坚定的样子让她无法再劝说,她只好听从公主的吩咐。

一盏茶的时间,昌黎拎着红漆木的餐盒随着南嘉走到正屋门口,她将餐盒递给南嘉,她还是忍不住劝道:“公主,督主要是不喝,您可别强求。”

“知道了,等着吧。”

南嘉敲了敲门,等屋里墨厌允许后,她拎着盒子走屋。

“有什么事情吗?”墨厌冷着脸从里屋里走出来。

伺候墨厌的人都知道阴雨天的墨厌阴晴不定,最为难接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离他远一些。若说平时的墨厌的披着温润皮子的恶魔,那阴雨天气下的他就是阴鸷气息外放的恶鬼。

南嘉并没有被墨厌萦绕着的阴暗气势吓到,她自顾自地将盖子打开:“给你送姜汤”

墨厌皱了皱眉:“我不喝”

南嘉端着碗靠近墨厌:“不行,你必须得喝!”

墨厌眼中闪过厌烦,他觉得面前的人太过于聒噪,他垂在衣袖下的手动了动。

南嘉眼巴巴地看着墨厌道:“你不喝会生病的,生病容易死,我不想让你死。”

墨厌的手停住了,她不想让自己死?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墨厌抬头死死地盯着南嘉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中发现一丝一毫的撒谎和躲避。但是没有,她的眼底清澈诚恳,看不到一点肮脏。

些许是因为这种关怀,这种目光,墨厌鬼使神差的将碗端过来一饮而尽。

“第一颗星的另一个小角角熄灭”

南嘉眼睛一亮,颇为赞许地冲墨厌点了点头,她还大胆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真棒”

墨厌注视着南嘉的脸几秒然后笑了,也就她敢用这种夸孩子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换另一个人,那个人的脑袋应该已经落地了。

墨厌将桌子中间的糕点推到南嘉面前问道:“吃糕点吗?”

他还记得她前几天去偷糕点的样子,嘴里塞得鼓鼓的,甚是可爱。

“好”南嘉毫不客气地坐下拿起糕点

墨厌也坐下看着南嘉的眼神带着笑意

突然间,墨厌的脸色攸变,双唇紧紧抿住,惨白的没有血色。

南嘉将手里的糕点放下,立马起身靠近墨厌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

南嘉想要伸手去扶墨厌,但是被墨厌一把挥开:“离我远点”

求生生赶紧翻看墨厌的资料:“南南主子有腿疾,一到阴雨天就像是被上千只蚂蚁撕咬一样疼痛难忍。”

墨厌从小被卖到宫里,动不动就被贵人罚跪。而且她们不喜欢简单的罚跪,因为那显示不出她们的身份。有些贵人喜欢让他们跪在突出的鹅卵石上,所以墨厌的腿留下了恶疾。

南嘉有点心疼,她问道:“有没有什么缓解办法?”

“这个世界的药仙-李洪生可以治,但是现在……你给主子按按穴位吧,应该可以缓解。”

南嘉迟疑了,因为她不懂穴位啊。

求生生也知道南南的窘迫,它自有办法:“南南,我到时候会在主子的腿上显示穴位,你照着按就行。”

“好”

南嘉上前一步,她蹲在墨厌的面前。不等墨厌反应,她直接伸手掀开墨厌的裤腿。看到他疤痕累累,而且有些地方皮肤青黑,南嘉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墨厌迅速地将南嘉推到在地,疾声狠厉地质问道:“南嘉,你想死吗?”

他心中升起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气,眼仁漆黑阴森像是恶鬼一样盯着南嘉,他气的身子都在抖。这丑陋的身躯一直是他心里的结,因为那标志着自己低微的身世和肮脏的过去。他自己都不会多瞅一眼,更别说让别人这么赤裸裸地,肆无忌惮地盯着看,那是在羞辱自己!

自己一定是对她过于放纵了,才让她如此的放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