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3章 有着纯情忠犬设定的谢公公
男子穿着一身与气质不相符的绛紫色袍子,依他表露出在外的气质,合该一身黑衣在白天自如穿梭。他长得很很好看,带着沉默寡言的冷,带着满怀无助的悲,这样的模样总是会能勾动女人心中最软的部分。而已凤瑾从来不是能被美色蒙蔽的人,她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处境。并且不明白他长得很好看,带着沉默寡言的冷,带着满心绝望的悲,这样的模样总是能勾动女人心中最软的部分。。...

男子穿着一身与气质不符的绛紫色袍子,依他表露在外的气质,合该一身黑衣在夜里自如来去。

他长得很好看,带着沉默寡言的冷,带着满心绝望的悲,这样的模样总是能勾动女人心中最软的部分。

只是凤瑾从不是能被美色迷惑的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般虚弱的样子,她的肚子隐隐作痛。

谢玄虚弱的睁眼,就看到刚才笑得豪气万丈的女子恢复了平静,狭长的凤目微眯,嘴角勾着一抹极淡极冷的笑从汤池里站起。

扯下屏风上的暗纹织锦的丝质长袍披到身上,纤长的手指灵活又慵懒的系着结扣,赤着脚淡定从容的走来。

“朕不是陛下,谁才是?谢玄,你这是在欲擒故纵么?”

女子薄唇轻启,问得是那般的恶意。

谢玄如遭雷击,记忆里各种卑劣的言语如潮水朝他涌来,压得他呼吸不畅。苍白的面色微微泛红,就像是日薄西山之人回光返照一样。

是了,这般能轻易击碎他的自尊,将他碾入尘埃的人,除了陛下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

他只是想不到,那碗毒茶是他故意不加提醒,亲眼看着她饮下去的,里边放的是世间罕见的剧毒,他经历了万蚁噬心的反噬之痛,做好了共赴黄泉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还能醒来。

最让他难以相信的是,他是从陛下的凤榻上醒来。

凤榻,呵……

谢玄有些心绪躁动,可想起凤瑾一直以来的暴虐本性,他感受到的只有羞辱。

她没死……

谢玄的眸子沉得如月黑风高的夜晚,让凤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同时,她又松了口气,因为好像……过关了!

天知道刚才用了多大的勇气才维持着平静,用了多大的信念才用女帝的口吻说出那样恶寒的话,要是她的小心脏再脆弱一些,分分钟鬼哭狼嚎的跑了。

这世界太可怕,女帝的贴身内侍好吓人!

目送着谢公公黯然离去的背影,凤瑾拼命的捶着胸口,心脏的禁锢松了,现在都快要蹦出来了。

浴室里伺候的宫人摆好东西就退下了,如今连大殿里摆弄的宫人也全都退下了,周围一片死寂,唯独她自己心跳得格外的响亮。

她侧身坐在凳子上,扶着桌上摆着的凤凰浮雕的铜镜,对里边的人挤眉弄眼。

“像吧,我学的像女帝吧?”凤瑾叹着气,手有些微微发抖。

镜子里的人时而低眉敛目,时而凤眸微瞪,时而掩唇轻笑,时而仰天大笑,就像个重度精分患者。

抛却原主的性格来说,女帝凤瑾跟她还真是一模一样,就连左臂内侧一尺左右的圆形疤痕都如出一辙,要不是镜子里的人肌肤赛雪,青丝长垂,面容稚嫩不少,她都要以为自己是囫囵个儿的穿来的。

穿越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天了,除了对宫女自杀险些摊上命案和内监谢玄的质疑心有余悸外,并没有过多的害怕。

相反她激动极了,因为这个世界好有戏剧性,设定好狗血,每一处都有着无限的可能,对她这个网文小扑街来说,能亲生经历简直是求之不得!

最最令她惊异的是,这个世界,像极了她以时常重复的梦境构思的小说世界,只是那小说只有个想法,连大纲都不曾圆满。

这样一来,相当于在自己的故事里来剧情,有趣,有趣!

这是个开放、包容、多元却又无比混乱的世界,朝廷官员任用选贤举能不分性别,男女嫁娶没有规定,谁当家做主赚钱养家,孩子就跟谁姓。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在于大禹承袭两百多年的女帝制度,大禹王朝前七百多年来都是皇子继位,奈何皇室阴盛阳衰,自开元帝起就只有皇女诞生。

女帝的出现,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女性的地位,男女共撑一片天的盛景,只有大禹王朝可以得见。

王朝之中江湖势力林立,与官府若即若离,只要拳头够硬,胆子够肥,就可以不听朝廷的命令。

从女帝凤瑾的记忆来看,经过女帝一系列骚操作,她已经是天怒人怨的存在,天底下就没一个人不希望她死。

只是原女帝一身武功称霸天下,无人敢试其锋芒,她刚来到这具身体,什么都还没有领会,就是个战五渣。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保命,命在,看戏的机会才存在。

谢玄原为暗卫统领,掌控女帝手下所有的暗卫,身为女帝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她必须得尽快抹去他弑主的想法。

至于解决切肤之恨,除非让他再长出来,不然有生之年都无法化解的!

这么一想她的境况还真惨,最忠诚的伙伴都想杀她,好可怕好可怕!

凤瑾理了理大致情况,穿了中衣,套了外袍就迈步朝内殿走来。帝王的衣衫实在繁琐,一层套一层,跟套娃似的,她很是不耐。

珠帘脆响,步履轻盈,谢玄暂时停下更换被套的动作,偏头往声源处望去。

那向来喜怒无常、目光阴鸷的陛下,正着了身单薄衣衫倚在锦绣河山的屏风旁,双手抄在暗纹流金的素白中衣的衣袖里,挑着柳叶细眉,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一身的凌厉和压迫都在那抹浅笑下散了,眸光也澄澈得让他心酸。

这样的笑意,这样的柔和,这样的灵动,这样的慵懒不拘一格,他好像有三年多没见到了。

三年多来,他每日都活在地狱里,每日都要经历她的刻薄言语,他已经身心俱创,了无生意。

见着这番模样的陛下,他被践踏的面目全非的心有了一丝极其细微的生机,他看了眼架上的披风,面无表情的取下拿到了凤瑾的面前。

“陛下,更深露重,小心着凉。”

凤瑾习惯性的谢谢还未发音,谢玄就逃也似的回到了凤榻前,重新恢复了更换被套的工作。

凤瑾有些无奈,她明明如此平易近人啊!

是的,谢玄逃了,连目光都不敢与她对上。

就怕好不容易凝聚的关心被她用最恶毒的言语贬得一文不值,人都是有尊严的,他身为男人……已经不算了。

谢玄脸上最后的血色都失去了,心中那因为浅笑而升起的关心消失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有铺天盖地的恨。

谢玄陷入自我世界的时候,凤瑾也没有闲着,拼命的调动着大杂烩一般的记忆。

就算是自己的记忆,使用的时候也不是说调就能调的,更何况这还是被一股脑灌来的,她费了老大劲才理了点儿头绪。

谢玄是个感情内敛的家伙,当初若不是女帝挑明,他是不是承认对女帝有除主仆之外的情谊的。

纯情外加忠犬,放宠文里不是男一就是男二的角色,可惜了,暴殄天物啊!

凤瑾将披风托在手臂上,迈着步子朝床榻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