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重生归来
计鸿文对他怒目而视,伸出手就想档住他,被容正和一抬手轻意格挡开,随意一挥,计鸿文脚步不稳,差点错乱。灵堂里此时除了他们二人,就仅有化成阿飘的林萱。只听计鸿文气怒道:“这里是萱儿的灵堂,想不到身陷舆论中的你居然除了脸来此。容正和,你貌似好命,所灵堂里此时除了他们二人,就只有化为阿飘的林萱。。...

计鸿文对他怒目而视,伸手就想要挡住他,被容正和抬手轻易格挡开,随意一挥,计鸿文脚步不稳,险些颠倒。

灵堂里此时除了他们二人,就只有化为阿飘的林萱。

只听计鸿文含怒道:“这里是萱儿的灵堂,想不到深陷舆论中的你竟然还有脸来此。容正和,你倒是好命,所有事情都我和萱儿承受了,你却没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呵!”

林萱看着容正和丝毫不受计鸿文的影响,上前点了三炷香,对着她的尸身躬身一拜。

看着这位朝中新贵,林萱第一次认真的正面打量他。

他个子很高,长得也很好,跟计鸿文站在一块,他显得更加出挑,只是气质冷冽了些,让人不敢直视不敢亲近。

在这种时候林萱脑子里冒出来的竟然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虽然两家是世交,但是到底男女有别,她与他更多是因为思婼才交流几句。

他对思婼是真的好,连带着对她都有几分爱屋及乌,倒是不曾想这反而成了二皇子和计鸿文眼中的机会。

自己平白受冤不说,他又何尝不是更加无辜被她牵连?

她按住胸口,怎么,做鬼也会感觉到疼痛和愧疚?

上完香,容正和才开口说道:“林小四为何平白遭受舆论谴责,计鸿文,你不是最清楚的人吗?还是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无人知晓吗?”

计鸿文听他如此说,心下有些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恼羞道:“你胡说什么?我能做什么?倒是你做下下作的事,却撇得干干净净。”

呵~

容正和轻笑出声,转身看向计鸿文气急败坏的脸:“林小四怎么会在醉酒后出现在我平日暂歇的院子,还有你跟她的这门亲事是怎么得来的,计大人不会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天下间就无人清楚了吧?”

什么意思?!

林萱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居高临下看向计鸿文,只见他双拳紧握,关节发白,她知道那是他愤怒之下藏着不为人知的慌乱。

“你什么意思?”

容正和冷笑:“计大人不是最清楚的人吗?你与林芙内外勾结毁了她的容貌和名节,让她只能下嫁与你,你是不是觉得此事做的天衣无缝?”

轰的一下,林萱差点维持不住阿飘的“身形”。

林芙和计鸿文?

一个是自己视若亲姐姐什么都与之分享的堂姐,一个是自己付出全部身心的枕边人。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林萱目眦欲裂,就听到计鸿文大声道:“你有什么证据?”

回答他的是容正和从腰间拔出的佩剑,一剑直接刺进计鸿文的心窝,旋转两圈之后又毫不留情的拔了出来。

计鸿文胸口喷溅出来的血液染红了灵堂上垂下的白色布条。

扑通~

计鸿文双膝跪地,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地看向傲然而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容正和。

“你,你……”

“怪只怪你选错了人,她不是能随你揉捏的。”

张口想喊救命,可是计鸿文感觉自己已经浑身开发发凉,眼神开始涣散,可是依然仰着头,临死前想要听清楚他到底哪里疏忽大意了。

“不知道是不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计划失败,算算时间你就知道我根本没有碰过她。你的仕途……”

容正和说到这里倏然闭嘴,居高藐视地看向计鸿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不过,你不配知道更多。”

咚的一声,计鸿文倒地,眼中已经毫无光芒,只是死不瞑目。

容正和大步跨过计鸿文的尸身,来到林萱的棺木前,低头机会脸对着脸,神色柔和地看着她。

“抱歉,弄脏了你的灵堂。”

从怀中掏出一支凤凰振翅的玉簪轻轻插入她的发间,眼底浮现出温柔:“这么多年来一直想亲手为你戴上的,可是……若有来世,希望你不再受小人蒙蔽。我的傻姑娘,也希望到时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而不是还没等我归来,就草草决定了婚事那么匆忙的出嫁了。”

林萱隔着棺木隔着自己的尸身傻傻的看向他,他这是在…说什么?

她一直以为他对谁都不假辞色,但是对她还算客气是因为她是他妹妹思婼的好友,可是如今亲耳听到他对自己的心思,她一时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在经历了被背叛,被欺骗,被伤害……一系列之后竟然还一直被这样一个出色的人爱着,还帮她报了仇。

林萱呆呆地看着他亲手为她抬起棺盖,从脚底一路推上来,在即将将头也盖住的时候,尸身突然传来一股吸力将林萱吸入无尽黑暗……

我这是终于要去地府了吗?

有不甘,也有些释然。

只是鼻尖闻到的浓浓的药味是怎么回事?

眼皮似有千斤重,让林萱想睁开眼睛都费尽力气,挣扎的醒来,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头顶那兰花紫色绣梨白的烟绡罗软帐顶,让她一时感叹地府的待遇竟然也是如此只好。

一个惊喜中带着焦急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姑娘,你终于醒来啦。”

林萱吃力的转头,眼睛倏地睁大,满眼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喜儿?

她不是在自己成婚之前就被嫁出去了吗?

随后视线看向其他地方,一幕幕熟悉的东西映入眼睑,这……

她回来了。

她没死?

喜儿见她想要支棱起自己,忙俯身将她扶着坐靠在床头,还贴心的用靠背在她后背垫上,嘴里则是说道:“姑娘怎的病了两天就似不认得婢子了呀,哎呀,姑娘你可别哭呀,是不是还很难受,婢子这就让人去请府医过来。”

看她哭,喜儿忙掏出帕子动作极为轻柔地给林萱擦拭掉眼角的泪水。

喜儿张嘴就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怕让人以为是在离间姑娘姐妹感情,到嘴的话就改了口:“姑娘以后可别乱吃不认识的东西了,要是真的想尝尝,就先让婢子们试试,试过没问题了姑娘再吃也不迟。”

“嗯。”林萱极为顺从的应了一声,她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怎的她就回到自己未出阁的闺房之中了?

林萱抓住喜儿给她擦拭的手,温热柔软的触感让她心头一震。

旋即林萱呼吸急促起来,这里是林府,是她尚未出阁时的住处!

“喜儿,喜儿,拿镜子给我,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