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这灾星真是不受人待见

仵作皇妃 第一章 这灾星真是不受人待见

作者:夏璟微斓 小说:仵作皇妃 更新时间:2021-09-14 16:35:49
天启五年,冬历十二。“杀了这个灾星!她是个祸害!”漫天大雪飘在天上,将武湘城裹得白茫茫一片,明明就是极冷的冬夜,城中众人却手持火把,群情激昂慷慨般围在一辆严严实实的囚车前。“烧!活活烧死她!连那样疼她的亲祖母都谋害了!真是丧尽天良!”女孩瞧着约摸是刚“杀了这个灾星!她是个祸害!”。...

仵作皇妃

推荐指数:10分

《仵作皇妃》在线阅读

天启四年,冬历十二。

“杀了这个灾星!她是个祸害!”

漫天大雪飘在天上,将武湘城裹得白茫茫一片,分明是极冷的冬夜,城中众人却手执火把,群情激奋般围在一辆严严实实的囚车前。

“烧!烧死她!连那样疼她的亲祖母都害死了!简直丧尽天良!”

女孩瞧着约莫是刚及笄的年纪,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衣,嘴唇惨白干裂,脸上却有不正常的陀红,一双眼睛却清亮得毫无杂质。

眼下看着那些手持火把的人,眸子里的绝望越来越深。

整个武湘城都知道,首富卫家那三房嫡小姐卫子卿自生下来便被批了命,是要克父克母克长辈,累得整个家族败落的灾星。

果真,卫子卿出生不过半月,三房老爷和夫人同去诏安寺祈福,却在回来的路上教那山上落下来的滚石砸死,尸骨无存。

整个卫府更加对这灾星之事深信不疑,偏偏卫家的老太太却对三房这独留下来的血脉爱若明珠,即便卫子卿打小便爱自言自语,还总说些教人脊背发凉的话,老太太却还是疼着护着,更放出话来,说自己那抵得上半个卫府家财的体己钱,都是要留给卫子卿做嫁妆的。

今日一早,卫子卿前去给老夫人问安,没过太久便出来了,老夫人却许久不曾言语,婆子们进去看,竟发现老夫人死在了榻上,七窍流血,似乎是暴病而亡。

从她进去之后,再无旁人进过老太太的院子,这人不是她害死的,还能是谁?

那囚车下面现下已经堆满了干柴,看样子竟真是要活活烧死卫子卿——而那些面带怒色的人似是觉着她这般死了太过便宜,自行捡了石块便朝着囚车上砸去。

女孩想抬手去挡却挡不住,额前被一块尖利的石头击中,顿时鲜红一片,直直昏厥过去。

“住手。”

一道冷凝男声响起,分明声音并不大,却教众人莫名脊背一寒,下意识看了过去。

身穿一袭红衣的俊美男人坐在马上,头上戴着玉冠,腰间系着一块白色环佩,一张脸实在美得让人挪不开眼,那眼睛狭长,尾部却微微挑着,带着些邪魅之意,鼻梁却高挺,菲薄的唇微微抿着,阴柔却不失阳刚,气质更是清冷矜贵。这人是谁?

这么年轻,身上的气势却叫人骇得腿软?

“竟敢动用私刑?尔等是何人!”

一队身着缁衣的兵卫自男子身后走了出来,脸上都带着端肃的冷意,为首那兵卫语气冰寒道:“大理寺卿祁烬大人奉圣命巡查河西,立刻放开这位姑娘!”

祁烬?

武湘城位于河西一代,虽离京城甚远,但祁烬的威名,这个大梁无人不知。

传闻这位出身名门的祁家长子自小便是天资卓绝,文韬武略样样拔尖,原本圣上是有意培养他将来成为凌烟阁中的肱股之臣,却没想到这位却自请入大理寺为大理寺卿,自上任以来,整个京城竟再没有冤假错案,倒是那些世家公子中的一股清流。

但这一位,为何巡查河西的第一站,会是这算不得繁华的武湘城?

“嘶……”

囚车上传来一阵低低的呼痛声,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看过去,就看见额前满是鲜血的女孩幽幽醒转。

卫子卿捂着额头,只觉得浑身像是教人拆开般的疼,下意识抬了抬眼皮,表情顿时一僵。

一群手持火把衣着很有些怪异的人紧紧盯着她,眼中还带着些许恐惧,而不远处,身着红衣的男人清凌凌的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眼神淡漠,却莫名叫人心悸。

她不是回警局的路上遇上了车祸吗……现在这是……

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忽得涌入脑海,卫子卿再次捂着头,看着脑子里那些记忆走马灯一般回放,只觉得胸腔中升起一股怒意。她已经不是那个金牌法医卫子卿……而是这大梁朝一个生下来就被当成灾星的少女,这些人更要因为一桩莫须有的罪名,将那个才满十五,刚刚失去祖母的女孩活活砸死了!

“大人,不,不能放,这女人是灾星啊!”

祁烬看着那捂着额头的少女,心里蓦地一震,脑中浮现起那个衣着很有些怪异的女人的脸。

她说他不太听得懂的话,穿很是有失体统的衣服,他甚至不确定这女人真实存在,可是他要找的人,竟和她一模一样。

可是,他明明看见这女子被一个盒子撞开满脸是血……

她们,真的是一个人吗?

“怪力乱神之说,不足为信。”

他收回那些思绪沉沉开口:“放人。”

“大人。”

一名中年男人上前冲着祁烬微一拱手:“小人是武湘城知事,即便是怪力乱神之说不可信,那卫府老夫人同这女人共处一室,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也是一桩命案啊!这女人是杀人凶手……”

“可有人见过我杀人?凭什么说我,是杀人凶手?”

囚车里突然传来一道微冷声音,额前还在流血的女子眼神清亮:“便是定嫌疑人,也需要陈述杀人动机、手法、找出凶器和行凶的过程,大人如此武断便说我是杀人凶手,可有公证可言?”

“你,你还想狡辩!”

一个身穿粉衣的女人突然咬牙切齿的扑到囚车前:“事发之时,可只有你在祖母房中,不是你杀的还能是谁!”

祖母?

卫子卿扫她一眼,很快便认出这是原主的堂姐卫紫依,向来对原主很是嫌弃,避之不及。

“平白无故泼人脏水的话谁不会呢,我亦可以说卫府所有人都有嫌疑,不过是趁我去见祖母借机下手,好嫁祸于我。”

卫子卿淡淡扫她一眼:“只有案发现场和尸体不会说谎,如果能放我去看看,我便能为自己洗脱清白。”

她可是法医,怎么可能被陷害?只要能让她查,她自然能还原主清白,也让原主的主母泉下安息!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会查个什么东西!”

那自称武湘城知事的男人怒声呵斥,却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声音。

“让她查。”

祁烬坐在马上,不疾不徐的到了囚车前,只见寒芒一闪,囚车上的锁链便被他手中那柄剑斩落。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