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哎呀,有皇家粮的男主角出场了
“查结论,本官还你自由的,查不出,便按《大梁律》论罪。”见大理寺卿发了话,众人也敢再拦着,没办法带着卫子卿和众人回卫府。老夫人的尸体还不曾入棺,卫子卿神情淡然的让忤作将尸体抬出,继而缓缓地神秘面纱尸体上盖在的白布。原主记忆中的老夫人向来慈眉善目见大理寺卿发了话,众人也不敢再拦着,只能带着卫子卿和众人回到卫府。。...

仵作皇妃

推荐指数:10分

《仵作皇妃》在线阅读

“查得出,本官还你自由,查不出,便按《大梁律》论处。”

见大理寺卿发了话,众人也不敢再拦着,只能带着卫子卿和众人回到卫府。

老夫人的尸体还未曾入殓,卫子卿神情淡然的让仵作将尸体抬出来,而后缓缓揭开尸体上盖着的白布。

原主记忆中的老夫人一向慈眉善目,现下就算是死了,表情也极其平静,除了口鼻眼角渗出的血有些可怖,竟再也瞧不出什么异样。

“小丫头,查得出么?”

祁烬扫了那尸体一眼,便微微皱紧了眉,看尸体的面相,似乎并不像是中毒,只是这般看似乎也没什么伤痕,但据说卫老夫人一向硬朗,说是暴病而亡却也不像。

卫子卿看他一眼,语气镇定:“麻烦大人帮我提供一下验尸的工具。”

祁烬挑眉,而后冲着一旁的随从微一颔首,很快,便有人帮卫子卿拿来了一只仵作用的木箱。

她极为娴熟的带上了麻布制成的手套,先是小心翼翼的捏着尸体的腮帮看了看,检查过口鼻,又小心翼翼翻开卫老夫人的衣襟开始细细查验。

肤色看不出青紫发黑,血液也是正常的红色,口鼻中经过银针的查验也没有任何毒素——尸体表面没有任何伤痕,难道是内出血?

如果是这样……那就只有解剖才能查得出来。

她的动作落在祁烬眼中,顿时让男人微微皱眉。

虽然看得出她暂时一无所获,但是那般对着尸体格外镇静的模样,还有这熟练的动作……

这个丫头……

难不成武湘城,真的有什么古怪?一直在指引他查出当年之事的东西让他来这里,总不能真是奉圣命巡查河西。

会不会,和这个女娃娃有什么关系?

卫子卿正在纠结要不要向这位大理寺卿提出解剖,卫老夫人的眼睛却突然睁开。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锁在卫子卿脸上,眼神莫名带着些怨毒和恨意,像是受了冤屈死不瞑目……

“啊!”

兵卫们还勉强算得上镇定,只是手抖了抖面色苍白,那些跟着来看热闹的人却吓得惨叫一声,再也不敢凑上去。

“不用害怕。”

卫子卿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抬手轻轻将老人的眼皮合上才解释道:“当人死亡后大约三天内,人体的肌肉并未完全死亡,因此肌肉神经仍然保持这生前的状况,也就是说有神经反射的存在,所以突然尸体睁眼,甚至所谓的诈尸,都是能用生物学解释的事情。”

“……”

虽然听不懂,但是这位卫小姐的胆子,是不是有些大得离谱了?

祁烬的表情和卫子卿一样的淡然,只是那双清冷的眸子,却还是锁在女孩娇俏稚嫩的脸上。

卫子卿正要再仔细查验一下尸体,却突然觉得眼前闪过一丝黑影。

那道身影微微佝偻着,全然看不清脸,卫子卿下意识揉了揉眼,那黑影却又消失不见。

[花,头……]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带着疲惫和痛苦的颤意。

“花,头?”

卫子卿愣了愣,下意识重复了那两个字,就看见黑影再次浮现,似乎是用手指了指房间的方向。

“什么花头?”

清冷低沉的声音突然传来,卫子卿像是当头棒喝一般回过神:“什么?”

祁烬皱着眉深深看她一眼:“那话不是你自己所说么?你缘何一副中了邪的模样?现下查出了什么?”

中邪……

卫子卿按了按眉心看向房间的方向,脑海中闪过一个诡异的念头。

刚刚那个佝偻的身影……似乎和原主记忆中的祖母极为相似。

难道……

她莫名觉得有些脊背发冷,在心里默背一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之后,却还是鬼使神差的看向房间。

卫子卿深吸一口气:“暂时没能查出死因,但是我想看看房间。”

“少装模作样了!你会查什么案子,祖母定是你害死的,有什么好……”

卫紫依见她磨磨蹭蹭半晌却没个结果,又开始冷嘲热讽,但那向来有些怯懦寡言的卫子卿却像是转了个性子:“我瞧着堂姐没帮上什么忙,话倒是很多,这么会查案,倒是拿出我害死祖母的证据来?”

她说完这话,便再不理会卫紫依,只是抬眸看向祁烬:“大人可准?”

对上那双清亮的眸子,祁烬微微怔了怔,而后才淡漠点头:“准,只是再查不出,本官也只能将你收监了。”

卫子卿走进那院子,便闻见一股淡淡的香气。

眼下是严冬,花圃中的花早已尽数谢了,房间里却摆着一只花瓶,里面装着一株娇艳的白花。

卫子卿顿时皱紧了眉,拿起面巾捂住口鼻才神情凝重的上前捧起了花瓶。

祁烬皱眉看向那花,下意识想凑过去看:“这花是何物?”

“大人请捂住口鼻,此花是噬魂花。”

卫子卿医学院出身,对那些罕见的药材花草也很有些研究:“这花本身无毒,但若是闻久了,便会致人神思昏聩,六感封闭,任人宰割,我之所以昏迷,恐怕就是这花的原因。”

祁烬看着那花,不置可否。

“大人,古籍中……的确记载过这种花,只看外表,似乎也的确是那物。”

跟着一旁的仵作思虑良久:“但此花实在罕见,谁会用它来害一个老太太呢?”

原本在围观的众人听见这花这么可怕,顿时退出去老远。

祁烬若有所思的看着花瓶:“这花是何人拿进来的?”

“是,是奴婢……”

站在角落里的一个小丫头吓得浑身抖若筛糠:“那日老夫人精神不错,在后院里闲坐间闻到了一股花香,便,便差奴婢去看,奴婢出门便遇上个卖花的……老夫人觉得冬日里卖花也是稀奇,便着奴婢买下来放在房中……”

“可记得那人的模样?”

小丫鬟顶着一张惨白的脸摇了摇头:“他将脸裹着,奴婢也看不真切,听声音是个男子,身,身长恐有大人这般高……”

“去问问周边的邻里,可有见过她说的这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