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被虐待的卫子卿小可怜儿

仵作皇妃 第三章 被虐待的卫子卿小可怜儿

作者:夏璟微斓 小说:仵作皇妃 更新时间:2021-09-14 16:35:56
祁烬懒懒撩了撩眼皮:“将这花,除了这嫌犯小丫头送回驿馆。时候也不早了,先短暂休息一晚,明天再去见河西刺史吧。”送回驿馆?卫子卿可不想跟随这位什么大理寺卿身边,总会觉得自己像个犯人通常。“虽然目下不能够直接证明民女有罪,大人凭什么带我走?”“凭我是大理寺带回驿馆?。...

仵作皇妃

推荐指数:10分

《仵作皇妃》在线阅读

祁烬懒懒撩了撩眼皮:“将这花,还有这嫌犯小丫头带回驿馆。时候也不早了,先休息一晚,明日再去见河西刺史吧。”

带回驿馆?

卫子卿可不想跟着这位什么大理寺卿身边,总觉得自己像个犯人一般。

“但是现下不能证明民女有罪,大人凭什么带我走?”

“凭我是大理寺卿。”

祁烬扯唇:“再者说,将一个嫌犯放在家中,难保阖府民心不安,本官既然是奉旨巡查,自然要为民分忧。”

“多谢大人!大人尽可带她走,我们,我们不要这灾星待在家里!”

卫府的人满脸如释重负,不论卫子卿杀没杀人,眼下多了个碍眼的东西呆在府中,难不成不是大大的好事?老夫人那笔体己钱,也可以拿出来分掉!

卫子卿磨了磨牙,忍着没怼回去,满脸不爽的跟着男人上了马车,却没注意到人群中有一道阴毒的目光,死死锁在她身上。

若是错过了冬月这女人没死……那一位定要问罪!

要是到时候连累了卫家……

夜色渐深,祁烬却还坐在案前翻阅着手中的册子。

“主子,已经查过了,那位小姐的确是武湘城出了名的灾星,当时为她判命的人,是一个名叫空虚道人的云游道士,现下……早已经找不到了。”

身穿黑衣的暗卫自窗前跃进来跪在地上:“当时原是没人相信的,只是那空虚道人似乎真的会些怪力乱神的术法,又加上卫小姐的父母被克死……”

“命人寻找,那空虚道人在什么地方,将大梁翻过来,也要寻到他。”

暗卫看着男人阴沉的脸,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很快便退了出去。

主子缘何……会对一个疑似是嫌犯的女子的身世,这般上心?

祁烬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抬手摩挲着自己腰间的环佩,眉间一片森然冷意。这个女人,真的能让他查出那[破冥神],究竟是什么东西么?

男人阖了阖眼,看着窗外的夜风,抬手打算推开门走出去,刚掀开条门缝,却瞧见隔壁的房门恰好也被打开。

裹着一身大棉袄子的女子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偷偷摸摸的推开门,轻手轻脚走了出来。

祁烬挑眉,等着卫子卿下了楼,才点足轻掠自窗前跳下,悄悄跟了上去。

厨房中空无一人。

卫子卿一边咽着口水,一把拿着火折子四下蹙摸着,却连半点儿熟食都没找出来。

她现在饿得发狠,原主似乎从被这些人抓起来开始就水米未进,又冻又饿了这么一天,谁顶得住?

寻了许久也没寻到,卫子卿却不愿意死心,举着火折子在厨房里四处乱转,火光却照亮了一双清凌凌的黝黑眸子。

她吓得手一颤,火折子掉在地上,下意识后退一步,脚下一绊就要摔倒在地,一只温热的手却突然拉着她往怀中一带。

“你在做什么?”

祁烬?

卫子卿总算舒了口气,便看见男人抬手拿起火折子重新点燃,一张俊逸的脸勾着些许意味莫名的弧度:“原以为卫小姐连尸体都不怕,应当比旁的闺阁女眷胆大许多,却没想着竟也会害怕?”

看着那张有些慌乱的小脸,他莫名有些想笑。这般模样,倒和他曾见过的那女人有些不同,那个“她”,似乎从来不会怕一般。

“我,我不过是来找些吃食罢了,任谁瞧见这乌漆嘛黑的地方突然冒出个人,心下也会害怕吧?”

听着男人那略带打趣的语气,卫子卿顿时有些觉得被看清:“我才不是害怕,这个世界上可没有鬼,那些怪力乱神之说,不过是编出来吓唬人的。”

祁烬轻笑,不置可否,只是看她一眼淡淡道:“这是没寻到吃食?”

卫子卿摸了摸瘪瘪的肚子,僵硬点头。

男人没多说什么,只是点亮了烛台,开始翻找出先前她看都没看过的那些米面和食材。

“大人您这是……”

卫子卿满脸茫然的看着他的动作:“要给我做吃的?”

“嗯。”

祁烬挽起袖子开始打理食材:“总不能叫别人说,本官虐待嫌犯。”

卫子卿被他这顶着一张清冷淡漠的脸将冷笑话的模样逗得扯了扯唇,倒没想到这表面很有些冷漠的大理寺卿居然还莫名有些有趣。

她托着腮坐在一旁,看着男人细致的敲碎了鸡蛋打到碗里,手法还颇为熟稔,没忍住打趣一句:“倒没想到大人厨艺精湛,我还以为男子都将君子远庖厨这话奉为圭臬呢。”

“倒也不……”

男人才将开口,耳边突然传来些许响动。

他下意识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竟看见一柄尖锐的寒刃浮在空中,正以一个诡异的速度朝着卫子卿的后背刺去。

“小心!”

他才待冲上去出声提醒,却不想卫子卿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光,面色惨白的看向他的身后。

男人后面站着一个表情狰狞的白衣女子,浑身沾满了血,一张脸上尽是刀痕,脖颈上还有绳索勒过的痕迹,正举着一柄剑要刺向祁烬的胸膛。这女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男人却并没有回头,而是冲上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他拉开,腰间长剑铮然出鞘。

那柄虚浮于半空的匕首在他手臂上划过一条血痕,却并没有就此落下,反倒再次朝着卫子卿胸口袭去。

这是什么……

是磁铁吗?这匕首为什么……

来不及等卫子卿想明白匕首为什么飘在空中,祁烬已经一把推开她,拔剑朝着那柄匕首斩去。

这一推,却恰好将她推倒在那浑身是血的女人脚边。“你,要死了。”

女人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眼神格外怨毒的看着她。

“你是谁?”

卫子卿眼神一缩,后背莫名有些发冷,耳边却传来金铁落地的声音。

“你受伤了吗?”

一只修长的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男人修长的手捂着还在流血的手臂,眼神带着冷意:“你刚刚在和什么人说话?”

“你看不见她吗?就是这个女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