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还是得靠我这独一无二的技术吧
她一抬手矛头刚还在角落的[女人],眼神却忽然一凝。哪里除了什么人影,面前而已空空荡荡的一面墙壁……“什么女人?”祁烬紧紧地皱着眉,望着卫子卿陡然惨白的脸:“你看见了什么?”“一个穿着白衣服浑身是血的女人……她脸上有很多刀伤,脖子上有勒痕,脸色哪里还有什么人影,面前只是空空荡荡的一面墙壁……。...

仵作皇妃

推荐指数:10分

《仵作皇妃》在线阅读

她抬手指向刚刚还在角落的[女人],眼神却突然一凝。

哪里还有什么人影,面前只是空空荡荡的一面墙壁……

“什么女人?”

祁烬紧紧皱着眉,看着卫子卿骤然苍白的脸:“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穿着白衣服浑身是血的女人……她脸上有很多刀伤,脖子上有勒痕,脸色青紫,看起来像是被缢……”

她没说出那个死字,脸上却更白了些。

究竟怎么回事?难道世界上真的会有鬼?

还有今天那个黑影……

她没注意到,祁烬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他捡起刚刚被他打落在地上的匕首,看着柄上那个黑色的鬼头,良久才握紧匕首淡道:“回房间吧,我会让侍卫给你送些干粮过来。”

卫子卿回到房中,却是一夜未眠。

翌日一早天色亮起,她推开门,竟看见自己的房间外站着好些兵卫,竟都是严阵以待的模样。

难不成……查不出来就要把她当凶手一样看着?

“起来了?”

耳边传来清冷低沉的声音,祁烬自房中走出了,手臂上已经看不出受伤的模样:“随我去查案。”

“你……你放心让我一个十五岁小姑娘查?”

卫子卿不由得有些狐疑——她以为这位大理寺卿起码得怀疑她好些天,却没想到这竟然是真要她这个唯一嫌疑人查案的意思。

“不想洗脱自己的冤屈,你也可以不查。”

祁烬撩了撩眼皮,声音冷淡:“只是目前你是嫌犯,本官得亲自看着你,因而无论如何,你都得跟着本官。”

“我查。”

卫子卿痛快的答应下来,与其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当然是自己查比较放心。

祁烬不语,只是带着卫子卿上了马车,却没去卫府,而是带着她去了州府衙门。

“下官昨日不知祁大人这么快便到了武湘,有失远迎,还望……”

一进门,便有一位身着官服的人迎了上来,笑意谄媚。

“将尸体抬上来吧。”

祁烬一脸淡漠:“让你们查的那卖花之人,查的如何?”

“回大人,已经问过卫府周围的邻人,的确有人看见一名男子拿着花叫卖,当时隔壁那家府上觉得稀奇,还派人去问过价格,只是那人说……只卖有缘人。”

“尸体呢,叫仵作重新验过了吗?”

衙役满脸苦涩:“整个州府的仵作都看过了,但老夫人看起来……便像是暴病而亡一般。”

“我,我想重新验。”

卫子卿鼓足勇气开口:“如果大人允许,我想解剖尸体。”

解剖是个什么?

在座的人有些没听明白,祁烬听见那两个熟悉的字,却紧紧皱起了眉。

良久,他才不露声色道:“那是你的祖母。”

卫子卿攥紧了拳:“逝者已矣,唯有查清真相,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尊敬。”

祁烬不置可否,只是淡道:“先将尸体抬上来,让本官看看。”

衙役们赶紧去将尸体带来,祁烬同卫子卿再次凑上去,几乎将身体的每一寸都查验了个便,却没找到任何值得怀疑的迹象。

卫子卿紧紧抿着唇走到老人身边,目光却突然一凝。

那白发间……似乎有一丝淡淡的血点。

她抬手朝着那血点摸过去,手指突然触到一个有些凸起的小小硬物。昨天那个黑影说……头?

“给我镊子。”

她朝着一旁还在愁眉苦脸的仵作伸出手急声开口,祁烬皱着眉朝她看去:“发现了什么?”

“凶手作案的手法。”

卫子卿用镊子小心翼翼的剥开老人的头发,用镊子钳住那东西的尾部慢慢拖出,竟是一根细细的绣花针!

“凶手是将这针刺进了祖母头顶,所以表面看不见伤痕。”

她将针放在一旁,心里莫名扬起一丝酸意和恨意:“我记得我进去时,祖母还是清醒的,只是说有些疲惫要回房休息,便让我离开了。”

卫子卿思索着原主的记忆:“所以祖母是在那之后才被人害死的。”

“即便你说的是真的。”

祁烬语气淡然:“昨日我的人已经问过卫府的仆人,在你之后,再无人进过老夫人的院子,那院子四周有众多人把守,总不可能是插上翅膀飞进来的。”

卫子卿陷入长考,良久之后突然开口。

“那么,在我之前呢?”

之前?

祁烬慢慢皱起眉:“将卫老夫人院子里的仆人,都带到衙门。”

一干人等很快被带到了公堂之上,表情都有些惶恐。

祁烬开口,声音淡漠,却带着浓浓的威慑力:“在卫小姐进去之前,可有旁人进过老夫人的院子?”

“回大人的话,有。”

一个婆子抖抖瑟瑟的开口:“小姐进去之前,三爷也是曾进去过的。”

三爷?

卫子卿回忆着原主的记忆,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这位三爷,应当是原主的三叔卫荣,向来对她很是不喜,因着和老夫人说那体己钱都要留给原主,同老夫人很是吵过许多次架。

“三爷同老太太一道待了有半盏茶功夫,似乎是同老夫人吵了一架,便怒冲冲的走了,还摔了一只茶杯,奴婢们进去收拾完碎片,小姐便来请安了。”

“那你们,亲眼看见他出了院门吗?”

卫子卿忽然开口:“我记得祖母好静,院子里的人向来都是留在院门前守着的,屋子里倒不怎么留人。”

仆人们面面相觑,回忆了一阵,都摇了摇头。

祁烬扫了一眼仆从们,语气听不出什么喜怒:“将那位三爷带上来吧。”

“大,大人!不好了!”

堂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卫家又出命案了!今天一早,卫府的仆人看见卫,卫家三爷在房里……撞柱自杀了!”

刚查出一丝都还没个准信的线索,卫荣竟然死了?

卫子卿顿时皱紧了眉,而祁烬垂下眼皮看了那根绣花针一阵才道:“先去看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卫府,才进门,便有一个穿着麻衣的女人冲着卫子卿扑过来,抬手就要一耳光扇到卫子卿脸上。

“你为什么还有脸回来!你克死了祖母,又克死了我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